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晕了过去了?”在村里的卫生所中,程海一脸的忧色。

    程子涵刚刚才大病初愈,他就担心着身体还落下了什么病根。

    “没事,就是受了点刺激,情绪波动太大了而已,好好的休息休息就好了,注意不要刺激到她就好。”医生推了推脸上的金丝眼镜,慢条斯理的说道。

    程子涵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了,客厅外面吵吵闹闹的,也不知道是在争执些什么。

    头被吵得有些痛了,又听见那秦可修在耳边喋喋不休。

    “程子涵,我真的不想鄙视你,不就是个男人吗?瞧瞧你这点出息!好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就不能长点心吗?周梓然他世代都是在官场上混的,怎么可能会单纯?你不要那么天真,现在好好的赚钱发家才是正事。”秦可修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见到程子涵面对着周梓然的时候,总是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很是不舒服。

    程子涵睁着眼睛看着黑乎乎的帐子顶上,仿佛在那里可以看出一朵花来,半天才幽幽的叹了口气,“秦可修,我也以为重新活了一次,很多事情会看开会变得不一样,但是我发现,只要是再次面对周梓然,我的心情就无法冷静下来。我是不是很没用?吃多少亏都不知道长点心。”

    程子涵说着有些沮丧。

    她前世也喜欢无聊的时候看看小说,看到那些小说的女主角穿越或者是死后重生,都是变得暴强的,发热发亮,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到他们,强悍得仿佛不是正常人了一般。

    她以为自己好歹也赶了一回重新的潮流,也可以像那些小说的女主角那般,会彻底的改头换面,变一个人,换一种生活。

    但是现在,她才发现,很多事情,想的总是比做起来要简单,她就做不到那般,什么都看的通透,面对着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也可以做到无动于衷。

    想来小说里面都是骗人的,俗话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改变又怎么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那么简单?

    从再次见到周梓然的那一刻她才明白,原来即使是重生了一遍,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始终都还是如前世一般,改变不了。

    秦可修听着程子涵的话也是一副无奈的样子,毕竟程子涵是程子涵,他只能提醒建议,却不能代替她去做决定。

    “没出息!程子涵我完全不想鄙视你了!有点出息行不?好歹都是重新活过来的人了,哎。程子涵,不要怪我说你,周梓然他,跟你不合适。”说这句话的时候,秦可修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程子涵听着秦可修的话,眼神亮了起来,也是来了精神了,“恩,不想了不想了!不管他周梓然怎么样,都跟我没有关系了,我才不会继续喜欢他。”

    自欺欺人的说完,程子涵便精神抖擞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了棉衣,才走到客厅去了。

    客厅里面吵闹还在继续,是小姑程慧玲在与李兰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争执。

    程子涵站在一旁默默地听了一会儿,也是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了。

    原来是赖颖发现自己的银行存折丢了,里面的钱也是不见了,而程慧玲便一口咬定是李兰拿了去,正巧前不久李兰回去娘家的时候从家里拿了点钱,便被诬赖了说是从赖颖那里偷来的。

    程海正好是在外面做工,要到晚上才会回来,李兰满肚子都是委屈,程子溪此时便窝在她的怀里,许是被吓到了,正在嘤嘤的哭着,看上去分外的凄惨。

    程子涵冷冷的看着眉眼之间带着些得意之色的程慧玲,这个女人总是唯恐天下不乱,以前就没少欺负程子涵。

    程子涵对周梓然是没有办法,可是对这个小姑可是不同,上辈子都还没有找到机会教训教训,她就先自己一命呜呼了。现在倒是有了机会了。

    程子涵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走到了李兰的身边坐了下来,才冷冷的看着程慧玲,问道:“你说是我妈妈拿了那些钱,那能不能告诉我,她拿了多少钱?为什么她可以拿到奶奶的存折,为什么又会知道存折的密码?是奶奶自己告诉她的,还是她那么厉害,瞎蒙白撞都能撞中?”

    程慧玲没想到程子涵会突然来这么一问,先是一愣,随后才冲着程子涵咆哮了起来:“你这个死小孩!胆子大了啊?有你这样没大没小的跟我说话的吗?真是没有家教!也只有你妈这种没有家教的乡下婆子才会教出你这种没家教的野丫头来!”

    听着程慧玲的话,程子涵皱了皱眉,却依旧是面无表情冷冷的问道:“我刚刚问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程慧玲没想到程子涵现在居然不怕她了,更是气得不行,抬手就想要去打她,程子涵却是往旁边一闪,躲了过去,仰着小脸看着程慧玲,冷哼一声:“怎么?回答不出来,恼羞成怒了想要打人了?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奶奶的存折分明就是你拿了去的,是拿去倒贴你在外面的野男人了吧?也不怕人家笑话你,都已经嫁人了还死赖在家里不走,天天出去外面倒贴男人,到时候我姑父知道了,看不跟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离婚!到时候爷爷奶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光了!”

    农村人最注重的就是颜面了,将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程慧玲背着老公在外面有男人的事情家里人都清楚,但是因为她自己藏得好,外面的人都还不知道,所以也没有说她什么,现在听到程子涵这样毫不客气的戳了出来,一时间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程慧玲正要发怒,伸手要去拉程子涵过来打,谁知她的手才刚刚碰到程子涵,程子涵的身体却是突然跌了出去,额头还重重的撞在了木沙发上,同时嘴里还大声的哭喊了起来:“小姑你好狠的心呐,虽然我是不该这样不怕忌讳的将你的丑事都说出来,但是你也不需要下如此的狠手,难道你想要杀人灭口不成?”

    程慧玲刚刚想要反驳,便看到了程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满脸的怒容,似乎是“亲眼”看到了刚才程慧玲对程子涵动手的过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