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46第四十五章
    四月下旬,国内的局势愈发紧张。南北双方军队开始大规模调动,火药味越来越浓。

    某些国家四处煽风点火,盼望南北双方立刻大打出手,好从中获利。某些国家却并不希望华夏彻底陷入战乱,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英国的传统势力在长江流域,正好是矛盾冲突最尖锐的地区。英国驻华全权公使朱尔典分别照会南北双方政府,希望双方克制,不要爆发“无可挽回”的冲突。并且言明,为了保障英国侨民的安全和英国的利益,英国的军舰和租界内的军队,会在必要时做出适当的“应对”。

    法国同英国保持一致。德国的态度却有些微妙,德国公使哈克斯绍绅在发回国内的电报中写到:一个四分五裂的华夏并不符合德意志帝国的利益。相反,一个统一的亲德国家,将有实力牵制庞大的俄罗斯,成为德意志在亚洲的一个有力“盟友”。华夏军队在满洲里的表现很出色。虽然同德意志陆军相比,他们只能算是三流的军队,但比起尼古拉二世手下的灰色牲口们,已经足够优秀。”

    不过哈克斯绍绅也指出,在满洲里表现出色的华夏军队,是一个强大的华夏军阀的“私军”。而且华夏的工业发展十分落后,比起沙皇俄国,还要更加落后。

    美国没有发表支持任何一方的言论,反而对南北双方都表达出了善意,当然,善意的前提是,大量的订单。

    俄国同日本的表现也十分耐人寻味,一向脾气暴躁的北极熊意外的保持了沉默。或许是俄国内部接连不断的各种运动让沙皇头疼不已,也或许是其他原因,总之,在冬宫的授意下,俄国公使廓索维兹只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就再没发表过意见。

    反倒是日本对华夏即将出现的内乱表现出了极其热切的关注。

    “若华夏发生内乱,则是大日本帝国最佳的机会!”伊集院彦吉在向大本营发回的电报中这样写道:“我国可以趁机在北方继续扩张势力!”

    国内的紧张局势并没对李谨言产生太大的影响。工厂和农场都在有条不紊的发展着。前几天,美国洋行的经理约翰找到了李谨言,他对家化厂生产的口红十分感兴趣。

    “亲爱的李,我的妻子已经疯狂的爱上了红梅口红。”约翰略显夸张的说道:“我想,只要是女人就无法抗拒口红的魅力。”

    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欧洲,口红和化妆品都被视为禁忌。不过追求美的天性终将打破人为的束缚。二十世纪初,化妆品再次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我希望能够将红梅口红推向美国。”约翰对李谨言说明真正的来意:“按照我妻子的说法,和红梅口红相比,其他的口红,包括她之前倍加推崇的娇兰都不值一提。”

    “约翰,这真是个不错的提议。”李谨言笑道:“不过家化厂的经营者是我的三叔。我想他会很乐意同你谈这笔生意的。”

    当李庆云得知这件事时,愣了好一会,然后掏掏耳朵,“侄子,你不是在说笑吧?”

    “当然不。”李谨言道:“三叔,约翰是个认真的生意人,他不会拿生意开玩笑,我也不会。”

    李庆云还是不太敢相信,直到约翰把拟定的合同摆在他的面前,李庆云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第一笔订单的数目并不大,事实上,若是约翰一次要太多,家化厂也生产不出来。

    约翰拿着合同,留下定金离开之后,李庆云对着面前的合同,突然使劲掐了自己一把,哎呦一声,“真不是做梦啊!”

    “当然不是。”

    “侄子,三叔我服了!”李庆云不是第一次和李谨言说这句话,却比以往每一次都诚心实意,“你就是财神爷座下的聚财童子啊!”

    “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李谨言笑道:“三叔,你等着看吧,咱们早晚把那群洋鬼子口袋里的钱全都掏出来!”

    家化厂和皂厂的销售额稳步攀升,李谨言特地和几家商行的老板签了合同,一旦有新产品,首先在他们的商行中出售。对方也需要通过自己的渠道和关系,帮忙推广楼氏工厂的产品。

    经过再三考虑,李谨言还是将几家工厂都挂上了楼氏的牌子,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反正他是打算紧紧抱住少帅大腿不动摇的,这么做也没什么损失。

    对于李谨言的做法,楼大帅摸摸光头,哈哈笑了两声没说话。至于楼少帅……他这段时间都在军营里,李谨言根本连面都见不着,反应什么的,更是无从谈起。

    不过,他真的是很长时间没见过楼少帅了。李谨言低着头算算,至少有半个月了。若是楼逍此刻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会是什么反应?

    李谨言转头看向窗外站在枝头上的麻雀,摇摇头,将这股莫名的情绪压了下去。

    独立旅驻地的操场中杀声震天,新兵正在老兵指导下练习拼刺。独立团扩编成旅之后,新兵占到了总人数的一半,如何训练这些新兵成了重中之重。国内局势紧张,很可能马上就打起来,不管新兵老兵随时都会被拉上战场,新兵大多没见过血,若是一上战场就怂,不说杀敌了,连命都保不住。

    考虑到实际情况,新兵的训练科目做出了调整,首先是拼刺,其次才是射击。

    好枪法是用子弹喂出来的,楼大帅现在手头也不是太富裕,要是按照欧洲强国的新兵标准来训练,后勤部的所有人会集体拿着裤腰带吊死在军营的大门口。

    独立旅的情况还算是好的,枪支子弹基本是德国货。李谨言送出的军火,一大部分都被送去了满洲里,留下的也被楼少帅要来了独立旅,凭他的身份,哪怕看着眼馋也没人敢抢。至于从俄国人手里缴获的步枪和火炮,楼少帅都大方的送了出去,可莫辛纳甘7.62的口径,却让后勤部挠头。

    北六省军队装配的步枪大多是7.92口径,冷不丁来个7.62的,后勤补给就是个问题。子弹倒是不难买,关键是没钱啊!

