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34第三十三章
    1912年1月下旬,沙皇尼古拉二世和皇后亚历山德拉,以及他们的四个女儿和最小的儿子皇太子阿里克谢,从莫斯科返回圣彼得堡。

    马车刚抵达冬宫,尼古拉二世便得到了俄国边境军战败,华夏军队进入了俄国边境的消息。边境军总指挥米哈洛夫毫无作为,他和他手下的士兵,就像一群丧家之犬,被华夏人从满洲里一直赶回了老家!

    尼古拉二世暴跳如雷,声称要绞死米哈洛夫,皇后亚历山德拉冷眼旁观,她的置身事外让宫廷中的人都感到奇怪。

    “必须增兵!给华夏人一个教训!”

    以德米特里大公和沙皇的叔叔尼古拉大公为代表的一派坚持继续往边境派兵,而外交大臣沙查诺夫和陆军大臣苏霍姆利诺夫则持反对意见。外交大臣沙查诺夫更是指出,俄国不该将主要精力放在毫无进展的满洲里,应该更加关注欧洲局势。

    “他只是个军阀,”外交大臣沙查诺夫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他并不是华夏的统治者。”

    一个手握重兵并且得到人民拥护的军阀,必然会遭到统治者的猜忌。

    德米特里大公和尼古拉大公对外交大臣的话嗤之以鼻,一个懦弱的,毫无作为的北方政府,真的能管束一个野心勃勃的军阀?

    宫廷内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德米特里大公和尼古拉大公的意见,应该继续向边境增兵,而另一派则站在了外交大臣沙查诺夫和陆军大臣苏霍姆利夫一边,他们坚持,必须尽早停止与华夏人的边境冲突,将更多的精力转向欧洲。

    “战争无法得到利益,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

    两派的意见僵持不下,这场争论与其说是为了俄国的利益,不如说是皇室成员同大臣们的权力之争。

    俄国杜马的意见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自从被斯托雷平解散之后,再召集起的杜马成员,都是一些见风使舵,懦弱无能的老好人。

    无论是皇室的大公,还是宫廷大臣,这些老好人都不愿意得罪。只能模棱两可的打擦边球。

    尼古拉二世性格中的负面因素在此时表露无遗,他的想法总是会在下一刻动摇。尼古拉大公是尼古拉二世的亲叔叔,他了解自己的侄子,德米特里大公是沙皇的堂弟,哪怕因为之前的谣言让他失去了沙皇的信任,他在宫廷以及国事上的发言权,却不会减少半分。

    两位皇室成员一次又一次的向沙皇阐述增兵的重要性,最关键的是,如果日本人看到俄国在一个华夏军阀面前的懦弱表现,这些岛国猴子,肯定会想方设法排挤俄国在华夏北方的势力!

    “陛下,必须尽早做出决定!”

    尼古拉二世貌似被说服了,可是,就在德米特里大公和尼古拉大公离开后不久,外交大臣觐见尼古拉二世,沙皇刚下定的决心,又开始动摇。

    皇太后玛丽娜对这件事也表示了关注,随着玛丽娜的插手,皇后亚历山德拉也不甘寂寞起来。

    拉斯普京再一次向皇后进言:“绝不能让德米特里大公再掌握权力,这会是皇室的灾难!”

    皇后听进去了拉斯普京的话,她站在了德米特里大公的对立面。这对主战一方,是个沉重的打击。

    就在俄国宫廷对是战是和摇摆不定时,在满洲里的一师和二师,却有了新行动。

    由于俄国边境军指挥官米哈洛夫,和他手下的士兵在之前的那场战斗中输得丢盔弃甲,跑得一干二净,使得俄国同满洲里边境接壤的部分,成为了不设防地区。

    这个错误是致命的。

    楼逍率领独立团,和一个团的步兵,越过边境,闯进了后贝加尔斯克。

    由于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兴建,后贝加尔斯克才繁荣起来。这里主要生活着铁路职工和一些商人。

    华夏士兵在清晨进入小镇,镇子里的人还在睡梦之中。直到一阵炒豆般的枪声响起,才惊慌失措的从床上爬起来。

    后贝加尔的房子,大都是由木头建成,被称为木刻楞。楼逍让一个懂俄语的骑兵大声喊话:“十五分钟内,房子里的人还不出来,或者是试图反抗,就放火!”

