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武极巅峰 > 第一卷 第十章 祭日
    第十章 祭日()

    如今的春姨相比三个月之前,气色却是要好看的多了。原本乱糟糟的头发也有了时间打理,以往满是疲惫的面容,也是多了几分红润。

    看到此处,罗逸倒是挺感激那罗良的…要说这罗良倒也的确是聪明人。自己当日只是稍加点拨了一番,他便也就知道该怎么去做了。

    自己周围恐怕少不了一些别具用心的人在监视,若是春姨整日无所事事,只怕难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毕竟,以往的春姨可是从早到晚要一直忙碌的,根本没有半点休息的时间的。突然这么闲,是人都会怀疑。而加上与春姨关系不一般的罗逸敏感的身份,只怕不多时就要怀疑到他的头上来。

    所以罗良很聪明,他安排了当日见识过罗逸发飙的那些三十几个妇人,跟在了春姨的身边。明面上罗良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责骂春姨一番,然后各种刁难与他,当着众多奴仆的面,安排重之又重的活计。但暗地里,那些活计却全部都均摊给了那三十多个妇人…

    一个人的活计,再多再重,均摊到三十多人身上的时候,也就不算什么了。而那些妇人见识过罗逸的冷酷,对罗良的话自然是不敢有丝毫的阳奉阴违,除了颤颤巍巍的接受之外,根本没有其他路可走。

    而春姨知道这为了保护罗逸而想出的权益之策,又哪里有不配合的道理?别说那些重活计其实都是交给了其他人做。即便是真的要她一个人独力完成,只要能保护罗逸,她也是绝无半分怨言!只因为在她心中,罗逸早已经成为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而这半年多的朝夕相处下来,罗逸也渐渐习惯了春姨的宠溺与关爱。心中那份原本属于的‘逸少爷’的孺慕之情,也在时间流逝之下,悄然影响到了罗逸…

    罗逸穿越而来,虽然因为‘逸少爷’的记忆,让他对这世界并不陌生。但对他本人的意识而言,这个地方还是冰冷陌生的。但因为春姨的存在,却是在他心里注入了一股温暖…

    罗逸在地球上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但是在他高三那年冬季,全国发生了数百年难遇的冰灾…而他的家人,也与那年的冰灾之中,因为一辆货车的车轮打滑,从此与他阴阳两隔。

    也正是因为失去亲人的痛苦,导致他在次年的高考之中,发挥严重失误,只能进了一个三流大学…浑浑噩噩的混毕业之后,他根本就没有动力去寻找什么工作。

    成功没人分享,失败没人分享…这样的人生,除了混吃等死之外,还有什么意义?

    也正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的失去亲人的生活,才导致罗逸的性格变得有些冷漠。否则,换做高二之前还性格开朗的他来,说什么,他也是做不出残忍的将红儿打残,然后逼着对方死亡,以及之后得心应手的玩弄什么‘上位者驭下’的手段对付罗良的。

    如今来到这个异界,反而是让他得到了一份关爱…虽然那本来是属于别人的。但如今,罗逸却自私的享有着…当然,这之中很大的原因还有‘逸少爷’残留的那份本身对春姨厚重到极致的情感,也是在影响着他…

    “春姨,有什么事么?”

    罗逸如今已经完全习惯了这个称呼,脸上也是自然而然的露出了笑容。

    然而春姨却是轻叹了一声,脸上露出几分伤感来:“逸少爷…您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么?”

    罗逸微微一怔,不禁回想起来。不多时,脑海中却是浮现出了一些信息…却是让得他微微一愣。

    “母亲…祭日?…”

    春姨轻轻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悲伤:“是啊,今日正是小姐与二爷的祭日…咱们去祭拜一下他们吧。”

    罗逸沉默了下来,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老实讲,无论是穿越众罗逸,还是之前的‘罗逸’,对罗天丰以及他的那个生身母亲,都是没有多大的印象的。只因为在那‘罗逸’不过几个月的时候,罗天丰就被罗家以及唐宋几家的高手围攻致死了,根本连面都没有见过。而他的母亲,也因此而悲伤至极。拖了一年的时间,撒手西去。

    要不是春姨每年都坚持着要祭拜他们,恐怕‘罗逸’早就已经忘记了。

    外间鹅毛大雪纷飞飘荡,白茫一片,煞是好看。而罗逸跟在春姨的身后,便是朝着那后山而去。

    罗府所坐落的位置,乃是属于天都府的郊区,占地面积极为广阔。而这后山,也是连接着南平行省最大的山脉‘十方大山’。

    十方大山,乃是南平行省最富盛名的山脉。哪怕是在大华国,也是及其有名。只因为这其中有着数之不尽的妖兽与妖魔…

    当然,‘十方大山’距离罗府的后山还有很长的距离,加之在这之中还有一道被称作‘天涧壁障’的屏障…那里驻守着包括天都府官方以及以及各大宗派或者散修的很多强者…因此,这后山之中倒不太可能出现妖魔…

    举目望去,本该郁郁葱葱的林木,尽皆都被染成了一片纯白。而在这银装素裹之中,偶露出的一丝绿意,却是显得那样盎然,犹若欲滴。

    一脚深一脚浅,罗逸扶着春姨行了约莫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爬上了一个小小的山头…而在山峰之巅上,一个小土包,出现在了罗逸的视线之中…

    “小姐,二爷…碧春,碧春来看你们了…”

    一看到这个小土包,春姨的身子微微一颤,便就忍不住轻声的呢喃了起来。说话间,泪水顷刻模糊了双眸,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去。

    罗逸在一旁看在眼中,却不禁轻叹了一声,心中暗道,这春姨对罗天丰与他的妻子倒也算是忠心耿耿了…非但宁愿自己终身不嫁,也要将他们的儿子抚养成人。甚至在这么多年的屈辱与打击之下,依然不离不弃…这份恩情,只怕用感天动地来形容,也是丝毫不为过…

    “少爷,快来给二爷与小姐磕头…”

    罗逸在一旁心中暗叹之际,春姨已经行至了那小土包之前。

    罗逸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应了一声,行了过去…

    “如今自己这身体,这么说也是他们生下的,说是他们儿子也并不为过。而且死者为大,磕几个头,倒也算不上什么…”

    罗逸心中想着,却是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坟前。接过春姨递过来的香,‘咚咚咚’的就磕了三个响头,将香插在了坟前。

    那罗天丰被人围攻致死,最终掉落到那‘万年血渊’之中,早已是落得一个尸骨无存。而如今他这座坟,实际上却是他的‘衣冠冢’。只是这‘衣冠冢’上并未有墓碑和文字…只因为罗天丰乃是罗家的罪人,家主能允许为他立一个衣冠冢早已是格外开恩,又岂会写什么名字?

    “二爷…小姐…你们在下面可好?碧春这些年来,可想你们了…只是逸少爷尚未长大,碧春多少次想下来继续伺候你们,却终究未有成行…”

    罗逸磕完头站了起来,但春姨却是跪坐在了地上,表情恍惚的呢喃了起来,泪水潺潺,顺着面颊滴下…

    “你们知道么?现在逸少爷终于是长大了…真的是长大了啊。若是你们看着,包管也是要笑的合不拢嘴来…碧春,未有辜负你们对碧春的嘱咐…”

    春姨声音迷离,嘴角轻颤,目光空洞的看着那座没有文字的坟墓,面颊上的泪水流的更是急了起来。恍然间,昔日的一幕幕,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