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27第二十六章
    民国四年,公历1912年1月1日,农历辛亥年冬月十三

    自从清廷被推翻,民国建立,南方政府便采用公历纪年,将公历一月一日定为元旦,农历正月初一称为新年,北方政府建立后也仿效行事。

    虽说上了年纪的还念叨着老黄历,可甭管公历还是农历,这日子总是要过,节庆总要讨个喜气。

    关北城从一大清早就热闹起来,沿街都是一片喜气洋洋。

    廖祁庭背着手在前边走,小栓子苦着脸跟着一路小跑,这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少爷还是不打算回家,他都不敢想今后回廖家的日子了,一顿好骂肯定是跑不了的。

    “少爷,要不,咱还是先回去吧,这眼看过年了,家里的老太爷和夫人都念着您呢。”

    廖祁庭没说话,心里也在打鼓。俄国人在边境增兵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一个弄不好,就要打仗。万一楼家真和俄国人干上了,北方政府里能帮忙的不多,袖手是好的,就怕有人在背后捅刀子。

    按照廖祁庭对这些官员和军阀的了解,这事,不是干不出来。或许,他该去南六省看看,宋武的确和日本人走得近,可宋舟却着实不像个短命的,只要不出意外,至少还能活上十几年。廖家也未必没有准备的时间。估计祖父心里明白,也是存着考验自己的心思,否则,不会不提点几句。

    想到这里,廖祁庭豁然开朗。

    “小栓子。”

    “哎!”

    “给家里发电报,我这两天就启程回去。”

    “哎,少爷,你可是……”小栓子险些没掉下眼泪来,少爷总算是不犟了,这北方眼见不太平,要是少爷还不乐意回家,他可怎么和家里头交代!

    主仆俩正在路边走着,迎面来了一队人马,通体乌黑的骏马撒开四蹄,马上的骑士挥动马鞭,行人纷纷走避,小栓子拽着廖祁庭往路边走,不想廖祁庭却踩上了一块薄冰,脚下一滑,摔倒在地,马上的骑士猛的一拽缰绳,骏马扬起前蹄,发出了连串的嘶鸣,硬是停了下来。

    “少帅!”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廖祁庭抬起头,马上的骑士也低头看他,一身铁灰色的军装,黑色的大氅,目光沉冷。

    随后的骑兵聚拢上来,看着廖祁庭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廖祁庭苦笑,这算是飞来横祸?

    楼逍一抱拳:“军务紧急,得罪!”

    廖祁庭愣了一下,忙摇头,楼逍见廖祁庭并未受伤,不再多言,一挥手,马队飞驰而过。

    街上的行人纷纷议论:“看这个样子,恐怕真要和老毛子打起来了。”

    小栓子忙扶起廖祁庭:“少爷,你没事吧?”

    廖祁庭站起身,拍了拍衣摆沾上的碎雪,突然冒出一句:“奇货可居。”

    小栓子不解的问道:“少爷,你说什么?”

    廖祁庭微微一笑:“知道吕不韦第一次见到秦始皇他爹,说了句什么吗?”

    “什么?”

    廖祁庭脸上的笑意愈发深了:“此奇货可居!”

    “可您也不是第一次见楼少帅啊。”

    廖祁庭:“……”果然榆木脑袋没得治吗?

    楼逍一行人从军营赶回大帅府,也带回了满洲里戍边军发回的消息。

    “俄国人动手了?!”楼大帅吃了一惊。

    “是的。”

    “消息确实吗?”

    “确实,俄国人先开的枪,死伤一个排,还折了一个排长。”

    “廖习武怎么说?”

    “交涉没用。”

    楼大帅的脸色阴沉,拳头猛的砸在了桌子上,“来人!给大总统发电报,就说俄国人在边境发动突然袭击,戍边军死伤一个营!老毛子都蹬鼻子上脸了,还谈,谈屁谈!”

    北六省的军队大规模调动,总是要向北方政府报告一声,想起之前大总统给他的回电,楼大帅就一肚子火。要打南方,就个顶个的蹦高,和老毛子干,就脖子一缩,这都是些什么人,窝里横!

    楼大帅背着手在地上转了两圈,狠狠心:“也不等后天了,明天就让钱伯喜的一师开拔,杜豫章的二师也去!”

