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求一下收藏点击和推荐,不朽近两天会完结,本书是重拾节操之战,祝福天涯吧。

    …

    “嘎吱……”

    余烬伸手推开破旧的木门,摸着黑走向**边,按亮了屋内仅有的一盏台灯。

    “??辍p>  台灯亮起前,发出刺耳的电弧碰撞声,最终在余烬阴郁目光的注视下,缓缓散发出幽暗的灯光,驱散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

    黑暗散尽后,周围的一切露出了真容。

    这是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出租屋,从斑驳泛黄的墙面可以看得出,这间出租屋有些年头了,潮湿的地面与投射入一缕惨白月光的屋顶交相辉映着。阴暗狭窄的屋内,只有寥寥几件家具,其中洗衣机、电饭煲等已经落满灰尘,布满蛛网,整个房间中,只有一个翻卷着表皮的破旧书桌稍显干净。

    书桌上堆放着许多尚未拆封的泡面,以及一个被擦得透亮,很显然经过精心呵护的蓝色头盔。

    这一抹湛蓝是房间中唯一的亮色,也是唯一能让余烬提起精神的东西。

    “吱!——”

    一屁股坐在书桌前的板凳上,背靠狠狠一歪,响起不堪重负的嘎吱声,然而余烬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目光涌现出一抹暖色,伸出手抱住了那蓝色的精致头盔。

    头盔上,一柄银色的长剑熠熠生辉。

    “五年了啊……”

    余烬轻声呢喃着,声音里蕴含着苦涩、不甘和仇恨的意味。

    今天是虚拟实境游戏《荣耀之剑》运营五周年的日子,自从荣耀之剑发行至今,已经整整五年了,而作为一名荣耀之剑公测当日便进入游戏的职业玩家,混成现在这幅样子,也算是为难他了。

    五年之前的今天,作为全球首款虚拟网游,人类的第二世界,梦想实现之地,荣耀之剑这个浩瀚庞大的虚拟游戏正式地投入了运营,向广大玩家开放。

    自内测开始,这个虚拟世界就一直蕴含着无限的商机,无论是其中的极品装备、高级道具,都能卖出堪比现实中豪车、豪宅的价格,五年来,凭借着荣耀之剑发迹的玩家不计其数,成为百万千万乃至于亿万富翁的人大有人在。哪怕只是一个生活玩家,也绝对可以混在温饱线上,绝不至于混成余烬这么苦逼。

    可想而知,这一切都事出有因。

    这一切,都源于五年前,他与那个男人的冲突。

    …

    五年前的余烬刚刚大学毕业,像所有刚刚走出象牙塔,充满理想与抱负的毕业生一样,准备踏入社会搅动一番风云。却正值足足跳票数年的全球首款虚拟实境网游‘荣耀之剑’问世,这个由全世界最大财团联合政府所开发的虚拟世界,以独特的游戏系统、充满魅力的故事背景和真实的游戏体验,迅速俘获大批玩家涌入。

    余烬在大学期间就是虚拟游戏的狂热爱好者,原本以为告别了校园就只能为了生活而投入工作,没想到恰逢虚拟游戏问世,工作与爱好共同指向一处,这几乎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随着大潮,进入荣耀之剑。

    余烬的目标很明确,像自己之前玩光脑游戏时一样,做一个职业玩家,以游戏来赚取财富,凭借荣耀之剑初期那夸张的物价,余烬认为以自己的游戏才能,足以使自己过上理想中的生活。

    初生牛犊,一穷二白,却雄心满怀,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残酷和现实,这就是当时余烬的真实写照。

    历经波折,在大学同寝的介绍下,余烬加入了毕业两年的学长宋文博组建的工作室当中,这个工作室的主要业务就是荣耀之剑,余烬也兴奋地想要以这个工作室为基础,在游戏中大展拳脚。

    悲剧,自此展开。

    初入荣耀之剑,在学长宋文博雄厚的资源支持下,身为行家里手的余烬,迅速占据先机,为工作室取得了不少荣耀和资源,成为了小有名气的高手,在工作室也混得风生水起,跟同工作室的队友们打成一片,关系甚好。

