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十六章 重生起点
    痴荼五怪皆读书甚少,就连他们自己也未起一个像样的大名,更何况是武玥呢?

    在武玥三岁之前,痴荼五怪只把她叫做“奶娃儿”、“小丫头”。

    后来武玥实在受不了,于是向痴荼五怪道:“我以后就叫沈碧月,你们别再奶娃儿、小丫头地叫我了!”

    从那以后,武玥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名叫沈碧月。对她而言,这个名字除了赋予她在唐朝新的生命,也赋予了她在唐朝新的使命!

    这晚,沈碧月独坐在荷花池边,低头看着当年唐朝老妈戴在她脖子上的金锁片,心中感慨万千。

    “月下一径香,池中水泱泱。羞红伊人面,镜中是孤芳。”

    沈碧月虽然语文成绩只能勉强及格,金锁片上的诗文未必全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当年听唐朝姨娘说,他和邵枫所戴的金锁片,是唐朝姥爷专门请匠人为唐朝老妈和唐朝姨娘打造的,上面包含了她两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所以沈碧月知道这是唐朝姨娘陈红莲的金锁片。

    只是一想到唐朝老妈金锁片在指腹为婚的邵枫那,而邵枫才两岁的年纪就被奸人所害,沈碧月不禁替无辜的小邵枫和唐朝的姐姐沈碧月伤心。

    “唉,其实应该把我这枚金锁片给碧瑶才对!小邵枫和小碧瑶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正好在地下做夫妻。而我……替他们报仇后,还是得想办法回去。说不定这个时空和我们那个时空的时差不同呢?谁知道回去之后是什么样子?哪怕再从老妈的肚子里出来,我也心甘情愿。至少,我可以再见到爷爷、老爸、老妈……还有,南宫廉!”

    沈碧月一想到南宫廉,不禁又记起南宫廉的那句“我今晚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到时候,我有话想跟你说”。

    “不知道我还没有机会知道,南宫廉到底那晚想要跟我说什么?”沈碧月满面惆怅,又将金锁片揣进了衣服里面。

    忽听得身后有人唤道:“月儿,月儿……”

    沈碧月回头一看,只见苦头神陀快步走上前来,道:“月儿,你跟苦师父说用老鼠做……做实验,这个方法果然甚好!我研制了十年的‘腐尸散’终于成功了!喏,这一瓶是苦师父送给了你的!”

    苦头神陀的言语满是喜悦,只是表情依旧是一张苦瓜脸。

    沈碧月看了一眼苦师父塞到她右手中的白色小玉瓶,不咸不淡地道:“苦师父,你把‘腐尸散’给我也是白搭啊!你们又不许我出谷,这里就我们六个人,你是想我对你们五个人施毒呢,还是想我对着这些花花草草‘施肥’啊?”

    苦头神陀愣了一愣,道:“苦师父只是想,这‘腐蚀毒’也有你的一份功劳,所以才想跟你分享这份喜悦嘛……那你想怎么样?”见沈碧月对自己的心血不屑一顾,苦头神陀心中不免有些沮丧。

    沈碧月嘿嘿一笑:“很简单……我想出谷……”

    “不行!”还不待沈碧月说完,苦头神陀已经斩钉截铁地说no了!

    沈碧月跺脚,蹙眉嗔道:“为什么不行?今年中秋明明说好的,只要我练成了谯师父、田师父还是千娘娘的成名绝技,你们就放我出谷的……”

    苦头神陀晃动着右手食指,道:“你还说漏了一点……就是还要打赢我们五个人!”

    沈碧月皱眉道:“我顶多只有十五年的功力,怎么可能打得赢你们这五个老东西?我不管,反正我要出谷!”她可不能再这么浪费时间了!

    痴荼五怪性格乖张,不拘小节,而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沈碧月,被他五人宠得就更加古怪了。所以即便是骂他们五人是“老东西”,痴荼五怪也不会生气,反而会引以为傲,觉得自己的徒弟脾性越发像他们五人了!

    苦头神陀苦口婆心地道:“我们也是为了你好!就算你说你是来自一千年以后,穿梭时空才来到这里,所以你知道当年灭门的仇人是谁,那又如何?你那师兄和师姐……”

    “诶……”还不待苦头神陀说完,沈碧月已摆手制止,道,“赤练双煞是你的徒儿,可不是我的师兄和师姐!他们杀了我唐朝老妈、唐朝老爸、唐朝姨夫、唐朝姨娘……总之,我唐朝一家人全是被这两姐弟和倪倩红那个八婆杀的,我一定要报这个仇!反正在这个时代,江湖恩怨江湖了,杀人又不用偿命!而且,我顺便帮你清理门户呢,免得苦师父你因为赤练双煞这两个徒儿被其他四位师父耻笑。既然你不忍心动手,那么只有由我这个小徒儿效劳咯!你不是很应该助我一臂之力,帮我出蝴蝶谷么?”

