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八章 危在旦夕
    沈沐白纵身一跃,跳上房梁。随即又听得簌簌声响,沈沐白的身影又已落回了地面。

    只见沈沐白手中托着一个大约一米五长,五十厘米宽的锦盒。锦盒上布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已经瞧不出原来的颜色。

    沈沐白小心翼翼地开打盒盖,霍地一把三尺六寸的宝剑显露人前。

    那宝剑是由白玉而铸,剑身简洁,闪发着耀眼的白光。就连房内通明的烛火与之相比,也瞬间显得黯淡。

    武玥目光斜视着那把宝剑,只见宝剑的剑头雕刻着一朵梅花的图案,和青铜玉箫剑上面的图案一模一样。

    武玥心想:“这把剑一定就是白玉伏魔剑了,果然非同凡响!唐朝老爸封剑这么久,突然取出这把剑,看来一场恶战是在所难免了!天哪,真要是打起来的话,我既不能跑又不能躲,岂不是死定了?唐朝老爸,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啊,我还盼望着长大后回去二十一世纪呢!要是穿越到这里才做了几天了婴儿就翘辫子,岂不是太冤枉了吗!”武玥不禁又天马行空,胡想一通。

    回过神来,见唐朝老爸沈沐白已将宝剑握在手中,又将锦盒中的黄色锦卷交到萧莞青的手里。

    沈沐白嘱咐道:“萧师妹,你并非沈、邵两家的人,相信倪师妹顾念同门情谊也不会过分为难于你。我把《灵犀剑谱》交给你,你赶去太原威远镖局找梅总镖头前来助拳。梅总镖头在江湖上人面极广,说不定清楚那独臂女人的来历。”

    萧莞青听出沈沐白有心让她置身事外,于是道:“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今我们在明,对方在暗。而且她又扬言每日杀府中一人……更何况,太原与洛阳相距甚远,短时间内我未必能赶回来。现在正是大师兄有难之际,莞青说什么也不会离开的!”

    “你……”沈沐白见萧莞青目光坚定,心中感激不已却也略有些担心。

    邵华道:“以萧姑娘的性格,她岂会离开?妹夫,不如我派人送信去威远镖局给梅总镖头罢。萧姑娘留下来助拳,我们胜算也多几分。”

    沈沐白只得点了点头,又向陈黄莺道:“以策万全,这几日就让瑶儿和月儿夜里跟我们一起睡。”

    陈黄莺点头道:“我这就叫翠儿把瑶儿抱来。”

    武玥听了唐朝老爸这话,心中总算踏实了一些,暗想:“有唐朝老爸和白玉伏魔剑的守护,我倒是能睡上几晚的安稳觉。”

    正想着,忽听得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门外传来翠儿哽咽的声音:“老……老爷,夫人……夫人……”

    众人料想定是出了什么事,皆是面色骤变,惊慌失色。

    “进来!”沈沐白声音虽然低沉,却也听得出有几分惶恐。

    只见翠儿推门进来,眼泪婆娑,掩面哽咽道:“老爷……夫人……夫人……”

    陈红莲见她浑身颤抖,话不成句,不禁焦虑不安,连声问道:“究竟出了何事?你倒是说呀!”

    只见翠儿面色惨白,也分辨不出是过于害怕还是担心。她右手食指指着门外,兀自战战兢兢,只道:“老……老爷……夫人……”

    陈黄莺急忙问道:“该不会是瑶儿出了什么事吧?”

    翠儿摇头道:“不是……不是大小姐……是……是……老……老……”

    陈黄莺已站到门口,探头四处张望,并不见什么异样。见翠儿这般惶恐的模样,更是急得跺脚,怒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你说呀!”

    “天……天井……”翠儿吐出这几个字来。

    还不待她说完,众人已经纷纷往天井去看个究竟。

    还未走近,远远地已经见沈、邵下人都聚在这里,围成了一团,各各面露惧色,议论纷纷。

    陈红莲唤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下人们闻声回头,见沈沐白等人赶到,连忙让到了一边,开出一条道来。

    武玥在陈黄莺的怀中斜眼瞧出,霍地见到地上横躺着两排尸体,不禁令人毛骨悚然,连忙扭过头来,不敢再看。

    “我的妈呀,这还有没有王法啊?”武玥心中想着,却不敢哭。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唐朝老爸他们已经心烦意乱了,她帮不上忙也不能给他添乱啊!

    可耳边却听得唐朝老妈和唐朝姨娘蓦地大哭起来,口口声声地唤道:“爹……娘……弟弟……”

    “哎呀,原来死的是唐朝姥爷一家!”武玥不敢看那些惊悚的尸体,只能睁大双眼看着唐朝老妈。

    只见唐朝老妈泪流满面,道:“为什么她要这么狠心,连我娘家的人也不放过?”

    又听得唐朝姨娘哭道:“我早说过,那个女人心狠手辣了!呜……我要跟她拼命!”

    武玥听着她二人的哭声,心中也难过不已。

    沈沐白问道:“尸体是什么搬进来的?”

    沈府的一位下人道:“方才厨房的阿悟来天井打水时发现尸体的。”

    沈沐白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下人,问道:“阿悟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知阿悟的去向。

    邵华上前伸出右手食指,在岳父脖子的左侧轻轻一探,回头向沈沐白道:“看情形,岳父他们遇害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

    沈沐白面露惧色,道:“岳父家里与我们这里虽然相距不过两条街,要在短时间将十二具尸体不动声色地搬来这里,可见对方不但人数众多,而且各各轻功了得!”

    正说着,邵府的管家陆伯慌张地跑来,道:“老爷……老爷不好了!”

    众人心头一惊,不知又出了什么事。

    只听陆伯战战兢兢地道:“阿悟……阿悟的尸体给人从后院的高墙扔了进来,我在他身上找到了这个!”说罢将一块碎布交到邵华手中。

    众人皆探头看出,只见碎布上用鲜红的血迹写着“出府者死”四字!

    “哎呀,这可怎么办啊?”

    “我们岂不是都要死在这里?”

    “这跟等死有什么区别?”

    ……

    沈、邵两家的下人纷纷低声议论着,各各惶恐不安,怛然失色。

    萧莞青向姗姗而来的翠儿道:“翠儿,你去把大小姐抱来。”

    翠儿连连点头,答应着去了。

    沈沐白神色凝重,一手将陈黄莺揽入怀中,向陆伯吩咐道:“陆伯,你安排人把尸体统统埋在后院。”

    陆伯颔首点头道:“是!”声音却颤抖不安。

    邵华也向丫鬟珠儿,道:“你去把少爷带过来。”

    珠儿双眼通红,答应着转身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