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女重生记 > 第十八章 宋先生(4)
    更新时间:2014-08-01 08:33:20  字数:3162

    玉熙高兴的太早了一些。

    接下来就是玉辰。

    宋先生说道:“三姑娘,你来背。”对玉辰,宋先生还是抱有很大的希望,她愿意来韩国公府也是因为知道玉辰资质非凡,样样出众。

    玉辰背课文的时候那叫一个麻溜,一眨眼功夫就背完了。中间没停顿一下,也没背错一个字,就连解析也回答得也很完美。

    玉熙虽然背课文跟解析都没出错,但跟玉辰相比稍逊一色。

    宋先生倒是有些意外,玉辰表现这般好在她的预料之中,毕竟玉辰不仅资质过人,而且这些东西她都学过。可玉熙之前却并没有学过,打听到的消息也说她资质一般。宋先生放下心头的疑惑,翻开书本说道:“好,翻开书本。”玉婧的离开,对宋先生而言,没有丝毫的影响。

    怡然院内,正在做绣活的容姨娘看到哭得满脸是泪的玉婧,吓了一大跳,放下手里的绣品,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课堂听宋先生讲课嘛,为什么哭着跑回来。

    玉婧一直哭,不愿意说,她从小到大还没这么丢人过。容姨娘只能问了玉婧的贴身丫鬟云波。

    容姨娘知道玉婧是从课堂跑回来,怒骂道:“你竟然敢跑回来,你有没有长脑子啊?”

    玉婧还是第一次被容姨娘这样呵斥,都忘记了哭,挂着两行清泪望着容姨娘。

    容姨娘都快气死了:“现在就跟我回去给宋先生道歉。”

    玉婧不愿意:“我不去,她打人,我手都被打肿了。”顿了一下,玉婧抱着容姨娘哭着说道:“娘,那直尺打在手心我都快疼死了。娘,我不去了。娘,让我跟着你学好不好?”

    容姨娘听了这话,努力压制怒气,说道:“不行,万不可退出学堂。你咬牙也得跟我坚持完这几个月。”容姨娘其实也很头疼,她之前的精力多放在如何生儿子上。可到前两年感觉到没希望时,等她发现玉婧给养歪了。容姨娘一直想要将玉婧掰正过来,可惜收效甚微。

    玉婧不愿意了:“娘,我昨晚上写了一晚上的字,今天手都拿不起笔来了。若真被她打十下,我的手会废掉的。”

    容姨娘冷着脸说道:“你若是以后想要嫁个低门低户,过着苦寒的日子你不去我也不拦着。”

    玉婧最大的愿望就是嫁入高门,成为豪门贵妇,让她嫁给穷酸那等于是要她的命。

    容姨娘搂着玉婧说道:“婧儿呀,要想得到现在就得付出。”想当年为了得到国公爷的喜爱一整晚地背诗,这点苦楚算什么。

    玉婧沉默着不说话,她不想跟宋先生学习也不想嫁个低门低户。

    容姨娘没有给玉婧时间考虑,拉着玉婧的手说道:“现在就去玉兰苑跟先生道歉。”见玉婧不懂,容姨娘不再跟玉婧讲道理了,说道:“你若是今天不跟我去玉兰苑,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玉婧被吓蒙了:“娘……”她不愿意去,多丢面子。不过在容姨娘的逼迫之下,玉婧还是委委屈屈去了玉兰苑。

    可惜,她已经进不了课堂了,因为宋先生不让。

    玉婧想走,云波忙拉着她的手说道:“姑娘,若是你走了,就再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姑娘,你想想姨娘的话。”刚才是她没拉住姑娘,可现在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姑娘走了,要不然容姨娘会重责她的。

    玉婧想起姨娘说的话,而她现在要是再离开,真的就没转圜的余地了。玉婧的脚下,仿若有千斤重的东西拖着她似的。

    站在门口等待,玉婧才发现时间过得真的很慢,每一秒对她都是煎熬,她觉得玉兰苑的丫鬟全都暗暗地嘲笑她。想到这里,玉婧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终于下课了,手很酸,玉熙晃动了一下手。

    玉如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玉辰旁边,说道:“三妹妹,能不能借你的笔记给我看一下。”

    玉辰笑着将笔记递给玉如,说道:“大姐不用客气。”

    东西也不用收拾,下午还要用。出了屋子,玉熙就看见玉婧正在跟宋先生道歉。可惜,宋先生并不接受:“我已经说了,出了课堂就不要再回来。”她不跟玉婧啰嗦,直接转身走人。

    玉婧想要追上去,却被宋先生旁边的婆子给拦住了:“姑娘,我家先生累了,要休息了,请姑娘回吧!”

