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武极巅峰 > 第一卷 第一章 穿越,标准废柴流
    第一章 穿越,标准废柴流()

    “逸少爷,逸少爷!…呜呜…”

    大华国,天都府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之中,传来了这样一阵悲戚的妇人哭声。

    此座府邸占地面积极为广阔,只怕足有万亩不止。庭院相连,假山池泽,琼楼飞檐,堂皇正道,葱郁林木……而声音传来之处,却是其中一片平矮破旧的房屋之中。

    整个天都府的人,恐怕对这座府邸尽皆都不会陌生。只因此座府邸的主人,乃是天都府最为有名的三大世家之一的‘罗’家。

    大华国‘十省三都十二府’,而这‘天都府’正是位列‘十二府’之一,位处大华之南,隶属南平行省,毗邻‘乌侯国’,乃是一座重城。

    而有着所谓‘天都三家’之称的,则是唐,宋,罗这三家。

    此三家尽皆是传承超过千年的大世家,底蕴浑厚,人丁兴旺,三家几乎将整个天都府七层以上的各种贸易都控制在手中,惹人侧目。

    而作为罗家本家,此座府邸在常人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逸少爷,逸少爷…你醒醒啊,你醒醒啊…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如何向小姐交代啊…呜呜…”

    妇人悲戚痛哭之声,正是嗡嗡的从这罗家本家的一处低矮平房之中传了出来。一阵阵刺鼻药味,弥漫四周,使得人不禁为之掩鼻。

    不远处听到此声音的罗家一干仆人,却是露出几分讥诮嘲讽之意,幸灾乐祸的看向那平房之中,嗤之以鼻。

    “嘿,听说这‘逸少爷’今日又进入了那‘修武外殿’中,不想却被罗三总管给打的吐血三升,以他那体格,此次只怕凶多吉少啊…”

    “也活该他倒霉…前些日子罗三总管之子因天资出众,破格提进‘修武内殿’中深造。哪知在前往那‘云溪岛’历练之时,被那‘鹰鹫兽’所袭…虽是救了回来,人却已经是废了。心情本就不佳的他,自然免不了要发泄一番了。”

    “话说回来…却不知那‘逸少爷’究竟是做了什么事儿,导致罗三总管这等震怒?”

    “罗三总管子残之痛未歇,却就瞧见这‘逸少爷’不知死活的在外殿跳来蹦去,心中一时恼怒之极,言道‘我儿天资凌云,却落得一终生残疾之苦。你这半废之人,却有何资格手足健全?’这才重伤于他的。”

    这话若是说出去,只怕所有人都得目瞪口呆。只因自己儿子残疾,便就无缘无故将一名手足健全之人打的吐血三升,几近殒命。如何一个‘霸道’了得?然而偏生说这些话的人语气之中,未有半分气愤填膺之感,反倒满是一股子幸灾乐祸之意。

    “那当真是无妄之灾了…说来这‘逸少爷’也是可怜之人,天生便就精神枯竭,筋脉郁阻,全然没有半分修行天资…”

    “你这话我却不敢苟同。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罗逸之父罗天丰当年何等风光无限?天都府之中谁人胆敢侧目视之?若他一直如此保持下去,只怕我罗家早已是天都第一世家!…哼,但此人却偏生不知自爱,与那妖魔为伍,最终导致唐宋二家联手,至我罗家多少手足被残?直至罗天丰被众家高手联手击杀于‘天涧壁障’,尸骨无存,我罗家这才保的一分喘息之机,然家中势力却是落到三家之末的位置…如今我等出府而去,遇得其他两家之人,莫不以‘妖魔之友’来讥诮嘲讽…哼,也亏得族长顾念父子,祖孙之情,这才让这罗逸苟延残喘至今…若是换做了我,只怕早以将之杀了了事!”

    “话虽如此…但罗逸却是何罪之有?当年事发之时,他只是刚刚出生而已,前人罪过归咎于后人身上,却总还是有些说不过去。”

    “说不过去?哼,能让他活着已经是族长仁慈了。父债子偿,此乃天经地义之事,怎得到你嘴中便就变了一个味道?莫非你认为族长这般处置却是不当?”

    “我可未成这样说过…只是如今族长与一干长老尽皆入关,罗三总管便就在这档口将罗逸重伤…即便罗逸乃是罗天丰之子,但毕竟也是族长嫡亲血脉。若是族长知晓…只怕罗三总管难逃责罚啊…”

    “哼,鼠目寸光之辈…如今罗三总管早已经是后天八层的顶尖高手,在我罗家,除开几位长老以及一干客卿之外,修为比之高的也不过双十之数…那罗逸虽是族长嫡亲,但却是一天生的废物。若换做你,你会因一个废物而责罚一名高手么?”

