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22第二十一章
    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洒入室内,铁灰色的军装和藏青色的长衫凌乱的散落在地上,白色的里衣翻起一角,露出了盖在下面的军装上衣。皮带的金属卡头敲击在青石砖的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大红的床帐垂落,灼热的气息在密闭的空间中蒸腾,满目的红不断摇晃,时间,仿佛静止在这方寸之地。

    鸳鸯交颈,被翻红浪,带起了一股难言的情热。

    大红的锦被上,青涩的身体被迫舒展,像是一只落入了网中的鸟,用力的振翅,却逃不开猎手有力的大手。

    李谨言猛然仰起头,从耳根到颈下,牵出了一条旖旎的弧,像是引颈的天鹅。双手无力的在被面上抓握,扯出了一道道皱褶,汗水顺着下颌滑落,滴落在被面上,晕染开一片暗色。

    “……疼……”

    低语声从红肿的唇瓣中溢出,片刻间便支离破碎,语不成声。视线渐渐变得一片模糊,流入嘴角的,不知是汗水还是眼泪,苦涩的味道,却滋润了干咳的喉咙,愈发的想要更多。舌尖探出,舔过唇角,不经意的诱-惑。

    覆在他身后的男人丝毫没有罢手的迹象,用力的攥紧了他的手,十指交握,扣在胸前,不容挣脱。狠狠的一口咬在他的后颈,留下醒目的红痕,像是宣誓占有权的雄狮,不肯留情。

    李谨言的意识开始模糊,每每将要陷入黑暗之际,又被强悍的冲击与从尾椎处蔓延至全身的兴奋感拉回,在沉沦与清醒之间往复,被扣紧的腰和两条腿都仿佛没了知觉。

    带着枪茧的手指拂过他的背,握住了他的肩,翻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褪去了冰冷,狂热得迷人的面孔。

    伸出手臂,搂住了男人的颈项,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狠狠的咬在了男人的肩上。

    片刻的凝滞之后,体内的冲击变得益发狂野,李谨言毫不怀疑,他会被楼逍弄死在这张床上……

    终于,伴随着一声压抑的低吼,黑暗如约而至,李谨言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昏迷,都变得奢侈。

    楼逍缓缓低下头,与身下的人十指交握,额头相抵,在半睡半醒之间,李谨言恍惚听到了一句低语:“我的……”

    中午时分,楼家的餐桌上,不出意外的没有出现楼少帅和李谨言的身影。

    看着空出来的两个位置,围坐在桌旁的楼家众人神色各异,却没人轻易出声。直到去叫人的丫头说,房间的门从里面锁上了,叫门没人应,几个姨太太脸上才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楼夫人看向楼大帅,楼大帅摸摸光头,骂了一声:“妈了个巴子的,这混小子,比老子当年还混蛋!有这么猴急的吗?”

    楼夫人脸上带笑:“不等了吧?”

    “不等了。”楼大帅大手一挥:“吃饭。这小子,也不看看他媳妇那小身板,就这么折腾……”

    “大帅!”楼夫人瞪了楼大帅一眼,也不看看,两个女儿还在呢,就这么口无遮拦的,还有,说儿子无所谓,可哪有做公公的这么说儿媳妇的!

    楼大帅讪笑两声,不说话了,端起饭碗大口扒饭。

    楼夫人叹了口气,幸好大总统临时有事,一早就离开了,否则,让外人看到,这成什么样子!逍儿也未免太胡闹了。到底心疼儿子和媳妇,吩咐丫头告诉厨房,把饭菜热着,说不准,什么时候少帅那里就要用。

    楼大帅连吃了三碗饭,放下筷子,起身了回了书房,司马大总统是走了,可满洲里的事还在那悬着呢。那个俄国公使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反倒是没什么的动静,八成是要出幺蛾子。楼大帅想起来就皱眉头,派人去把手下的幕僚和亲信都叫到大帅府,想着一起商量个对策。

    楼大帅一走,楼夫人直接道:“今天这事谁也别碎嘴。”

