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二十一章 易容小妞
    原来沈碧月并不知道邵枫一路跟踪她,于是到这小镇后便先找了一家客栈打尖。

    酒足饭饱之后,沈碧月出了客栈,见街尾有人说书,便上前来凑个热闹。

    只是不听还好,一听了那说书先生竟把倪倩红说得跟救世主似的,沈碧月哪里还能站得住?当即便喝止了那说书先生。

    只因沈碧月注意力全放在了说书先生那里,才浑然没有发现人群之中邵枫。

    那说书先生见沈碧月生得清秀脱俗,一副侠女的装扮,便哈腰笑道:“小人哪里讲得不对?还请姑娘赐教。”

    沈碧月怒骂道:“你当然说得不对!那个什么什么玲珑刺客,根本就是一个十三点!你就算要说单口相声赚钱,至少也靠谱一点啊。三八也能被你说成救世主,你这么能瞎掰,怎么不去当律师?”

    众人听了沈碧月的话,皆是不明所以。

    那说书先生拱手问道:“敢问姑娘,何谓‘十三点’?小人讲的乃是江湖轶事,并非什么‘单口相声’。姑娘言谈别具一格,不知家乡何处?”

    只因刚才那说书先生吹捧倪倩红,沈碧月心中不悦,便没好气地道:“我家乡何处,没必要跟你说。”

    那说书先生从未见过如此性情直率之人,被沈碧月这话顶得一愣一愣的,反而无所适从。

    忽听得一人高声喝道:“要是,我非知道不可呢?”

    沈碧月闻声一看,只见那绿衣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原来邵枫眼见说书先生被沈碧月三言两句说得目瞪口呆,索性自动现身,向沈碧月问个明白。

    “原来是你?我跟人家说话,关你什么事!”沈碧月一见邵枫,便问道,“你该不会是跟踪我到这里来的吧?”

    邵枫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地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沈碧月白了他一眼,道:“最好不是!要不然,信不信我告你妨碍我人身自由?”

    邵枫不明沈碧月这话是什么意思,当下便不理她,从腰间的荷包中出一锭银子,道:“先生说得很好,这是我打赏给先生的银两。”

    那说书先生一迭连声地道谢,双手便要接住邵枫掏出的银两。

    “不许给!”沈碧月大喝一声,右手一招,便要去抢邵枫右手中的银子。

    邵枫右手一绕,已将银两抛到了说书先生的怀中。

    沈碧月蛾眉一蹙,身影急闪到邵枫身旁,便将他腰间的荷包夺到手中。

    邵枫见沈碧月将荷包在手中一抛一抛的甚是得意,不禁怒道:“把荷包还给我!”

    沈碧月格格笑道:“想要荷包?很容易!你只要跪下,恭恭敬敬地给我磕个八响头,再叫三声‘姑奶奶’。我便大人不记小人过,把荷包还给你咯!”

    邵枫顿时怒不可遏,厉声喝道:“岂有此理!”说话间,掌风如电,伸手便夺荷包。

    沈碧月陡然转身,急闪到一边,退离邵枫一丈之远。

    见邵枫剑眉深蹙,沈碧月越发洋洋得意,呵呵笑道:“你还没下跪磕头呢,这荷包可不能给你!”

    邵枫勃然大怒,大步上前,右手一伸,拿向她的肩头。

    沈碧月自知不是邵枫的对手,于是只避开他攻势,却不出手相抵。

    她随即身子微侧,又闪到一边,得意地道:“死贱男,妨碍我人身自由不说,还三番两次跟本小姐作对!哼,我这就花光你的钱,看你还拽不拽!”

    沈碧月说罢,冲着邵枫扮了一个鬼脸,转身便混进了人群之中,逃跑了。

    邵枫岂肯就此罢休,当即拨开人群,追了出去。只是大街上,肩摩袂接,人来人往,却再没瞧见沈碧月的身影。

    原来沈碧月已使出了千面狐狸的成名绝技“时空转移”,能够瞬间改头换面。此时她已趁着人多,化装成一个满脸雀斑的老妪,从邵枫眼皮底下溜走了。

    回头看了一眼邵枫兀自在人群中到处张望,沈碧月不禁格格着笑,自言自语地道:“跟个二百五一样,还想和本小姐作对。简直不知道‘惨’字是怎么写的!好,就让我再好好的整一整你,省得你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还敢骂本小姐不知廉耻……哼!”

    沈碧月心下想着,便跟着邵枫身后,预备伺机再好好教训教训他。

    刚转过街角,忽听得一人喝道:“好哇,小兔崽子,竟然敢偷东西!”