    这番话连喊了三遍,直到楼逍下令点燃火把,俄国人才陆续从房子里走出来,他们看华夏人的目光很不友好,甚至带着仇恨。

    楼逍不在乎这些,他让士兵将这些俄国人集中起来,无论男女,另外派人去搜查了所有的房子,直到确定房子里没有俄国人躲藏之后,才一字一句的说道:“告诉他们,允许他们带上三分之一的财产,离开这里。从现在开始,这里,属于华夏”

    俄国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看着楼逍,就像在看一个疯子。

    这个黄皮猴子肯定是疯了,他怎么敢这么做?他竟然在伟大的俄罗斯帝国的土地上,驱逐帝国的人民?!

    骑兵将楼逍的话,按照原样喊了三遍,三遍之后,楼逍说道:“如果有人不愿意离开,我不介意让十几年前,发生在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的事情重演。虽然额尔古纳河已经结冰,但是,凿开冰面,并不是难事。”

    有一部分俄国人的脸色顿时变了,很显然,对于十二年前的这两起惨案,他们是知道的。

    “当年,华夏人被欺骗,被驱赶,被夺去了生命。”楼逍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俯视这群面带惊恐和愤怒的俄国人:“我,已经足够仁慈。”

    楼逍的这番话,是用俄语说的,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俄国人即便不愿意,在步枪和刺刀的威胁下,也只能回家收拾包裹,离开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几个小时后,俄国人都离开了,后贝加尔,变得空空荡荡。

    楼逍下了马,马靴踩在积雪之上,咯吱作响,“这里,是华夏的土地。”他站定,负手看向伯力和海参崴的方向,目光冷沉:“华夏的土地,就该属于华夏人!”

    后贝加尔的事情发生后,俄皇尼古拉二世震怒,拉斯普京再度散步谣言,皇后亚历山德拉不遗余力的劝说沙皇,必须尽快结束这件事。欧洲方面传来消息,德国的东普鲁士地区,有军队在集结,德皇威廉二世,似乎打算趁火打劫。

    沙皇尼古拉二世被皇后亚历山德拉说服了,他拒绝见德米特里大公和尼古拉大公,召见了外交大臣和陆军大臣,授命外交大臣沙查诺夫全权处理这件事,十分不巧的是,沙查诺夫却在这时病倒了,尼古拉二世只能任命沙查诺夫推荐的尼拉托夫作为代理外交大臣,和华夏人商谈满洲里的事情。

    英法等国得到消息,也纷纷行动起来。英国法国和俄国私下里曾达成协约,共同防御欧洲的德国和奥匈帝国,德国军队的调动,自然瞒不过他们的眼睛。德皇威廉二世行事常常出人意料,谁也无法确定,他此举到底是真的要趁火打劫,还是另有企图。

    英国和法国不赞成俄国把主要精力放在远东,他们更希望尼古拉二世能够更加关注德国的一举一动。

    在这种情势下,尼古拉二世即便想改变主意,也不可能了。

    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和华夏人妥协,议和。

    俄国驻华夏全权公使廓索维兹按照沙皇的命令,照会了北方政府。消息一经公布,举国欢腾。

    “老毛子这是服软了!”

    楼大帅放下司马大总统发来的电报,笑得十分得意:“老子早就说了,就该给老毛子一下狠的!谁肩膀上也没顶着两个脑袋,谁怕谁!”

    楼大帅的幕僚却有些担心,“大帅,俄国人此举,貌似不妥。”

    “怎么说?”

    “打赢俄国人的是大帅的军队,俄国人却直接找北方议和。而且,为何在大总统的电报中,对北六省是否派人参与和谈提也未提?于情于理,这都说不过去。”

    楼大帅的表情阴沉下来。

    想摘桃子?楼大帅冷冷的笑了一声,真以为他楼盛丰几年不打仗,就不会杀人了吗?

