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女重生记 > 第十七章 宋先生(3)
    更新时间:2014-07-31 09:10:39  字数:3022

    墨菊眼尖,一下就看到屋子外面站了人,赶紧在玉熙耳朵边嘀咕。

    玉熙不争了,乖乖地坐到后面去。虽然她不怕事,但她可不想在第一天因为跟姐姐吵架给先生留下一个差印象。

    选好了位置,玉辰的丫鬟立即拿出白布擦桌子擦凳子,然后再铺上桌布垫子。

    玉熙看着干净得一尘不染的桌椅,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擦的。

    等玉辰的丫鬟将她的一干文房用具用一一摆放出来,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套文房用具用的是上等的青玉材质,每一样物件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一看这东西就知道值老钱了。

    玉熙原本觉得自己的这套用具很好了,可跟玉熙的这套文房四宝一比,瞬间秒成了渣渣。

    侍书看着玉熙那冒绿光的眼神心里很是不屑,这四姑娘没病之前风吹就倒的娇弱模样,这病了一场以后身体变好了,但眼皮子却越发浅了。上次见到她家姑娘的双面绣双眼冒光,如今看到她家姑娘的文房用具也冒绿光,一副恨不能据为己有的模样。

    玉熙又不是傻子,岂能感受不到侍书的不屑。她就纳闷了,不就是拿了玉辰一副双面绣,至于防贼一般的模样嘛!

    玉婧看到玉辰这整套的东西,眼中的嫉恨都遮掩不了。老夫人太偏心了,什么好东西都紧着玉晨,好似只有玉辰一个人是她孙女似的。

    玉婧的眼神太过明显了,让玉辰皱了一下眉头。不过玉辰也没在意,玉婧再骄纵也不敢欺负她。

    没一会,宋先生捧着几本书走了进来。书本是其次,关键是书上放着一把直尺。

    玉熙看着宋先生手里那把黑亮黑亮的尺子有些心惊,难怪好多人一听宋先生的名头就给吓住了。就这把直尺,她看了都心惊。

    宋先生将书本跟直尺放置在桌子上,皱着眉头说道:“二姑娘,你跟四姑娘换一下。”

    玉婧不愿意让:“先生,我四妹不喜欢坐在前面,就喜欢坐在后面。”她才不要看着那个丫头的后脑勺。

    玉熙心里恼怒不已,不过她知道不能在先生面前争辩是非,所以低着头不说话。

    宋先生冷着脸说道:“二姑娘,你跟四姑娘将位置换过来。”这话是直接命令,而不是征询意见了。打探的消息说玉婧骄横跋扈,如今看来比传闻的更不堪。不懂谦让不知礼,而且还谎话连篇。

    玉婧不想换位置,但宋先生那冷漠的神情让她心里发憷。想起她姨娘的告诫,玉婧不情不愿站起来跟玉熙换了位置。

    玉熙面上却不显半分,心里却极为舒坦。两人换好了位置,宋先生问了玉如三个人各自都念了什么书。

    读书最多的毫无疑问是玉辰了。玉熙以为自己是学得最少的,可这会才知道认字最少的不是她,而是玉如。

    玉熙接过丁婆子发下的书籍,打开一看是《三字经》,这本书用的是簪花字体。她以前就听说宋先生教学不用外面买的课本都是自己抄写的,这也导致了跟宋先生学习的姑娘都是写得以手簪花小楷。

    书籍发到四个人手里,宋先生并没有立即开始讲课,而是让身边的丫鬟将玉如她们的墨倒掉。

    宋先生说道:“自己磨墨。”

    玉熙有些纳闷,不过她见玉辰二话没说就按照宋先生所说,将墨水倒掉,洗干净倒入清水,再拿起墨棒开始磨墨。玉辰都听先生的话,玉熙哪里还敢有二话。

    两分钟以后,宋先生说道“你们磨墨的姿势都是错的。磨墨的时候不仅要保持平静的心情,在磨墨的时候也要轻而慢,保持墨的平正,要在砚上垂直地打圈儿,不要斜磨或直推。”说完,宋先生就给四个姑娘做示范。

    玉熙上辈子也就认了几个字不做睁眼瞎,哪里知道磨个墨里面就有这么多学问究,更不要说其他的学问。

    等四个人的姿势对了,宋先生说道:“你们用自己磨的墨写一行字出来。”

    玉熙还好,她这一个多月写字的墨水都是自己磨的,这也是玉熙想要养成凡事亲力亲为的习惯。其他三个人就不成了,平日写字的墨水都是丫鬟磨的,所以等玉辰看着用自己磨出来的墨写的字,脸第一次发生了变化。

