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十二章 绝处逢生
    话说,陈黄莺抱着武玥跳下了悬崖。

    但听得耳边风声呼呼,武玥连连叫苦:“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忽然听得“噗通”一声落地的声音,武玥的小脑袋撞在唐朝老妈柔软的肚子上,随即便晕了过去。

    也不知昏睡了多久,武玥悠悠有些知觉,昏迷中仿佛听到一阵阵悦耳的鸟叫声。她尚自迷迷糊糊,不知已入地府还是尚在人间。

    武玥微微动弹了一下十指,只觉手指触摸到黏黏的液体,已分不清这是自己的血还是唐朝老妈的血了。

    一阵凉风吹来,晃荡着武玥头顶上的枫叶。一抹阳光直射下来,耀眼无比,却十分温暖。

    武玥斗然醒转。她睁眼见崖壁上被猛力压断的千年古松,再斜眼瞧向躺在自己身下一动不动的唐朝老妈陈黄莺,不禁失声痛哭。

    原来唐朝老妈抱着武玥坠崖时,被斜长在崖壁上的青松挡住,减轻了重力。再加上她用自己的身躯将武玥裹得严严实实,武玥才能够安然无恙。只可惜唐朝老妈满身鲜血,四肢尽碎,已经气绝而亡了!

    武玥只觉得唐朝老妈的尸体冰冷僵硬,似乎已经断气很久了。

    “唐朝老妈,你不要死啊!唐朝老妈……”武玥不禁哇哇大哭起来。

    哭了好一阵,又觉得肚子空空的,饥饿难耐。武玥一边哭喊着,双眼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只是放眼望去,漫天红叶,环境清幽,却连一条崎岖的小路也没有,更别说能见到什么人经过了!

    “这可怎么办啊?这山谷看来很少有人路过,我自己既不能爬又不能走,难不成要饿死在这里么……这……这……不行,我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啊!唐朝老妈用自己的性命保护我,就是希望我能够活下来。我一定不能放弃!”

    武玥想到这里,随即又大声呼喊道:“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如此喊了一个多小时,武玥已经哭得喉咙都沙哑了。可她除了这么做,还能怎么样么?谁叫她还只是个婴儿呢?

    虽然始终没有一个人出现,但是武玥兀自拼命呼救。

    “即使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我也绝不会放弃!唐朝老妈,我一定会活下来的!”武玥看了一眼身下的唐朝老妈,浑身便充满了力量,又使劲地哭喊道:“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整个山谷,此时回荡着武玥凄恻的啼哭声。

    就在武玥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听得有一个男人喊道:“在那边!”

    武玥心里咯噔一声,暗想:“死了,死了,死了……这次真的死定了!肯定是那群黑衣人找下悬崖来了,如今我岂不是肉在砧板上么?”她想到这里便不敢再喊了,只是又吓得哭了起来。

    “哇哇哇……”额,似乎这跟喊“救命”没什么区别啊!

    不管了,宝宝心里苦啊,只想哭……这也是武玥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而已!

    “在那!”一个女人妩媚的声音道。

    武玥睁大眼睛,只见四男一女正越过枫树林快步走来。

    “谢天谢地,幸亏不是那群黑衣人!不过……”武玥见那五人长相怪异,心中也有些忐忑不安哪!

    只见他们其中一个男人二十七八岁,身高八尺,一头红色发髻如火焰状般雄起,满脸绿色的络腮胡须铺在胸前,一对眉毛如两条粗壮的蓝色毛毛虫。他一脸黄澄澄的,双眼漆黑大如铜铃般大,身着深绿色的长袍,手中一把两米长的“u型”钢叉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直看得武玥头皮发麻。

    “我的老天爷啊!这人脸上不是长了一道彩虹吧?”

    武玥心中暗想着,又见另一个男人满头的白发,圆圆的脸蛋,皮肤白皙,红光满面。远远看去,他那张白里透红的脸,就像是热腾腾的玫瑰馅汤圆。白发胡须的男人个子不高,一身雪白的衣衫,手执一根细长的铁拐,活像个十二三岁的小老头。武玥实在看出他究竟多大年龄。

    还有一个男人三十岁左右,圆脸秃头,肥头大耳,嘴唇厚重,几层的下巴已掉到了锁骨之间……呃,尽管他并没有锁骨。那男人体态宽胖,两肩戴着一大串人头骷髅状的链子,腰间悬挂着一个小葫芦。他肚子大如酒桶,上身只是穿着一件黄色的布褂子,将整个圆鼓鼓的肚皮露在人前。下身穿着一条灰色宽松的短裤,一对粗短的小毛腿露在外面。他一双肥大的赤脚在地上起落甚快,远远望去,就像一个滚动的肉球一般,顷刻之间已到了眼前。

    最后一个男人大约五十岁。他两米高的个头,却骨瘦如柴,浑身的骨头似乎只是被一层皱巴巴的人皮包裹着。他八字眉,眉间的花白长须如头发一般直泻腰间。这男人四肢甚长,后背凸起,使得背部微微驼起。武玥见他始终是一副苦瓜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他似的。

    唯一相貌正常一点的,也只有那个二十岁左右的女人。武玥见她卧蚕眼,卷烟眉,高鼻梁,小嘴巴,虽然没有十分的姿色却也有八分的美貌。只是那女人行动举止有些轻浮风骚,穿戴虽然不似电视里的那些青楼女子般风尘,但是也不及唐朝老妈和唐朝姨娘这种小家碧玉般端庄。

    只听那女人睨了一眼陈黄莺的尸体,格格笑声之间一把将武玥抱在了怀中,道:“这奶娃儿跟我真是有缘,我一抱,她就不哭了呢!”

