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十章 困兽之斗
    沈沐白、萧莞青和邵华三人同时挥舞手中的宝剑,一时间剑光粼动,那些小花蛇还未近身已经被斩成了几段。

    正在此时,“砰”地一声,红漆的两块大木门板蓦地飞驰而出,重重地摔在了眼前。

    众人惊魂未定,已见三个黑影并排立在大厅门口。

    武玥在唐朝老妈的怀里斜眼瞧去,见其中一人的左袖随风飘荡,猜想定是那独臂女人。而另外两个身影一高一矮,一个强壮健硕一个婀娜曼妙,应该是一男一女。

    只可惜光线太暗了,浑然看不见他们的样貌如何。

    只听中间那女人惺惺作态地道:“大师兄,好久不见!只要你肯交出《灵犀剑谱》,我原本念在同门之情,还可饶了你和萧师姐两人的性命……谁知道,你竟然想做困兽之斗。以为单凭你和邵华两个人,就能换贱人和孽种的狗命?哼,简直痴心妄想!既然你想尽快做个了结,做师妹的又岂能不成全你?今晚,我就要你们沈、邵两家寸草不生!”

    “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倪倩红!好嚣张啊,拽得更二五八万似的!我要是会武功,非抽她两个大嘴巴不可!还骂我是孽种,我看你才是妖孽!”武玥心中暗骂道。

    沈沐白嗔道:“果然是你!师父临走之前,是怎么嘱咐我们的,你全忘了吗?如今你滥杀无辜,残害同门,根本不配做师父的徒弟!”

    萧莞青也上前骂道:“没错,我和大师兄没有你这样的师妹!我们之间的同门情谊,就此恩断义绝!”

    沈沐白低声在萧莞青的耳边道:“待会儿你带着她们往偏殿的后门走!”

    “嗯!”萧莞青轻声应道。

    只听倪倩红冷冷地道:“很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必手下留情了。《灵犀剑谱》和你们的性命,我统统都要!”

    “就怕你没这个本事!”邵华说话之间,剑随身摆,已朝倪倩红胸口刺去。

    倪倩红却只是冷笑一声,竟然不闪不避。

    众人正觉纳闷,但见倪倩红身旁的男人蓦地上前,右臂已扫在邵华的右腕,将他手中长剑格开。

    邵华见这人赤手空拳便抵挡了这一剑,且出手极快,武功实在厉害,心想自己未必能敌得过他二十招。于是递给萧莞青一个眼神,随即和那男人动起手来。

    萧莞青会意,退后两步,轻声向着陈黄莺等人道:“快跑,快跑!”

    邵华武功平平,虽然远不是那人的对手。但是他拼尽全力,招招凶狠,倒也能抵挡一阵。

    陈黄莺、陈红莲和翠儿抱着哭啼不已的孩子,转身便往偏殿的后门跑去。

    “想逃?没这么容易!”倪倩红大喝一声,双足轻点,已从邵华、沈沐白二人肩头跃过,手中红玉玲珑剑拔出,直朝陈黄莺背部刺去。

    但见一道红色的剑光在眼前闪过,武玥斜眼瞧去,只见唐朝老妈头顶一把锋利的匕首斜插而下,转眼便要到眼前。

    沈沐白大惊失色,只可惜他此时被那独臂女人绊住,不能脱身营救妻子。

    而倪倩红出手疾快,萧莞青远在倪倩红身后,根本也来不及。

    眼看那把匕首就要从陈黄莺的背心刺穿,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黄莺身旁的翠儿突然闪到陈黄莺身后,用自己的背部替陈黄莺挡了这一剑。

    “翠儿!”陈黄莺回头惊声哭喊道。

    翠儿口中鲜血直流,将怀中沈碧瑶的衣衫染红了一大片。她咬牙唤道:“夫人……快走!”