    李谨言得到即将和俄国人和谈的消息,立刻给楼少帅发了一封电报。得知是少帅夫人发来的电报,接报员都瞪大了眼睛,期望着这封电报能再给他们一份“惊喜。”可惜的是,李谨言的这封电报很寻常,实在是太寻常了,电报上只有六个字:少帅,要钱,要地!

    副官将李谨言的电报送给了楼少帅,楼少帅回的电报上依旧只有一个字:好。

    这一次,李谨言没再因为楼少帅的言简意赅感到郁闷,就这一个字,足够让李三少乐上半天。

    没等李谨言乐完,哑叔就走了进来,将一张纸条交给了李谨言,李谨言看过之后,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

    “哑叔,这消息确实吗?”

    哑叔点点头。

    李谨言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叫来季副官,当即赶去了皂厂。

    潘广兴没想到李谨言会突然来皂厂,连一声招呼都没打。见李谨言脸色不太好,心里也有些惴惴。该不是,那件事被知道了?

    李谨言沉着脸,一路走进了潘广兴的办公室,门关上,没有开口说话,直接将哑叔给他的纸条,递到了潘广兴的面前。

    看清纸条上的内容,潘广兴额头上的汗,顿时就下来了。

    李谨言冷笑了一声:“潘经理,你的这个小舅子,当真不一般啊。”

    “言少爷,”潘广兴的冷汗冒得更多了,“言少爷,他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一时鬼迷心窍?”李谨言看着潘广兴:“一时鬼迷心窍,就能把手工皂的配方卖给日本人?”

    “言少爷,你就饶他这一次吧!我已经教训过他了,而且,他也只拿了一个方子,我……”

    李谨言啪的一拍桌子,从刚刚累积到现在的怒火,终于爆发:“你的教训,就是给了他五十块大洋,把他送出关北城?!你的教训,就是让知情人都闭嘴?!你的教训,就是把发现这件事的皂厂员工栽上一个罪名,开除了事?!”

    “我……”

    “潘经理,我还没把这件事告诉大帅,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言少爷,我……”

    “我只是想给你个机会,可惜,你让我失望了。”李谨言的脸色很难看,他对潘广兴的印象很不错,对他的生意手段也很佩服。楼家皂厂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在北六省乃至全国名声大噪,和潘广兴是分不开的。

    可是,这件事,已经触及到了李谨言的底线。哪怕潘广兴的小舅子把方子卖给任何一个华夏人,李谨言都不会这么生气。

    可是,日本人!

    李谨言真想把潘广兴的小舅子抓来,当面问问他,就为了一百块大洋,值吗?!他难道没有想过,一旦事发,他依仗的姐夫,和他的几个外甥,都别想得好?

    这叫什么?这叫吃里爬外!

    楼大帅若是知道了,潘家人连命恐怕都保不住!

    潘广兴被李谨言如此训斥,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他知道,这件事是自己的小舅子做得不地道,可他又能怎么办?把人杀了不成?事情发生之后,他只能尽量抹平。他妻子给他生儿育女,为了唯一的弟弟,在他面前跪着哭,他实在是狠不下心。

    李谨言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大帅。”

    “言少爷?”

    “但我不敢保证,大帅不会从其他人的嘴里听到。”李谨言顿了顿,继续说道:“大帅现在正被边境的事情绊住手脚,等他空出手,再从别人的嘴里知道这件事……潘经理,你跟在大帅身边十几年,应该比我了解大帅的为人。该怎么办,你自己掂量吧。”

    李谨言站起身:“还有,之前被你开除的那名员工,你不要再管了,我会安排他去别的厂子里做工。也不要起什么灭口的心思,潘经理,你是聪明人,不过,千万别自作聪明了。”

    潘广兴连声应是,满脸羞惭。

    李谨言走出皂厂,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潘广兴是楼大帅的人,小儿子还在少帅的独立团,他不好处置他,希望他能自己想明白。若他能主动去见楼大帅,这件事就此作罢。一个配方而已,日本人能花钱弄去,他就再开发出更多!若是他执迷不悟……李谨言叹了口气,那么,自己就不得不另想办法了。

    民国四年,公历1912年1月26日

    沙皇俄国和北方政府终于商定,在边境城市满洲里,进行双方和谈。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也不由分说插-了一脚。

