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三十四章 祸起皖河
    但见白衣女子手中软剑幻真幻假,沈碧月认得这招正是萧莞青的必杀技“暗香疏影”。

    “是萧师叔的武功!可是她无论身形和声音,都不可能是萧师叔本人啊!”沈碧月惊道。

    “问问她不就知道了么?”说话间,邵枫蓦地纵身跃起,双手擒住秃头山鹰和飞天银鼠两人的手腕,道:“六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你们跟我打!”

    秃头山鹰大骂一声:“找死!”右手一抬,五指直插邵枫的百会穴。

    与此同时,飞天银鼠右腿一曲,左腿横扫出去,攻向邵枫的下盘。

    上有毒爪,下有飞腿,既不能退后,又不能跳开,实在凶险狠毒。若是退后,必定双腿非被飞天银鼠踢断不可。可若是跳开,邵枫的双眼必定又给秃头山鹰挖去。

    正是千钧一发之际,邵枫撒开双手,横身扑向前去,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翻起身来。

    沈碧月直看得出一身冷汗来,她当即大喊一声,纵身一跃,跳上山坡来。

    众人回头一看,见又多了一个人来,皆是一惊,随即又动起手来。

    一时间兵器铮铮作响,落叶簌簌,打斗声一片。

    邵峰已练成天山派的武功,虽然未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用来对付秃头山鹰和飞天银鼠尚且势均力敌,虽然不能将他二人制服,但也没有吃亏。

    只是沈碧月在痴荼五怪那里学的是些“旁门之术”用来对付武功高强的穿山豹略显吃力。

    忽见穿山豹右手一抬,“嗖嗖嗖”,三道暗器分上、中、下三个方位飞来。

    “哎哟!”沈碧月惊呼一声,退后两步躲开一道暗器。

    哪知右脚蓦地一崴,整个人滚到了地上。才要爬起来,那两道暗器已直逼眼前。沈碧月连忙就地打滚,躲了过去。

    定睛一看,那暗器原来只是三根绣花针,却已列成一排直插进土里,只露出了一点银光了。沈碧月噤若寒蝉,暗道:“幸亏我闪得快,要是再慢半秒,还不插进我的身体里?那我还有命?”

    沈碧月背心骤凉,咽了咽口水,待抬头时,穿山豹已在近在眼前。

    但见穿山豹冷笑一声,高高举起右掌,便要拍在沈碧月的天灵盖上。她掌风强劲,势不可挡。

    沈碧月根本避之不及,眼见便是小命不保,说时迟那时快,邵峰忽然闪到穿山豹的身后,使出一招“蚀骨风霜掌”,一击即中她的背心。

    穿山豹陡然吃了一掌,呻吟一声,顷刻飞身出去,扑向前面的大树,重重地摔在树干上。

    那树干顷刻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穿山豹半晌才爬起身来。惊奇的是,似乎自己一点大碍也没有!只是穿山豹的心里,却着实后怕得很。

    其余五人皆吃了一惊,心想:“世间竟然有如此奇特的武功!若非这小子手下留情,只怕七妹的内脏非给震碎不可!”

    金爪蟾蜍问道:“小子,武功不错!你使的是哪门哪派的武功?”

    邵枫拱手道:“在下天山派,邵枫。”

    秃头山鹰喝道:“小子,我们黄山七丑与你们天山派素无瓜葛,今日我们兄妹六人找这丫头报仇,不干你们天山派的事。你们两个速速让开!”

    原来去年初春,这白衣女子路径皖河一带,见河畔芳草萋萋,景色秀丽,便四处游览一番。

    这日,不巧黄山七丑的老大“独眼天蚕”扈孙伯,带着两名姬妾泛舟河上。远远地见岸边的玉面仙子,一袭白纱随风而摆,体态轻盈。

    扈孙伯好色成性,恨不得享尽天下美女。他此刻见到白衣女子,如同见到瑶池仙女堕入凡尘一般。还不待船靠岸,已迫不及待地施展轻功,飞奔到了白衣女子跟前。

    扈孙伯双臂张开,拦住白衣女子的去路,一只独眼色眯眯地看着她,露出淫邪的笑容。

    白衣女子见他黑黄的牙齿,口水垂帘三尺,实在恶心。于是冷冷地道:“滚开!”

