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21第二十章
    公历1911年12月28日,农历辛亥年冬月初九

    尽管大帅府已经尽量掩盖消息,可喜宴上发生的事情,还是不胫而走。

    清晨的茶楼里,一个穿着黑色棉袍,三十多岁的壮年汉子,正说得起劲。尤其是说到钱师长痛殴俄国公使那一段,更是撸胳膊挽袖子,故意摆出一副横眉立目的模样,看起来倒真有几分煞气,引起众人连连惊呼。

    跑堂的伙计肩膀上搭着白毛巾,提高了嗓子叫道:“罗大舌头,你可歇歇吧!这都说了一早上了,不累啊!就你那大舌头还想充说书先生?快点让让,我这客人还等着呐!”

    罗大舌头眼睛一瞪:“呔!再多嘴,小心老子也效仿那钱师长,将你踹一个满脸开花!”

    伙计一撇嘴;“您老踹我不踹我两论,您昨儿个欠的差钱,该给了吧?掌柜的还等着呐!”

    说得罗大舌头一阵脸红,众人一阵哄笑。

    廖祁庭依旧坐在昨天的位置上,听着茶楼里众人和伙计插科打诨,倒也觉得有趣。

    大帅府的喜宴他去了,碰巧遇到一个廖家在北方政府里的熟人,也就没亮廖家人的身份。却没想到,在喜宴上会见识到这么一场“好戏”。

    看起来,司马君和楼盛丰不和的消息,也不是空穴来风。

    不过,和南方比起来,北方这点事根本算不得什么。别看南方总是笑话北方从大总统往下,凡是手握实权的都是丘八出身,可丘八有丘八的好处,至少,丘八手里有兵有枪,没人敢不把丘八出身的司马君当回事。

    司马君手握实权,郑怀恩拍马也赶不上。

    自从李庆隆死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南方政府换了三任财政部长。甭管这人多有才干,背后使了多少劲,一个不留神,就要被人下绊子!费劲巴拉的爬上去,屁股都没坐热,乌纱帽就丢了。郑怀恩倒是想管,可他一没钱二没枪,也就顶着个大总统的名头好看,他管得了吗?

    直到廖家三房夫人的娘家大哥,依靠廖家的财力,走通了各方关系,才坐稳了这个既是聚宝盆,又是火山口的位子。

    原本看过了楼少帅大婚的热闹,廖祁庭就该返家了。来之前,家里的老太爷可是对跟着廖祁庭的人下了死口,夫人也放了狠话,哪怕廖七少爷的肉皮磕青了一块,小栓子这些人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怕什么来什么,廖祁庭听说楼家要开一家制皂厂,突然来了兴趣,他不走了。

    小栓子简直是五雷轰顶,差点没给廖祁庭跪下,抱着大腿哭:“少爷,你就发发慈悲,给小的留一条命吧!”

    廖祁庭的确是临时起意,却并不是为了胡闹。

    肥皂这玩意在国内还是个新鲜货,数得上号的制皂厂只有两家,一家在天津,一家在上海。现在国人大多还是习惯用胰子,穷人家用草木灰的也不少。

    无论是国货还是洋货,一块肥皂的价格不过三到五分。就算成本再低,利润总归有限。

    楼大帅截留了北六省的收税不是秘密,各地的军阀都这么干。制皂厂一年能赚的利润,恐怕连税收的零头都不到。如果楼大帅想要办厂赚钱,比制皂厂利润高的多了去了,楼家如此兴师动众,只能说明,这家厂子恐怕不简单。

    廖祁庭是不知道楼家能从肥皂中玩出什么花样,但从楼家急着开厂这件事却能看出,楼家需要钱。

    养兵,就是个烧钱的买卖。

    宋舟手握南方最富庶的六省,还整天叫穷呢,北六省税收不到南六省的四分之三。如今北边的边境不太平,南北也随时可能打起来,各路军阀都开始扩军,楼家不缺钱才怪。

    廖祁庭吃完了最后一个蒸饺,擦擦嘴,见小栓子一脸苦样,很是怒其不争:“小栓子,要把目光放长远些!你家少爷我是随便乱来的人吗?”

