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自带神攻略 > 第九百七十八章 承认事实
    第九百七十八章承认事实

    眼前这无人回应的状况可不是姬沅想要的。他当然不可能接受,就这样相信他只剩下一个人。他还在想着,祭司大人是因为要直接跟他们反目,所以还在等机会。而姜焱,他也一定是因为林海那大逆不道的话,而愣神。

    既然是因为这些原因,那当然就要给他们机会等上一等了。他可是一个大度的人。

    但是,他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等到连最害怕的罗宁都忍不住笑出来。他都没有等到这里面,或是外面任何一个他的人出手,收拾那些胆敢对他不敬的人。

    而这时,

    他才渐渐如开窍了一般,猛的转身看向小锣。小锣也坦然的看向他,一点儿也没有心虚。姬沅见此,又觉得是不是他误会了什么。忙又转头看向姜焱。对姜焱,他一向也不是很客气。只把他当做是他的手下。

    因为姜焱是青阳宫的人,一点他登基为帝,青阳宫的所有人就得听命于他。姬沅早就把自己当成了皇帝。自然也就把姜焱当成是他的手下。这一点,不止是姜焱,就连青阳宫的人也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不过为了大计,他才忍了他。

    现在姬沅还带着那种质问的眼神看向他,他当然就再也不忍下去道:“没错,你就是一个人。你带来的那些人,全都在阵法里困着,没有人会来救你。还有,我即便是再想找回心娅,也不会选在跟你合作!”

    “你说什么!你,你......”姬沅没想到姜焱竟然是在欺骗他,顿时怒火更盛,咬牙切齿的想要活撕了他。可是,即便他在战场上算是战无不胜吧。杀了那么多的敌人,他的武功也不弱。可是,别说是在慕容朔和姜焱面前了,就是在姬洹和林海面前也算不得什么的。

    就凭他还要对姜焱动手,那简直就是自不量力。他刚一出手,就立刻被姜焱轻松的挡回去。甚至直接将他推到了众人的包围圈中间。罗子衿和罗宁再次被小岚和惜缘保护起来。慕容朔和小锣在一起,他既是保护她,也不方便出手。

    但对付姬沅,姬洹,姜焱和林海已经是杀鸡用牛刀了。

    姬沅终于意识到现实,也知道自己对付不了姜焱,立刻就转而怒瞪着小锣吼道:“你骗我!”

    “是,我骗了你。对不起了。”这个时候,小锣可没有什么心思狡辩。别人可能没什么,但是,她的确是骗了姬沅。从头到尾,从一来到这儿,她就一直在骗他。对他,她算是没有几句实话。连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的骗一个人。

    她道歉算是真心,可是,现在她这真心,不论是在姬沅耳中,

    还是在大家,亦或是众人的耳中听来,都像是一点儿诚意也没有谎话。只有慕容朔和罗子衿知道,小锣是在真心的道歉。可是,造成这样的结果,她也只能认了。

    “你......到底为什么?”姬沅看着小锣就这样承认,他突然很是无语,想骂什么,可是却一时气郁难解,无话可说。但就在这无话可说中,他还是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骗他!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这皇位注定不是你的。你若是不争抢,我不糊对你做什么。但是,你若要抢,我就必须保证太子赢,你输。”小锣正色的回答。这是事实,她对于姬沅,只能说这么多。

    “可是,你不是祭司大人吗?你是不能掺和进皇子之间的争斗。你怎么可能帮了他却一点儿事儿也没有!”姬沅激动道。

    姬沅怎么说也是这齐国的二皇子,许多齐国皇室和慕容家族,神树等事他也是知道的。再说了,自从知道了小锣是祭司大人以后,关于这方面的典籍,他利用身份的便利,也查过很多。当然知道祭司大人是绝对不会插手皇子间的争斗。

    若是插手,那必定是有一方一定不能继承皇位。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只要祭司大人插手,那么她相助的那一方一定会是未来的皇帝。姬沅相信小锣是在帮他,所以他才自信自己一定是皇帝的唯一人选。自己是站在天道这边的。

    可是现在,他竟然成了那个一定不能继承皇位的人。她一直帮的人竟然是姬洹。那她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杀了自己,然后一了百了。为什么要这样欺骗玩弄自己。最后一定要到了现在才要当着这么多的人说出真相?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那个一定不能继承皇位的人?他不就不是皇后生的嫡子吗?他不就是比太子晚生了一年吗?为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能继承这皇位?

    “为什么我就没有资格得到你的帮助?难道只是因为慕容朔选了太子吗?”姬沅实在是想不通。他想起小锣曾经在江太傅府上说的那些话,自然想到了慕容朔的身上,问道。

    “你该改口叫他为皇上了。相公的选择也就是上天的选择。你和姬沛一样,都不是皇上的亲生儿子。德妃也是耐不住寂寞,做出了不该的选择。所以,你从一开始就不具备继承皇位的资格。”小锣见姬沅一直无法善罢甘休,所以只好说出了他并非皇上亲生儿子这一事实。不过,关于他是卮月族的事,小锣是绝对不会再说的。

    “你说什么?我不是父皇的亲生儿子?那怎么可能?我跟父皇那么像,父皇又那么疼爱我!我怎么可能不是父皇的儿子。你不要以为贤妃一个人不守妇道,就也说我母妃不守妇道!我母妃,可是的妃娘娘!父皇最后是跟我母妃在一起的!”

    姬沅激动的直跳脚。也是,他以前最在意的,就是血脉正统这样的事。以前,不是皇后娘娘的亲生嫡子,就已经让他很是介怀了。现在竟然告诉他,他非但不是皇上的嫡子,就连皇上的儿子都不是。这一事实,可是实实在在触到了他的逆鳞,怕是就算亮出证据,他也是不会接受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