    倪倩红想不到一个丫鬟竟然肯为了陈黄莺舍命,大吃一惊。

    此时,萧莞青已抢上一步,将翠儿手中哭啼的婴儿搂在了怀中。

    倪倩红右手拔出红玉玲珑剑,翠儿身子随即倒地。她抬头再看,陈氏两姐妹已抱着两个孩子逃了出去。

    “岂有此理!”倪倩红正要去追,却被萧莞青拦住了去路。

    她睨向萧莞青怀中的孩子一眼,冷笑道:“这就是沈沐白与那个贱人所生孽种?”说话间,左手一抬,袖中一条花蛇直飞向沈碧瑶的脸蛋飞来。

    萧莞青大吃一惊,连忙挥剑挑开。只是那花蛇已在沈碧瑶的小脸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血牙印。

    “倪倩红,幼子无辜,你怎么忍心向这么小的孩子下毒手?”萧莞青目光如炬,厉声喝道。

    萧莞青冷笑一声,还未说话。突然二十几名蒙面黑衣人手执染血兵器,冲了进来。顿时门口黑压压的一片!

    沈沐白等人见状,背心一凉,暗暗想道:“看这情形,只怕府中的下人已经无一幸免了!”

    倪倩红回头冲着黑衣人喝道:“你们还不快去把那两个孽种和贱人追回来?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一群黑衣人齐声唱喏,已经争先恐后地朝后门追去了。

    沈沐白双眼通红,使出必杀绝技“横扫落花”。但见他手中长剑横切出去,剑光如虹,抹向身旁那六个黑衣人的脖子。

    这一招见血封喉,那六个黑衣人连喊一声的机会也没有,便倒地而亡。只是其他的黑衣人却已出了后门,追着陈黄莺、陈红莲两姐妹而去。

    沈沐白心急万分,只恨自己分身不暇。忽觉背后吃痛,身子不由自主地飞扑在地上,已然吃了那独臂女人一掌。

    回头间,那独臂女人从右手中洒出一些金色粉末,直扑沈沐白的脸上。

    沈沐白只觉满面灼热剧痛,禁不住嚎啕大叫一声,却又不敢用手去抓。

    “大师兄!”萧莞青抱着孩子正要上前,却被倪倩红挡住眼前。萧莞青横眉而视,只得与倪倩红动起手来。

    萧莞青、倪倩红二人的武功同出一脉,招式各同。

    倪倩红一心想取沈碧瑶的性命,招招直向萧莞青的怀中。而萧莞青身手敏捷,才能化险为夷。只是她要顾忌怀中婴孩,不能完全施展武功,明显出于下风。

    此时邵华已吃了那男人几掌,身子“噗通”落在地上,浑身吃痛,已爬不起来了。

    那男人大步上前,嘿嘿一笑,右脚高高抬起。只听得“咯噔”两声,邵华的膝盖已被那男人踩得粉碎。他惨叫了两声,昏死了过去。

    沈沐白强忍眼泪,回头冲着萧莞青大喊一声:“快走啊!”

    萧莞青鼻子一酸,泪光闪动。随即手中软剑一挥,使出一招“暗香疏影”。那青铜玉箫剑如影如幻,眼前似有无数剑身嗡嗡作响,同时刺向倪倩红,根本分不出孰真孰假。

    这一招乃是萧莞青的必杀绝技,倪倩红招架不住,双足轻点,腾空翻转,躲开剑气。

    谁知萧莞青是声东击西,待倪倩红腾空跃起之时,已使轻功逃跑了。

    倪倩红落定之时,已不见萧莞青的踪影,心想着未能一剑要了那小孽种的性命,顿时怒不可遏。

    转身间,只见那男人出掌便要击中沈沐白的胸口。

    倪倩红大惊失色,大喊一声:“不要!”随即手中短剑伸出,直削那男人右掌。

    那男人大吃一惊,只得缩回手臂。但短剑直从指尖划过,只怕再慢半分,手指便被切了去。

    “你是什么意思?”那男人厉声喝道。

    倪倩红和沈沐白对视一眼,不禁深深沦陷在他的眼眸之中。就连倪倩红她自己也想不到,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深爱着这个男人!

