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女重生记 > 第八章 墨云
    更新时间:2014-07-22 08:52:04  字数:3187

    玉熙到正院就看到一院子的小丫鬟,大概有二十多个,年龄在六岁到十岁之间。

    玉如先挑,她挑的四个丫鬟容貌都不大出众,而玉婧则是捡漂亮的挑。等轮到玉熙的时候,剩下的丫鬟也不多。

    玉熙认真看了一下,突然说道:“往前走一步。”

    有六个的小姑娘听了立即往前走了一步。玉熙问了这六个人家里的情况,然后又随意地问了一些问题,比如喜欢做什么与谁关系好等。

    玉婧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四妹妹,你在逗什么乐子?”挑个丫鬟而已,又不是挑陪读,管她喜欢做什么跟谁关系好。

    玉熙并没理会玉婧的耻笑,而是从这中间又挑了三丫鬟。这三个丫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口齿伶俐眼神清澈。

    回到蔷薇院,方妈妈终于开口说道:“姑娘,怎么只挑了三个?蔷薇院还空出了六个名额呢!”

    玉熙轻声道:“宁缺毋滥。”

    新来的三个丫鬟还需要好好学规矩,所以并没有直接到玉熙面前来服侍。

    让玉熙没想到的是,就在第二天,墨云回来了。上辈子墨云离开的很早,玉熙对她已经没有印象了,毕竟那时候才四岁,还没记事呢!

    玉熙一见墨云,有些怔住了。无他,墨云长得太好了些,眉目清雅,虽穿着一身靛蓝色的衣裳,却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这姿色,在她几个丫鬟里绝对数第一人。玉熙压制住心头的涌动,关切地问道:“你娘的病好了没?”

    墨云一脸地感激:“我娘的病已经好了,多谢姑娘的赏赐。”墨云是玉熙的贴身丫鬟,自然知道玉熙手头拮据。

    玉熙:“没事就好。不过你脸色这么憔悴,先下去休息一下吧!”

    等墨云下去以后,玉熙的脸阴沉的都快能下雨了。虽然墨云面上看起来很憔悴,但她很清楚地看到墨云的双手光洁白皙,指甲修得整整齐齐,一看就是精心保养过的。若真是日日服侍生病的母亲,又怎么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玉熙想了一下,招来了方妈妈,问道:“:“我记得墨香是有两个妹妹的,她们跟墨香长得像吗?”

    方妈妈摇头说道:“我没见过。”

    玉熙道:“你现在就去看一看。若是她妹妹跟墨香长得像,你悄悄地将她带进来,不要让院子里的其他人知道。”

    方妈妈有些不解:“姑娘,你要做什么?”

    玉熙将自己的怀疑说了一遍,然后又将自己准备做的事也说了一下:“妈妈,这事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亲自去办。”

    方妈妈有些迟疑:“姑娘,若是你猜测错了,这事一旦做了,老夫人必定要责罚你。”

    玉熙哪里会害怕老夫人责罚:“妈妈不用担心,我还小,老夫人就算生气也不过是将我关在屋子里了。”老夫人再不喜她,也不会将她弄死的。

    方妈妈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答应了。

    玉熙微微叹了一口气,方妈妈是忠心,但显然谋略手段全无,而她调教出来的丫鬟都是忠厚有余机智不足,身边没得用人的苦楚她是有过亲生经历的。

    丫鬟之间关系也有亲近疏远的,像墨云跟墨香关系就非常近,而且两人一直同住一屋。这次墨云回来,自然又住回先前的屋。

    墨云睡梦之中听到门开的声音。等睁开眼睛,她就看到门打开了。墨云听到声音吓得寒毛都竖起来了,她记得很清楚,睡觉前她有将门反锁了,这门是怎么开的。

    就在迷糊之际,她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衣裳的女子飘到床边。墨云啊的一声就缩到墙角,全身都在哆嗦。

    女鬼哑着声音,问道:“你为什么要害我。”

    墨云看着女鬼脸上的坑坑洼洼,恨不能晕过去。等那女鬼爬上床,想要掐她脖子时候,墨云终于跪着哀求道:“墨香,我也不知道香囊里放了脏东西,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我以后每年给你烧纸钱,烧很多的纸钱。”

    女鬼急切地问道:“什么香囊。”

    墨云刚想开口,突然发现不对。墨云盯着那人,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竟然在这里装神弄鬼。”

    玉熙站在门口非常无语,才说了两句话就给穿帮了,这丫头实在是太不给力了。

    方妈妈此时已经冲进屋,抓着墨云问道:“你说什么香囊?什么脏东西?”

    墨云看到方妈妈跟门口的人,此时哪还有不明白的。不管方妈妈怎么逼问,她都咬死了说自己刚才吓糊涂了。

    玉熙走进去,看着墨云道:“你说不说实话?”

