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二十四章 化敌为友
    沈碧月骤然转身,左手扶住邵枫,右手一抬,一把绿色的粉末直撒向洞外。

    巫莫子大吃一惊,右臂抬起,挡住身子,同时已施展轻功,退到了一丈之远。

    沈碧月见巫莫子一时间不敢走近,便将邵枫的身子斜靠在石壁上,又走回洞口边,高声喊道:“蝙蝠怪,你中的是‘腐尸散’。如果没有我的独门解药,伤口会一天天扩散,最后整个人将会化成一滩脓血!”

    巫莫子本想强攻进石洞里去,逼沈碧月交出解药,再杀了他二人以泄心头之恨。只是探头见石洞内黑漆漆的,生怕贸贸然冲进去又中了沈碧月的毒药。只得守在洞口,心想即便他二人不出来也非饿死在里面不可。

    可当下听了小蝴蝶这话,巫莫子不禁大惊失色,只得故作镇定道:“哼,你少唬我!”

    沈碧月冷笑一声,道:“你不信?看看你的伤口,是不是觉得又痛又痒,脓血模糊,而且还有一股恶臭?不足七日,必死无疑。嘿嘿,你想守在洞口饿死我们?只怕你的如意算盘是打不响啰!”

    巫莫子奸计被识破,又担心果真如沈碧月所言,禁不住颤抖的声音骂道:“小妖女,你……你不交出解药,我非杀了你们,叫你们两个给我陪葬不可!”

    沈碧月得意地笑道:“知道害怕了?其实要我给你解药也不是问题!不过我要是现在把解药交给你,难保你不会马上杀了我们俩,我可没这么蠢!哼,你想进来杀我,难道就不怕我的毒粉?只怕会死得更快!不过呢,人都是求生,而不是求死。你也不想跟我们同归于尽吧?”

    巫莫子听了沈碧月这话,只得压低着嗓子道:“你到底怎样才肯交出解药?”

    沈碧月格格笑道:“你只要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把解药交出来给你。”

    此时别说是两个条件,即便是一百个条件,巫莫子也会点头答应。他连声道:“好,好……我答应你!”

    沈碧月笑道:“你还没听我说是哪两个条件呢,这么快就答应?”

    巫莫子左手奇痒无比,又不敢伸去抓,只怕连右手也染上毒药,不禁痛苦万分,只得道道:“究竟是什么条件,你说罢。”

    沈碧月忍笑说道:“第一个条件就是,你要交出蝙毒的解药。”

    巫莫子道:“这蝙毒除了旁人用嘴把毒吸出来之外,别无他法。只是如此一来,吸蝠毒的那人,便会中蝠毒而死……”

    沈碧月心中暗想:“我有百毒不侵之身,倒是不怕中蝠毒。只是要我给这贱男吸蝠毒,岂不是让他占了便宜?不过贱男也算是为了救我才中毒的……况且他品也不差,即便不是因为救我而中毒,我也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正在为难之际,又听得巫莫子在洞外喊道:“我已经告诉你解蝠毒的方法了,你该把解药交出来给我了吧?”

    沈碧月朝着洞外喝道:“你吵什么?你放心,你刚中毒不久,短时间内不会扩散得太快。现在你去做第二件事!”

    巫莫子已有些按耐不住,一迭连声地问道:“什么事,什么事?你快说,你快说!”

    沈碧月看向巫莫子身后的那棵桂花树,道:“你爬上身后的大树,把上面的树叶一片一片全部摘下来。记住,要一片一拍的摘……”

    巫莫子不解地问道:“你要那些树叶做什么?”

    沈碧月不紧不慢地道:“自然是用来解‘腐尸散’的毒!你不想活命了,废话这么多?要是不想活命,你可以不摘!”

    巫莫子半信半疑道:“这桂花树叶能解我左手所中的毒?你不是说要你的独门解药才能解么?”

    沈碧月愣了一愣,又喝道:“你爱信不信,反正中毒的又不是我!”

    巫莫子虽然半信半疑,但眼下也只能照做。他纵身跃上树,右掌一推,一大片树枝一震,绿叶扑簌地如雨般落下。

    沈碧月急忙喝道:“诶,诶,诶……你要一片一片的摘,否则绿叶散落得到处都是,你要再一片一片地捡起来,不是更浪费时间?”