    宋先生看完四个人写的字,没夸奖谁也没批评谁,只是说道:“墨要磨得浓淡适中,太浓或太淡的墨水写出来的字就不好。以后你们自己要多多练习。另外,磨墨时间比较长,为了避免右手酸累,最好能练会左手磨墨。”

    玉婧不以为意,身边那么多丫鬟哪里需要她亲自来磨墨,不过她也没胆在课堂上反驳先生的话。

    宋先生眼睛何其锐利,自然看到了玉婧的神情,她也没在意。这些年她教导了不少的姑娘,玉婧这样性情的她也见了不少:“今天,我们先学《三字经》。”

    宋先生教书也没什么特别的,一句一句地讲解,之后留下一点时间让四个姑娘做好笔记,再接着往下讲。一个上午宋先生讲了四分之一的《三字经》。四个人都有基础,所以虽然宋先生讲得很快,但也都能接受。

    等下课的时候,宋先生布置了课业,课业就是将今日学的这些字都写一遍。

    玉熙的脸差点裂开了。一个晚上写五百多个大字,而且一个都不能错,她的手岂不是要断了?玉熙第一次感受到宋先生的可怕。

    玉婧直接提出异议:“先生,只今天晚上跟明天早上,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写五百多个字。”

    宋先生面无表情地说道:“不想写,没谁强迫你。”

    玉婧脸涨得通红。

    有这样一个先例在,其他人自然不敢提出异议。玉熙偷偷瞄了一下玉如跟玉辰。玉如苦着一张脸,玉辰仍是那般云淡风轻,好似五百多个字对她来说小菜一碟。

    九月的下午,虽然比较凉爽,不过走了一刻多钟还是走得玉熙浑身冒汗。一走进蔷薇院,丫鬟立即端来解暑的绿豆汤。

    申妈妈关切地问道:“姑娘,今日学得怎么样了?”

    玉熙自然不好说全都懂了,只是含糊地说道:“先生讲得我都听得懂。”原本玉熙觉得自己有些优势,毕竟自己上辈子也是习得簪花小楷,可如今看了玉辰那一手漂亮的字玉熙都想钻地洞了。亏她多活了一辈子,竟连现在的玉辰都比不了,竟还好意思在那里沾沾自喜。

    用晚膳的时候,玉熙看着桌子上六菜一汤,问道:“今日怎么这么多菜?”平日都是三菜一汤的。

    申妈妈笑着说道:“老夫人说你们学习辛苦,所以吩咐厨房给姑娘加了菜。”

    玉熙也没说什么,反正菜多了也不会浪费,吃不完给身边丫鬟吃。玉熙故意装成一副随意的样子问道:“只今日还是日日如此?”

    申妈妈脸色一僵,说道:“就今日。”

    玉熙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养身之道讲究吃东西吃个七分饱就好,所以留下了一大半的菜。用晚膳,玉熙也没急着就写作业,而是出门转了一圈,回来后才开始动手做作业。

    好在这《三字经》玉熙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不用看课本就能写出来了,这样速度就快了许多。

    玉熙从晚饭以后一直写到亥时末才写完,睡下之前说道:“妈妈,明天卯时二刻将我叫醒。”今天写完了课业,只是她没时间检查。明天得起来检查,将错的及早更正来,她可不想被打手板心。

    第二天,玉熙先是背了课文,然后开始检查作业。等一切妥当以后也到了用膳的时间。

    到了玉兰苑,玉熙看到玉如跟玉婧跟她一样,都是熊猫眼,很显然,两人都没睡好。不过玉辰神态自然,看不出一点疲惫之色。

    咳,玉熙忍不住心头叹气,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所以说,跟这样一个人一起学习也真的需要需要莫大的勇气。要不然,一不小心就得自卑。

    宋先生将四个人的作业给她带来的丁婆子检查,她则是让四个人背课文。不是抽背,而是一个一个轮着来背。

    玉如只背出来一半,结果被打了五下手板心。第一下手板心下去,玉如的眼泪就扑哧扑哧地掉。

    宋先生好似没见到玉如在落泪,直尺仍然落下,发出啪啪的响声。

    玉婧脸都青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着了,等她背课文的时候只背了开口两句就背不下去了。

    宋先生说道:“将手伸出来。”

    玉婧不情不愿地伸出手,不过打了一下她就死活不愿意再伸出手了。玉婧自小娇生惯养,别说被人拿直尺打手板心,就是磕一下碰一下的事都没有。

    宋先生冷着脸说道:“出去。”见玉婧不动,宋先生不留情面地说道:“你若是不自己出去,我就让丫鬟将你拖出去。”若是就这么脱手了正好,她还不愿意教导这样一个没有品性的人。

    玉婧哭着跑了出去。

    玉熙看了心里乐呵,宋先生果然凶猛,好,很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