    “呃…这倒也是。哎…”

    一声轻叹,或讥诮或嘲讽或幸灾乐祸或带着一分同情的目光同时望向了依然在传出妇人悲戚哭声的低矮平房…

    ……

    平房之中,充斥着一股浓郁刺鼻的草药之味。房中光线阴暗,摆设简单,家具陈旧。靠墙角落之中,一块平板矮床之上,如今正奄奄一息的躺着一名少年人。

    这少年人约莫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身材矮小瘦弱,衣着简朴陈旧。躺在那床上,气若游丝,尚算清秀的小脸上一片苍白无血,随时都有殒命的可能。

    而在他的身侧,一名妇人伏在他的身上,正哭的悲天跄地,满是粗茧的手颤颤巍巍的抚摸着少年人的额头,声音悲戚。

    “逸少爷,呜呜,你醒来啊…你若是出了什么事,即便是死了,让我何颜面对小姐和二爷啊…呜呜…”

    妇人声音悲怆,哭声绕梁。然而床上的少年却根本无法听得,气息越发微弱,似将殒命。

    然而就在此时,平房之上的空中突然风起云动,刚刚还万里无云的天空,在顷刻间便就汇集了无数云朵,不过转瞬之间,乌云盖地,阴风袭袭,一团如同旋涡一般的乌云,顿时出现在了高高的空中,乌云深处,一道道蓝色惊雷,隐隐闪烁…

    “这见鬼的天色,怎得说变就变?…看样子马上要下雨了,都散了,各自返家吧。”

    天色变幻万千,说变就变。外面之人顿时暗自嘀咕,各自快速收拾着各自的活计,往各自住处疾步去了…那平房之外,顿时冷冷清清,除妇人悲泣徒留其间之外,再无其他。

    “咔!轰轰……”

    一声惊雷骤然炸开,蓝色的光电仿佛瞬时间将平房之上的乌云分成了两半,照射出翻滚不休的黑色云层。紧接其后的,则是一阵宛若万马奔腾般的滚滚闷雷之声,徐徐传开,经久未绝…

    这一道惊雷,只震得房屋都为之瑟瑟一抖。那平房之中正哭得凄凉的妇人,也徒然一惊,抬起了头来。

    泪眼婆娑,这妇人显然哭了不短的时间,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早已经红肿通红一片。她满面带着细碎的皱纹,皮肤黝黑,一看便就知是贫苦出生。她双眼惊疑不定的看着屋顶,一时间惊惧之色却是掩了之前的悲戚。

    不过,这惊惧也仅仅只是一瞬,便就消散了去。眼中的悲戚再度流露而出,泪水也随之而来,鼻中再度带出了嘤嘤的哭声,痛惜而悲凉的看向了床上的少年人。

    “逸少爷一生苦难,本该身份尊贵的他,却受奸妄下人的凌辱,死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也说不定…”

    “但老妇身受小姐临终嘱托,要好生照顾逸少爷…但如今,如今…”

    想到悲伤之处,妇人悲不自胜,暗自垂泪,盈盈呜呜的痛哭了起来。

    妇人低头垂泪,模样凄凉。而就在这个时候,窗棂之外,却突然射出一道金色光芒,猛的钻入了少年人的眉心,他的眉头顿时骤然紧皱,仿佛极为痛苦的忍耐着什么。金色光芒缓缓浮现在他苍白面容之上,随即覆盖了整个身体,闪烁不休!

    而妇人此时正哭得凄苦,加之金色光芒为被褥遮挡,竟是没有发现…

    金芒闪烁,变化不休,足足过得良久之后…

    “哇!…”

    一口乌黑之血,突然自那少年人口中喷吐了出来,直直喷在了一无所觉的妇人身上。妇人却浑身一颤,猛的抬头,大惊失色:“逸少爷,逸少爷!…”

    妇人心急如焚,急忙扶住了少年人的身子,泪珠更是断了线一般啪啪落下…

    这一口鲜血喷出之后,少年人全无血色的面容也迅速恢复了一些血色。一直紧闭着的双眸,带着一丝茫然的缓缓睁开…

    当他看到面前妇人之时,眼眸深处明显微微一怔,呢喃道:“你是…”

    话语未落,只听得脑海之中‘呯’的声音轻响,仿佛有什么东西轰然破裂一般。一股庞大的信息突然自脑海深处喷薄了出来,少年人面色禁不住再度一白,痛苦的轻哼了一声之后,头一偏,再度陷入了昏迷…

    “逸少爷,逸少爷!…”

    妇人方寸尽失,泪水婆娑,惊呼而出…

    ……

    不知昏迷了多长的时间,罗逸才悠悠的转醒了来。茫然睁开双眼,入目的,却是一副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

    破败陈旧的摆设家具,低矮的平房,阴暗的光线…这似乎是在一个陌生的房屋之中。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罗逸眼中带着疑惑,支撑起身子想要好好的看一看四周。然而胸口骤然一疼,四肢百骸的力量仿佛在一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他不禁闷哼一声,倒在了生硬的床板之上。呼吸急促,脑门之上顿时冷汗遍布。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受伤?为什么会在这里?”