    无论如何,他也应该前途坦荡,不出意外,甚至有机会成为站在游戏金字塔顶端,令普通玩家崇拜羡慕,让无数公会趋之若鹜,千方百计招揽的神级高手,与那些屈指可数的各职业中的神级强者平起平坐。

    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与余烬同时毕业的校花叶墨眉。

    当时的余烬游戏技术精妙,实力强硬,甚至受到很多大公会的注意,意气风发之时,也受到了叶墨眉的青睐,两人的关系不温不火地逐渐进行着,只差捅破一层窗户纸,然而正是由于她的青睐,却是导致余烬后来悲惨生活的主要原因。

    与叶墨眉关系升温没多久,余烬在荣耀之剑中就接连受挫,甚至因为太过狂傲,与当时帝国阵营超级公会之一的‘泰坦陨落’结了大仇。

    接下来的事态发展毫无悬念,不只是余烬被泰坦陨落的人追杀,就连同工作室的成员们,也都纷纷为余烬的张狂和愚蠢付出了代价。

    这件事情发生后,工作室的老大宋文博当机立断将余烬踢出了工作室,且付出了巨大代价得到了泰坦陨落的原谅。

    而余烬则是在付出巨额违约金后,狼狈地离开了工作室。

    但余烬没有因为这件事而一蹶不振,不过因为他的账号已被列入泰坦陨落的必杀黑名单,所以他只能选择重新建号再入荣耀之剑,虽然没有先机也没了资源,可他相信,凭借着自身过硬的技术和意识,一定可以再次崛起的。

    这时的余烬,已经些许尝到了苦头,现实世界的残酷在游戏中被放大的更加赤/裸,他也明白了过刚易折的道理,准备收敛骄傲,重新再来。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

    不止是泰坦陨落再次找上了他,就连宋文博的工作室成员也开始站在他的对立面,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他。再后来时间流逝,发展到所有跟泰坦陨落有关联的公会工作室团队,都开始打压排斥余烬。

    余烬有心加入一些势力受庇护,然而在知道他和泰坦陨落公会有仇之后,根本没有势力敢接纳他。与泰坦陨落公会三足鼎立的另外两大公会,倒是有心庇护余烬。但是一直以来都处于低谷状态的余烬,根本连一个普通玩家也不如,根本不足以让他们生起招揽之心。

    就这样,余烬空有一身强大的技术和远大的理想,却得不到实现,最终只能沦为磕磕绊绊的半吊子职业玩家,靠着连生活职业者都不如的低廉收入苟延残喘地活着。

    在这期间,余烬还无意中知道了一个秘密。

    原来他的学长,工作室的老大宋文博的真实身份,是泰坦陨落公会会长的亲弟弟,泰坦陨落公会之所以会没事找事的跟自己正面冲突并结仇,会打压宋文博的工作室,完全都是他自己的请求。

    他更知道,宋文博之所以建立工作室,完全是想借机讨好叶墨眉。

    在知道这件事后,余烬总算知道自己输在哪里了,原来泰坦陨落公会的人之所以无缘无故招惹自己,自己之所以受到打压,都是因为自己在起步阶段就输了,他输得很彻底,输得一干二净。

    他输给了那些财雄势大,能量非凡的人。

    宋文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富二代,他可以砸下大笔大笔的钱,建立一个工作室,只是为了泡妞,而余烬为了自己的未来拼搏,却不知不觉成了他的眼中钉,于是,余烬被他们像丢垃圾一样淘汰出局了。

    在得知实情后,余烬一度对现实产生了厌恶与绝望,甚至颓废了下来,直到许久后方才释然,因为他心底深处很明白,自己还是要活下去。

    想通了这一点,余烬将仇恨埋藏,屈辱而艰难的继续挣扎着,在苟延残喘地维持着现有的生计同时,心中也隐隐还希冀着有朝一日可以咸鱼翻身。

    不过五年了,机会一直没来临。

    在荣耀之剑五周年纪念日这天,余烬坐在斑驳的出租屋中,抱着荣耀之剑首年发行的,被仔细擦拭干净却也难掩破旧的头盔,一直被余烬深深压抑在心底,不愿意去忆起的记忆,好像泄闸的洪水一样狂涌而出。

    “哎……”

    深深地叹了口气,余烬将游戏头盔戴在了头上,准备进入游戏。五年来的打压和挫败,虽然让他丧失了斗志,但那种不愿屈服的情绪就像是本能一样,深种在余烬的心底深处,他仍旧不愿意放弃。

    戴上头盔后,一阵令人热血沸腾,余烬却早已免疫的音乐响起,眼前渐渐浮现出极其逼真的画面来。

    余烬直接切换到进入游戏的阶段。

    然而,出现在眼前的一幕却让余烬感到惊讶无比。

    一个身穿着红色法袍的法师,正握着法杖,眼神明亮的望着他,头顶写着‘七月流火,lv7’。

    “七月流火?lv7?”

