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30第二十九章
    公历1912年1月,俄国

    前方的战报传回克里姆林宫,沙皇尼古拉二世大发雷霆。

    军政大臣们惶惶不安,自从斯托雷平总理被刺杀之后,国内的土地改革法案被迫中止,虽然这应和了大部分贵族阶层的利益,可皇太后玛丽娜却在悲叹:“唯一能拯救俄国命运的人,死在了阴谋和嫉恨的阴影之下。”

    讽刺的是,斯托雷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已经在风雨中飘摇的罗曼诺夫王朝,而刺杀者波格洛夫,不只是一个激进的左-翼-革-命分子,同时竟是一个保安局的密探!即便他在斯托雷平死后十日就被除以了绞刑,但,这起谋杀案的阴影仍久久笼罩在克里姆林宫的上空,不肯散去。

    尼古拉二世无法发泄的愤怒,终于在听到边境战事不利的时候,彻底爆发了。

    陆军大臣受到了严厉的指责,外交大臣也被波及,皇后亚历山德拉,是唯一能平息沙皇怒火的人,可惜,不久前,皇后正因德米特里大公进言,要将圣人拉斯普京从宫廷中驱赶出去而不快,她和自己的女儿抱怨:“圣人总是被人诽谤!”

    拉斯普京刚刚举行了一场降灵仪式,他向塔基杨娜女大公承诺:“邪恶的,黑暗中的魔鬼,再也不会在女大公的梦中出现。”

    塔基杨娜女大公万分感谢,因为连日噩梦而憔悴的美丽面孔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

    侍女伊莲娜受到了女大公的奖赏,女大公甚至给了她一盒宝石,对出身不算富贵的伊莲娜来说,这简直是一笔横财。

    伊莲娜对塔基杨娜女大公感激涕零,以上帝的名义发誓要终生追随侍奉女大公。背对着女大公,脸上满怀感激的笑容却消失无踪,看着手中的盒子,目光冰冷。

    伊莲娜趁着女大公休息的时间,找到了拉斯普京,拉斯普京对这个跟在塔基杨娜女大公身边的侍女已经十分熟悉。

    伊莲娜跪倒在拉斯普京的脚下,亲吻着他袍子的下摆,就像一个无比虔诚的信徒。

    “伟大的圣人,救世主,我要向您忏悔!”

    “可怜的孩子。”拉斯普京将手放在了伊莲娜的头顶,“神会听到你的祈求。”

    “我要向您忏悔,我不应该对您隐瞒之前听到的话,那些话,都是吐着信子的毒蛇,那些可怕的,被魔鬼诱惑的人,他们在诋毁您,圣人!他们在沙皇和皇后面前屡进谗言,他们发誓要将您从沙皇和皇后的身边赶走,将您从宫廷中驱逐出去,甚至……”

    “甚至什么,我的孩子?”

    伊莲娜仰着脖颈,看着拉斯普京的目光,充满了悲愤:“他们甚至密谋要杀害您!”

    “起来吧,我的孩子。”拉斯普京握住了伊莲娜的手,“神会眷顾诚实的信徒。”

    “感谢您,圣人!”

    伊莲娜退了出去,拉斯普京站在原地,深陷在眼眶中的蓝色双眼,闪过了一抹恶毒与狡诈。他不会轻信一个侍女的话,但他的耳目遍布宫廷,他能够完美的做出“预言”,让皇太子免去一场无妄之灾,也能得到皇后无与伦比的信任,那些对他满是敌意的贵族,在背地里策划着什么,他一清二楚。

    德米特里大公,沙皇的堂弟,一个骄傲的年轻人,他不只一次在沙皇面前诋毁他,甚至连皇太后也受到了他的蛊惑。拉斯普京不会让自己永远处于被动,哪怕他经常被酒精腐蚀大脑,一旦情况威胁到他手中的权势,甚至可能动摇沙皇一家对他的信任时,他却会无比的清醒。

    必须让这个年轻人得到教训,他不该挑战圣人的权威!

