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六章 情系唐朝
    火葬场里,武爷爷老泪纵横,抱着武玥的遗体连声哭喊:“玥玥,玥玥,你睁开眼睛,再看看爷爷啊!”

    武爸爸哽咽着说:“爸,玥玥已经死了!”他上前劝说着,已将武爷爷扶到了一边。

    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这才开始火化武玥的尸体。

    虽然武爸爸面无表情,却难以掩饰的悲痛。他必须要坚强一点,因为整个家还需要他的支持啊!

    “不……不,我的玥玥不会死的,她还那么小,她才只有十七岁啊!”武妈妈歇斯底里地哭喊,直到熊熊大火彻底将宝贝女儿彻底湮灭。武妈妈终于支撑不住了,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妈妈……妈妈,爷爷,老爸……不要烧,不要烧我的身体啊,我还没有死呢!”武玥哭喊着,从睡梦中醒来。

    翠儿连忙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又哄又唱,可武玥始终哭个不停。

    “老爸、老妈还有爷爷,说不定真的以为我死了。不知道他们现在伤心成什么样子了呢!要是真的把我的尸体火化了,那我再穿越回去,岂不是要做孤魂野鬼?老天啊,难道我真的要一辈子留在这个唐朝吗?我想爷爷,想老妈,想老爸了啊……”武玥痛哭流涕,直把整个小脸涨得红通通的。

    她本来嗓门就不小,撒泼起来更是谁与争锋的节奏,直把原本在一旁做着美梦的姐姐沈碧瑶也吵醒了,跟着她一起大哭起来。

    此时,整个房间里充斥着这对孪生姐妹此起彼伏的哭闹声,似乎快把房顶掀翻了似的。

    翠儿和馨儿无计可施,只能交给奶娘喂奶。

    沈碧瑶随即便安静了下来。

    可是武玥却怎么也不肯吃,小脑袋左摇右摆,手舞足蹈,就算乳汁不小心溅到了嘴角,也绝对妥协!

    只听给武玥喂奶的奶娘道:“翠儿姑娘,二小姐不像是饿了。您瞧,她不吃呢!”

    馨儿上前道:“二小姐哭得一张脸蛋通红,这样下去可怎么办?不知道是不是病了?”

    沈碧瑶的奶娘弱弱地道:“我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翠儿已被武玥的阵仗唬得六神无主,连忙道:“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有什么该说不该说的?这里就只有我们四人,你但说无妨!”

    “奶娃儿火焰低,能……能看见一些,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还不待沈碧瑶的奶娘说完,翠儿连忙厉声喝道:“胡说!你再胡说八道,仔细传到夫人的耳朵里!”

    馨儿凑上前来,轻声在翠儿耳边道:“翠儿姐姐,奶娘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说不定是咱们四个人没有杀气,镇不住那些牛鬼蛇神呢。”

    翠儿蹙眉道:“你的意思,难道是要我向夫人禀报,请和尚道士来府中驱鬼不成?你不是不知道,老爷的脾性……”

    武玥的奶娘道:“不如把二小姐抱到老爷跟前去,男人杀气较重,更何况还有一个萧姑娘这位女侠在那呢。魑魅魍魉见到他们,只怕也会绕道而行!”

    “这……”

    翠儿犹豫不决,可眼见武玥哭得声音沙哑,只得硬着头皮,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直奔大厅而去。

    大厅上,沈沐白夫妇正在设宴款待萧青,席间自然少不了邵华夫妇。

    五人酒过三巡,正在叙旧聊天。忽听得武玥的哭声自远而近,众人望去,只见翠儿抱着孩子走了进来。

    陈黄莺连忙起身上前,问道:“月儿怎么哭得这么厉害?”说话间,已经将武玥抱在了怀里。

    翠儿弱弱地道:“二小姐醒来后就一直哭个不停,奶娘喂奶也不吃。翠儿心想,二小姐定是想思念母亲了,所以才抱二小姐抱来……”

    武玥听了这话,心中暗想:“我的确是想母亲了,可我是想我现代的母亲啊……还有爷爷,老爸……”想着想着,越发哭得伤心了。

    陈黄莺在武玥的额头上轻啄了一下,柔声地道:“月儿不哭,月儿乖,娘亲抱着你,好不好?”

