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41第四十章
    楼家的车出了关北城,行到中途,就见远处皂厂的方向腾起了一股黑烟,李谨言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皂厂附近的地皮,大多都被楼家买了下来,除了皂厂和正在建的员工宿舍,连座窝棚都没有!想到这里,他的手心冒出了冷汗,连声催促司机加速。

    司机紧踩油门,楼少帅按住了李谨言的手:“别慌。”

    距离皂厂越来越近,入目的景象,让李谨言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有一半的工厂,都被笼罩在大火之中,厂子里的工人们正忙着救火,不少人身上的衣服都被烧穿了几个大洞,头发和眉毛也烤焦了。

    陆怀德一脸的烟尘,长衫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满身狼狈。看到李谨言和楼逍下车走过来,连忙道:“少帅,言少爷,你们怎么来了?快,离远点,这里危险!”

    话音刚落,厂房的一侧屋顶突然被烧得塌陷了,李谨言清楚的记得,那里是生产手工皂的车间。

    “陆经理,这是怎么回事?”

    陆怀德苦着脸,直拍大腿,“都是我粗心,让人钻了空子!”

    李谨言见此情形,知道三言两语肯定是说不清楚的,便不再追问,换言道:“通知消防队了吗?”

    “消防队?”陆怀德愣了一下。

    楼少帅看了一眼李谨言,开口道:“水会。派人去水会叫人了没有?”

    “啊,去了!”陆怀德忙道:“可咱们厂子的位置有些偏,一时半会也赶不过来。”

    火势越来越大,李谨言咬咬牙:“陆经理,通知大家都撤下来,厂子烧没了没关系,安全要紧!”

    “可……”

    “照我说的去做。”

    李谨言见陆经理犹豫,干脆自己大声喊道:“不要再救火了,大家快退后!”

    奈何火场一片嘈杂,距离较近的工人们听到了,而较远的,仍旧忙着一趟趟的担水,灭火。尤其是那些刚从军中退下来不久的兵哥,几乎快扑进火场里去了。

    又喊了两声,听见的人依旧不多,李谨言抬腿就要往前冲,却被楼逍一把拉住了胳膊。

    “少帅?”

    楼少帅一手拽住李谨言,一手举枪,对空放了一枪。

    枪声一响,众人的动作都停住了,李谨言趁机大喊:“大家都退下来,安全要紧!”

    就在这时,接到通知的水会队员终于赶到了。

    等到大火扑灭,已经快到下午四点,大火把一片土地烧得焦黑,空气中还能闻到一阵阵刺鼻的味道。

    李谨言让陆怀德取出了二十块大洋,答谢并送走了水会众人。

    工厂烧毁了一半,只得停工。李谨言和陆经理一起,给每个参与救火的工人发了两个大洋奖励,告诉他们,等到工厂开工,会再雇佣他们来做活。一边发钱,一边清点人数,钱发完,也确定这次大火中没有工人丧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工人们大多只是被火星燎到,衣服上烧穿了几个洞。却有几个兵哥被烧伤了,也说不出话,很可能被烟熏了嗓子。李谨言皱眉,烧伤处理不好,很可能引发感染,一旦感染,就能要了人命。乔乐山制作出的磺胺有限,目前只供应独立团使用。李谨言看向楼少帅,楼少帅没多言,直接叫来了季副官。

    结果这些兵哥都被季副官带回了独立团的营地,安排军医检查治疗。

    等到把兵哥送走,李谨言才问陆怀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少爷,是有人故意放火!”

    陆怀德喝了一口水,嗓子不再火辣辣的疼,当即把他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这场大火是从存放甘油的仓库里烧起来的,工厂内明令禁火,除了在厂房后独立建造的厨房,包括制皂车间都一点火星不能有。陆怀德特地安排了两个库管看守仓库,就怕有哪个开小差,出了问题。谁知道,今天下午,其中一个库管吃坏了东西,另一个库管被人敲了闷棍,若不是有人闻到了烟味,察觉到不对劲,跑去看了一眼,他可能就要被烧死在里面了!

    饶是发现得及时,这火还是没止住,把半个厂子都烧了。

    越听,李谨言的眉头皱得越紧,皂厂的防卫不能说是滴水不漏,却也是高墙铁门,里面又有二十多个退伍兵,还有门卫,能够悄无声息的潜进皂厂,敲人闷棍,还放了一把火,这到底是什么人?

