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十八章 斗气冤家
    沈碧月浑身一震,只见那绿衣男子已将自己脖子上的金锁片拽在手中,不禁骂道:“死贱男,把金锁片还给我!”

    绿衣男子低头看了金锁片正反两面上的诗文,眼珠一转,随即收入自己腰间。

    他又斜眼瞧向沈碧月,用质问的口吻道:“这个金锁片,你是从何而来?”

    沈碧月蛾眉倒蹙,怒道:“你管我从何而来,快点还给我!”说话之间,已大步上前,伸手去抢。

    绿衣男子冷笑一声,左掌伸出,已扣在沈碧月虎口的位置。

    沈碧月大吃一惊,本想将手抽回。只是绿衣男子的左手如手铐一般,根本使沈碧月手臂进退不得。她随即左臂伸出,反掌朝男子劈去。

    谁知绿衣男子武功实在了得,只见他左手一抬,又将沈碧月左手腕扣下。

    沈碧月大吃一惊,左手肘顺势往后一送,直戳向绿衣男子的腹部。

    只见绿衣男子腰部微摆,瞬间避开。接着他双臂向后一扯,沈碧月身子随即向后踉跄两步,后背已紧贴在绿衣男子的胸膛之上,落在他怀里。

    绿衣男子原本只为牵制住沈碧月,以免她再次动手。只是他血气方刚,眼下给沈碧月柔软的身体一贴,嗅到她身上淡淡体香,不禁热气上涌,浑身沸腾,一颗心砰砰砰地狂跳不已。

    “你这……”沈碧月个子适中,抬头之间头顶却只到绿衣男子喉咙的高度。当下四目相交时,两人鼻息之间相隔不过三寸。沈碧月哪里和陌生男子如此亲密过,更何况还是一个帅哥?不禁面若霞飞,低眉嗔道道:“……你这个死贱男,快点放开我!”

    绿衣男子见沈碧月螓首蛾眉,双瞳剪水,烟视媚行,已不像之前那般盛气凌人。

    而沈碧月羞赧之状,比起先前凤眼圆睁的可爱模样,又多了几分娇媚。绿衣男子不禁之中一荡,哪里舍得放开?

    他痴痴地笑道:“我不放,我不放。”

    沈碧月急得跺脚,娇嗔道:“你……你个死贱男,想占我便宜?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放不放?”

    绿衣男子见她白玉般的面颊上两抹红霞,与胭脂相较更加美丽,更舍不得松手,便笑道:“我也再问你一遍,你身上的这枚金锁片究竟是如何得来?”

    沈碧月暗想:“他张口闭口问我金锁片的事,难道是倪倩红的人?说不一定,能从他身上打听到倪倩红的下落。”

    一想到这里,沈碧月抬头瞪向绿衣男子,嗔道:“你不放手是吗?好!”话音未毕,丹唇皓齿之间,吐出一丝淡淡的白烟。

    绿衣男子不知是迷烟,只嗅得那白烟一股幽幽芳香,眼前沈碧月的容颜已有些模糊。

    “有毒!”绿衣男子浑身一颤,只觉天旋地转,双手松开沈碧月,随即在她后背轻轻一掌,推开自己身旁,以免吸进更多的毒烟。他当即运功,闭气凝神,想把毒气逼出来。只是几次催劲,皆不奏效,只得收回内力。

    沈碧月转身看向绿衣男子,双手抱臂,笑道:“你中了我的毒烟,只有我的独门解药才能解毒。只要你向我磕头认错,再说出倪倩红的下落,我或许可以考虑赐你解药,饶你不死!”

    绿衣男子眼前已经一片模糊,似乎有无数个沈碧月的身影在视线内打转。

    他义愤填膺地道:“我几番对你手下留情,你竟用毒烟害我!姥姥说得果然没错,最毒妇人心,越是美艳的女子越是要提防!”

    沈碧月被一个帅哥夸作美女,不禁有些飘飘然,于是挑眉问道:“姥姥?倪倩红是你姥姥?”

    绿衣男子喝道:“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倪倩红!”

    沈碧月半信半疑地道:“那你干嘛一直打听金锁的事?分明就是倪倩红派你来的,是不是?”

    绿衣男子眼前天旋地转,右手掌在身旁的大树干,怒道:“随你信不信!”

    沈碧月见他已站立不稳,趁其不备,已抢上前去,把金锁片夺回手中。

    绿衣男子自顾不暇,只得道:“金锁片我已经还给你了,还不把解药给我!”

    “什么还给我了?明明是我自己抢回来的好吗?”沈碧月道。

    绿衣男子道:“总是金锁片在你手中了。解药呢?”说话间,已经将右手摊出,向沈碧月索取解药。

    其实沈碧月给绿衣男子吸进的,不过是一种叫做“迷魂香”的迷药。这种迷药并不会伤人性命,只是会令人暂时昏迷罢了。只因沈碧月比武输给了绿衣男子,加上看不惯他嚣张的模样,所以才想用这迷药逼他认输,一挫他的锐气,再逼问出倪倩红的下落。

    所以沈碧月只用了一点点的分量,并不足以让他晕倒。而之前说绿衣男子中了毒烟,须得跪下来求她赐解药的话,纯粹只是想吓唬吓唬他而已。

    既然知道这绿衣男子与倪倩红并无关系,沈碧月便将双手背在身后,得意地道:“想要解药也不难,你只要跪下给我磕几个响头,并大喊三声‘姑奶奶,我错了’。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把解药给你咯!”

    绿衣男子剑眉深蹙,怒道:“男子汉大丈夫,岂能随便向人磕头认错?摇尾乞怜,实在太难看了!”

    沈碧月伸出大拇指,笑道:“好,有骨气!既然你这么有骨气,那我也帮不了你了!好自为之吧!”

    一语甫毕,沈碧月已转身蹦蹦跳跳地哼着小调离开了。她心中暗想:“天就快亮了,要是千娘娘她们发现我出谷,说不定很快就会追来。我可不能在这里跟这个贱男耗时间。”

    绿衣男子模糊的视线里,眼见沈碧月紫色的背影逐渐离去,顿时心急如焚。他本想施展轻功将沈碧月拦截住,逼沈碧月交出解药,并问出金锁片的由来。可是此时他实在连站直身子也十分困难,只得眼睁睁看着那紫色的身影消失在模糊的视线中。

    绿衣男子摇摇晃晃地摸到河边,捧了河水来洗面,以求恢复些神智。

    过了片刻,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了。

    绿衣男子心中甚喜,却不知是药力消退的缘故。他以为是自己的方法奏效,索性将整个脑袋埋进水中。

    绿衣男子屏住呼吸,缓缓地在水底睁开双眼,直到见水底的砂石一清二楚。

    他惊喜万分,蓦地将头抬上水面,放眼看着周围的景像再也不迷糊,而头脑此刻也清醒了。

    绿衣男子暗暗窃喜,心想:“看来那妖女施的毒,眼下是不会发作了。不知是老天有眼,还是我邵枫福大命大,又或者是发作的时候未到吧!无论如何,一定要查出那个妖女的金锁片是从何而来!只可惜当年姨父未交代这件事,若非我无意中见到那妖女脖子上的金锁片与我的这枚金锁片一模一样,也不会……看来,此事须得从妖女身上着手!”

    邵枫心下想着,连忙追寻着沈碧月的踪迹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