    扈孙伯笑道:“小娘子,一个人踏春有什么乐趣,不如让我陪你吧!”张开双臂,一把朝白衣女子扑上去,欲将她揽入怀中。

    白衣女子身子微侧,已翩翩闪过。

    扈孙伯见她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更加痴迷,哈哈笑道:“原来小娘子你还会武功,我更喜欢!”说着,扈孙伯左右双手一前一后,朝她肩膀扣去。

    白衣女子又施展轻功避开,那扈孙伯的手掌从她的右肩滑落。

    白衣女子抬起左手,轻轻拍了拍被扈孙伯轻碰了一下的右肩,似乎觉得甚是肮脏一般。她冷冷地道:“死淫贼,若再纠缠,休怪本姑娘不客气!”

    扈孙伯一听她的声音,清澈悦耳,浑身已酥麻了一半,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说着,扈孙伯伸手便要去揭她的面具。

    白衣女子大惊,当即左手一挥,用玉箫将扈孙伯右手推开,“啪”地一声,转身右掌击中扈孙伯的后背。

    扈孙伯猛地喷出一滩鲜血,觉得后背一阵剧痛。他扭头向下看,但见后背破了一个右手印般的大洞,透过衣洞可见一个鲜红的血掌印。

    扈孙伯不禁大骇,破口骂道:“臭娘们儿,你这么怕人摘下的面具,莫非你长得其丑无比,比我们黄山七丑还要难看么?今天老子偏偏要摘下你的面具,开开眼界!”

    白衣女子眼睛冷光一闪,厉声喝道:“嘴巴这么不干不净,今天本姑娘非割下你的舌头不可!”

    说罢,二人大打出手。一时间,剑光肆虐,铛铛作响,不觉已拆了十几招。

    扈孙伯“嗖嗖”几声,从衣袖里吐出两条晶莹剔透的银丝。那银丝的一端,一经贴身,便围着缠绕,似乎末端无穷无尽一般。眨眼之间,白衣女子便被绑成粽子一般,再也动弹不得。

    扈孙伯哈哈大笑,走上前来,道:“我劝你还是不要乱动。被我的天蚕银丝绑住,你越动只会越紧,最后银丝会渗进你的皮肉……嘿嘿,到时候你只会死得更惨!”

    白衣女子冷冷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扈孙伯笑道:“我先前本来想让你做我的姬妾,不过……既然你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我独眼天蚕今日偏偏要摘下的你的面具,先看看你究竟是何模样……”说话间,已缓缓上前,伸手便要去摘白衣女子的面具。

    忽然眼前一道剑光闪过,白衣女子竟然用玉箫软剑划破银丝,如破茧的一只白色蝴蝶冲了上前来。

    扈孙伯始料不及,大惊失色。

    只是白衣女子剑气如虹,他二人相距又近,扈孙伯根本避之不及,更无法招架。

    他只得踉踉跄跄,向后退了两步。但听得“歘”地一声,那青铜玉箫剑已插进了扈孙伯的心脏。

    白衣女子出手甚快,扈孙伯根本始料未及。她右手一提,拔出玉箫剑,随即横手一划,当即割下断扈孙伯的舌头。

    那扈孙伯还来不及大喊一声,身子已随即倒地,做了剑下亡魂。

    扈孙伯的两名姬妾上岸,见夫君的舌头被人割去,倒在血泊之中,都吓得惊声尖叫,慌忙逃跑了。

    黄山七丑虽然在江湖中心狠手辣,却十分重视手足之情。其他六人知道大哥被杀,如何肯善罢甘休?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定是要报仇雪恨的。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白衣女子,黄山七丑又岂会轻易放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