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面包车里面的人,此时也正巧转过头来看向程子涵,四目相对,两人的心思却是各不相同。

    程子涵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见到周梓然?

    十八年前的周梓然,难道来过这里?还是他们早就认识,连她自己都忘记了?

    程子涵的脑子有些混乱。

    面包车已经消失在视线范围了,秦可修的声音幽幽的响了起来,“程子涵,我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你如果继续磨蹭的话,上课就要迟到了。”

    虽然最后程子涵百米冲刺赶回学校,但是还是华丽丽的迟到了,偏偏还是最严厉的语文老师的课,所以她那一节课只有可怜巴巴的站在走廊上面,默默地看着天空数着云有几朵。

    不过,不管怎么看,天上的云始终都会变成一个人的脸,不管怎么想要努力驱赶,却还是挥之不去。

    周梓然……

    好不容易才熬到了下课,语文老师从教室里面走出来,冷冷的看了程子涵一眼,“程子涵,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程子涵刚刚想要撒腿就跑,一听到老师的话,便只有无辜的跟在她的身后进了办公室。

    前世就最怕这个老师,凶巴巴的好像母老虎,骂人罚人都是极其的严厉的,没想到回来了还要再面对她一次,直到现在,程子涵对这个女人还是有着很深的心理阴影。

    “迟到!你不给我一个解释吗?”段依言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低着头默默地看着自己的鞋子的程子涵,冷冷的质问。

    程子涵无辜的扁了扁嘴,才抬起头看了段依言一眼,弱弱的说道:“睡过头了。”

    周围的老师都是一阵的哄笑,这个孩子,实在是老实得过了头了。

    段依言脸上的肉一抽一抽的,明显是被气的不轻,这个孩子难道就不能撒个谎骗骗她吗?那么老实做什么?

    “罚扫厕所一个星期。”程子涵的老实实在是将段依言气的不行了,便只有严厉的罚了她,以示警告。

    程子涵嘴角抽了抽,默默地应了一声,才蔫蔫的走出了办公室,就听到秦可修已经笑得快断气了一般。

    程子涵忍不住恶狠狠的威胁:“秦可修,你再笑看看,我马上走到高压线下面,电死你丫的!”

    这个威胁很明显的奏效了,秦可修却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问题:“程子涵,为什么你那么怕老师?”

    程子涵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呐呐了几句,却始终不愿意说出重点,最后只有不耐烦的骂了声:“秦可修,你很烦啊!管那么多做什么?我就是不喜欢跟老师打交道啊!”

    说着程子涵便直接回了教室了。

    见到程子涵回来,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都纷纷的围了上来,“程子涵,你又迟到了,你运气真的很差诶,段尼姑罚了你做什么了?”

    段尼姑是班里的同学对段依言的称呼,因为她三十老几了还嫁不出去,而且性格扭曲,心理变态,所以大家自然就将她与那灭绝老师太归为一类了。

    “扫厕所一星期啊,你们谁帮我扫?”程子涵有气没力的说道。

    众人听到开始一句话还要幸灾乐祸,但是听到最后一句话,却是哄的一声都散了。

    没义气,程子涵暗骂了一句,才趴在了桌子上。

    下一节是班主任的课,众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只有程子涵依旧是奄奄一息要死不活的趴在那里。

    班主任进门了,身后还带着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班里的一干女生见到那男生,都纷纷的惊艳了,哇的一声叫了起来。

    班主任陈燕的脸色有些阴沉,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才没好气的说道:“这个是转学生,会在我们班上学习一个月,你们不要欺负人家。”

    看陈燕的样子,似乎是对这个新的转学生没有太多的好感。

    程子涵听到了动静,才默默地抬起头朝着讲台看了过去,却正好看到讲台上的人也是朝着自己的方向看了过来,四目相对,程子涵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神情十分的激动。

    是周梓然!竟然是周梓然!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十八年前,周梓然会出现在这里?

    程子涵突然的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痛,似乎是有些什么东西要从脑海里面钻出来了一般。

    “啊——”最后她只是惨呼了一声,便直接晕了过去了。

    班上的同学见状都纷纷的尖叫了起来,一时间整个班上都有些混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