    李谨言通过洋行的人,给美国公使喀尔霍递了话,若是能在这次和谈上站在华夏一边,他将把价值一百万银圆的订单,交给美国,后续还会有更多的单子。

    楼大帅之前一直是从英国和德国手中买机器,武器也是一样,美国人一直看得眼馋,却不得其门而入,李谨言挥舞着钞票,把这扇门打开了,喀尔霍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归根结底,政客身后站着的都是财阀,对这些财阀来说,赚钱,才是最重要。

    英国和法国宣称保持中立,他们的态度,却明摆着会偏向俄国。德国公使哈克斯绍绅表现出了与英法两国截然相反的态度,如果能通过这次谈判,让俄国人吃个亏,想必德皇陛下会更加高兴。

    于是,英法与德美,二对二,这场谈判,注定不会平静。

    值得一提的是,楼逍也作为北方政府的谈判人员,出现在了俄国人的面前。对于这个接连给了俄军重创,又强行把俄国人从后贝加尔驱逐的华夏军人,俄国人了解得并不多,唯一清楚的是,他是北方最大军阀的继承人。

    作为谈判代表之一俄国外交代理大臣尼拉托夫,从驻华夏全权公使廓索维兹的嘴里,听到了关于楼逍的一些事情,他很难相信,这个看起来十分俊美安静的年轻人,竟然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勇猛军人。

    他以为廓索维兹在夸大其词。

    很快,他就会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虽然俄国人主动提起和谈,在谈判桌上,却仍是一副傲慢的姿态,堂而皇之的提出,将满洲里归属俄国,并以额尔古纳河曾经改道为由,重订自塔尔巴干达呼到阿巴该图等几个界点。交换条件是,俄国人不会在边境继续增兵。

    历史上,俄国人曾不只一次利用这种手段攫取了华夏大片的领土,若是让俄国人得逞,华夏将再失去几百公里的土地。

    面对俄国人的得意与傲慢,北方政府的谈判人员也是据理力争,寸步不让,谈到后来,俄国人提出,可以不要满洲里,但是,必须重新划分水陆疆界。否则,战端必将重启!

    “伟大沙皇的军队,将踏平脚步所及的每一寸土地!”

    北方政府中,有部分人产生了动摇,一直没有出声,几乎让人忘记他存在的楼逍,却突然站起身,一把抽-出了挂在腰间的佩剑,挥手扎在了俄国公使面前的长桌上。

    楼少帅单手握住剑柄,黑色的双眼,像是盯住猎物的苍狼:“你要战,那便战!”

    几百年前,成吉思汗说过同样的话,蒙古的铁蹄,横扫了欧洲。

    几百年后,这个年轻人说出了同样的话,在他满前的人,仿佛都能从那柄闪着寒光的剑上,嗅出一股血腥的味道。

    俄国的谈判人员全体噤声。华夏人顿时有了一种扬眉吐气感觉。

    楼逍冷冷的扫视着俄国人,几名俄国武官在震惊之后,手也按在了剑柄上,眼看一场谈判就要变成全武行,在场的英法德等国公使纷纷出言,请双方克制,冷静。

    俄国人十分愤怒,但到底被楼逍突然拔--剑的行为吓了一跳,见识到了他的强硬,不复之前的傲慢。

    北方政府的谈判人员提出中方的条件时,都下意识的去看楼逍。

    楼少帅正把剑插-回剑鞘,剑刃擦过剑鞘,发出了一阵让人汗毛倒竖的声音。

    “少帅,您觉得呢?”

    楼逍抬头扫了一眼北方政府外交部的陆部长,又将目光转向俄方谈判代表:“俄国必须公开赔礼道歉,赔款一亿银圆,以额尔古纳河为界,河中洲渚全部归属华夏,自塔尔巴干达呼起,至阿巴该图,界点全部北移十公里,后贝加尔割让给华夏。”

    一番话落,陆部长愣了一下,随即将之前准备的谈判条件收了起来,让随行人员将楼逍提出的条件详细记录下来,摆在了谈判桌上。

    俄国人没有说话,因为,他们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