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三十九章 山野孤坟
    “这几个月相处下来,其实邵枫真的还是挺不错的。人长得帅,武功也高强,内力又深厚……虽然唐朝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wifi……但是既然老天让我来到了这里,况且我也不知还能不能回去,还不如就这么认命,安心呆在唐朝呢。其实我是不是应该把指腹为婚的真相,告诉邵枫了呢?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我说的话?要开口的话,我该怎么开口才好呢?“

    沈碧月一边跟着邵枫身后,一边想得出神,突然额头撞到什么东西,温温的,软软的。她“哎哟”一声,猛地回过神来。原来是撞到了邵枫的后背了!

    沈碧月不禁耳后一红,娇嗔道:“你怎么停下来了?”

    邵枫却不说话,左手微微抬起,食指伸出,指了指前面不远处。

    沈碧月探头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只见前面一丈远的地方,竟然立着一座坟墓。

    沈碧月和邵枫缓缓上前,但见墓碑上刻着“郭氏夫妇之灵”六个大字。

    墓碑的前面有一些残烛残香,只是风吹日晒,已混着腐草有些发霉了。

    沈碧月不禁感伤:“这对郭氏夫妇一定就是这家农庄的主人。他们生活清贫,长居在这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本来挺幸福美满的。不知道什么人这么心狠手辣?更可怜的那个孩子,从此成为无父无母的孤儿,孤苦伶仃的度日。只能时常来爹娘坟前扫墓,以尽孝道。”

    邵枫摇了摇头,道:“这个坟墓,应该不是他们孩儿所立。”

    “你怎么知道?”沈碧月问道。

    邵枫指着墓碑道:“你想想看,若是他们的孩儿立的碑,怎么会写‘郭氏夫妇之灵’这几个字呢?既没有尊称,也没有落款写上‘不孝子’或‘不孝女’等字眼。”

    沈碧月点头表示认同,蓦地问道:“那么,那个孩子难道也被杀了吗?”

    邵枫摇头道:“那倒未必。我们在房中发现的血迹,只有大房间有,小房间并没有血迹。况且那个孩子当年若是遇害的话,应该也同他的父母一起埋葬在这里了才对。说不定那个孩子已经逃出生天了呢!”邵枫口上说得恳切,心中却也是替那苦命孩子感到忧心忡忡,这话不过是用来安慰沈碧月的罢了。

    沈碧月道:“如果那个孩子还活着,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呢?还有这墓碑,如果不是那个孩子所立,又会是谁立的?难道是路过这里的人,见到他们夫妇惨死在血泊之中,所以替他们立了墓碑?”

    邵枫摇头道:“若是路人,又怎么会知道他们夫妇俩的姓氏呢?”

    沈碧月道:“那么一定是歹徒在行凶的时候,正巧有一位侠士路过,出手打跑了歹毒,救了孩子。可惜郭氏夫妇受伤太重,救不活了。他们两夫妇临终的时候将孩子托付给了这位侠士,而这墓碑定是那位侠士所立。”

    邵枫知道沈碧月是一时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于是点头道:“嗯,确实大有可能。”

    沈碧月霍地将眼光定在墓碑之上,疑惑道:“这墓碑上的字不像是用利器雕刻。要是利器雕刻,字身应该纤细刚硬才对。而这墓碑上的字体清秀圆滑,每一笔一划浑圆柔软,不知是什么东西刻出来的。”

    邵枫随着沈碧月的眼光一起看向墓碑,十分肯定地道:“是手指!”

    “手指?”沈碧月目瞪口呆道,“这木板坚硬,可每一笔一划都是入木一寸,十分均匀,就算是用工具雕刻也很难做得到。如果真是用手刻上去的,那么这个人的武功不要太厉害哦!”

    邵枫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能够在木头上用手指刻字,虽然并非容易之事,但是只要武功和内力达到一定的境界,别说是用手指在木头上刻字了,就算是用手指在石头上刻字,也是易如反掌。”

    沈碧月冷冷地哼了一声,道:“石头上刻字?谁有这么大的能耐?你以为拍电影啊?”

    邵枫道:“我曾经就亲眼所见,姥姥在冰石上面刻字。”

    沈碧月看邵枫的模样并不像是在说谎,顿时听得目瞪口呆了。

    此时整个山顶已被黑幕笼罩,只可见对面山头那忽隐忽现的残月余光。

    蓦地一个鲜红的圆点,在荒野中急移远去,一起一落,甚是迅捷。待略那圆点略近些才看清,原来是一个身着红衣的人影。

    邵枫当即熄灭了火折子,收回腰间,低声惊呼:“有人来了!”

    沈碧月沿着邵枫的眼光望去,不禁面色骤变,道:“哎哟,个人的轻功好厉害!好像是奔着我们这边来的!”

    邵枫低声道:“也不知对方是何来历,是敌是友。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倘若动起手来,以我们二人的武功,是万万敌不过的。岂不是要长埋在此与郭氏夫妇作伴?不如先找地方躲起来,看个究竟。”

    沈碧月点头道:“你说得不错!”

    当即沈碧月和邵枫二人埋低了身子,一阵疾跑,躲到了孤坟后面二十余丈外的灌木丛中。

    他二人探头一看,那护栏如一阵怪风吹进霍地一响,红色魅影疾如闪电划破白雾。但见芳草摇曳,树枝乱颤。

    那红色身影行如鬼魅,来无影去无踪,如一阵红色的疾风,在屋外盘旋一圈,吹散了白雾,而后又窜到茅屋内去了。直看得沈碧月和邵枫心惊肉跳。

    他二人这才猛地想起,方才从茅屋出来的时候忘记把木门关上了。邵枫和沈碧月对视一眼,皆噤若寒蝉,心中暗暗祈祷:“千万别被发现了!”心中才想着,那红色身影已出了茅屋,沿着那草丛小径往墓碑这边过了。

    沈碧月和邵枫二人敛声屏气,目不稍瞬,一动不动地盯着那红衣人。

    此时已将近寅时三刻,月落山间,朦胧的月光直照在红衣人身上。沈碧月和邵枫陡然一惊,这红衣人竟然是一名美艳的女人。

    但见她三十多岁光景,一双柳叶吊梢眉心中间生着一颗豌豆般大小的红痣,一对丹凤三角眼深邃而犀利,鼻梁高挺,鹅蛋玉面,丹唇如樱,一头高髻乌黑油亮。她一袭红袍裙褂齐地,更显得身量高挑。

    红衣女人一步一步踩在乱草之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打破周围的寂静,却听得人胆战心惊。

    沈碧月心想:“她定是在看周围有没有人。虽然这女人生得美,可眉眼之间戾气太重了,一看就像是电视里面大反派的样子。我们可千万不能出声,免得被她发现。不然可要糟糕了!”

    沈碧月和邵枫当即便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