    未等他回过神来,一股庞大的信息骤然在脑中炸开。他的面色一白,痛苦的皱起了眉头。时间,悄然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床上才传出一声长长的轻叹…

    “穿越…没想到,竟真被自己遇上了…”

    罗逸哭笑不得的躺在床上。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关于穿越这样的话题早就已经耳熟能详。虽然大部分都是作者瞎编烂造出来的,但这并不妨碍大家对这件事儿的认知。

    简单来说,就是主角穿过时间或者空间的极壁,灵魂或者肉体进入到另一个陌生的与之前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中去…

    罗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状况,再回想一下脑海中那若隐若现的另一份陌生的记忆,这让他知道…他穿越了。是灵魂穿越…

    罗逸哭笑不得的躺在床上,脑海中迅速的整理起那份陌生的记忆…

    罗逸…这家伙的名字倒是和自己一样,不知道这冥冥之中,是否真的有某种关联,还是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大华国,天都府,三大世家罗家的第三代嫡亲血脉…

    父亲罗天丰,惊天之才,英年早逝…

    天生废柴,精神力与肉体都极为孱弱…

    爷爷是家族族长,但因本身的天资不佳不受重视…

    在家族中地位与奴仆无异,甚至更低。由母亲的一名侍女抚养长大,感情极深…

    一条一条,每想一点,一条简单的信息便就从脑海中浮现出来。这也让穿越众罗逸同学却是摇头苦笑…这简直就是异界废柴流小说的标准格式…

    而当看到最后因何故而受伤的时候,罗逸却是微微一滞,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脑海中,一副画面浮现而出…

    一名身材高大,面容冷厉森然的中年人,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自己,森冷蛮横的话语从他口中淡然抖出。

    “我儿天资凌云,却落得终生残疾之苦。你这半废之人,却有何资格手足健全?”

    罗逸皱眉。

    “只因自己儿子重伤身残,便就无故将人打成重伤?…再霸道也没有这种霸道法吧?”

    然而随即,一股怒火却突然没有丝毫征兆的自灵魂深处喷涌而出,罗逸顿时面色微微一白,赶紧平复…过得片刻之后,才算恢复了平静…

    “看样子,这倒霉蛋对那人的怨念可是极深啊…”

    罗逸长长吐出一口气,想着,微微翻动了一下身体,却不想扯到了伤口,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逸少爷,逸少爷!…”

    焦急的声音顿从门外传来。罗逸不禁辛苦的抬头看去,只见一名妇人从门口冲了进来。

    当她看到床上已经清醒过来,但却在剧烈咳嗽的罗逸时,身子如遭雷击一般的呆在了当地。面容惊喜交加,情不自禁的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天神庇佑,谢天神庇佑啊!…”

    “春姨…”

    略带嘶哑的声音从罗逸口中传了出来。看着这个明显贫苦出生的陌生妇人,罗逸心头却生出了一股孺慕之情…罗逸同学明白,此妇人便就是从小带大那‘逸少爷’的侍女——春姨。

    被唤作春姨的妇人在听到罗逸嘶哑的声音之后,连忙迎了上来。泪水连连,嘴唇轻颤,痛惜的抚摸着罗逸的额头:“没事的,没事的…逸少爷,我已经在熬药了。你吃了药,便就没事了…”

    春姨一生未嫁,女人最美好的那一段时间,便就是在抚养‘逸少爷’之中度过的。因为‘逸少爷’特殊的出身,导致他在罗家的地位甚至不如一般的奴仆来的高。而作为他的看护人,春姨这些年来受了不知道多少委屈。然而她都咬着牙度过了,从某种程度来讲,‘逸少爷’早已经成为她生存下去的全部寄望…也正是因此,当今天罗逸被人如同丢破烂一般的丢回屋里,看到一身血污,早已经是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的罗逸时,差点儿没有晕死过去…

    “春姨…别哭了,我没事…”

    大概是受那‘逸少爷’残留意念的影响,罗逸对这妇人也是说不出的亲切。见她如此悲痛怜惜自己的模样…虽然知道她是在关心‘逸少爷’而不是他‘罗逸’,但他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宽慰道。

    “他怎能忍心下这等毒手啊…若是二爷还在,借那狗奴才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如此啊…呜呜…”

    春姨泪眼婆娑,抚摸着罗逸的额头…少年出身凄苦,还要受奸妄小人迫害,早已经将他当做自己亲身儿子的春姨,又如何能不悲从心起?

    借着‘逸少爷’残留的记忆,罗逸却是知晓…他那便宜老爹罗天丰,本是现任罗家家主罗雄之子,身份尊贵显赫。他天资出众,年方三十,一身实力已突破了后天之境,直达先天,被誉为天都府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只可惜天妒英才,据闻这罗天丰不知自爱,与妖魔勾结,最终被众多强者围攻至‘天涧壁障’,打下‘万年血渊’,落得个尸骨无存。

    也正因此,罗逸作为他唯一的血脉,才受众人排挤欺辱…否则,罗逸的处境恐将全然不同。

    天都第一强者的独子…何等显赫身份?别说那罗三总管,即便是族中长老这等尊贵存在,恐怕也是不敢对其大小声的。

    只可惜…

    “妖魔…却不知道那所谓的‘妖魔’到底是什么呢?是武侠小说中与‘正道人士’理念不同的‘魔道人士’?还是^网^之中由精怪变化而来的‘精怪’?…”

    罗逸心中却是暗自揣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