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二十七章 冬季恋曲
    邵枫和沈碧月又走了半天的山路,终于到了灵州城内。当即便找了一家客栈落脚,打算养足精神之后再上路去定州。

    沈碧月已经接近二十个时辰没有合过眼,早已困得不行。午饭之后回到客房内,倒头便呼呼睡去。

    这一觉睡得甚酣,醒来时已经临近半晚了。

    沈碧月坐起身来,只见窗外飞着鹅毛大雪,惊喜不已,连忙起身到窗边。

    她伸出手来,只觉白雪飘在手中,一丝凉意。真的下雪了!

    算算时间,就快到圣诞节了!

    沈碧月记得在现代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是和南宫廉在南极看企鹅。虽然也是冰天雪地,但那时沈碧月的心中却如阳春三月一般温暖。

    “不知道南宫廉现在怎么样了?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晚他究竟想要跟我说什么了!”

    沈碧月心中不禁惆怅满怀,步出了客房,独坐在客栈天井的栏杆上,望着漫天白雪发起了呆。

    “好冷,雪已经积的那么深you,我深爱的人!好冷,整个冬天在你家门wman?我痴痴,痴痴的等。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份,我的爱因你而生,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在天空静静缤纷,眼看春天就要来了,而我也将……也将不再生存!”

    这首《雪人》,是南宫廉在南极的时候唱给沈碧月听的歌。当时沈碧月觉得很好听,于是回家后单曲循环了n遍才学会的。本来打算下次去ktv的时候唱给南宫廉听,不过现在看来……她不知道还没有机会?

    如今沈碧月独坐在这唐朝客栈的天井里,唱着这首寂寞的歌,忽然间觉得似乎那些在二十一世纪发生的一切,对她沈碧月而言才是一场梦。

    突然只觉后背一暖,沈碧月回过神来,邵枫已坐在了身旁,将他的一件雪白的貂皮大衣披在了沈碧月的身上。

    “披上吧,别着凉了!”邵枫柔声地道。

    沈碧月扭头看了他一眼,其实如果不是穿越到唐朝之前先遇到南宫廉的话,眼前的这个唐朝帅哥应该会令她动心吧!

    “你方才所唱的歌很好听,只是有几句歌词的意思我不懂。你能不能再唱一遍给我听?”邵枫笑道。

    沈碧月轻轻地点了点头,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邵枫道:“你不是也未睡么?”

    见沈碧月不回答,邵枫笑道:“其实我是见到这漫天的雪景,有些想念天山的姥姥和阿哈奇……所以夜不能寐。”

    “阿哈奇?是你师妹吗?”沈碧月问道。

    邵枫笑道:“阿哈奇是一匹公狼,我自幼与它作伴……也算是我的师兄吧!”

    沈碧月喃喃地道:“原来是宠物,我还以为……”

    “宠物?”邵枫睁大眼睛,不明所以。

    沈碧月解释道:“宠物的意思呢,就是说,它是你很宠爱的动物,你几乎已经把它当人看了。”

    邵枫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月儿你形容得十分贴切!不知你究竟在何处长大,为何言谈举止如此特别?”

    沈碧月扭过头来,只道:“我自幼在蝴蝶谷长大。我五位师父是‘痴荼五怪’,他们五个人本来言行就怪怪的,我是他们的徒弟,当然也会怪怪的。”

    邵枫觉得这话也言之有理,点头笑道:“你会堆雪人吗?”

    沈碧月摇头道:“不太会。我住的地方一年四季都不会下雪,我最后一次看雪景还是在南极……”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问题青年”马上问道:“南极在何处?我从未听说过。”

    沈碧月也懒得解释这么多,不耐烦地道:“你没听过和见过的事多得去了。你生活在天山,应该很会堆雪人吧?不如我们一起来做一个雪人!”

    “这主意甚好!”邵枫跃身一跳,立在天井中央,开始动手堆起雪人来。

    沈碧月起身来到邵枫的身边,也随即从身后抓起一团一团的积雪,着手来堆雪人。

    不一会儿,一个胖乎乎的雪人已经大致成型了。

    沈碧月和邵枫心中皆颇有成就感。

    忽然沈碧月觉得手背一暖,原来是她与邵枫二人都将目光集中在雪人的身上,沈碧月双手一时忘记挪开,正巧邵枫的双手无意扑了上来。

    顿时二人皆如触电一般,一股电流直从手指抵达心上,不禁双目对视良久不能移开。

    沈碧月只觉心跳加快,连忙把手收回,低眉柔声地道:“我……我先回房了。晚安!”

    还不待邵枫说话,沈碧月已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内,将房门紧紧关上了。只是一颗心狂跳不止,久久不能平静。

    她转身回到床边,才发觉自己身上还披着邵枫的外衣。回想起从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在小镇闹市上的碰撞、以及从森林的死里逃生和刚才邵枫替自己披上外衣的举动……沈碧月心海涟漪泛起,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我一定要稳住,一定要稳住……他不就是长得帅了一丁点吗,我可不能犯花痴!报完仇,还要想办法回到一千年以后呢,况且……还有南宫廉在等我……”

    想到这里,沈碧月当即把自己整个人埋进棉被之中,强迫自己睡觉。

    这一晚,沈碧月也不知如何睡着的。

    一觉醒来,从被子中探出头,只觉一道白色的日光从窗外透进来,刺眼无比。

    沈碧月本能地用手臂抵挡着强光,半天才从床上挣扎着起身来。

    穿好衣服,梳洗整齐之后,沈碧月刚把房门推开,天井中央一个硕大的雪人映入眼帘。

    沈碧月不禁愣住了,想来定是自己昨晚走后,邵枫一个人把雪人堆好的。

    还不待回过神来,只听得“吱呀”一声,邵枫的房门骤然打开。

    沈碧月扭头一看,只见邵枫帅气的脸庞已到眼前。

    “早安!”沈碧月怔怔地道。

    “早……”邵枫的脸上也有着一丝的不自然,只是很快便被堆积了一脸的笑容所掩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