    玉婧看到玉如三个人出来都望着她,脸色红得跟猪肝似的。

    玉辰见状说道:“二姐,随我一起去见祖母吧!”这事玉婧自己解决不了,只有祖母才能解决。

    玉婧不傻,自然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现在万分后悔,早知道她刚才就不跑出课堂,这样也不会受这样的羞辱。

    玉熙才不会去管玉婧的那些破事,不过玉辰出头,她若是径直走了总是有些不顾姐妹情谊。为了名声着想她也不走了,就杵在那。

    玉如犹豫了一下,也开口说道:“二妹妹,这事只能跟祖母说了。要不然,先生不会让你进课堂的。”

    玉熙很是意外地看了玉如一眼,这话看似说情,怎么她听着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在里面。

    丁婆子将她在院子里看到的都跟先生说了:“先生,三姑娘真的是天资过人。”在丁婆子眼里玉辰哪哪都好,没有一点瑕疵。

    宋先生点了一下头:“我教了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般有天赋的人。”容貌过人,资质过人,更重要的是心性也是一等一的好。玉辰对她教的东西已经滚瓜烂熟,但在课堂不仅却没流露出一丝不耐烦,还认真听讲,课业也完成的非常好。碰到这样的学生是她的福气。

    丁婆子又说道:“不过这二姑娘,真是……”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反正就四个字,糟糕透顶。

    宋先生笑着说道:“就是于家的姑娘也不可能个个都是好的。”宋先生说的这个于家,是江南的名门望族,出过两任宰辅。

    丁婆子摇头道:“可这府邸里除了一个三姑娘,其他都不成。大姑娘资质差,又吃不了苦受不了罪,肯定扛不过这前面几个月。”

    宋先生笑着说道:“四姑娘也很不错。”

    丁婆子摇头说道:“四姑娘资质不差,但品性却有待商榷。”通过今天的事,丁婆子觉得四姑娘对姐妹不友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宋先生也看出玉熙有些独善其身的味道,想了下说道:“凡事有因有果,四姑娘养成这样的性子肯定不是偶然。”她刚来第二天,具体如何还不敢妄下判断。

    丁婆子有些意外:“先生你愿意收下她?”想要成为先生的学生,资质、毅力、品性缺一不可。单就品性这一关,丁婆子就觉得过不了关,更不要说资质比三姑娘差了一截。

    宋先生摇头说道:“教一个就要费很多功夫,教两个肯定是吃不住的。”教一个学生,花费的精力是巨大的,她没那么大的精力。

    老夫人消息灵通,很快就知道了玉婧从课堂逃出来的事了。老夫人虽然生气,但还不至于愤怒,因为她本就对玉婧没抱期望。

    老夫人坐在榻上,听了玉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完,看着玉婧问道:“当时为什么要跑出课堂?”

    玉婧将还肿着的手伸出来,哭着说道:“祖母,我手疼。”她的手现在还火辣火辣地疼。

    玉如低头看着自己红肿的手,心思莫名。

    老夫人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玉辰,见她一双手好好的,也就放下心来:“既然出来了,为何又要回去?回课堂后仍然要打手板心。”

    老夫人刚才的眼神看似不着痕迹,不过还是被敏锐的玉熙察觉到了,玉熙心里冷笑,从件小事就可以看出老夫人是多么的偏心了,不过好在她已经不在意了。

    玉婧缩了一下,不过她还是咬牙道:“我当时只是吓蒙了,并不是不尊敬先生。祖母,我是想要跟先生学习的。”

    玉辰也开口求情道:“祖母,昨天才进学堂,今日二姐就没去,传闻出去于二姐名声好。”玉婧名声不好,对她们也不是什么好事。

    老夫人沉思了一下,说道:“你们都回去吧,这事我会处理好的。”就算玉婧吃不了苦不愿意学,也不能以这种方式离开。

    玉熙中午午觉醒来就开始写字。按照昨天的情况来看,今天要写一千来个字,只晚上哪里写得完,还是趁着中午写一些。

    申妈妈虽然早知道宋先生严苛,但是听到是一回事,真正见识到又是一回事:“姑娘,悠着点。”要这样下去,手都可能废了。

    玉熙也想慢慢来,可惜宋先生不让呀!她可不想明日被宋先生打手板心,更不愿给宋先生留下一个坏印象。

    下午上课的时候,玉婧也出现在课堂上。玉熙看着玉婧红得跟猪蹄似的手,很不厚待地笑了,看来上辈子她生病错过了很多好戏。

    玉熙上课的时候是聚集了十二分的精神,没办法,宋先生讲得太快,若开个小差什么的就错过一段了。

    下课以后,宋先生布置了课业,出乎玉熙预料的是,宋先生只让众人将上午写的课本写一遍,另背诵今天学的课文。也就是说,只需写六百多个字,并不是玉熙所认为的一千多个字。

    玉熙心头松了一口气,中午已经写了近两百字了,晚上能早早的地完成任务了。

    谢谢舞雪梅子、¥看家√狐狸ω两位书友的打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