    拉斯普京请求觐见皇后陛下,并在皇后陛下的面前做出了预言,有人将试图通过驱逐他,对皇太子阿列克谢不利,因为只有他能治好皇太子的血友病。

    “真的是这样吗?”皇后亚历山德拉大吃一惊。

    “是的,尊贵的陛下,这个人同皇室有密切的关系,将为皇室带来可怕灾祸,在东方,就在东方!”

    拉斯普京的预言当即传遍了宫廷。事实上,他所指的东方,不过是德米特里大公的封地,巧合的是,边境战事不利的消息,却在同一天传回,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主战派的德米特里大公失去了沙皇的信任,陆军大臣也为了保全沙皇的面子,主动请求辞职。只因沙皇的表兄弟,那个刚愎自用的威廉二世,在得知伟大的俄国军队竟然对一个华夏军阀束手无策时,发来了一封满是嘲讽口气的电报。

    这位行事难以预料的德意志帝国皇帝,常常做出让人啼笑皆非,甚至是怒不可遏的事情来。

    他的口不择言,让德国军队被冠上“匈奴人”的称号,他支持摩洛哥独立,触怒了法国人,他还曾说出“你们英国人都疯了”这样激进的言论。

    如今,他特地发电报嘲讽俄国沙皇的军队输给了一群黄皮猴子,并不是无法理解的事情。

    尼古拉二世怒火中烧,却毫无办法。之前的俄日战争,让他丢掉了面子,如今,他恐怕连里子都保不住了。

    同愤怒的尼古拉二世不同,威廉二世却因为此事心情大好,德国支持的奥匈帝国一直想要吞并巴尔干半岛上的波斯尼亚,而俄国沙皇所支持的塞尔维亚,却总是横亘在那里。奥匈帝国的皇帝十分不爽,作为奥匈帝国支持者的威廉二世,自然也不会爽到哪里去。

    如今看到一直和自己唱反调的尼古拉二世输掉了颜面,威廉二世爽了。

    此时,满洲里的战况,也随着前线发回的战报,刊登在华夏国内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

    之前叫嚣着楼盛丰以卵击石,北六省军队必一败涂地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虽然没有销声匿迹,却也被打压得没了气焰。

    北方政府率先做出了反应,司马大总统通电全国,表示支持北六省的军事行动,当即拨付军费十万圆,任命钱伯喜为满洲里战场总指挥,杜豫章为副指挥,对之前立下战功的楼逍却只字未提。

    通电一出,楼盛丰只是冷笑一声,一个字都没说。

    钱伯喜和杜豫章把任命书随手一扔,对楼逍说道:“少帅,咱们老哥两个跟着大帅出生入死几十年,过命的交情。不会被权势迷了眼,也不是有心人挑拨几句就能忘了自己姓什么,吃谁家的饭!”

    楼少帅点点头,心下却十分清楚,钱伯喜和杜豫章能说出这番话,大多还是看在楼大帅的面子上,如果他真想完全让这些老兵痞服了自己,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头一件事,就是把满洲里火车站给拿回来,里面的老毛子应该已经断粮了,估计,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就在这时,军需官来报,新到一批军需物资,请少帅前去接收。

    “我去?”楼少帅转过头:“我不负责军需。”

    军需官嘴角一咧,他当然知道少帅不负责这事,可这批物资,真得少帅去亲自接收不可。

    “是少帅夫人送来的。”军需官说道:“少帅不在,兄弟们没人敢动。”

    听到军需官的话,不只是楼逍,连钱伯喜和杜豫章也被挑起了好奇心。

    “少帅,真是你媳妇送来的?快,快点去看看!”钱伯喜是个急性子,搓着大手:“我打了这么多年仗,家里的婆娘从没想着给我送点东西来。”

    杜豫章拉了钱伯喜一把,“年轻人脸皮薄,少说几句!”

    楼逍冷冷的看了两个老兵痞子一眼,两个老兵痞子不以为然,依旧嬉皮笑脸。

    楼逍的脸色愈发冷了。

    钱伯喜还不怕死的说道:“少帅,别不好意思啊!媳妇能惦记着你是好事!咱们羡慕都羡慕不来!快点,快去看看,都送了什么来!”

