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大唐江湖梦 > 第一章 鉴宝派对
    “武玥,明天我在家里办了一个鉴宝派对,到时候班里的同学都会参加,你不会不赏脸吧?”

    刚迈走到教室,武玥便被校花金珊堵在了门口。

    她睨了一眼金珊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置可否,饶过她身边,笔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金珊跟了上来,冷笑着说:“就算武玥你不带什么宝贝来,也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人到了就行!”

    武玥冲着她翻了一个白眼,正要说话,却被金珊的跟屁虫水灵一阵抢白:“金珊,你少替武玥操心了。武玥可是堂堂武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她爸爸是有名的古董收藏家,家里面一定有不少稀奇古玩。明天的鉴宝派对,武玥一定不会缺席的!武玥,你说是么?”

    水灵虽然说得阴阳怪气,但这话却是不假。武玥身为武氏集团主席的掌上明珠,她家的收藏室里确实有着不少古董名画。只是既然是鉴宝派对,要是武玥带着一般的古董去参加,那么就不是鉴宝,而是献丑!但是以武爸爸视古董如自己性命一般的个性,想要他借一件稀罕的古玩给武玥去参加什么鉴宝派对……呵呵,简直没门!

    更何况,武玥一向和金珊彼此看不顺眼。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学校的校草,也是她们的同班同学兼金珊的同桌南宫廉。

    武玥曾经听南宫廉说,他们家族本是医学世家,自太爷爷那一代起才下海经商。一直到了他爸爸这一代,已经是屈指可数的房地产富商。

    而金珊的爸爸是著名的珠宝大王,与南宫廉的爸爸又有生意往来。学校传得沸沸扬扬,说金家和南宫家的长辈早就暗中给他二人敲定了婚事。

    虽然南宫廉一直否认与金珊在交往,但他二人已是学校公认的一对金童玉女。

    武玥从第一天踏进这间教室,第一眼见到南宫廉起……就已经对他一见钟情了。

    而南宫廉也很快的和武玥相熟,两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只可惜金珊的存在,让武玥也搞不清楚,究竟南宫廉是拿她当兄弟呢,还是当兄弟呢?

    所以,对于情敌举办的无聊派对,武玥是一千个拒绝,一万个拒绝的!

    武玥张大嘴巴,正要说no,只听金珊冷笑一声:“是么?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武玥你到时候能拿出什么宝贝来。”

    这个……这个……这个水灵和金珊一唱一和,分明是让她骑虎难下,想让她在派对上出丑!不行,她武玥可不上这种当,一定要坚决说no!

    武玥再一次准备开口,不知南宫廉从哪里冒了出来,露出那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道:“我听我爹地说,金伯父以五千万的价钱,在拍卖会上得了一把唐朝时候的红玉软剑,我正想开开眼见呢!”说着,南宫廉又冲着武玥微微一笑:“武玥,你也会来吗?”

    古有杨贵妃一笑生百媚,此刻南宫廉这一微笑,如同三月的阳光一般灿烂,直照得武玥的心里暖洋洋的。这还能叫武玥怎么说no?

    “嗯,嗯,嗯!”武玥顿时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铃铃铃……”

    上课铃声一响,待同学们都回到各自座位之后,武玥才清醒过来。“哎呀,我怎么稀里糊涂地就答应了!说好的拒绝呢?”

    这一下午,武玥跟梦游似的,讲台上老师一个接一个的嘚吧嘚吧,她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武玥魂不守舍地出了教室。忽然肩膀给人拍了一下,唬得武玥三魂不见了七魄。她回头看一看,原来是南宫廉!

    只见南宫廉微笑着问:“方不方便跟我你去一个地方?”

    武玥轻轻点了点头。对着南宫廉,她从来都不会说no!当即打电话给司机刘伯,叫他自己开车回去了。

    武玥跟着南宫廉上了他的车。

    还不待南宫廉的私人司机陈叔开口,南宫廉已说道:“陈叔,我暂时不回家,你先送我去城郊别墅。”

    “是,少爷!”陈叔答应着,当即开着这辆蓝色法拉利直奔城郊而去。

    武玥心中疑惑,不禁问道:“你带我去你家别墅做什么?”

    南宫廉笑着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武玥和南宫廉做了两年的“兄弟”,南宫廉总是出其不意给她一些惊喜,而每一次的惊喜都足够让武玥回味很久,很久……

    当下武玥也不再多问了,心中却各种幻想着南宫廉将别墅布置得十分浪漫,然后向她表白……美得武玥忍俊不禁,咯咯地笑了出来。

    “武玥,你在笑什么?”

    武玥回过神来,红着脸,不尴不尬地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车子很快开进了别墅区,停在了南宫家的泳池旁。泳池两排各站着四名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一见到南宫廉的车,其中两名保镖已走上前来,分别替武玥和南宫廉打开了车门。

    武玥心中虽然不知南宫廉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乖乖地下了车,与南宫廉一起绕过泳池,进了后面的别墅里。

    南宫廉带着武玥直径上了二楼的书房。

    武玥打量着四周,里面的陈列与武爸爸的书房布置大同小异,看不出什么特别,只是多了一个保险柜而已。

    只见南宫廉走到保险柜前面,输了一串密码,又输了指纹密码,保险柜哔哔两声,打开了。

    南宫廉从里面拿出了一幅画卷,交到武玥的手中。

    南宫廉说:“这是我们南宫家世代相传的宝贝,你拿去参加明天的派对吧!”