    楼夫人发话了,没人敢再说三道四。

    年轻人,性子来了,况且刚成亲,正是新鲜的时候,偶尔胡来,也算不得什么。楼家早晚是楼逍的,无论是楼大帅的后宅还是在楼家讨生活的,都不会为了一时嘴快去惹楼少帅。

    至于李谨言,上面三个姨太太抱持着能拉拢就拉拢,拉拢不过来也不招惹的态度,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想办法挑刺。只有六姨太,想起娘家大哥的抱怨,就看李谨言有些不顺眼。他大伯李庆昌可是财政局的副局长,从上任那天起就盯着局长的位置。就算传言李家二房和大房不和,但一笔总写不出两个李字!若是能给李谨言找些别扭,六姨太倒是乐意。

    不过楼夫人发了话,六姨太的这些心思也得暂时放下,私下里动作不要紧,明摆着顶撞,她到底还没傻到那个份上。

    不过,这也不代表她全无办法,现成就有个出头的椽子摆在那里呢。

    楼家的七小姐,性格不是一般的乖僻。不说是目下无尘,却也差不了多少。

    楼夫人给六小姐定亲干脆利落,临到这七小姐却有些犯难。表面上和楼大帅说她年纪小,实际上,楼夫人还是对七小姐的性情拿不准,万一找不对人,碰上个一样脾气不好的,把七小姐嫁过去,非闹得家宅不宁不可,那就不是给楼家结亲,而是结仇了。

    李谨言以男儿身嫁给了楼逍,无论是什么原因,都让楼七小姐鄙夷。

    “这样的男人,会是什么好东西?八成也是冲着楼家的权势来的!”

    第一次见就敢当面甩脸子,这七小姐早晚会再去找李谨言的不自在。

    吃过了午饭,楼七小姐被楼六小姐直接拉回了自己的闺房,屏退了伺候的人,楼六小姐说道:“小七,我劝你一句,你这性子,还是改改吧。”

    楼七小姐看着楼六小姐,满脸的不解,“这话怎么说的?”

    “你看看你今天早上做的是什么事。”楼六小姐一指头戳在了楼七的额头上,在楼家,也只有她会这么对楼七小姐,楼夫人是不屑,其他几个姨太太是不乐意,当初三姨太张扬的时候,可是把楼夫人和其他几个姨太太都得罪得透透的,没弄死楼七小姐就不错了,谁还会刻意去教导她?这才让楼七小姐长成了现在这样的性子。

    “我做什么了?”楼七小姐用手绢捂着额头,“六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你还有理了?”楼六小姐气得一瞪眼,“你早上是怎么对李家少爷的?当着爹和夫人的面!你还想不想嫁个好人家了?惹恼了夫人,当心你今后都没好日子过!”

    楼七小姐撇了撇嘴,“夫人还真能把我怎么样不成?爹可不会答应。”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楼六小姐当真是生气了,“你以为你是谁?要是夫人真一心整治你,你连一声冤都喊不出来!就算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我……”

    “你别争辩,先听我说。”楼六小姐吸了口气,放缓了语气,“不管你之前是怎么看李家少爷,你眼睛总不瞎,看爹和夫人的态度,就该知道,他在咱们家会是个什么地位。别再听别人几句撺掇,就钻牛角尖,他不是你该惹的,也不是你能惹的!”

    “不就是个男人嘛!说是命格对得上罢了。将来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不管将来,我只和你说现在!”楼六小姐的语气倏地变得严厉:“他是楼家堂堂正正娶回来的,他的地位摆在那里。世人都重信义二字,尤其是咱们这样的人家。将来这楼家是谁的,是个人都清楚,咱们都是要外嫁的女儿,不想着和他处好关系,还上杆子去得罪他,你是脑子被驴踢了吗?”