    财政局的展长青愈发有铁公鸡的架势,想从他的钱袋里掏钱,几口就能叨得你一脸血!若是急了,直接和你蹦高,姜瑜林去了几次,连根毛都没要到。去找楼大帅,楼大帅也呲牙,军队就是个无底洞,上次打老毛子弄出的窟窿还没填满,又赶上司马君要和南方动手,又是扩编军队又是装配武器,他也上火啊。

    从大帅府出来,姜瑜林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大帅是没钱,不过,大帅儿媳妇有钱啊!

    以为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的姜部长一拍手,细细琢磨着,该怎么开这个口。直接去找言少爷?不成,上次被服厂压价的事情,已经让言少爷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了,让大帅再开口也基本不可行。那就只有从少帅那里想想办法了。

    少帅开口,言少爷应该不会不答应的……吧?

    自己去说还是托人先探一探少帅的口风?

    一边想着一边在路上走的姜瑜林压根没听到卫兵的提醒,直接一头撞在大帅府的门柱上,揉揉撞青的额头,姜瑜林猛然间想起了他有个亲戚,现在在独立旅中做参谋……

    楼少帅负手站在操场边,看着场地中的新兵一遍又一遍将刺刀扎进草人身上,脸上表情丝毫未变。

    独立旅新调任的姜参谋,和后勤部的姜瑜林部长有些亲戚关系,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比起参谋,倒更像是是个军需官。

    “少帅,听说咱们旅的配枪,大多是言少爷弄来的?”

    ”恩。”

    “听说言少爷和美国洋行的关系也不错?”

    楼少帅侧过头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想起姜瑜林的请托,姜参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能不能请言少爷帮个忙,给咱们弄点子弹?”

    楼少帅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冷,锋利得像把刀子,“这话,是姜瑜林让你说的?”

    “……”姜参谋余下的话都被噎在了嗓子眼里,他一个字都没提后勤部啊,少帅怎么猜到是他老叔的主意?姜瑜林找上他时,他以为探个口风,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看来,怎么倒像是捅了火药库?

    姜参谋忐忑的去看楼逍身边的副官,对方却连个表情都没给他,

    楼少帅大步走进操场,抓起一把步枪,举着刺刀就往草人身上扎,动作干脆利落,虎虎生风,一旁的官兵们大声叫好。

    姜参谋却只觉得那刀好像就是刺在他的身上。

    老叔啊老叔,你可是害惨我喽!

    李谨言并不知道自己被姜瑜林惦记上了,随着工厂的生产和销售走上正轨,他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农场上。

    第一座农场的规模并不大,满打满算两千亩地出头。其中五百亩上等田,一千多亩中等田,余下的都是下等田。

    李谨言特地询问了不少有经验的老农,根据对方的意见和建议为农场做了规划。主要种植大豆和小麦。并在农场里开辟出一块独立的区域,围上栅栏,打造猪舍和鸡舍,用来养殖家畜。

    农场里的主要劳动力是俄国战俘和退伍的士兵。为了这些俄国战俘,李谨言还特地送了俄国某外交人员两瓶好酒和一千块大洋,换得对方在给上级的电报中说,这些俄国士兵,都因为伤口感染不幸死去了。

    只是三百多个普通士兵,并不会引起上层多大的注意,在电报发出之后,这些俄国人便没有后顾之忧的留了下来。

    留下的俄国人对于能到农场中干活十分高兴,无论是种地还是养猪,都没有任何异议。在这里,他们不用不分昼夜的干活,每工作七天就能休息一天,若是表现良好,在工作三年之后,他们还能分到几亩属于自己的土地!

    上帝!

    俄国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最仁慈的贵族老爷也不会做出这样慷慨的承诺。

    比起这些一惊一乍的俄国人,兵哥们的反应淡定许多。他们的待遇更好,除了分田,他们还能分到一套房子,并且在工作一年之后,可以带家眷到农场中生活。

    李谨言想着,如果农场的发展状况好,可以逐渐扩大规模。不过在现阶段,还是稳扎稳打比较好。

    忙完了一天,李谨言回到大帅府,却发现楼少帅突然从军营中回来了。

    看着背对自己站在房间中的楼少帅,李谨言脚步不由得顿住了。楼少帅却在这时转过身,看到站在门口的李谨言,开口说道:“怎么不进来?”

    李谨言深吸了一口气,走进房间,“少帅,你怎么回来了?”

    楼逍摘下军帽,挑起了一侧的眉毛,“这是我家。”

    李谨言被噎了一下,好吧,他知道自己之前的问题有些蠢,摸摸鼻子,刚想说他不是那个意思,却已经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抱住,整个人都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温热的唇落在他的发顶,仿佛所有的声音消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