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十一章 骨肉分离
    沈府偏殿的后门直接通往洛阳城边的黑风岭。

    黑暗中,但听得冷风呼啸,磅礴大雨肆掠。

    武玥虽然被唐朝老妈陈黄莺藏在怀中,只是浑身也早已被冰冷的雨水淋湿。一想到双胞胎的姐姐和唐朝老爸他们如今生死未卜,武玥不禁大哭起来。

    “老天啊,我武玥到底上辈子做错了什么?让我穿越到一千年做婴儿,起码也给我一个正常的童年生活啊!我还没满月呢,这么对一个连自理能力都没有的奶娃,是不是忒残忍了?”

    武玥心里像吃了黄莲似的,苦到极点。她耳边除了黑风的呼啸声和他们四个亡命之徒的哭泣声之外,能够听到的也只有唐朝老妈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了。

    “她们在前面……”

    “快追……”

    “杀……”

    “上……”

    忽然,后面隐隐约约地传来了喊杀的声音。

    陈红莲边跑边回头,只见二十来把亮晃晃的利器,远远地在黑暗中晃动。

    “妹妹……快跑,快跑……他们追来了!”只听得唐朝姨娘陈红莲哭喊的声音,直在黑雨中颤抖。

    武玥内心直接崩溃,连声哭骂道:“我的妈呀!还以为有唐朝老爸他们拖着倪倩红那些王八蛋,我们逃出来就妥妥的了。怎么还有‘追兵’啊?这真的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啊!倪倩红,你这个乌龟王八蛋,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啊!只可惜我武玥没见着那女人的模样,否则……否则……”

    武玥本想说“否则我长大了一定把她大卸八块,五马分尸,丢到黄浦江里去喂鱼……”之内的狠话,可她一想,自己如今只是一个奶娃,就算将来长大了,难道就不回去了吗?

    可是武玥的唐朝一家给倪倩红那个三八杀了啊!要是自己还只顾着回二十一世纪,是不是忒没人性了?好吧,就算她有心替唐朝老爸他们报仇之后再离开,可是那倪倩红和断臂女人的武功那么厉害,她武玥除非是会乔峰的降龙十八掌,外加段誉的六脉神剑……否则,报仇?呵呵,送死会不会更贴切一点?

    武玥思如走马,蓦地听得身后的喊杀声越来越近。

    “我的老天爷啊,看来人还不少呢!别说将来报仇了,能不能活过明天都不知道!”武玥大声喊道,“唐朝老妈,你要加油啊!使劲跑,拼命跑,加油跑啊!”

    陈黄莺听得怀中孩子的哭声,此时已顾不得哭泣了,紧闭双唇在雨中狂奔,双腿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

    只是陈黄莺和陈红莲两姐妹只是弱质女流,手中又各抱着一个孩子,如何能够在崎岖的山路中跑得过那些身怀武功的黑衣人?

    回头间,眼见那群黑衣人越追越近。陈红莲锥心泣血,哭道:“看来今晚我们难逃一死了!只是可怜了这两个无辜的孩子!”

    陈黄莺回头见那群黑衣人来势汹汹,于是转头向陈红莲道:“姐姐,你抱着枫儿往东快跑。我向西引开他们。”

    陈红莲摇头哭道:“要逃一起逃,要死一起死!”

    陈黄莺泪如雨下,道:“说什么死?你要活着!你和枫儿都要活着等姐夫来找你们呢!快跑啊,再不跑来不及了!两个人死,好过四个人死啊!”

    看着怀中的邵枫一双无辜的眼睛盯着自己,口中连连唤着:“妈妈,妈妈……枫儿怕怕,枫儿怕怕……”陈红莲心如刀绞,她狠狠地咬了咬下唇,哭道:“妹妹,你要保重啊!”

    陈黄莺点了点头,只道:“快走,快走!”

    陈红莲抱着邵枫,扭头向东面的高树林中逃去了。

    “靠!会说话就是不一样!那小子只说了几个‘怕怕’而已……”武玥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她心里也不愿唐朝姨娘和邵枫那小子陪着她们母女俩一起送死啊!此时武玥从衣服的缝隙里看向唐朝老妈的双眼,觉得唐朝老妈简直酷毙了!

    只见唐朝老妈回头又看了一眼那群害死的黑衣人,转身便往山顶上跑去。

    武玥听着身后喧天的喊杀声,料想一定近在咫尺了。她眼睛看向西边那漆黑一片的山顶,心中不禁暗想:“唐朝老妈,你可真是典型的送我上西天啊!”

    虽然陈黄莺趁着夜色掩护,将一帮黑衣人往西面引开。但是有三个眼光敏锐的黑衣人,见东面似有人影晃动,已分路追着陈红莲两母子而去。

    陈红莲眼见敌人就要追上前来了。她纵身跳进灌木丛里,将邵枫横放在里面躺着。

    邵枫躺在地上,一边啼哭一边想要翻身坐起来。只是地上的泥土太滑,小邵枫满身稀泥,却仍旧爬不起来。

    陈红莲听得孩子一迭连声地哭喊着:“妈妈,妈妈……”

    陈红莲伸手抚摸着孩子小脑袋,如临终遗言般地嘱咐道:“枫儿,你一定要吉人天相!长大之后,替我们报仇!”

    只是邵枫依旧一个劲地哭喊:“妈妈,妈妈……”伸手只想让陈红莲抱他起来。

    陈红莲把心一横,掩面哭泣着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故意将黑衣人引开。

    天雷震耳欲聋,四周漆黑一片。黑衣人隐约听见孩童哭声,却不料陈红莲已将孩子藏在灌木丛中,只当还抱在怀里,于是追着陈红莲去了。

    陈红莲自幼被家父视为珍宝,嫁给邵华之后又倍受疼爱,哪里吃过一点苦头?如今亡命在黑雨之中奔跑,她早已经精疲力尽,如今脚底一滑,整个人摔倒在泥坑之中。

    陈红莲爬起身来,见那三个黑衣人已追到眼前,心里想着:“我是万万不能活命了。”

    那三个黑衣人见陈红莲生得貌若天仙,不禁垂帘三尺。

    一人淫笑道:“这个娘们儿长得颇有姿色!”

    另一个人嘿嘿笑道:“不如……”

    陈红莲浑身大震,见他三人如狼似虎,早已唬得面色惨白。她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只是那三个黑衣人步步逼近,情急之下陈红莲只得慌张地拔下了头顶上的金簪,在空中乱挥乱舞,哆嗦着身子骂道:“你们……你们不要过来!”

    陈红莲模样临近癫狂,可那三人却毫不畏惧,依旧发出淫邪的笑声。

    陈红莲宁愿一死,以保名节,也绝不受此凌辱。她大喊一声,索性将手中金簪对准自己的心脏,狠狠地刺了进去。

    那三个黑衣人不料她竟会自杀,皆是一怔。

    陈红莲随即倒地,还未挣扎两下,便气绝身亡了。

    陈黄莺此时已跑到了山顶的深涧边缘,再无路可走。

    只见崖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而回头间,那一群黑衣人已追了上来。

    陈黄莺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眼中满是凄恻自伤之情。

    她泣声道:“月儿……”接着把心一横,转身抱着怀中的武玥,纵身便跳下了万丈深渊。

    那一群黑衣人连忙上前到悬崖边,探头一看。只见悬崖下深不见底,耳边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弱,随即听得“噗通”一声,便再没了声响。

    只因倪倩红吩咐“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一群黑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既没有本事沿着这崖壁爬下去,又不知该如何到那崖底,只得悻悻地转身出去复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