    楼七小姐不吭声了,虽然楼六说的话她都明白,但她牛心惯了,一时还有些转不过弯来。

    “我说了这么多,你好好想想吧。”楼六小姐说道:“要是还想不明白,就当我白费了这番心。”

    楼七小姐刚走,五姨太就派人来叫。楼六小姐知道五姨太要说什么,抢在五姨太开口前说道:“娘,我知道你不想我总和她牵扯,可当年二姐救过我的命,她出门前又叮嘱我好歹看顾一下小七,我不能就这么放着她不管。再者说,我们是亲姐妹,万一她做出什么错事来,我在婆家就能好看吗?”

    五姨太瞅着楼六小姐,真想看看自己这姑娘脑子里都想什么,楼七那个性子,她不说躲着,还往上凑!自己一说,她还振振有词!

    “你啊,让我说你什么好。你答应娘,这可是最后一次了,小七那性格,不是你几句话就能扳过来的,当心惹火烧身,你年后就要出门子了,可不能被她连累了。”

    “看您说的。”楼六小姐坐到五姨太的身旁,“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别和我这边打马虎眼,给我个准话。否则,我现在就去和夫人说,把她也关起来。有那么一个疯娘,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五姨太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万不能被旁人带累了。

    六小姐知道五姨太是下了狠心,只得在心下叹了口气,“娘,我听话,你别去和夫人说。”

    五姨太见楼六小姐不像是在敷衍她,这才有了笑模样。

    李谨言醒来时,房间里一片昏暗。身体像是被车轮碾过一样,动一下都艰难。

    楼逍躺在他的身后,有力的手臂横过他的腰,李谨言想把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挪开,却被搂得更紧。

    “少帅?”李谨言侧过头,“你醒着吗?”

    “恩?”

    带着些许鼻音的声音传进耳朵,楼逍缓缓的睁开眼。李谨言刚想说些什么,肚子却适时的响了起来,这下子,什么都不用说了,肚子的轰鸣声足以代表一切。

    “饿了?”

    “恩。”

    环在李谨言腰上的手总算是移开了,李谨言侧身掀开床帐,“也不知道什么时辰了。”

    楼逍直接起身,赤脚踩在地上,捡起随意丢到地上的长裤,黑暗中,拉链滑过的声音也变得异常清晰。李谨言也下了床,只是脚步有些虚浮,没走几步,鼻尖就冒出了冷汗。

    楼逍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说道:“不够。”

    “啊?”

    “你还能走。”

    楼逍的话似乎不太对头,李谨言仔细琢磨了一下,明白了,然后脸黑了。楼少帅分明在说,他做得还不够,以至于自己还能下地走动?

    李三少扶着腰,深深为自己太过优秀的理解力感到悲哀。

    伺候的丫头一直守在门外,房间的门打开,只穿着衬衫长裤的楼少帅站在门口,头发有些凌乱。

    “晚餐。”

    楼逍吐出两个字,丫头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李谨言扶着楼逍的肩膀,从身后探出了头,“有吃的吗?麻烦去给我们找点来。下两碗面也成。”

    丫头这才回过神,看到神色有些疲惫,却意外带着一股慵懒姿态的李谨言,心跳得有些快。

    “少,少夫人……”

    李谨言眉头一皱,显然还不能适应这个称呼,“别这么叫我,我不习惯。”说着又抬头看了一眼楼逍,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我到底是个男人,真的不习惯。”

    楼逍点点头,“言少。”

    丫头眨眨眼,这次的心思却是转得飞快,立时改了称呼:“少帅,言少爷,夫人吩咐厨房一直热着菜呢,我去给你们端来。”

    不一会,四菜一汤,热腾腾的米饭就摆到了桌上。屋子里亮了灯,李谨言坐在桌子旁,端起饭碗,看着丫头们收拾床铺,总觉得脸上有些发烧,瞅瞅楼少帅,却是一脸的坦然。当兵的,果然不一样!

    李三少果断埋头吃饭。

    连吃了两碗米饭,李谨言放下了筷子,楼少帅那边已经添了第四碗了。李谨言摸摸吃得有些撑的肚子,看着楼少帅,表情十分微妙。

    楼少帅:“怎么?”

    李谨言:“饭桶,也是一种精神。”

    楼少帅:“……”他果然不应该手下留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