    不是不让老子的一师动吗?成!老子两个师一起动!

    “父亲,俄国那件事情?”

    楼大帅正发火,听楼逍提起,摆摆手说道:“还没传回消息。我估计,没用。还得打,他们才知道我姓楼的不是好惹的!”

    “父亲,二师一动,要提防日本人钻空子。”

    “我知道。”楼大帅坐回到椅子上:“那群矬子和老毛子一样不是好东西!总有一天,老子把他们的脖子都拧下来!”

    楼大帅的命令一下,后勤部的部长姜瑜林差点白眼一翻抹脖子。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一师的调动,已经让姜瑜林火烧眉毛了,再加上杜豫章的第二师,六个旅一共九个步兵团,再加上骑兵团,炮兵团,对,还要加上少帅的独立团,整整两万多人!

    姜瑜林都想对着楼大帅哭了,没这么难为人的!

    两个副部长和下边的部员也一个劲的挠头,可就算把脑袋挠出花来,该干的活还得干!幸好关北到满洲里这段的铁路被大帅从老毛子手里硬抢回来了,否则,光是骡马,就得让后勤部的这些人撞墙。

    大帅府里,李谨言见到楼逍给他找来的“人才”,半晌没说出话来。

    一个戴着圆框眼镜,国语都说不利索的南洋华侨。

    楼少帅不会是军务繁忙,就随便找个人来搪塞他吧?

    戴着眼镜的华侨见李谨言一脸的怀疑,张口就是一串流利的英文夹杂着德文,李谨言英文还勉强能应付,德文,当真是一个词都听不懂。

    这怎么沟通?

    正头疼的时候,楼逍推门走了进来,李谨言如获救星,忙一把拉住了他:“少帅,你快帮帮忙,这根本就是鸡同鸭讲。”

    楼逍没说话,反手握住李谨言的腕子,拉他回到沙发前坐下。

    那个眼镜见到楼逍,立刻露出了满脸的笑容,站起身,张口一串德语,楼逍和他打过招呼,转头对李谨言说道:“他叫乔乐山,祖居福建,明末移居南洋。柏林大学化学系毕业,年初刚归国。他能听懂国语,只是说不好。”

    乔乐山看着李谨言,又对楼逍说了一串话,神色间颇有些暧昧,楼逍神色没变,只是点头。

    李谨言没去问两个人在说些什么,总觉得,不问比较明智。

    有楼逍在,李谨言和眼镜沟通起来就方便多了,问过了楼少帅,知道乔乐山这人绝对可靠之后,李谨言也没多废话,直接拿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关于磺胺的资料。时间紧急,楼少帅明天就要随军队开拔,打仗的事情可没个准,李谨言拖不起,必须在他离开前,把这件事定下来。

    “乔先生,这些资料是先父从一个叫多马克的人手里得到的。据说,这是一种能够抗菌消炎的药物。”

    李谨言在心中对李庆隆说了一声抱歉,无论如何,李庆隆这面大旗,还是要扯一段时间的。

    听到李谨言的话,楼逍的神色有瞬间变化,却很快归于平静。

    乔乐山已经拿着磺胺的资料翻看起来,先是蹙眉,然后双眼发光,接着再蹙眉,再放光。过了足足二十多分钟,才抬起头,满面严肃的对李谨言说了一番话,李谨言听不懂,只得去看楼逍。

    “少帅,他在说什么?”

    “他在问,给了你父亲资料的人,现在在哪里?”

    “我只知道他叫多马克,其余的,并不清楚。”

    乔乐山的神色有些遗憾,思考片刻,点头答应了李谨言,帮忙研制这种药物。不过,他需要一个实验室,实验器材,还有助手。”

    李谨言松了口气,这些都好办,只要“人才”到位,一切不成问题。

    事情谈妥,李谨言小人了一把,将乔乐山暂时留在了大帅府。乔乐山没有反对,他清楚,这份资料有多重要,这么做,对双方都好。

    安排好乔乐山,楼逍对李谨言道:“我明天出发,季副官留下。有事,可以吩咐他。”

    李谨言点点头,“我知道了。”

    下一刻,突然被按倒在沙发上,楼逍单膝跪在他的腿间,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腕,俯□,吻上了他的唇,唇与唇摩擦的间隙,溢出了一句模糊不清的话:“等我回来……”

    第二天,李谨言醒来时,楼逍已经离开了。

    伺候的丫头端着洗漱用品进来,中间没了那个丹凤眼的丫头。

    门外有两个大兵守着,其中一个就是颇有说书天分的兵哥。兵哥见李谨言有些惊讶,咧嘴一笑:“少帅离开时,给您留下了一个班。有事您尽管吩咐,兄弟们绝没二话。您看谁不顺眼,兄弟们帮您揍!谁敢找您不自在,绝对往死里揍!”