    墨云跪在地上,说道:“姑娘,我刚才是吓糊涂了才胡言乱语。姑娘,奴婢是冤枉的。”

    玉熙知道自己身边的人不得用,审也审不出什么来,当下吩咐了人将墨云捆起来。天亮以后直接带着捆成粽子的墨云去了上房。老夫人再不待见自己,也容不得下人毒害她。

    老夫人刚洗漱完,就看到翡翠走进来,低声说道:“老夫人,四姑娘将墨云捆了过来。不知道墨云做了什么错事让四姑娘下这样的狠手。”翡翠的堂嫂是墨云的表姨,两人算起来是亲戚。其实国公府里的关系错综复杂,家生子很多人都是沾亲带故。

    老夫人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她虽然不喜玉熙,但也知道玉熙不会无缘无故将丫鬟捆到上房来:“让她们进来。”

    玉熙见到老夫人,立即跪在地上说道:“祖母,一早打扰了祖母安宁是孙女的不是。只是这事太过重大,我自己处置不过来,只能来求了祖母。”

    老夫人扫了一下衣角处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然后又将衣摆铺平,这才问道:“怎么回事?”

    玉熙将昨天晚上的事说了一遍,然后道:“我在出天花的前两天,墨云给我做了一个很精美的香囊。”这话的意思不言而喻了。

    墨云浑身瘫软,她原本以为玉熙会将她交给秋氏处置,为此昨天晚上她准备了很多的说辞。不过等明白玉熙带她来上房找老夫人,她就知道自己完了。秋氏心慈手软,下不了狠手,所以不可能凭借四姑娘三言两语就将她处死,最坏结果无非是被发卖出去。可老夫人却不一样,只要证实了这件事,不管有没有证据,她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老夫人的手一紧,面上还是很平静地问道:“然后呢?”

    玉熙将她昨天晚上查到的都说了:“昨晚我问了墨菊她们,她们说我病了以后,那个香囊被墨香收了去。”

    老夫人看也不看挣扎不休的墨云,而是继续问道:“你为什么会怀疑墨云?”

    玉熙也不藏着捏着,说道:“祖母,其实病好以后我就很疑惑。我一直在蔷薇院并没有出去,怎么会感染天花?等我回到蔷薇院听到墨香也感染天花没了,我就觉得不对劲了。”顿了一下,又将自己为什么会怀疑墨云的事说了一遍。

    老夫人非常诧异地看了玉熙一眼,倒没想到这丫头病了一场就开了窍:“罗妈,拉下去好好问问。”这个好好问问,可不是只开口询问那般简单,而是要用刑罚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罗妈妈就回来了:“老夫人,那丫鬟说因为四姑娘之前责骂了她一顿,一时气不过就在香囊里放了脏东西。”

    玉熙严重闪现一抹怒意,都这么明显了谋害了,老夫人竟然只是轻轻带过,难道她的命就不是命嘛!

    老夫人扫了不甘心的玉熙一眼,缓缓地说道:“你身边的方妈妈年龄也大了,也该放出去了!”不说方妈妈将蔷薇院管得一塌糊涂,光纵容玉熙在蔷薇院弄出闹鬼这一事她就容不下。

    玉熙傻眼了,为什么不惩罚容姨娘反而要赶走方妈妈。

    老夫人根本不在意玉熙什么反应,只望着身旁一个丫鬟说道:“红珊,你跟四姑娘去蔷薇院吧!”红珊是老夫人身边的二等丫鬟,老夫人这话的意思是将红珊给了玉熙。

    红珊长得白白净净,听了老夫人这话没任何犹豫就走过去给玉熙行了一礼。

    玉熙此时根本没心情去看红珊,她满脑子都在想方妈妈被赶出国公府以后怎么办?上辈子方妈妈赶出去没多久就病逝了,难道这辈子还要重来一次。不行,绝对不行。不过她知道求老夫人是没有用的,这件事得她自己想法子解决。头一次,玉熙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能,想抓害自己的容姨娘最后竟然将方妈妈陷进去了。

    老夫人见玉熙半个求情的字话都没说,眉头都皱了起来,她觉得玉熙有些寡情,不过等看到玉熙白着脸站都站不稳她就没再说话。

    方妈妈知道老夫人要放她出去,仿若晴天霹雳一般,想要冲进屋跟老夫人求情。还是玉熙拉着她的手,低声说道:“妈妈,回去再说。”老夫人决定的事是不可能改变的。现在进去,除了挨一顿训斥外什么作用都没有。

    红珊对于方妈妈的表现非常无语,不过玉熙的表现倒是让她意外。如今瞧来,四姑娘确实变了很多。不再畏畏缩缩遇事只知道哭,变得很有主意了。

    红珊虽然遗憾不能一直在老夫人身边,毕竟在老夫人身边当丫鬟比在四姑娘身边强太多。不过她也没想太多,一来这事是老夫人吩咐的她违抗不得,二来四姑娘才四岁,她在姑娘身边伺候个五六年,等到时候她娘给她求个恩典,到了年龄嫁出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