    一行人随着军需官到了后勤处,那边正围着几个人,都是后勤处的,带人来的军需官咳嗽了一声:“都散开!聚在这里干什么,少帅来了!”

    众人转过头,马上立正敬礼,然后一哄而散。

    楼逍走到负责登记的军需官面前:“东西呢?”

    军需官立刻指向身后堆在一起,足有一人多高的包裹前,“都在这里了。这还只是一部分,说是后边还有。”

    楼逍没说话,手里的马鞭轻轻敲击着马靴,任谁都能看出,少帅现在的心情,应该不错。或者该说,十分不错。

    钱伯喜抓下帽子,摸着和楼大帅一般无二的光头:“乖乖,这么多?都是给少帅的?”

    军需官也抓头:“运送的人只说是少帅夫人送来的,其他的,没说。”

    楼逍走过去挑开了一个包裹,看到包裹里的东西,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不等楼逍说话,杜豫章当先拿起了包裹里的坎肩,“棉花的?”

    钱伯喜也上前,拿起了坎肩下的护膝,握在手里:“真够厚实的!”

    楼逍依旧没说话,漆黑的双眼中,却仿似有光华在闪动。

    钱伯喜已经迫不及待的把背心套进了军装里,护膝也套上,说起来,他也是习惯了北方的天气,可边境这里,都是茫茫的草原,风吹过,跟刮骨的刀子似的,更不用说防守阵地的兵,换防下来,身上都冷得跟冰棍似的。时间长了,谁受得了?

    杜豫章看着钱伯喜身上的坎肩和护膝,不由得感叹一声:“少帅夫人好心思!真该让姜瑜林好好学学!”

    楼少帅却仿似听而不闻,只下令副官去独立营叫人来接收物资。

    钱伯喜凑过来,“少帅,打个商量,这批东西,分我点怎么样?”

    楼少帅却冷着脸,“我的。”

    钱伯喜:“啊?“

    楼少帅:“老婆,我的。东西,也是我的。”

    钱伯喜:“……”难怪大帅总说他这儿子欠揍!

    独立团的人清点过物资,确认无误之后,楼逍并没让人带回自己的营地,而是全都送到了阵地上。

    正在阵地上防守的兵哥们听到这是少帅夫人送来,少帅没发给自己的团,而是送给了他们,当即眼圈都有些发红。

    当兵扛枪,吃粮拿饷,打仗都是用命去拼的,谁不乐意有个能想着自己的上官?

    一个连长摸着腿上的护膝,只觉得红肿的膝盖不再那么难受了,看到前面又出现了那片熟悉的灰色,呸的吐掉了嘴里的枯草:“TMD,弟兄们,少帅把咱们当人看,咱们就给少帅效死!干死这帮老毛子!”

    枪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不久后,这些誓死守卫边境的大兵们发现,俄国人的这次攻击,并不如之前几次猛烈,而且攻击的间隙也逐渐拉长,连炮声都不那么频繁了,众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老毛子这是扛不住了?还是打着什么别的主意?

    “少帅发给我的电报?”

    李谨言放下笔,抬起头,颇有些讶异。

    “是的,您送去的物资已经抵达前线,少帅特地给您发回一封电报。”

    李谨言接过电报,看了半晌,嘴角直抽。电报上只有一个字:“好。”

    楼少帅这是和他问好,还是说他送去的东西好?

    就算现在电报很贵,两个字就要一个大洋,也不至于这么节省吧?

    季副官现在帮着李谨言做事,对李谨言的性格也算有一定了解,他就知道,看到少帅的电报,言少爷的表情会很有趣。

    李谨言看着季副官:“想笑就笑吧,憋着难受。”

    季副官哪里敢笑,连忙摆手,说道:“言少爷,您之前吩咐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厂房的地址就选在关北城外十里,一共两百亩地,听说是您要,对方也挺痛快,每亩八个大洋。”

    李谨言听了,皱了皱眉:“这个价格,是不是太便宜了点?”