    沈碧月和邵枫皆是一惊,只见前方围观了许多人,便不约而同地上前去一看究竟。

    只见一个卖馒头的小贩,左手揪着一个五岁左右的男童的衣襟,正叫骂个不停。

    那男童一身衣衫褴褛污脏,已经全然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他头发凌乱披散,遮住了大半张布满灰尘的脸蛋,实在看不见他的模样。只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泪眼朦胧,着实令人心疼。他一双黑炭似的小手,始终拽着个那两个大白馒头,尽管弱小的身子被小贩单手拧起来,在空中拼命挣扎,却并不哭闹。

    围观的群众皆指指点点,有人说:“小小年纪,居然偷东西,长大了还得了。定要好好教训一番!”

    还有人说:“算了吧,这么小的孩子,何必跟他计较呢。不就是两个馒头么,又值不了几个钱。”

    也有人附和:“就是,就是。看这孩子定是饿坏了,就可怜可怜这孩子,放了他。权当做善事吧!”

    那小贩凶神恶煞地叫骂:“做善事?我上有高堂,下有妻房,一大家子全靠我起早贪黑,馒头糊口。今日一个馒头还没有卖出去,怎么不见谁来可怜可怜我?小兔崽子,在太岁头上动土。老子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不可!”越说越生气,右手高高举起,便要一巴掌掴在这男童的脸上。

    沈碧月大吃一惊,正要出手,却见邵枫已抢先上前一步,右手死死地扣住了那小贩的右手腕。

    邵枫这出手甚快,如疾风一般闪到小贩跟前,实在令众人大吃一惊。

    沈碧月心中却道:“想不到这个贱男还挺有正义感的!”

    只听邵枫道:“这位小哥,不就是两个馒头么?何必这么小气呢!”

    邵枫内力惊人,只需稍稍催力,已疼得那小贩哇哇直叫,一迭连声地喊道:“手断了,手断了……”小贩右手虎口吃痛,只得松手放开了男童。

    邵枫冲着男童微微一笑,道:“快走罢!”

    “谢谢恩公,谢谢恩公!”男童一迭连声地道谢,转身便钻进人群里,逃跑了。

    邵枫见那男童已经跑远,这才撒手放开小贩。

    那小贩气愤难当,又畏惧邵枫的武功,只得悻悻地道:“不就是两个馒头?你说得倒轻巧,你替他出钱么?”

    邵枫面露囧色,不尴不尬地道:“在下若有银子,替那孩子出一文半子倒也不难。只是,在下身无分文……”

    “没银子?没银子你充什么大爷?难道拳头硬就行了?”小贩见邵枫说话客套,便理直气壮起来,大声喝道,“没银子,我就拉你去见官。没银子,还想替人出头当大侠么!”

    众人交头接耳,却没有一人站不来替邵枫说句话。

    邵枫见那小贩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暗想:“这小贩虽然有些势利,江湖救急本是义不容辞的事。只是他并非江湖中人,况且辛辛苦苦卖馒头养家糊口,也实在不容易……唉,还是怪那妖女……”

    邵枫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忽听得一个沙哑的女声道:“两个馒头能值多少钱?犯得着去见官么?”

    人群中一个消瘦的老妪,杵着根拐杖,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她一头蓬松的发髻恍如白雪一般,布满皱纹的脸上黑斑点点。

    小贩趾高气昂地问道:“不多,八文钱。”

    老妪弯腰驼背,缓缓上前,向着邵枫道:“这么大的人,连八文钱都没有,丢不丢人啊?”

    邵枫原本以为这老妪定是出手解围的,心里又是惊喜又是感激。如今见这老妪一张口,便是奚落和嘲笑,浑然一副看热闹的模样,邵枫不禁暗想:“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才给人偷去了荷包,如今好心救人,反而把自己陷入窘境。偏偏在这个时候,又遇到一个说风凉话的人。”

    他心里烦闷,只是见那老妪已有些岁数,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当下便不作声。

    老妪又冷笑一声,沙哑着声音道:“你既然没有钱,干嘛还要强出头?我有八文钱借给你,要不要?”

    邵枫见这老妪一副看他笑话的模样,哪里像是要帮他?顿时心中不悦,便将头扭到一边,只道:“不要!”

    那老妪收起笑容,白了邵枫一眼,道:“大不了我不收你利息,怎么样?”

    见邵枫并不搭理她,老妪冷笑一声,沙哑着声音道:“你不用我借,我偏要借!”说话间,右手一抬,抛向小贩一两碎银子,道:“不用找了!”