    余烬觉得有些搞笑,这难道是荣耀之剑五周年的娱乐项目?重现当年他的第一个游戏账号?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或许是一个美好的回忆,但这个账号却是他的耻辱柱,是他得罪泰坦陨落时的账号!几乎就是揭开了余烬尘封已久的伤疤,这令余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情反而由内而外的阴沉下去。

    余烬第一时间呼唤出荣耀精灵来,专门接受投诉的人工智能。

    “这是你们搞的活动?我那一百五十九级的火法呢?你们给搞到哪里去了?快点给我弄回来,我跟你说,这一点都不好玩!”余烬的语气和神态都表现出极度不满。

    “余烬先生,您可能有所误会吧,荣耀之剑刚开服十五天,不可能有一百五十九级的账号出现,您可否仔细回想一下,是不是弄错了?”具有一定ai的荣耀精灵回答道。

    “弄错了?什么,你没搞错吧?荣耀之剑刚开服十五天?今天不是五周年纪念日吗?”

    余烬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盯着这个人工智能,哭笑不得的说道。

    话音落下,还没来得及等荣耀精灵回话——

    “嘭嘭嘭!”

    眼前逼真的画面忽然像是电视机那样闪烁了几下,余烬的脑袋忍不住晃了晃,一股凉意猛地从尾椎骨直冲脑壳,令得他寒毛乍起。

    是谁在敲自己的头盔?

    他是怎么进来的?

    抢劫犯?

    只要不抢走我的头盔,那抢走什么都行!

    余烬心头一阵惊恐的念头闪过,旋即连忙摘掉了头盔。

    摘掉头盔后,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余烬愣在了当场。

    这是一间五十平米左右的精装修公寓,家具不多但非常的干净整洁,落地窗外有大片大片的阳光倾洒而入,窗边的花草摇曳着枝叶,点点晶莹滚落而下,让人忍不住心情愉悦。

    “这里,不是百合园公寓吗?”

    余烬有些摸不着头脑。

    百合园公寓,位于北京市南三环,租金极高,不过却是当时加入宋文博工作室的福利之一。自从被宋文博踢出工作室后,余烬就就开始辗转于各种破烂的出租房了。

    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荣耀之剑公司的新技术?改换现实空间?

    余烬甩了甩头,这怎么可能!

    “嘿,余烬,你傻了吧?!”

    正在余烬神思不断的时候,一个肥嘟嘟的手掌推在了他的胸膛,他不由抬头看去,只见十来个人正气势汹汹的看着他。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不满的表情,为首者更是高高在上的蔑视和鄙夷。

    “宋文博?宋青?叶墨眉……?”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映入余烬的脸庞,让得余烬几乎瞬间呆滞在了那里,他睁大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十多个人,不断地环视四周。

    这十五个人,不全都是宋文博工作室的吗?他的工作室不是早就解散了,怎么会再次聚集起来,而且他们看上去怎么年轻了这么多?

    思考的时候余烬疑惑的扫视着四周,忽然定格在墙边的那张镜子上,当时就愣住了。

    一身清爽的休闲服,修剪的非常整齐的短发,干净白皙的清秀面孔,这不是五年前的自己吗?

    刚才荣耀精灵说开服十五天?

    难不成……

    一道灵光忽然劈中了余烬,他豁然起身,忍不住激动地将双手待在那肥胖的青年肩膀上,声音颤抖的问道,“宋青,你告诉我,今天是几几年几月几号?快告诉我,几几年几月几号?”

    “余烬!你疯了?别以为你装疯卖傻就可以蒙混过关了,我告诉……”

    “告诉我!几号!”