    倪倩红还未说话,只听那独臂女人冷冷地道:“弟弟,我早说过了,这个女人根本是在利用你!你看她跟沈沐白眉来眼去的样子,哪里还会把你这个丈夫放在眼里?方才若不是你避得及时,只怕右掌已经掉在地上了!”

    沈沐白听了这话,心中一震:“原来这男人是倪师妹的丈夫!”

    倪倩红转眼向那男人笑道:“怎么会呢?我只是担心沈沐白一死,我们就不知道《灵犀剑谱》的所在了。况且赤哥哥你武功高强,怎么会避不过倩红这一剑?即便是避不过,到最后我也会收手的。难道我会真的忍心切断你的手掌吗?”

    独臂女人睨了倪倩红一眼,浑然不信,冷笑地道:“真的?”

    倪倩红却不理她,双眼只看着那男人。这个碍事的女人信不信,她倪倩红一点也不在意,只要这个男人对她深信不疑、死心塌地就好!

    只见那男人面无表情,不置可否。半晌才道:“那你想怎么样?”

    倪倩红道:“抓他回岛,不信他不把《灵犀剑谱》交出来。”

    还不待那男人回答,独臂女人上前便道:“何必这么麻烦!”说话间她用袖中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甲虫。

    那甲虫眼如绿豆,浑身散发着紫气的。沈沐白虽不知是何物,却也直看得头皮发麻。

    独臂女人似笑非笑,将那甲虫放在沈沐白的脚边。

    还不待沈沐白伸腿,那甲虫已爬上了右腿。

    那甲虫八条细短的腿十分灵活,顷刻间已经爬上沈沐白的脖子。

    只见它头上两只如镰刀一般的犄角,瞬间隔开沈沐白脖子上的皮肉,身子一翻,便钻了进去。只见它身体如一粒圆圆的药丸,由上而下,直滑进沈沐白的胃里。

    沈沐白浑身奇痒无比,汗如雨下,身体不自觉地发颤。他咬牙切齿,双目凶恶地道:“要……要杀便杀……”

    独臂女人冷笑道:“死太容易了,我要让你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

    她斜眼看向倪倩红,接着道:“虽然他之前中了我的磷椛粉,但是未必能让他屈服。紫犀甲虫是我最近研制出的一种毒物,能够在人体内溶解,其毒深入五脏六腑,令人痛不欲生!”

    倪倩红眼看深爱的男人已浑身发紫似乎中毒已深,心中如芒刺一般,却不敢表露出半点真情,只能强作镇定。

    独臂女人得意地向沈沐白道:“你是第一个尝到紫犀甲虫威力的人,是不是很荣幸?”

    沈沐白此时如千虫万蚁啃咬般难受,衣衫早已被汗水湿透,浑身如置热水中似的。

    磷椛粉的灼热剧痛,加上紫犀甲虫的奇痒难耐,着实令沈沐白生不如死。只是一想到妻儿的安慰,沈沐白便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

    虽然此时他浑身已不自觉地颤动,但沈沐白依旧缓缓地道:“好……好……我……告诉你……《灵犀剑谱》就在……就在……”

    沈沐白声音越来越小,独臂女人听不真切,不禁走近喝道:“在哪?你说大声点!”

    “就在……就在……”沈沐白嘴巴微动,却只能发出极弱的声音。

    “在哪?”独臂女人俯身侧耳去听。

    沈沐白眼睛一亮,见她已经上当。当即使出浑身力气,左臂挽住独臂女人的脖子,右手长剑在地上一杵,身子已然跃起。

    独臂女人浑身大震,转身挣脱沈沐白的手臂,同时拂掌便向他击去。

    沈沐白中毒已深,哪里还有气力与她周璇?

    眼见未能将独臂女人牵制住,沈沐白纵身跃起,已跳上房梁,破瓦而去。

    倪倩红心中一喜,见独臂女人正要追去,连忙拦住,道:“不用追,他一定会回来的!”说话间,目光已经瞧向躺在一旁的邵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