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要——不要——以彤,以彤!”撕心裂肺的惨叫,打破了原应安静的夜,一声声仿佛泣着血的凄厉叫声在这个雨夜里面,显得是那么的可怖骇人。

    昏暗的灯光打下来,照着女子有些苍白的脸,此时已经被泪水打湿,头发凌乱的披散着,让她看上去更是狼狈不堪,却又给她增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美感。

    此时她的衣服已经多处被撕裂,裸露着的肌肤在雨中发白,昏暗的灯光让人看不清楚地面上的雨水中混杂着的血,但是空气中的血腥味却是那么的浓,似乎是见证着罪恶的发生。

    在女子的对面,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无力的倒在地上,歪着头脸上带着惨白的笑,如果不是胸口还在微微的起伏,甚至会让人以为她已经死去了一般。

    赤裸的身体上面布满了各种的淤痕,手腕脚腕上面是被捆绑过的痕迹,皮肉翻起,看上去分外的可怜。

    而在她的身后,几名施暴的男子,疯狂的行为依旧在继续。

    程子涵不知道为什么悲剧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那么的残忍,对着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下此毒手,但是亲眼看着自己最好的闺蜜在几名男子的残忍对待下,目光渐渐的涣散,生命的气息缓缓的流逝,程子涵依旧是有种心脏麻木得快要无法呼吸的感觉。

    脚步声突然响了起来,由远及近,随着脚步声的走近,一阵带着甜味的香水味也是传入到了程子涵的鼻中。

    熟悉的味道让她浑身一震,转过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背着灯光缓缓走近的身影,昏暗的灯光,将她的身影拖得很长很长,那一头大波浪的卷发在灯光的映衬下,投射出仿佛是狰狞的恶魔般的景象。

    终于,脚步声的主人在程子涵的面前站定,然后缓缓的蹲下身来,伸出她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勾起了程子涵的下巴,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是在嘲弄着些什么,她冷冷的看着程子涵,仿佛是在看着一只垂死挣扎的蚂蚁一般,“怎么样,程子涵,我说过了,我的男人,不是你随便可以指染的,你偏不听,现在知道错了吗?”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南市市长秦宏伟的掌上明珠,秦婧。

    但是对于秦婧的指控,程子涵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怎么会知道秦婧的男人是谁?又谈何指染呢?

    “秦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指染你的男人,我……”突然,程子涵到了嘴边的话,遏然而止,她似乎是突然想明白了些什么,难道秦婧嘴里所说的那个男人,便是自己交往了三年的男友,周梓然?

    看到程子涵的表情,秦婧脸上的残忍笑容又深了几分,她缓缓的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似乎是刚刚碰了多脏的东西一般,才缓缓的说道:“怎么?想起来了?知道我的男人是谁了吗?”

    程子涵此时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几分,她苍白的双唇在雨中微微的颤抖着,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是,是周梓然……”

    她实在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

    周梓然,那个阳光一般温暖,在她最危难最彷徨的时候始终陪伴在身边的男人?他,居然早就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了吗?

    她还记得不久前,周梓然才介绍她认识的秦婧,那时他还说秦婧是他世交的伯父的女儿,跟他也算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妹妹,那个时候,她是真心的把秦婧当做是妹妹的,可是……

    这个残忍的事实,让程子涵感觉好像有一把刀在狠狠的剜着她心头的血肉一般,疼,疼的呼吸困难。

    “当然是他,不然你以为还有谁?你还真是傻,他说什么你就信了,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们五年前就已经订婚了,他又有没有告诉过你,很多年前,我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或者更是不敢让你知道的是,今天发生的一切,他都是知道的,而且,他都是默许了的。怎么样?听到这些真相,是不是觉得心里很难相信?是不是很想要去问他个明白?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我会给你找个机会问清楚的。”看着程子涵那脸色灰白的样子,秦婧更加残忍的笑了。

    她看了看被折磨的差不多的段以彤,弄出人命并不是她的本意,折磨得差不多就好了,相信今晚过去,段以彤不死也不可能继续活下去了。届时程子涵会一辈子都生活在内疚之中,而且当她回到家中,发现家中一场大火,她最珍视的家人都全部消失不见,估计,她也会承受不起这个打击的,这样的她,还可能会原谅周梓然?还可能会跟这个杀害了她的父母,害死了她最好的朋友的男人在一起?

    结果,不需要想,都似乎已经很明白了。

    “不!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梓然不会这样对我的,他不会!”程子涵似乎是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疯了一般的摇着头,眼泪簌簌的滑落下来,落入嘴角,满嘴的苦涩。

    “这张脸,我看着真是讨厌,毁了她的容,给我做的干净点,不要留下任何的证据。这个女人也不错,你们喜欢的话,可以尽情的玩,只要不玩死,什么都无所谓。”看着程子涵,秦婧嘲弄的摇了摇头,然后戴上了墨镜,才撑着伞,蹬着高跟鞋走了。

    程子涵在那一刻,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被抽空了一般,耳边,依旧是秦婧那狰狞残忍的笑声,以及好友以彤凄厉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好像永远都无法磨灭了一般。

    不远处,似乎是有汽车的灯光传了过来,还有地上的积水被车轮子驶过后溅起的水声,但是又好像什么声音都没有。

    程子涵仰着脸看着天,雨似乎更大了,她好像看到了周梓然,好像最初相见的那一刻,脸上带着暖人的笑容,那么阳光那么的斯文帅气,就那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笑着跟她打招呼。

    “嗨,我叫周梓然,可以留个电话吗?”

    那一刻,阳光都为之失色,他高贵优雅的好像一个贵族的王子,就那样降临在了她的面前……

    然而,所有的记忆都开始渐渐的远去,程子涵似乎是听到了耳边有警笛声鸣起,又似乎是有谁在耳边声声的呼唤,情真意切,听得人心里发酸。

    她很想努力睁开眼睛,去看看那个呼唤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声音并非是熟悉的周梓然的声音,有点陌生。

    眼皮越发的沉重了,恍惚中,程子涵突然看到了一阵刺眼的强光,里面走出来两个仿若牛头马面的男人,面目狰狞,朝着她狞笑着。

    她最后的那点意识,也终于是消失殆尽,身体软绵绵的垂下,气息全无。

    ------题外话------

    一一新文~亲们多多支持啊~不支持路过也留下个爪爪印给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