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福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见红
    “桂儿,快罢手吧!趁着如今以为父的医术,尚且能挽回,快罢手吧。我会悄无声息地治好王妃的病,将这一切都瞒下。桂儿你是猪油蒙了心了,你这都是在做什么呀!若是当真事发,你当他们不会供出你么?”孟建秋近乎恳求孟泽桂。

    孟泽桂却冷声道:“柘怀这孩子是个最蠢的,他对我颇为怜悯,也死心塌地,日后定然不会供出我来,至于冯嬷嬷,她倒是想供,所以她才死了。”

    孟建秋瞧着这个样的孟泽桂,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发凉,他根本无法相信眼前这人是从小跟着他四处行医救命的大女儿,他的桂儿小的时候那般温文善良,如今怎得成了这副样子。

    “桂儿,你是中了沐太妃的计了!爹在宫里当了这么些年的太医,宫中的主子娘娘们,个个都深不可测,

    尤其是沐太妃,她能做到如今这个尊荣,你当她是个傻子吗?

    若是王妃娘娘没了腹中的孩子,于你有何好处?王爷能回心转意吗?王爷能像对王妃一样地对你吗?可若是王妃没了这个孩子,对沐家,对肃郡王又是何等的受益。她还利用你,又饶上了应郡王家的二爷,这是要让王爷兄弟反目吗?你费尽心机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没了这个孩子,你是害了王爷,成全了沐家!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傻呀!”

    孟泽桂瞪大了眼睛瞧着孟建秋,仿佛当头棒喝,可是她没有想那么多,她当时只是受了冯嬷嬷的蛊惑,这些她都不知道,她都不在乎,她只是一个后宅妇人,她所想的,只是让那个眼中钉肉中刺的林芷萱失去这个孩子。

    她见不得魏明煦那般喜欢林芷萱,见不得林芷萱生下他的孩子。

    此时听了孟建秋言语,孟泽桂仿佛如梦初醒,她或许当真是被人利用了,可是,可是:“那又怎样!我如今已经回不了头了,沐太妃既然布了这个局,就不会许我走不完,若是爹保住了林芷萱腹中的骨肉,沐太妃岂会罢休,她要么就将这件事揭发出来,我和爹依旧难逃一死,以此泄愤。或者,她会拿这件事要挟爹一辈子。

    既然入了局,就没有退路了。我不管,旁的都不管,我只要她的孩子生不下来,我只要她痛不欲生,我见不得她这般居高临下地享福!”

    “你!你你你……你疯了!”孟建秋瞧着孟泽桂,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好容易扶着桌子稳住了身子,喘息了好半天,才语重心长道,“桂儿,若是没有王爷,如今我们父女三人也不过是一介布衣草民,居无定所地做个江湖郎中。若不是王爷,爹根本就走不到今天这个太医院院使的位子上来,你妹妹也嫁不得那样好的人家,你更是不能如此的锦衣玉食,咱们父女所有的一切,都是王爷给的,你真的要去害王爷吗?”

    孟泽桂听着动容,却依旧死咬着牙道:“若不是爹医术精湛,当初王爷早已经重伤不治而亡,王爷欠我们家一条命,如今就拿他儿子的命还回来,这才是公道!”

    孟建秋还要劝,孟泽桂却不想再听:“我与爹言尽于此,我们孟家上下老小的命也都在爹手中,若是爹依旧只想对王爷尽忠,而不顾一家人的死活的话,只管去向王爷如实回禀吧。”

    继而也不待孟建秋回话,便扬声叫了惠儿进来,

    送孟建秋出去。

    孟建秋面色铁青,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林芷萱的身子越来越差,比刚怀孕那时还要不堪,吃什么吐什么,吃一口吐一口,魏明煦与朝中告了假,只在府里陪着林芷萱。却依旧只瞧着林芷萱瘦削下去。

    林芷萱也觉着怕了,即便是实在吃不下,却也强撑着什么都往嘴里塞,吃了再吐出来,也比什么都不吃的好。

    魏明煦在朝中一告假,林芷萱身子不爽的事也瞬间传遍了京城,各王府公主时常有人来探望,送了好些金贵的补品来,要来探望。

    可是如今林芷萱的身子,哪里撑得起来见得了客?魏明煦一应不许,都拦在了外头,只日夜亲自守着林芷萱。

    魏柘怀见林芷萱这个样子,也是十分的担忧,也来床前侍疾,亲自给林芷萱盯着熬制汤药。

    魏明煦赞魏柘怀孝心,可是魏柘怀的孝心却并没有让林芷萱的病好起来,反而越来越差。魏明煦几乎日日抱着林芷萱,恨不得将自己杀了。

    四月十八,林芷萱略微见了红,抱着肚子腹痛不止。

    魏明煦抓着孟建秋的领子,严命他,若是保不住王妃腹中的孩子,就让他陪葬!

    孟建秋赶紧给林芷萱施了针,暂且稳住了胎像,又给林芷萱开了药,却不假手他人,说要在林芷萱屋里,亲自给林芷萱煎熬,并以药气熏染身子治病。

    魏明煦应了,孟建秋一边给林芷萱熬着药,额头上却是冷汗涟涟,心中十分的矛盾。

    林芷萱喝了他的这一副药,胎像终于暂且稳了下来。

    可是孟建秋却也知道,那玉真散再任林芷萱这么服用下去,滑胎也不过是这几天的事了。

    魏明煦遣散了屋里的丫鬟,抱着暂且安稳下来睡着的林芷萱,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在这个无人的夜里,轻声在她耳边嗫嚅着:“阿芷,对不起阿芷,都怪我,都怪我!”

    他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他千辛万苦才终于有的孩子,若是因着自己一番酒后乱性,竟然让他再失去这个孩子,他真的会杀了自己,他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自己!

    因着身子不舒坦,林芷萱睡得很浅,仿佛被他吵醒,朦朦胧胧中睁开了眼睛,微弱的烛光下,林芷萱隐约瞧见那个稳若泰山的男人眸中隐隐似有泪光。

    魏明煦瞧着怀中的小人儿挣开眼睛,赶紧换了一副神色,温声问她:“怎么醒了?可是又难受了?要不要喝点什么?”

    林芷萱虚弱地摇了摇头,她如何不知道他心中的自责与苦痛,这件事当真刺在魏明煦心头,比什么都痛,都沉重,林芷萱忽然道:“王爷,请别的太医来给我瞧瞧吧。”

    魏明煦身子一震,道:“什么?”

    林芷萱说:“孟太医的医术虽然高明,可是术业有专攻,在妇婴一科上,他未必就是最好的。”

    “来人!将宫里所有的太医,都请到王府来,即刻就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