    巫莫子不耐烦道:“那要摘到什么时候?”

    沈碧月不悦道:“你废话多过文化,要摘就摘,不摘拉倒!”

    巫莫子心中暗暗骂道:“小妖女,今日之仇,我巫莫子必定要你十倍奉还!待我解毒之后,定要让你和这个臭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眼下巫莫子也只能按耐着怒火,听从沈碧月的吩咐,只是口中却道:“我姑且信你这一回!反正你们俩也飞不出我的五指山,治不好我手中的毒,便要你们陪葬!”当即将摘下来的绿叶一片一片地装入黑袍的兜里。

    沈碧月眼看着月下巫莫子心不甘情不愿地摘着树叶,原本用来装蝙蝠的黑衣袋如今用来装树叶,掌不住拍手,咯咯一笑,才满意地转身回到邵枫身边。

    她伸出右手,在邵枫额头上轻轻一触,不禁吓了一跳,惊声道:“哎哟,你的额头好烫!”

    邵枫此时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觉眼皮沉得厉害,眼睛里一片模糊,只想闭上双眼。

    沈碧月轻轻晃动着邵枫的肩膀,焦急地唤道:“喂,你不要睡啊,千万别睡,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

    只是邵枫的实在睁不开,左手背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却又有些痒痒的。

    邵枫浑身发烫,心中却暗暗想道:“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大仇未报……一定不能死……”

    不知过了不久,邵枫努力睁开了双眼,只见一道白色的月光照在洞口,使得洞内有些光亮。

    他低下头一看,沈碧月正伏下身子,吸吮着他伤口上的毒血。

    “你……”邵枫浑身一颤,便要缩回左手。

    “别动!”沈碧月微嗔道,已拉住邵枫手上的左手。

    邵枫但见她一双灵动的黑眸间或转动着,心中一荡,怔怔地道:“你……你……你替我把蝠毒吸出来,自己岂非要中毒?”虽然他方才意志已有些模糊,但沈碧月和巫莫子的话却听得一清二楚。

    沈碧月此时已替邵枫吸出了所有的毒素,从袖中取出一条浅紫色的丝巾,一边替他包扎伤口,一边笑道:“放心吧,我没这么容易中毒!”

    邵枫见她说得如此轻巧,且无半点中毒的迹象,心中大为疑惑。他低头见那条丝巾上绣着一只美丽的花蝴蝶,正如她本人一般可爱,痴痴地道:“反正我已经中了你的毒,你如今又何必要救我?”

    沈碧月愣了一愣,探头摸了摸邵枫的额头,问道:“你烧糊涂了?你什么中我的毒?”

    沈碧月这一触碰,邵枫一颗心砰砰砰地几乎要从口中跳出来似的。

    他不禁面红耳赤地道:“你不记得了么?你的毒烟……”

    沈碧月收回右手,噗嗤笑道:“我上回是骗你的。你中的只是一种叫‘迷魂香’的迷药而已,并不会要了你的性命。”

    邵枫正要说话,又见沈碧月将手中的宝剑归还给他。

    沈碧月道:“这把剑做工精致,用材也是万里挑一!难怪你连性命不要,也要把它捡回来。”

    邵枫接过宝剑,道:“其实宝剑本身贵重与否,并不重要。只是这把剑是我下山时,姥姥送给我的,所以我一定要捡回来。就像荷包一样,也是我下山时,姥姥送给我的,所以还请姑娘归还在下。”

    沈碧月跳起身来,喝道:“你这个财迷,变着花样找我要钱呐!我偏不给你,怎么样?”

    邵枫此时元气尚未恢复,无奈地道:“我只要荷包,银子你拿去罢。”

    沈碧月咬了咬下唇,将邵枫的荷包掷到他怀里,道:“看在我们也算共过患难的份上,我把荷包还给你就是了!免得你说得我好像守财奴似的!”

    邵枫无力地笑了笑,道:“你说话真的很幽默风趣。在下邵枫,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沈碧月听了这话,不禁浑身大震,瞠目结舌地道:“什……什么?你说,你叫邵枫?”

    邵枫见她反应如此过度,疑惑不已,便问道:“莫非姑娘听说过在下的名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