    若不是外人潜进来,难道还是自己人做的?

    “言少爷,刚刚清点人数时,我没说,皂厂新雇的一个厨子不见了。“

    “什么?”

    “他没被烧死。”陆怀德说道:“水会的人查看火场的情况时,我也跟着,刚才又清点了一下人数,只有这个厨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你肯定?”

    “肯定。”陆怀德用力搓了一把脸,“这事,十有八--九就是他做的。”

    “他家在哪?”楼少帅突然开口。

    陆怀德愣了一下,“他是城里和丰楼的掌柜介绍来的,就住在和丰楼旁的弄堂里。有和掌柜担保,我才用他,可谁知道……”

    楼少帅立刻让卫兵带着陆怀德一起去找人,若是找不到,便直接把介绍这个厨子的和丰楼掌柜给扣了。

    “要真是他做的,肯定是抓不到人的。”李谨言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工厂,这事,除了怪背地里下黑手的,就只能怪自己粗心,前面的路走得太顺了,有些自满,也太过大意了。

    若是他能提前有个防备,也不会半个厂子都让人一把火给烧了。现在可是民国初年,不是二十一世纪,有些事,他也太过想当然了……

    李谨言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任谁正斗志昂扬,打算大展拳脚的时候,却被迎头泼了一瓢冷水,都不会太好受。

    “这事交给我。”楼少帅揽住了李谨言的肩膀,将他抱在了怀里:“无论是谁做的,都必须付出代价!”

    恩了一声,李谨言放任自己靠在楼逍的肩膀上,他告诉自己,就一会,就这一会,他需要有个依靠。

    如李谨言所料,陆怀德无功而返,和丰楼的掌柜倒是带来了,可他口口声声的说那个厨子是他一个远房亲戚,去年家里闹灾荒,来关北城投亲的。

    “少帅,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不知道柱子在哪里!柱子那人一向都老老实实的,实在不像是这么胆大包天的人啊!要知道他是这样的货色,打死我都不会收留他!也不会把他介绍给陆经理做事!”和丰楼的掌柜从父辈起就生活在关北城,做生意公道,为人也是急公好义,在街坊邻居中的口碑都不错,不像是会说谎的人。他应该是真不知道,这个人去了哪里。

    所有的疑点都指向这个叫柱子的厨子,他却凭空消失了。

    皂厂一场大火,第二天就见了报,楼大帅大怒,下令警察局长,拿着柱子的画像,全程搜捕。一连几天,都没有消息,直到第四天,才有人来报,说是在城外的乱坟岗子上,发现了一个身高样貌和柱子都有几分相似的人。

    警察局长带着人去一看,又找来和丰楼的掌柜辨认,当真就是那个突然消失的柱子!只不过当胸被人捅了一刀,早就没气了。背上的包裹里还装着一百块大洋。

    事情,又陷入了困局。

    实际上,到底是谁收买并且指使柱子做了这件事,无论是楼家父子,还是李谨言,心里都大致能猜到。去年,关北城外的一家玻璃厂,就是被同样的手段弄垮的。可惜没证据!柱子又死了,就算再查,也查不出什么。

    到头来,这场纵-火案,也只能草草了事。

    经过最初的愤怒,李谨言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愤怒毫无用处。再愤怒,厂子也烧了。一切只能从头开始。

    不过,没有关系。

    李谨言这样告诉自己,厂子烧了,他再建,东西没了,他再做!吃一堑长一智,当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有多卑鄙无耻,心狠手辣之后,他永远不会再让自己犯相同的错误。

    就在楼家皂厂停工的这段时间,关北城出现了大量的日本香皂,哑叔搜集了所有生产和销售这些香皂的日本人工厂和洋行名单,李谨言拿到名单,看着,一个一个把上面的名字都记下来,总有,算账的那一天!

    于此同时,一份同样的名单也放在了楼大帅的面前。他看着表情冷若冰霜的儿子,摸了摸光头:“我知道,你肯定着急想着给你媳妇出气,不过,这事,不能操之过急,搂草打兔子,得连窝端!明白吗?”

    “是!”

    “潘广兴那边我安排了,你手下的潘振武,还有交通局的潘振学,”楼大帅语气中透出了一股阴狠,“为了他的两个儿子,他也得下死力。”

    楼少帅没有说话,只是抿紧嘴唇,黑眸中,闪过一抹冷厉。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