    “不会,那里都是荒地,现在关北的上等田一亩才四十五个大洋,下等田只要十个大洋。给八个大洋买一亩荒地已经算高了。”

    李谨言点点头,他并不太了解这里的地价,之前还以为从李家要了七百亩田是自己赚了,现在看看,好像也没赚多少。

    要不是那七百亩里有五百亩都是上等田,余下的两百亩也是中等田,李谨言不会想着另外买地。北方现在的低价还真是便宜,他要不要干脆多买点,过一把大地主的瘾?

    貌似,他现在就已经是个大地主了?

    李谨言正胡思乱想,季副官开口道:“言少爷,您打算什么时候亲自去看看?”

    李谨言想了想,说道;“就后天吧。”

    刚好李三老爷托人带话,说是想见他一面,李谨言没忘,他之前和李庆云说过,元旦后叔侄俩要聚上一聚,也不好再让李三老爷等。

    不过,该怎么安排李三老爷?

    虽说大致方向他已经想好了,可现在就下手,是不是有点急?毕竟楼逍不在,李谨言不敢保证,楼大帅是否也会像楼逍一样信任自己。

    手指敲在刚写了几行字的计划书上,李谨言陷入了沉思。

    李庆云得到李谨言的回信,顿时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回了三房,正打算和三夫人说说这事,却听老太太屋里的春梅来传话:“三老爷,老太太请您过去。”

    李庆云忙去了正房,老太太一个人坐在屋里,老太爷不在,也不见伺候的丫头。李庆云问了好,老太太就摆手让春梅出去。等屋子里只剩下母子两个,老太太开口说道:“谨言那里回信了?”

    “是,说是后天他去城外,正好见一面。”

    “那好。”老太太点点头,“我这里有件事要告诉你。”

    见老太太神色认真,李三老爷脸上的笑也收了起来,“娘,是什么事?”

    “你二哥当初在南方给郑怀恩做事,期间想办法从洋人手里买了一批军火。”

    李庆云听到,吓了一跳,“娘,这事您怎么知道的?”

    老太太回身从床前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只木匣子,匣子已经有些年头了,十分老旧,四角包着铁皮。打开匣子上的铜锁,里面放着一叠信,信封上的字迹,李庆云认得,是他二哥李庆隆的。

    老太太取出最底下的一封信,拿给李庆云:“你二哥当时发现知道郑怀恩靠不住,可他已经陷进去了,没办法脱身,只能给我写了这封信,若他有个万一,托我照顾你二嫂和谨言。谁知道……”

    老太太没继续往下说,李庆云也低下了头:“我对不住二哥!我没护住侄子!”

    “这事怪不得你。你娘我也不是只能睁眼看着?好在谨言争气,可你二哥这一房,到底是绝了后。不过,那些黑心肝的,也甭想就有舒坦日子过,世上没这个道理!“

    “娘……”

    “你二哥在信中写,他没把那批军火交给郑怀恩,而是托信得过的人运回关北城,藏了起来。那人被你二哥救过命,到现在也没走漏过风声。”

    “什么?!”

    李庆云倏地瞪大眼睛,忙拆开手里的信,看了几遍,也没看出老太太刚才说的意思。

    “不用看了,除了我,没人能猜出庆隆信里写的东西,否则,这封信也到不了我的手上。”

    老太太哼了一声,她到底是个深宅妇人,就算有能耐,也施展不开,亏得庆隆当初想出这个法子,否则,被人害死了还得给人做嫁衣。

    “那……那些东西,现在在哪里?”

    “我找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老太太招手示意李庆云靠近,凑到李庆云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李庆云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这批东西,你嫂子和你侄子都不知道,不告诉他们,我也是怕他们惹火烧身。现在谨言也算是在大帅府站住了脚,你后天瞅个没人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他,具体要怎么做,他自己能思量。”

    “娘,”李庆云的神色有些挣扎:“这些……”

    “我知道你想什么,这些可都是你二哥拿命换回来的!”老太太的语气严厉起来:“你是我生的,也要像李庆昌那样,做个黑心烂肠的不成?!”

    李庆云满脸的羞愧,“娘,我知错了。”

    “知错就好,人呐,不能只看眼前,谨言是个好孩子,你对他好,他都能记得。记住娘今天的话。”

    “我记住了,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