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四十一章 生死相许
    邵枫带着沈碧月逃离了两座山,可那红衣女人始终穷追不舍。三人一前一后,你追我赶,距离越来越近。

    黎明在际,眼见又快给红衣女人追上了。

    沈碧月扭头看向邵枫,但见他侧面在朝霞的映照下煞是好看。

    沈碧月柔声劝道:“以你的轻功,她未必能追得上。不如你放下我,自己逃命吧。”

    邵枫道:“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这话不是你说的么?”

    沈碧月心中甜蜜,微微一笑,又道:“一个人死好过两人死。你放下我吧。”

    说话间,耳中轰隆轰隆的声音越来越响。

    邵枫大惊失色:“这前面若是怒涛汹涌的激流,那可糟糕透了!”只觉空气中湿润冰凉,却也舒服至极。

    话音才落,前面出现了一条深涧,阔约数丈,即便是轻功再好,也是不能飞过去的。

    深涧中间是一条如玉带般的瀑布,滚滚而下,倾注在百丈之下的深潭之中。此时旭日从对面山头冉冉升起,在潭水上幻出一道长虹,煞是艳丽。

    邵枫停住脚步,回头见红衣女人已近在咫尺,扭头看向沈碧月,问道:“你敢跟我一起跳下去么?”

    沈碧月眼神坚定,向着邵枫道:“我连死都敢跟你死一块儿,还有什么可怕的!”

    “好!”邵枫大喝一声,转而抓住沈碧月的手腕,二人同时往前纵身跳出,沐浴着大雨般的水珠,穿过长虹,坠进潭中。

    沈碧月看向邵枫,他俊朗的脸颊在水花与彩虹的映照下格外迷人,心头暗想:“此情此景,却可能是我们相见的最后一刻。若是能永远停留在此刻,该有多好啊!”

    “扑通扑通”两声,沈碧月和邵枫纷纷落水。

    那由上至下的水流冲击实在不小,沈碧月内力有限,即便再会游泳,此刻身子难以自控,直被水流带走,飘往远处。

    水中浮力较大,邵枫实在抓她不住,原本十指紧扣的两个人便被扯分开来。

    邵枫不熟水性,胜在他的天山派内功心法能以龟息之法在水中闭气,只是他手足乱舞,身子却不听使唤,仍旧跟着水流飘走。

    原来这水流直流向大海,邵枫身子不住下沉,心里慌乱。越是慌乱,手足越是乱舞。只觉右手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也来不及多想,便牢牢双手抱住。他用力一跃,趴在了上面,原来是一根浮木。

    邵枫头露出水面,喘了喘大气,身子仍由海浪推往岸边。他心中忐忑不安:“不知月儿如今怎么样了?都怪我没用,没有紧紧抓住他。自愿月儿能吉人天相!”

    邵枫一边自责不已,一边默默祈祷沈碧月平安无事。不知不觉,已抱着浮木飘上了岸。

    邵枫上了岸,沿着海滩一路往西去寻沈碧月,心中默默念叨:“月儿,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啊!我一个不疏水性的人尚且死不了,你一定也会没事的。老天爷保佑,老天爷保佑!说不定月儿也抓到一根浮木,飘上岸了呢。”心中这般期许着,脚步却越发走得快了。

    这海滩一望无边,正午将至,烈日暴晒之下,邵枫已是又累又渴。他抬头见了酷日一眼,禁不住眼前一昏,身子摇摇欲坠。

    “晚一刻找到月儿,她便多一分危险!”邵枫心想到这里,浑身便有了劲,又往前行了数丈。

    只是越往前走,心中越是恐惧。邵枫心灰意冷,自言自语地道:“难道月儿已经葬身海底了?”

    他当即便不敢再继续想下去,鼻子不禁一酸,眼泪已经在眼眶内打转。此时此刻,邵枫才清醒地意识到,原来他根本就承受不了失去沈碧月的打击。只是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只当她是妹妹!

    “不会的,不会的!月儿曾经说过,要死一起死。如今我好好活着,她怎么会独自去死呢?我一定能找她!”邵枫又自说自话地道。

    虽然已被晒得头昏眼花,可他依旧拼命往前跑,忽然脚底一空,整个人扑倒在了地上。顿时眼泪夺眶而出,跌进泥沙里。

    邵枫双拳紧握,重重地击打着灼热的地面,骂道:“邵枫,你实在太没用了!眼睁睁看着月儿被激流冲走,你却无能为力。”

    邵枫一边自责咒骂着,一边又在地上连击了数下。双手已擦破了皮,鲜血直流,渗进了泥土里,他却浑然不知疼痛。

    他一想到沈碧月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便心如芒刺般难受,生不如死。

    邵枫蓦地爬起身来,扭头便朝着大海奔去,心想:“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这就下海去把月儿捞上来,如果要死,我也跟她一起葬身在这大海中!”

    此时的邵枫已经浑然失去了理智,只一个劲地冲向大海。

    “喂!你干什么啊?”忽听得身后一个清脆的女声喊道。

    邵枫浑身大震,回头看时,只是沈碧月浑身湿透正站在岸边看着自己。

    “月儿!”邵枫喜出望外,高声喊着直朝沈碧月奔来。

    “你……”

    沈碧月话还未说完,邵枫已奔至眼前,不由分说地将她一把搂在了怀中。

    沈碧月脑袋嗡地一声,不禁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像做梦一般。只是她和邵枫两人的衣衫湿透,此时紧抱在一起,双方彼此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身上的体温。

    沈碧月不禁红了脸,双手已不知应该放在哪里才好,怔怔地问道:“刚才……你……在干嘛呢?”

    邵枫这才将沈碧月分开,道:“我以为你……”

    沈碧月见他欲言又止,面上有几分羞涩,便脱口而出,开着玩笑道:“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淹死了,打算跟我殉情罢?”

    话音刚落,沈碧月脸上却更红了,暗想:“我怎么会这么说呢?他又不是我什么人,为什么要跟我殉情?”

    邵枫见她娇羞的模样,心中痴醉,道:“月儿……我有话想跟你说……”

    “啊欠!啊欠!”邵枫话音未落,沈碧月已经打起了喷嚏。

    此时虽然正午,却是海风阵阵。他二人浑身湿透,实在容易着凉。

    邵枫忙道:“不如我们在附近看看有没有地方落脚,换下衣衫罢!”

    沈碧月正想问邵枫想跟自己说什么,却又禁不住“啊欠”了几声,只得点头答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