    沈碧月说完,冲着苦头神陀眨了眨眼睛,眼神中电力十足。

    她这一招,对这个世代的苦师父和二十一世纪的武爷爷而言,可谓百发百中。

    见苦师父眼神中已有些迟疑,沈碧月连忙“加大火力”,上前一把挽住苦头神陀的臂膀,撒娇道:“总之,月儿出谷后,一定万事小心,绝对绝对不会让自己有半点危险的,好么?”

    苦头神陀仍旧有些犹豫不决,只道:“你出谷报仇,本来就是十分危险的事!”

    沈碧月只得拿出看家本领,连哄带骗地道:“十五年来,弥勒奶爸出谷n次也打听不到赤练双煞和倪倩红的下落,我上哪儿去报仇啊?其实我就是在谷里待得太闷了,所以才想出谷去转转,顺便打探一下倪倩红的消息。好歹我也是从一千年之后来这里旅游一趟的耶,要是连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也不知道,这人做得也太没有意思了吧!?大不了我答应你,一查出赤练双煞和倪倩红的下落,我马上回来通知你们,找你们帮忙。ok?”

    苦头神陀多年不见那两个孽障徒儿,也很希望弄清十五年前洛阳一案是否真与他们有关。虽然心中已十分笃定,可一日未经证实,苦头神陀都不会放弃。见武玥软硬兼施,苦头神陀最后的防线也快瓦解了。

    “苦师父……please!”沈碧月摇晃着苦头神陀的手臂,言行之中尽是在撒娇。

    苦头神陀只得道:“好吧,好吧……”

    “yes!”沈碧月高声欢呼道。

    “嘘……”苦头神陀右手食指放在唇边,轻声地道:“别被你其他四位师父吵醒了,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哦哦哦……”沈碧月连连点头,拱手模仿着古人的说话语气道:“多谢公孙先生慷慨相助,小女子感激不尽!”

    苦头神陀心中欢喜,可眼珠一转,道:“那你出谷之后,打算先去哪?”

    沈碧月打了一个响指,笑道:“我早就想好了!当年我唐朝老爸的师父……也就是倪倩红的师父公输岩上了天山,所以我打算先去天山找公输岩,在他面前告倪倩红一状!说不定,不用我出手,公输岩也会清理门户,杀了倪倩红这个十三点!”

    苦头神陀满意地点头,道:“好主意!哼,连剑痴公输岩教出来的徒弟尚且如此,看看谁还敢笑话我苦头神陀不会教徒儿!哈哈哈……”他一张苦瓜脸,笑起来却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甚是滑稽。

    沈碧月见苦头神陀突然朗声笑道,唬得背心冷汗直冒,连忙摆手轻声道:“小声点啊苦师父,要是把他们四个人吵醒了,我就别想出谷啦!”

    苦头神陀连声闭口,只鬼鬼祟祟地道:“跟我来!”

    沈碧月点了点头,跟着苦头神陀进了他的竹楼。

    只见苦头神陀走到一个大木箱面前,提起箱盖,伸手从里面取出一个鼓鼓的黑色荷包,交到沈碧月的手中。

    还不待沈碧月问,只听苦头神陀轻声地道:“你现在回去收拾行李,要是吵醒了骚娘们儿,就走不了了。苦师父这里有一些银子,你拿去做盘缠……”

    沈碧月心里暖暖的,比999牌感冒灵还贴心!她鼻子一酸,不禁抱着苦头神陀哭了起来:“苦师父,你对月儿实在太好了!感动得人家不要不要的……”

    苦头神陀抚摸着沈碧月的后背,安慰道:“别卖乖了,快走罢。要是骚娘们儿醒来看不见你,就麻烦了!”

    沈碧月起身一抹眼泪,看着苦头神陀道:“苦师父,iloveyou!”

    苦头神陀之前听沈碧月说过,这是“我爱你”的意思,心里倍感温暖却又十分不舍。

    这么多年来,沈碧月就像是他的孙女一样,如今要离开了,苦头神陀心里一阵酸楚。此时他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不矜持了,声音微颤着道:“i也loveyou!”

    惹得沈碧月破涕而笑:“那我走了!”说话间,已绕过苦头神陀的右侧,快步朝门外走去。

    “月儿,保重啊!”身后传来苦头神陀轻声的呼唤。

    “嗯,知道了!”沈碧月答应着,已经跑出了苦头神陀的竹楼,直奔蝴蝶谷的出口而去。

    这一幕,在沈碧月的脑海中多么的熟悉啊!她以前在二十一世纪,不就是这么跟爷爷告别的么!?

    只是当初要是沈碧月知道这一去就再也回不了家了,她一定不会离开!就算离开,她也一定会先给爷爷一个大大的拥抱!

    然而如今……她是非离开不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