    小栓子还是一脸苦相。

    廖祁庭不管他,离开了茶楼,一路走,一路想着,虽说廖家和南六省的宋舟关系不错,可宋武那个人,同日本人走得太近了,廖家作为南方商界的龙头,在生意上没少和日本人产生龃龉,一旦宋武接了宋舟的位置,很难说不会对廖家下手。

    南方政府表面光鲜,内部却是一团乌烟瘴气,早晚都要闹起来。比起南方,廖祁庭更看好北方,至于是司马君还是楼盛丰,廖祁庭倒是更偏向楼盛丰。楼盛丰的儿子,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来的成就,绝不会在他老子之下。

    楼家缺钱,廖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没人会把送上门的钱主动往外推吧?这次他来北六省,未尝不是想着给廖家在北方结个善缘。

    只是,这事情怎么做,还需要好好想想。

    李谨言心中有事,睡得并不怎么踏实,迷迷糊糊的一连做了几个梦,等到醒来,只觉得头昏脑胀,梦里经历了什么,却一点也想不起来。

    楼逍穿着衬衫军裤靠坐在床边,一条膝盖弯起,赤脚踩在床沿上,右手捏着一枚子弹,三两下将一把毛瑟手枪拆成了零件。

    看着散落在床上的手枪零件,李谨言半晌无语。

    “醒了?”

    “恩。”

    楼少帅又三两下将毛瑟手枪组装好,“好玩吗?”

    李谨言:“……”

    清早醒来,就看到昨夜的枕边人坐在床边玩枪,这场面,怎么看,都有些渗人。李谨言庆幸自己的心脏够强,换成一个稍微神经脆弱点的,非得被吓得跳起来不可。

    不过男人没有不爱枪的,比起楼逍之前送给他的勃朗宁,李谨言倒是对这把毛瑟更感兴趣。这种枪在国内叫驳壳枪,也叫盒子炮,在国外不怎么受欢迎,倒是让国人玩出了水平。枪身扭转九十度射击,不只解决了一枪之后子弹就往天上飞的问题,装上枪套还能当冲锋枪使用。

    后世的抗战剧,驳壳枪的出镜率几乎是百分之百,不说傲视群雄,也是独领风-骚。

    楼少帅:“喜欢?”

    李谨言点头。

    楼少帅:“给你了。”

    李谨言:“……”

    初次见面礼是一把枪,聘礼还有一把枪,成亲后第二天又收到一把枪,李三少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

    墙上的自鸣钟响了七下,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丫头们端着铜盆和洗漱用品鱼贯而入,领头的是个十七八岁的,长着一双丹凤眼的丫头,额头饱满,嘴唇有些薄,却不会显得刻薄,一件掐腰靛青色棉袄,愈发衬得腰肢纤细,胸脯饱满。

    那丫头未语先笑,上前一步,张口叫了一声少帅,捧着毛巾的手却被晾在了半空。楼少帅读了五年军校,回国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军队里,已然习惯了军人的作风,不用丫头服饰,利索的刷牙洗漱,拿起军装外套穿上,一颗一颗的扣上军服扣子。直到武装带的金属搭扣发出一声轻响,愣了半晌的丫头才回过神,低下头,满脸通红。

    李谨言没说什么,事实上,对一个咬着嘴唇,潸然欲泣的姑娘,他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楼逍整理好军装外套,李谨言也恰好洗漱完毕。

    两个人离开房间,屋子里的其他丫头瞅了一眼丹凤眼的丫头,谁也没说话,只是心里都觉得好笑,真以为自己是个天仙美人?明明是六姨太远房亲戚家的姑娘,却上杆子做伺候人的事情,也不嫌磕碜。夫人现在是没空理会,大帅府里的老人也都当个笑话看,一旦等夫人下了狠手,别说这丫头,就连六姨太也得吃挂落。

    当年三姨太为什么是那样的下场?一来是太过张扬,二来就是她在少帅的身边安插了人!六姨太以为自己娘家兄弟是军政府的财政局局长,就有了靠山?还不知道以后怎么死呢。

    昨天的喜宴,楼大帅的姨太太们都没露面,这是大帅府的规矩。早些年三姨太受宠的时候,仗着胆子和楼大帅抱怨过几句,险些被楼大帅抽了鞭子,从此以后,再没哪个姨太太敢出这个头。尤其是看到了三姨太后来的下场,姨太太们更是对楼夫人恭敬有加。

    说一千道一万,楼大帅只有楼逍一个儿子,这楼家,以后都是楼逍的,要想让自己的日子好过点,就得讨好楼夫人。

    可还是有人被猪油蒙了心。不只是大帅府的丫头下人们等着看六姨太的热闹,其他的几个姨太太,也扒拉着手指等着那一天。

    只有六姨太浑然不觉,一心巴望着自己的侄女能攀上楼少帅。在她看来,少帅娶进门的是个不能生的,身边早晚会纳人,自己这个侄女模样好,身段也不差,真能得了少帅的好,自己和娘家兄弟将来也能得了好处。只要能怀上孩子,夫人若是知道了,也未必会和她计较。

    六姨太到底还是蠢了点,也没想想,事情如果真是这么简单,为什么其他姨太太却一点心思都没动?就只她亲戚家有姑娘不成?

    若六姨太还不及时收手,当真会像丫头们说的那样,以后不知道怎么死呢!