    “娘亲?是啊!这也是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把她生出来的娘亲啊!”她睁大眼睛,看着陈黄莺清澈明亮的双眸,止住了哭声。

    翠儿见武玥果然不再哭闹,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下,生生地松了一口气。

    陈黄莺宛然一笑,又在武玥的白白嫩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道:“月儿喜欢娘亲抱着,娘亲就一直抱着月儿,好不好?”说罢,抱着武玥回到了座位。

    翠儿跟在陈黄莺身后,立到了一旁。

    只听沈沐白接着道:“萧师妹,既然这次来了洛阳,一定要留在大师兄这里多住一些时日!”

    萧莞青笑道:“大师兄你不说,莞青也决计要留在洛阳叨扰数日的!”

    邵华笑道:“自家兄妹,怎么能说叨扰呢!”

    萧莞青干笑了一声,正要说话,只听沈沐白笑道:“无论如何,萧师妹你一定要吃了两位师侄的弥月喜酒再走!”

    “这个自然!”萧莞青说话间,已举杯向沈沐白。

    两人当即碰杯饮尽。

    陈黄莺突然问道:“萧姑娘,这一两年来,可有倪姑娘的消息?”

    “妹妹,好端端的,你提这个女人做什么?”陈红莲柳眉微蹙,大有不悦之色。

    陈黄莺道:“不管怎么说,倪姑娘始终是沈大哥的小师妹。更何况,我最希望得到的,就是倪姑娘的祝福。”

    只听萧莞青道:“我走遍大江南北,可惜一点倪师妹的消息也没有。不知,她是不是已经独自回塞外了。”说话间,眼睛却睨向沈沐白。

    陈黄莺自责道:“当年若非我的出现,或许……”

    沈沐白连忙抢白,微嗔道:“莺儿,不许你这么想!倘若真要怪,应该怪我!当年若是我能早一点向倩红解释清楚,也不会令她越陷越深……”

    陈红莲冷笑一声,道:“我说,应该怪那个女人自作多情才对!萧姑娘也是与你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怎么不见萧姑娘对妹妹要喊要杀的?分明就是那个女人因妒成狂,要杀妹妹在先,妹夫你才会挺身而出,用剑刺伤那个女人!我说是倪倩红自己咎由自取,自取其辱才对……”

    武玥斜眼看去,只见萧莞青面上一阵红一阵白,暗想:“哎呀,原来萧师叔也喜欢我的唐朝老爸,看来唐朝老妈的情敌不少啊!”

    邵华扯了扯陈红莲的衣袖,柔声在她耳边,一迭连声地道:“别说了,别说了……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

    陈红莲见沈沐白和陈黄莺面露尴尬,举杯笑道:“我多喝了几杯,说胡话呢。萧姑娘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萧莞青面色越发难看了,只得举杯一笑了之,道:“红莲姐性情直率……该莞青敬你才对!”

    “唉,姨娘也忒不会说话了!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能把我原本看似潇洒的萧师叔,弄到如此尴尬的境地……我真是要写一个‘服’字给你!”

    武玥心中正想着,只听得管家张伯快步进门来,道:“老爷、夫人,刚才有人敲门,奴才一开门,却只见到地上摆着一封书函。请老爷……老爷……过……过……过……”

    张伯那一个“目”字还没有说出口,突然口吐白沫,双目扩张,随即倒地,抽搐了两下,便一命呜呼了。

    在场之人,无不大惊失色!

    沈沐白目光看向信函,面色骤变,高声唤道:“信上有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