    小贩喜不胜收,双手接住银子,这才转身回去自己摊位面前,继续做生意。

    围观的人见无热闹可看,皆纷纷散去。

    邵枫心想:“这老太虽然脾气古怪,但毕竟替我解了燃眉之急。”当即上前拱手道谢。

    那老妪冷笑一声,道:“你就这么谢我么?”

    邵枫诧异道:“那要怎样?”

    老妪笑道:“你当真要谢我,就给我跪下磕八个响头!”说完,笑得一哈一哈的,难听至极。

    邵枫听了这话,大吃一惊,他强压怒火,道:“我并不稀罕你救,是你自愿出手相救。况且区区几文钱,便要我堂堂七尺男儿向你下跪,未免太过分了!”

    老妪骤然一脸委屈,高声喊道:“哎呀,你这个没良心的……亏老太婆我出手救了你,你才没被拉去见官坐牢。如今念完经打和尚,真是没良心,没良心啊!”说着说着,竟掩面大哭了起来,沙哑的哭声直听得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这一哭,又引来不少路人围观,皆对邵枫指指点,替老妪抱不平。

    就连身后卖馒头那小贩,也忍不住掺和道:“得人恩果千年记,做人可不能这么没良心啊!你刚才不是还当大侠,替那小乞丐打抱不平么。欺负一个老人家……”

    邵枫尴尬不已,脸色比先前更加难堪。

    “你究竟想我怎样?”邵枫看向老妪,一脸无奈地道。

    老妪抬头看向邵枫,道:“我要你跪下给我磕头认错!”

    邵枫暗想:“山下的人,怎么都喜欢让别人给自己下跪磕头?先前是那妖女,如今是这老妪。虽然她替我解围不假,但……叫我堂堂男子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个……这个未免也太……更何况,常言说得好,施恩莫忘报。这老妪分明是存心刁难我,我岂能如她心愿?”

    于是邵枫悻悻地道:“我还你八文钱便是,叫我磕头,却是不万万做不到!”

    老妪不悦道:“你有银子么?”

    邵枫道:“我没有银子,但当了值钱的东西,就能还你八文钱。”

    老妪冷笑一声,道:“你身上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说话间,老妪眼光由上至下,打量了邵枫一番。但见他左肩挎着行李,只是瞧不见里边有些什么。目光向下,霍地落在了邵枫手中的宝剑之上。

    但见那宝剑身长九尺,剑鞘上面依次镶嵌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宝石。那七颗宝石均雕刻成五星状,菱角分明。若非有一双巧手,万万是不能做到的。一看便是稀罕之物!

    老妪伸手便抓上去,口中说道:“就拿你手中的这把破剑来还吧!”

    邵枫想不到这老妪方才走路蹒跚,出手甚是迅捷,掌风飒然,已到眼前,不禁大吃一惊。

    这把宝剑是下山时姥姥送给他的,岂能随便送人?更何况,这老妪分明是在拿他消遣!

    邵枫当即右手一抬,轻轻推开老妪手腕。但见她玉手纤细,光滑白净,与她的一张脸截然不符,心中疑心大起。一阵凉风送来,嗅到那老妪身上一股淡淡的幽香,甚是好闻。

    只听她笑骂道:“死贱男,你好没良心啊!老太婆我好心替你解围,竟然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妪声音清脆悦耳,再不似之前那般沙哑难听。这声音,他却认得!

    邵枫大吃一惊,见她已站直了身躯,更加笃定,暗暗想道:“曾经听姥姥说过,江湖上有一种伎俩,叫做‘易容术’。原来,这老妪是那妖女易的容!”

    但见那老妪右手拂过面前,已扯下人皮面具来。不是那沈碧月是谁?

    邵枫冷笑道:“是你?怎么,舍不得我么?抢了我的荷包,还要要鬼鬼祟祟地易容成这副模样?想跟着我就直说嘛!你只要给本大爷下跪,恭恭敬敬地磕三个响头,再叫我三声‘好哥哥’,我就让你跟着我咯!”

    说话间,邵枫掌风如电,已趁其不备,伸手去夺回自己荷包。

    谁知沈碧月反应甚是敏捷,转身避开了邵枫,只道:“谁稀罕跟着你?谁要是跟来,谁是乌龟王八蛋!”说话之间,已施展轻功,飞奔而逃。

    邵枫说什么也不会再让沈碧月从自己眼皮地下溜走,当即也施展轻功,疾追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