    李谨言和楼逍走进大堂,楼大帅和楼夫人高踞首位,四个姨太太坐在楼夫人的下首,身后站着伺候的丫头,还有两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坐在另一边,身上穿着一样颜色的裙子,梳着齐眉的流海,打眼一看,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仔细分辨,才能看出,两个姑娘眉眼间还是有着不同,一个长着一对杏仁眼,略显可爱些,另一个,眼尾却有些狭长,看上去有几分凌厉。

    李谨言知道,这八成就是楼逍的两个妹子了。

    楼大帅有七个女儿,前面的五个都出嫁了,婆家都是北六省数得上号的军官和大员,最次的也是一个省长的二公子。六小姐也定了亲,年后就要嫁给钱师长的小儿子,说白了,儿女的婚事,也是笼络下属的一种手段。现在只剩七小姐还没定下来,楼夫人和楼大帅商量过,七小姐的婚事暂且缓缓,一来她年纪还小,虚岁十六,周岁刚十五,再者现在也找不到合适的,就算是为了联姻,也不能亏待自己家的姑娘。

    杏仁眼的就是已经定亲的六小姐,眉眼略显凌厉的是七小姐,虽然有三姨太的事情,可楼夫人还是对几个庶女一视同仁,并没因此亏待了七小姐和她两个同母姐姐。

    楼大帅一身戎装,大马金刀的坐着。楼夫人身着一件绣着牡丹的琵琶襟大袄,脑后挽着一个高髻,斜插着三枚金钗,钗头上镶嵌着一模一样的三枚东珠,说不出的贵气。

    几个姨太太也是老式的打扮,之前还凑趣和楼夫人说着话,等楼逍和李谨言走进来,便住口不再言语。

    李谨言跟着楼逍上前两步,在楼大帅面前跪下,从托盘中取过茶盏,高举过头:“爹,请喝茶。”

    楼大帅哈哈笑了两声,开口道:“混小子,你这媳妇可是不错,记得好好待人家。”

    说着,从一旁取过一个信封,递到李谨言的面前:“给,你爹我是个粗人,也说不出文绉绉的话来,进了我楼家的大门,就是我楼家的人,楼家会护着你,好好和这混小子过日子吧。”

    李谨言听着楼大帅的话,嘴角忍不住直抽,到底是控制住了。

    楼夫人嗔了楼大帅一眼,接过茶盏温言说了几句,给了李谨言一个红封。至于几个姨太太,李谨言也只是笑着逐个问好,连腰都没弯。

    整个过程,楼少帅除了“恩”两声,几乎一言不发。

    六小姐对李谨言很好奇,七小姐却莫名的对李谨言有一丝敌意,接过李谨言准备的礼物,冷哼了一声,连个笑脸都欠奉。

    李谨言不动声色,楼逍的眼神发冷,楼夫人看了楼大帅一眼,楼大帅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小七,你嫂子你和说话呢!”

    六小姐忙拽了七小姐一下,示意她别在这个时候犯倔,七小姐不得不低下头,讷讷的和李谨言说了两句好话,眼中却闪过一抹不甘。

    李谨言并不想为难这个小姑娘,总觉得自己这是欺负人,可任由七小姐给他甩脸子,他也未免太窝囊了。

    楼大帅这一出声,倒是让他松了口气,不必被这小姑娘来个下马威,也不必第一天就和楼家人闹不愉快。可无论如何,这个梁子到底还是结下了。

    李谨言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他也不是天生讨人厌,这小姑娘为什么看他不顺眼?

    实在想不明白,便也撂开了,反正他和两个小姑娘不会有太多接触,他到底是个男人,不可能三天两头的在大帅府的后宅晃悠,太不像话。

    只是楼大帅给的礼,让李谨言十分吃惊,竟然是楼家在建皂厂的三成股份。

    楼少帅对李谨言的惊讶不以为意:“给你,就收着。”

    李谨言点点头,楼家把他当自己人,他也没必要矫情。想了想,开口道:“少帅,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什么?”

    “能不能帮我找几个懂化学,或者是制药的人,最好是国外留学回来的。”

    “好。”

    李谨言摸摸鼻子,“少帅,你就不问我找这些人作什么?”

    “没必要。”

    楼逍的回答干脆利落,李谨言斟酌是不是该主动把磺胺的事情告诉他,却突然被楼逍腾空抱了起来,一把掼在了床上,李谨言吓了一跳,忙用手肘支起身体,“少帅,你干什么?”

    楼逍几步走到门边,锁上,转过身,解开了武装带丢到一边:“睡你。”

    李谨言一个激灵:“现在,还是白天。”

    “没关系。”楼逍走到床边,弯下腰,一把握住了李谨言的脚踝:“我不在乎。”

    李谨言:“……”

    昨夜没睡成,这是要立刻找补回来?

    果真,军人作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