    肥胖青年宋青正要老气横秋的训斥一番呢,忽然发现余烬的眼神陡然间凌厉而疯狂了起来,那眼神之中透着一抹极度渴望的殷切,就好像溺水者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仿佛现在他不告诉余烬,余烬就会顷刻间杀死他。

    “……2024年4月4号!”

    宋青被余烬的气势给吓住了,本能地回答完之后,又立刻反应过来,赶忙拍开了余烬的手,偷偷瞥了眼旁边不动声色的宋文博一眼,见他没有动静儿,不由得松了口气。

    “2024年4月4号,2024年4月4号,……”

    余烬不断呢喃着,脸上的表情怪异至极,那是一种充满喜悦,却又患得患失的神色,然而很快,他的脸上就浮起兴高采烈的灿烂笑容。

    本来气势汹汹的工作室成员们,看着余烬这怪异的反应,不由得面面相觑,也是议论起来。

    “这余烬是不是疯了?”

    “我看不像,大概是想装疯卖傻蒙混过关吧!”

    虽然这样议论,但是没人去打扰余烬,刚才余烬那一抹几乎不像人类的疯狂眼神,令他们都吓到了,他们看得出余烬的状态很不稳定,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余烬方才冷静下来,本来黯淡无神的瞳眸,变得炯炯闪烁,他直起身来,面对着居高临下,面露蔑视的宋文博,不卑不亢的道,“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

    余烬已经平复下了心情,他很清楚自己面临了什么,在他颓废的那段光怪陆离的时间里,余烬已经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都见怪不怪,此时发现自己居然重新回到了五年前,他在最初的惊喜后,迅速冷静了下来。

    “什么事?你还好意思说!就是因为你,我们全部都被泰坦陨落公会轮了一遍!不仅掉了级,装备都损失了一半!都怪你!”

    “对,都是你的错!”

    “现在只有把你踢出工作室,才能平息泰坦陨落公会的怒火了!”宋青瞥了眼沉默无言的宋文博,知道有些话,只能从自己的口中说出去才行,于是跳出来大声说道。

    在宋青和宋文博的后面,一个让人看了便眼前一亮,叫人忍不住回眸想多看几眼的淡雅美女,也即是叶墨眉,她的眼神倒是没有厌恶和不满,只是隐约透露着失望。

    叶墨眉对余烬还是很有好感的,余烬年轻、上进,有干劲也有才能,长相又不差,这样的男人,什么女人也挑剔不得了!

    可是这次的事件,起因却是余烬一手造成的,泰坦陨落公会声称余烬攻击他们的成员,并且对他展开了追杀,导致工作室全员也受到牵连。

    “为什么这么不理智?”

    叶墨眉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她从宋文博那里听说了一些事情的经过,原本她以为余烬虽说狂傲,可也懂得进退,大丈夫能屈能伸,可是这次的事件,改变了他的印象,一个因为意气之争,连累工作室众人为自己的冲动买单的人,没有任何担当,这样的人,不值得她为他去辩护。

    听着宋青的话,余烬没有生气和大受打击,而是在微微一呆后,似乎反应了过来,嘴角反倒是咧起一抹笑容,这抹笑,让现场每个人都为之一楞。

    余烬转过头,直视着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的宋文博,眼眸闪烁。

    “踢我出工作室?那不用,我自己会退出,违约金也会稍后打给你!不过在退出之前,我得做一件事。”余烬咧开嘴,露出一个玩味而阴沉的笑容。

    宋文博被余烬这突如其来的微笑给惊得一呆,惊疑不定地看着余烬,他不知道余烬这次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再搭理宋青的挑衅和众人的议论,余烬扭头按了按游戏头盔上的按钮,下一刻,一个巨大的3d投影投射在房间里面。

    咔咔咔,落地窗的窗帘自动合闭。

    一个镭射键盘出现在桌子上,余烬修长的手指噼里啪啦的落在上面,给人一种富有节奏,仿佛悦耳的交响乐一样的感觉。

    众人的目光都被3d投影吸引了,他们倒要看看,余烬到底要做些什么。

    一个纯白色的操作系统出现,一个个编码跳跃而出,组成了一连串谁都不认识的字符。

    “我怎么不知道余烬是个黑客?”有人忍不住出声嘀咕道。

    听到嘀咕声,余烬的嘴角又是扬起一抹笑容来,在未来的五年里,为了躲避泰坦陨落公会的追杀,他绝望下曾自学了黑客技术,但因为荣耀之剑的数据太过复杂,他发现凭外部链接是不可能干扰游戏的,所以还是没多大用处。