    “我是被你们吓得不敢哭好么?谁知道你们五个怪物会把我怎么样?”武玥心中暗想着。

    胖男人凑上来,冲着武玥嘿嘿笑道:“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武玥噤若寒蝉,浑身大震。见那胖男人厚厚的嘴唇似乎快流出口水来,禁不住又哇哇大哭起来:“不要吃我啊,我身上没几两肉啊!”

    只听那女人嗔道:“死胖子,你吓到这娃儿了!”

    “脸上挂彩虹的男人”低沉着声音道:“这奶娃儿好像能听懂咱们的话,很聪明呢!”他这话虽然是夸奖,可武玥听上去却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

    白发的男人眼睛兀自盯着陈黄莺的尸体,一脸惋惜地道:“啧啧啧……这么美丽的女人,我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可惜死得惨了点!偏偏一些长得难看的女人,活得好好的!”说话间,眼睛斜视着抱着武玥的女人。

    那女人横眉怒道:“白头老怪,你又想打架么?”

    那白头男人冲着女人吐着舌头,得意地摇晃着脑袋,道:“你承认自己难看了么?今天照镜子了?”

    “找死!”那女人大步上前,单手将武玥抱在怀中,右掌已朝男人面门击去,只见一缕青烟顷掌而去。

    那白头男人大惊失色,纵身一跃,如孙悟空驾着筋斗云一般,飞上了先前被陈黄莺压断的松树干上。武玥抬头见这男人站在十米高的横枝上,如履平地一般,心中暗暗佩服:“这个白头男人的轻功好厉害啊!我要是能学会他这本事就好了!”

    但见那白头男人冲着骨瘦如柴的高个男人笑骂道:“老毒怪,你又给了骚娘们儿什么厉害的毒烟?若非老子闪得快,岂不是要中招?”

    只听高个男人干笑一声,道:“只不过是‘迷魂香’罢了,你中了招大不了我们抬你回谷,睡上十天半个月就没事了。这次中秋比武,你权当弃权好了。反正每次就我一人弃权,今年有你陪我也不错!最多我吃点亏,让你做‘田四郞’。你做了十年的‘田二郎’,也是时候退下来了!”

    “放屁!”田二郞嗔得满面通红,又向着那女人道,“骚娘们儿,有本事上来跟老子比划比划!”

    那女人冷笑一声,伸出纤细的右手,冰冷光滑的手背只在武玥的脸蛋上轻轻一划,睨着站在山壁上的田二郞道:“再过几天便是中秋,你还怕没有挨打的机会么?急什么?”她虽然嘴角上扬,语态风骚,却有种说不出的可怕,直听得武玥头皮发麻。

    武玥给他们这几句没头没尾的话弄得糊里糊涂的,暗暗心想:“怎么回事?他们五个人不是一道的么,怎么还要比武?看这五个人长得古里古怪,言行古里古怪,装扮古里古怪……天哪!我落在他们的手里,还不知他们会把我怎么样呢!”不禁又大哭起来。

    那“彩虹男人”凑上前来,看着武玥道:“这奶娃儿兴许是饿了。”

    那女人看向胖男人道:“死胖子,你有办法没有?”

    那胖男人哈哈笑道:“我金口弥勒要弄吃的岂是难事?交给我罢!”

    说话间,那胖男人已把武玥从那女人的怀中抢了过来。他两个脚板打在地上“趴趴”作响,武玥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呼,眼前的树丛匆匆后退,感觉自己就像是坐在刘伯开的私家车里似的。只是唯一不同的是,此刻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这个胖男人叫什么金口弥勒,可刚才明明见到我的样子,就跟见到了烤乳猪似的。不知道这会儿他要带我去哪?他说‘弄吃的’?鬼知道是给我弄吃的,还是把我弄来吃了?我的老天啊!救命啊……”武玥发出了如杀猪般的哭叫声。

    只听那胖男人一边快走,一边低头看向武玥,眼睛闪着光芒,似笑非笑道:“乖乖,一会儿就有好吃的了!”

    “我的妈呀,我一点也不好吃啊!我已经几天没洗澡了,浑身臭烘烘的!而且我已经饿了好几顿了,皮肉早已经松了,味道一点也不鲜美。你吃我还不如吃你自己呢!你身上的肥肉多……吃你自己吧!”武玥开始语无伦次地漫天胡扯,心里七上八下,连连叫苦。

    忽听得“嗷嗷”的一声低沉的虎叫声,武玥睁眼一看,omg!只见她身旁是三只可爱的小虎崽,正趴在虎妈妈的身下吃奶。

    “欸,不对啊!我怎么会躺在这里?这……这……”还不待武玥说完,身子已被金口弥勒推了上去。

    “好吧,有得吃总比饿肚子强!我一定要好好活着,将来还要替唐朝老妈一家报仇……然后,返回二十一世纪呢!”武玥一边想着,一边吧唧吧唧地吃起了虎奶。

    此时武玥斜眼瞧着身边的三个小虎崽,觉得实在是太奇妙了。在动物园里见到老虎,武玥也总是敬而远之,如今居然能够和虎崽一起吃虎妈妈的奶……

    武玥又睨了一眼虎妈妈的样子,只见它侧身躺着,脑袋向后仰,一副十分惬意的样子。

    金口弥勒一只手用自己的裤腰带套住虎妈妈的脖子,免得它乱动。而另一只手抚摸着虎妈妈的后脑,就像是抚摸着一只温顺的小猫咪似的。直看得武玥肃然起敬。

    一时间武玥的肚子吃得圆鼓鼓的,金口弥勒才把她抱回手中。但听得金口弥勒哈哈大笑之间,已经飞也似的疾奔而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