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九章 生死惜别
    武玥回想起自己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府中上下皆是充满了欢笑和快乐。如今见沈、邵两家皆却变得死气沉沉,人人面带愁容,武玥的心中难过不已。

    而唐朝老爸放出去的信鸽,又被人用箭射了下来。武玥觉得如今大家就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羊羔,虽然与外面的世界只有一墙之隔,但是能够看见的也只是头顶上的这一片天空而已。

    一部分下人以为能够侥幸逃脱,却终究像死猪一样被人从后院的高墙扔了进来。而乖乖待在府上的下人,也终究难逃厄运。

    有的尸体在井里被人打捞上来,有的尸体在花园凉亭被人发现……

    如此在恐惧和无奈中煎熬了一个礼拜,沈、邵两府剩下的人已经不足一半了。

    邵华索性带着妻儿和两位府上仅存的下人搬到了沈府这边,而那些遇难的尸体便都埋在了邵家后院。

    在外面的人看来,沈、邵两家大门紧闭,看似风平浪静。可是又有谁能够知晓,在这冰冷的高墙之内实则暗潮汹涌呢?

    武玥从唐朝老爸沈沐白的眼中看到了极度的挫败感,她很想安慰唐朝老爸,可是……她却不能开口说话。于是武玥只能送给唐朝老爸一个鼓励的笑容。

    武玥心中想着:“唐朝老爸,你一定要挺住啊!我们一家人还需要你的守护呢!”

    沈沐白低头见怀中的女儿格格笑着,心头一揪,暗想:“无论如何,一定要让莺儿和孩子离开!”

    只见唐朝老爸沈沐白蓦地抬起头,向着立在一旁的馨儿道:“你去把萧姑娘和邵老爷请来,就说我要事跟他们商量。”

    馨儿点头,答应着去了。

    不一会儿,邵华夫妇带着邵枫和萧莞青先后到了大厅,而此时陈黄莺也从偏殿走了过来,翠儿抱着沈碧瑶紧跟其后。

    沈沐白将武玥交到陈黄莺的手中,向邵华道:“坐以待毙终究不是办法。我想到了一个主意,不如我们用《灵犀剑谱》作饵,引倪倩红现身。之后我们两人牵制住倪倩红等人,掩护其他人离开。”

    邵华沉思了片刻,道:“只是不知对方究竟有多少人,我们贸贸然对抗,只怕会‘全军覆没’。”

    沈沐白蹙眉道:“我们如今像待人宰杀的羊羔一般,难道最后就不会‘全军覆没’了吗?既然横竖一死,不如拼出一条血路,让孩子们活下来!”

    邵华点了点头,道:“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若是能够在死之前,杀了倪倩红替岳父一家和所有死去的亡灵报仇,我也无憾了!”

    萧莞青道:“还有我陪你们共同作战!”

    沈沐白向着萧莞青道:“萧师妹,大师兄还有更艰巨的任务交给你!”

    萧莞青会意,怔怔地道:“大师兄,你是希望我保护其他人离开吗?”

    虽然萧莞青很想留下和大师兄共同对敌,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对她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但是萧莞青知道,大师兄心中最牵挂的就是家人的安全!她又怎么忍心拒绝大师兄的请求呢?

    沈沐白点了点头,道:“萧师妹,大师兄就把莺儿、姐姐还有孩子们的安全托付给你了!”沈沐白这话虽然语态平淡,却听来有一种凄恻自伤之感。

    萧莞青双眼不禁一红,强忍着泪水,道:“大师兄,你放心罢,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过……你一定要全身而退啊!”话音刚落,一滴晶莹的泪珠滚滚而下。萧莞青连忙转身拭泪,生怕给人看轻。

    陈黄莺自爹娘一家灭门后,便终日以泪洗面,容颜已显憔悴。如今听了沈沐白这话,更哭得越发伤心了,只道:“我不走,我要留下来陪沈大哥。”

    沈沐白心疼不已,柔声道:“莺儿,你一定要走!瑶儿和月儿还需要你的照顾呢!我不会有事的。你留下来,到时候反而会令我分心!”

    陈红莲也一边拭泪一边劝道:“是啊,妹妹。我们不会武功,留下非但不能帮什么忙,反而还会拖累了他们!”

    说话间,陈红莲已将目光转移到邵华身上,呜咽着道:“华哥,我和枫儿会着你平安回来。你千万不能有事,否则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邵华鼻子一酸,轻轻点了点头,蹲下身子抚摸着邵枫的小脑袋,轻声道:“枫儿,你一定要乖乖听娘亲的话……知道吗?”

    年仅两岁的邵枫如何知道大祸临头了?他只是听了爹爹这话,便双臂环抱着娘亲的小腿,冲着邵华笑道:“枫儿听话,枫儿听话!”

    武玥听着大家的生离死别的对话,不禁大哭起来。这一次,她是真的伤心了!她也舍不得唐朝老爸和唐朝姨夫啊!

    “唐朝老爸、唐朝姨夫,你们一定要平安无事啊!大不了,我考虑考虑长大后在唐朝多待几年,好好孝敬你们。你们千万要活着啊!”

    武玥闭着双眼,哇哇大哭。只觉有人替她拭泪,武玥睁眼一看,原来是陈红莲将邵枫抱着怀里,邵枫伸着小手在替她抹泪呢。

    武玥从朦胧的泪眼中,见邵枫圆圆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自己,用稚嫩的声音道:“妹妹不哭,妹妹不哭。”

    武玥心中不禁觉得一丝温暖,暗想:“我武玥活了十七年,还是第一次有男孩儿替我擦眼泪呢。只可惜是一个两岁大的屁小孩儿!”

    正想着,忽然窗外雷鸣贯耳,一道闪电如虹般在夜空一现。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顿时哗哗作响。

    馨儿立在一旁,忽然左手触到一物,冰凉柔软。她捻在手上,扭头一看,竟是一条一米来长的小花蛇。

    馨儿失声叫道:“有蛇!”

    众人闻声回头,只见那蛇伸出细长如丝的舌尖,嗤嗤作响,口中似有青烟喷出。只是那毒蛇十分迅捷,蓦地张大血盆大口,飞扑向馨儿的脖子咬了下去。

    直唬得陈红莲和陈黄莺惊声后退。

    沈沐白当下拔出腰间的白玉伏魔剑,一剑便将那毒蛇斩成了两截。

    可惜馨儿已经气绝身亡了!

    众人见她气孔流出黑血,死状恐怖,皆是噤若寒蝉。

    “轰”地一声雷鸣,窗外又是一道银色的闪电划过。只见上百条小花蛇,纷纷从窗外爬了进来。

    武玥大喊一声:“我的妈呀!”随即又哇哇大哭起来。

    她已经顾不得现在是不是哭的时候了,谁叫她怕蛇呢!而且还是那么多蛇!她可不想做毒蛇的点心!

    此时邵枫也被吓得大哭起来,而原本正在熟睡的沈碧瑶被武玥、邵枫二人的哭声吵醒,也跟着哇哇直哭。

    “有蛇……”

    “救命啊……”

    此时窗外也传来丫鬟和仆人的惨叫声。

    一时间,雷鸣声、哭闹声、惊叫声、惨叫声……同时响起,整个沈府顿时沸腾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