    不过用来攻破宋文博的光脑防御却是够了。

    一想到后世宋文博工作室解散,叶墨眉甩了他一巴掌后怒然离去,为讨好女神而付出的大笔钞票鸡飞蛋打那件事,余烬心中就浮起一股笑意。

    反正不久后就要发生,就让我提前帮你演绎吧!

    “滴!”

    忽然,一道机械合成音响起,下一刻,3d投影上面,展现出了宋文博的电脑桌面。在看到那熟悉桌面的瞬间,宋文博神色狂变,再也没了之前的高高在上与傲然,只剩下惊怒了。

    “阻止他!”

    宋文博几乎歇斯底里,气急败坏的吼道,身为麾下头号小弟,宋青自然是毫不犹豫当仁不让的冲了出去。

    然后他的手掌还没落在余烬的身上,只见余烬豁然起身,转过身轻松地让过宋青的身子,双手顺势猛地卡住了他的肩膀,众人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呢,宋青就瞬间被余烬撂倒在地,足有一百八十斤的大胖子躺在地上吃痛地叫起来。

    “他什么时候学的格斗术?”

    众人顿时一呆,在他们的眼中,余烬突然显得有些神秘起来,不再是那个因为介绍才加入工作室的小年轻,特别是叶墨眉,更是惊诧至极,她和余烬之前可是同系同级,虽然不太熟,但也算认识,她怎么不知道余烬身手这么好?

    这自然是在后世学的。

    为的是怕宋文博的报仇发展到现实,可想而知后世宋文博带给余烬多大的压力,对宋文博来说,真的想从现实中收拾余烬也并非难事。

    而这一世……

    “呵呵。”

    余烬脚踩着宋青的肚子,单手轻轻地敲击了回车键,嘴角掀起一抹玩味的微笑,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大家请看。”

    不用他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3d投影给吸引了。

    投影上,一张张照片正以幻灯片的形式呈现着,这些照片的地点时间各不相同,但主角却是同一个人,全都是——叶墨眉。

    这里有她放学回家的照片,专心读书的,去超市买东西的,去咖啡厅会友的,除了一些隐秘的照片暂时没拍到之外,其他的哪怕她出外省游玩的照片都有!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聚焦在宋文博身上,不少人都是露出怪异的神色,这些照片出现在宋文博的电脑里,就太过露骨了,几乎就是一个偷窥狂和跟踪狂的真实写照,他们没想到,工作室的老大,这个帅气多金的富家子弟居然这么变/态。

    此时宋文博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呼吸猛然变得急促起来,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同时死死地盯着余烬,双眸变得如同要吃人一般血红,这时,在他的身侧,忽然一道残影挥来。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纤细雪白的手掌重重地甩在了宋文博脸上,留下了五道深深地手指印,可见用力之深,叶墨眉的俏脸上满是羞怒和气愤,贝齿紧咬着娇艳的红唇动了一下,挤出两个字:“无耻!”

    旋即发丝一甩,气冲冲的走出房门,留下已经气得发抖的宋文博。

    宋文博目送着叶墨眉走出房间,此时周围的众人都寂静下来,看着余烬和宋文博,宋文博低着头沉默了一下,突然抬起头盯着余烬,那血红的目光几乎要将余烬吞噬,充满了仇恨与怨毒。

    余烬微微一笑,将脚从宋青身上放下,毫不畏惧地走上前,站在宋文博的身前直视着他,眼神冷漠了下来,一句一顿地说道,“学长,放心,你跟我,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没完!”

    话音落下,余烬最后深深地瞥了宋文博一眼,方才转过身,快步地走出了房间,留下满屋面面相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惊得手足无措的人们。

    直到余烬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宋文博的咆哮声方才响彻而起,“余烬,你给老子等着!!”

    “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余烬走到电梯前才听到这话,他抬起头笑着喃喃道,双眸之中,寒光涌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