    李谨言听得嘴角直抽,话说,这位兵哥,私下里当真没从事某种“来钱快”的副业吗?

    恰好季副官过来,听到兵哥的话,脸色也是十分不自在,少帅的确吩咐要看护好言少爷,可让这个二愣子一说,怎么就像是撺掇着言少爷去横行霸道一样?

    李谨言和季副官客套了两句,转身回室内取出了之前拟好的章程。既然楼少帅说,有事就找季副官,李谨言便干脆把购买试验器才的事情交给他去办。

    有大帅府撑腰,做事,会顺利得多。

    李谨言忙着磺胺的事情,楼逍的独立团已经乘火车沿中东铁路一路向西,途经过齐市,昂昂溪,扎兰屯,博克图,直到海拉尔。戍边军发回消息,满洲里车站被老毛子占了,一师和二师的官兵,只能从海拉尔下车,步行至满洲里。

    中东铁路是清末时俄国人修的,以哈市为中心,西起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到大连。按照清政府和俄国人签订的《中俄密约》,清廷几乎丧失了铁路沿线地段的一切主权。为了把从哈市到满洲里这段铁路要回来,楼大帅没少费脑筋,能想的主意都想了,甚至还让人假扮土匪。足足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才让俄国人松口,花了几倍价钱,把铁路给高价“赎”了回来。

    就算截了北六省的税收发军饷填窟窿,手头也是拮据。

    这也是楼家急着办厂的原因,缺钱呐!

    边境上,戍边军已经和俄国人交上了手。

    现在是一月天,土地冻得结实,一铲子下去,只留下一个浅坑,根本没办法挖战壕。俄国人一炮轰下来,总要死伤几个弟兄,戍边军在火力和兵员上都吃亏,能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廖习武急得嘴上起了一溜的燎泡,电报上说援兵已经出发了,最快两天,先头部队就能到!

    可他手里这点人,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放下电报,外边又响起了炮声,副官急匆匆的推门进来:“团长,老毛子又上来了!”

    廖习武虎目一瞪,一把抓起桌上的毛瑟手枪,“真TM的以为老子好欺负?!走!灭了这帮瘪独子!”

    深夜,克里姆林宫中,塔基杨娜女大公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哦,上帝!伊莲娜,你在哪里,伊莲娜!”

    侍女伊莲娜走进来,见到女大公脸色苍白,忙上前问道,“殿下,您怎么了?”

    “我又看到了那罪恶的一幕。”女大公捂住双眼,泪水顺着指缝,和冷汗一起滴落:“上帝,宽恕我!”

    伊莲娜不停的安慰着塔基杨娜女大公,“殿下,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已经过去了,罪人已经受到了惩罚!”

    三个月前,在基辅歌剧院,塔基杨娜女大公和她的姐姐奥列嘉女大公,亲眼目睹了斯托雷平总理被刺杀的一幕。自那之后,女大公一直噩梦不断。

    “殿下,”伊莲娜轻轻拍抚着塔基杨娜女大公的手臂:“或许,您可以请求圣人帮忙。”

    “拉斯普京?”

    “是,殿下。”伊莲娜的声音低缓,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圣人是无所不能的,他将为您驱散黑暗中的魔鬼。”

    “明天,明天就请拉斯普京过来!”

    “遵命,殿下。”

    伊莲娜举着烛台,离开了女大公的卧室,站在门口,饱满的唇角,掀起了一丝奇异的笑容,片刻消失无踪,她又成为了塔基杨娜女大公身边忠心耿耿的侍女伊莲娜,而不是身上有鞑靼和蒙古人血统,整个家族都被哥萨克骑兵屠戮,对罗曼诺夫王朝怀有刻骨仇恨的伊莲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