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三十五章 白衣女子
    邵枫道:“你们即便是要报仇,按照江湖规矩,就该一对一才是!你们六个欺负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

    白衣女子眼光霍地落在邵枫的脸上,冷冷地道:“谁欺负谁还不一定!臭小子滚开,我不用你多管闲事!”

    邵枫听了这话不禁一怔,心中暗叹:“唉,分明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非要逞强。莫不是怪我说她被黄山七丑‘欺负’了,所以心里不痛快?这女子实在要强好胜得厉害!”

    铁耙黑猿手中铁耙“铛”在地上一跺,喝道:“我们兄妹七人一条心,一个人也罢,十个人也罢……即便是千军万马,我们也一起上!”

    沈碧月冷笑一声,不屑地道:“你们六个打十个,还勉强说得过去。要是真的面对千军万马,以你们六个人的武功,打得过才怪!只怕到时候早就溜之大吉了,还说什么一起上……啧啧啧,真会吹牛!”

    黄山七丑听了沈碧月这话,面色皆变,怒不可遏。

    穿山豹已上前一步道:“单打独斗你是我的对手么?要不我们俩再比划比划?”

    沈碧月笑道:“刚才你们不是还说,这是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么?既然不关枫哥哥的事,也不关我的事。我为什么要跟你比划比划?况且……要单挑你们也应该找她。关我屁事!”说话间,右手食指指向白衣女子,却是冲着穿山豹翻着白眼,言行中充满了鄙视。

    白衣女子看了沈碧月一眼,却不说话。

    穿山豹怒道:“你……”

    黄山七丑给沈碧月这一番数落,面色比之前更加难看了。只是他六人心知肚明,若是要教训这牙尖嘴利的丫头,她身边的这位小子必定出手帮忙,要报仇就更加麻烦了,倒不如索性不理他们俩。

    双面蛟龙抢先一步,挡住穿山豹身前,冠冕堂皇地道:“七妹,别跟这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今日我们兄妹六人是替大哥报仇,别理他们。”

    双面蛟龙这话既给他们找了台阶下,言下之意也是奉劝了邵枫和沈碧月不要插手此事。

    话音刚落,只听得一阵低沉而悠长的吟叫声,似乎从树林对面的山头传来。

    沈碧月面色骤变,浑身一震,道:“他们怎么追到这里来了?不好了,这下可糟糕了!”

    一声刚落,又是一声更长更响的吟叫声:“昂……”

    秃头山鹰惊道:“是‘荼山龙吟’!”

    众人皆抬头朝对面的山头望去。

    沈碧月仓皇不已,扯着邵枫的衣袖,拉着他跳下了小山坡。两人随即又躲了起来。

    邵枫见沈碧月神色慌张,好奇地问道:“方才的声音……黄山七丑说是荼山龙吟,莫非真的有龙?只是,月儿你为何怕成这样?”

    沈碧月道:“刚才那声音是我彩师父的千里传音,我们在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看来我其他几位师父就在附近。我是偷偷跑出来的,他们出谷肯定是来抓我回去的。我不躲起来,难道站在那里等他们来抓啊?”

    铁耙黑猿道:“莫非痴荼五怪在附近?”

    穿山豹冷冷地道:“那又如何?今日我们兄妹六人替大哥报仇,就算痴荼五怪全来了,难道还能插手不成?”

    白衣女子冷笑一声,道:“你们不是说千军万马也不怕么?如今听说痴荼五怪在附近,就不敢动手了么?到底还打不打?”

    金爪蟾蜍大喝一声:“打!”

    随即七人又动起手来。

    邵枫心中暗想:“这‘荼山龙吟’分明是用极高的内力推动而出,从高山那边传过来的。月儿彩师父的内力深厚,可见一斑。”

    正在纳闷之际,只见杏子林西北角匆匆走近一个人来。那人圆脸秃头,肥头大耳,顷刻之间已到眼前。那来人不是别人,却是金口弥勒。

    金口弥勒见黄山七丑和玉面仙子打得难分难解,当即拍手大笑一声:“啊哈,啊哈!”

    黄山七丑、白衣女子皆睨了他一眼,兀自没有停手。

    金口弥勒赤脚用力在地上一跺,“轰咚”地一声,地面顿时动荡起来,直令人站立不稳,仿佛地震一般。

    黄山七丑随即住手,看向金口弥勒,心中一凛。

    秃头山鹰问道:“阁下使的这招莫非就是‘震颤山河’?”

    金口弥勒哈哈笑道:“小子有些见识!”

    飞天银鼠拱手道:“原来是金口弥勒前辈,失敬失敬!”

    金口弥勒笑道:“不错,不错,正是爷爷我!”

    黄山七丑虽然生平第一次见到痴荼五怪,但他五人的威名早在十几年前便已听说了。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痴荼五怪在江湖上消逝了十五年,如今又忽然出现在江湖?

    黄山七丑素闻痴荼五怪行迹怪异,自以为是同道中人,如今陡然见了金口弥勒,只怕他出手相助白衣女子,故以礼相待。却见他不过虚长十几岁,自称“爷爷”,实在未把他们黄山七丑放在眼里。黄山七丑虽然愤怒,却不敢发作,只怕徒添麻烦。

    双面蛟龙道:“今日是我们黄山七丑要杀了这丫头,替大哥报仇。此乃私事,还请前辈不要插手。”

    金口弥勒笑道:“你们大哥给她杀了,是你们大哥技不如人。你们以为你们六个兔崽子一拥而上,就能杀得了这丫头么?这丫头的轻功变化莫测,她要逃脱绝非难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她不打赢还不晓得跑么?到时候你们想留住她,只怕也是留不住的。”

    在场之人,除了白衣女子之外,无不奇怪,心中暗想:“他刚刚才到,怎会知晓这女子的武功招式如何?莫非他俩早就认识不成?”

    黄山七丑面面相觑,暗使眼神,似乎在说:“若是他俩认识,那么我们要替大哥报仇,便更加困难了!”

    白衣女子冷笑道:“虽然眼下我未必能以少胜多,但是耗时久了,他们六个人的武功难免会有破绽,被我有迹可循。我只要施展轻功,迈进虚位,便能一击即中,何须逃命?”

    邵枫暗赞道:“我原本以为她只是逞一时之气,明知不敌还要硬拼,谁知她还有如此计划。可见这女子心思缜密,且又极高的武学天赋,才能有如此的自信!”当即又对白衣女子多了几分钦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