    武玥打开画卷,原来是一幅枫叶美人图。图中一名身着红衣的少女,独坐在铺满枫叶的地上。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披肩,瓜子脸,杨柳眉,杏花眼。红衣少女双腿弯曲,修长的双臂伏在膝盖上,一双玉腿从红裙下显露出来,妩媚诱人。只是她神色黯然,望向远处,眉目之间似有无限哀愁。即便是漫山红叶的美景,与这红衣少女相称也瞬间失色,仿佛也在陪着她一起伤悲似的。

    画轴右上角的空白处用楷书写着几行小字,字迹工整清秀。

    “红妆残,枫飞扬,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无处话凄凉。

    妾愿随君行万里,何惧道阻且又长?奈何一人心难平,空断肠,互相忘。

    呜呼,尔赐孟婆汤,妾伴红叶葬。”

    落款处只写了“李梦梅”三个字。

    武家世代收藏古董,因此她自幼耳濡目染,一眼便能看出这幅画至少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于是向南宫廉问道:“这么贵重的一幅画,你借给我,要是你老爸知道了,非打断你的手不可!”

    虽然武玥没有见过南宫廉的老爸,不过听南宫廉说了不少,知道南宫廉的老爸可不是省油的灯!

    南宫廉笑着说:“没事,没事!我老爸很少到这边来,再说了你明天参加完派对,我再悄悄把它放回去不就行了么?神不知鬼不觉,我老爸不会发现的。”

    武玥想了一想,说:“还是不行!我们今天来这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老爸怎么会不知?还是别冒这个险,你把它放回去吧!”说着又把画卷塞回了南宫廉的怀里。

    南宫廉蹙了蹙眉,说:“其实都怪我多嘴问了你一句,才搞得你当时那么尴尬,一口答应了金珊的派对。后来我才想起,以你老爸的脾气,一定不会借古玩给你。所以我才……”

    武玥不等南宫廉说完,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我有说过我不想参见金珊的鉴宝派对吗?你放心,我心里清楚,金珊的老爸得了一件宝贝,肯定是想在同学面前显摆。其他的同学拿了自家稀罕的玩意儿去参加这种无聊派对,其实也无非是去给金珊充当绿叶而已。既然有那么多绿叶,也不差我这一片!我回去给我爷爷说说,让他随便借我一件古董就是了。不用担心!”

    南宫廉说:“可是以金珊的性格,要是你参加派对的古董太平常了,她一定会让你当场难堪的!”

    是啊,身为古董收藏家的女儿,居然拿不出一件“像样”的古玩,可不是得让金珊这种“十三点”看笑话么?可是武玥总不能在南宫廉的面前输了面子给金珊啊,于是她笑了笑,云淡风轻地说:“我爷爷私人收藏了一件宝贝,我回去跟他借。你也知道我爷爷多疼我啦?保管到时候让你们大开眼界!你快把画卷放回去吧!”

    南宫廉见武玥一副轻松得意的模样,信以为真,笑着说:“早知道我就不用多此一举了!”转身将画卷放回原位,锁好了保险柜。

    “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南宫廉笑着说。

    武玥说:“不了,我还要赶回家跟我爷爷借古玩呢。”

    南宫廉又说:“明天一早你借也不迟。而且我听说,今天晚上十点钟,有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文奇观,七星连珠。我还想你陪我一起看呢!”

    武玥想了想,谎说:“我爷爷习惯‘三点不露’,而且有起床气!我要是明天早上叫醒他,一定借不到的!这样吧,我先回去吃饭,跟他老人家说说,之后再去找你一起看七星连珠。ok?”

    南宫廉笑了笑:“那好!我今晚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到时候,我有话想跟你说。我现在先送你回去。”

    武玥心中暗想:“什么事情这么神秘,还要今天晚上才跟我说?他这一番对白,怎么有些像那些爱情电影里的桥段?难道……南宫廉打算今天晚上跟我表白!”武玥想到这里,一颗心砰砰直跳。她红着脸,点了点头,跟着南宫廉下了楼。

    唉,天知道,其实她今晚是打算做“家贼”呢!

    武玥很小的时候已经听爷爷说,他们武家的祖先原本不是姓武。只因在唐朝为官的时候,深得武则天的重用,于是改为武姓,至于原来的姓氏到了曾祖父那一代,已经不知道了。

    当年武则天赐给了武家祖先一把青铜玉箫剑,十岁那年武玥嚷着要爷爷给她看过一次。

    “要是我能把这把青铜玉箫剑偷出来参见派对,一定不会给金珊那个十三点有机会嘲笑的!”

    武玥在回来的路上,一直盘算着如何偷出那把玉箫剑来,对于至于南宫廉在车里说的那些话,她早已听而不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