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19第十八章
    室内寂静,只有龙凤红烛的火光映在墙上,摇曳出暧昧的光影。桌上摆着一壶酒,青瓷的酒壶旁,是两只用红绳系在一起的酒杯。

    李谨言张张嘴,很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一清二楚,同样是男人,他太了解楼逍双眼中的光亮代表着什么。

    楼逍一步一步走近,李谨言下意识的后退,后膝已经抵在了床沿,退无可退,一下坐到了床上。

    “那个,少帅,咱们打个商量行吗?”李谨言艰难的开口,掌心按在绸面的喜被上,冰凉。

    “恩?”楼逍的手已经解开了军服上衣的第三颗扣子。

    “这事,能不能先缓缓?”

    楼逍手下的动作一顿,抬起头,乌黑的眸子定定的看向李谨言,下一刻,李谨言的视线忽然颠倒,已然被按倒在了大红的喜被上,两只腕子被一只大手抓住,扣在了头顶,楼少帅就像是一只蛰伏了许久的兽,终于抓住了他觊觎已久的猎物,急着下腹。他单膝跪在床上,另一只手掐住了李谨言的下巴,低下头,暗色的双眼,在满目的红色中,益发的深邃。

    “为什么?”

    “那个,就是……”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李谨言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更不用提说话了。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却谈何容易。

    楼逍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楼少帅能感受到掌心下的僵硬,微不可见的蹙了一下眉,“怕我?”

    “……”李谨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实话吗?他怕自己“死”得更快。

    “嫁了我,拜了堂,我睡你,天经地义。”

    李谨言被噎了一下,他很想说,少帅,好歹您也是留过洋的高级知识分子,就不能含蓄点吗?

    楼逍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似乎在说,含蓄,也是要睡的。

    李谨言:“……”

    楼少帅明显是铁了心,和他武力对抗根本不可能。若是谈条件……现在的他,压根就没有那个资本。

    就像楼逍说的那样,他们已经成了亲,拜了堂,睡在一起,的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今天不成,那明天呢?后天呢?总是会有这么一天的。在这件事上坚持,当真是没什么意义。

    李谨言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只凭他自己,却是难上加难,一朝穿越呼风唤雨那纯粹是扯淡。在这个世道,想要找到楼家这样的靠山并不容易。

    李三少突然之间想通了,闭上了双眼,楼少帅能感到身下的人渐渐放松了下来,有些不解,侧过了头,手指擦过李谨言的下唇,“怎么?”

    李谨言睁开眼,“少帅,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这样,不太舒服。”

    楼逍沉默片刻,放开了李谨言,起身走到桌旁,执起青瓷的酒壶,回到床边,坐下,咬开了壶嘴,喝了一口。

    李谨言正半靠在床边揉着手腕,下一刻,被楼逍扣住了后颈,唇,被堵住了。冰凉的酒水度进了他的口,沿着喉咙滑下,变得火热,仿佛连心都要烧起来了。

    来不及吞咽的酒沿着唇角滑下,顺着颈项,滑进了长衫的衣领,被修长的手指抹去,领口被粗鲁的扯开,呼吸也瞬间变得急促起来。

    李谨言仰起头,任由楼逍的唇舌在自己的下颌和颈项间游走,手臂紧紧搂住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抵在大腿上的热度,让他莫名的兴奋起来。

    有些自嘲,却依旧难以抵挡从尾椎处蔓延开的快-感。恍惚间,长衫的盘扣已经全被扯开,露出了白色的里衣和分明的锁骨。

    楼逍撑起身体,额际已经沁出了汗水,李谨言也急促的喘--息着,他必须承认,想开之后,他甚至是有些期待的。

    就在楼逍的手搭上腰间皮带的时候,门外突然起了一阵喧哗,还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房门砰砰的响了起来,季副官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少帅!出事了!”

    楼逍的动作猛然间一顿,李谨言也是神色一变。

    门外的季副官满脸焦急,看到房门打开,立刻说道:“少帅,出大事了!钱师长他们对着那个老毛子拔-枪了,大帅也和大总统吵起来了,外边都乱成了一团,夫人实在是应付不来,您快去看看吧!”

    楼逍的神色一凛,单手耙梳过有些凌乱的发,抬腿就要离开,突然间脚步一顿,回头望向身后,李谨言也下了床,正在整理衣服,见楼逍看过来,抬头说道:“少帅,你快过去吧,我等等就到。”

    楼逍点点头,并没说出这不关李谨言的事。李谨言提起的心放了回去,到底松了口气。

    开喜宴的大厅里,已经乱作一团。俄国公使廓索维兹被几个师长围着,脾气最暴躁的钱师长,不是人拉着,已经要动手了。饶是如此,嘴里也骂骂咧咧的,没一句好话。

    朱尔典和其他几国公使都被保护了起来,在场的北方政府官员们显得有些无措,北六省军政府的众人倒是显得同仇敌忾,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怒气。

    楼夫人一边忙着安抚女眷,还要一边注意着楼大帅这边的动静,司马大总统的上衣已经沾上了酒渍,被几个随身的警卫护在身后,楼大帅站在他的对面,一手用力的捶着胸口,一边大声的问道:“大哥啊,大哥!我楼盛丰敢把心掏给你,你敢吗?啊?!”

    司马大总统的脸色有些难堪。

    “大哥,你糊涂啊!”楼大帅的虎目满是血丝,身边的人想要拉住他,却被他一把甩开,他上前一步,不顾大总统警卫手里的枪,一把抓住了司马大总统的衣领:“你说,你真不知道老毛子是个什么东西?!那群王八羔子十年前做的孽你都忘了,是不是?!”

    “我没有!”

    “没有?你摸摸良心,你敢说你对得起这些当年和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吗?!你对得起死在外东北的那些老弟兄吗?!”

    “别说了!”

    “别说了?”楼大帅的神情益发的愤怒,就像是一头终于被激怒的狮子,“我看你就是没忘,也压根不再当回事!”

    “楼盛丰!你反了吗?!”几个北方政府的官员呵斥道:“你竟敢质问大总统?!”

    “屁!”楼大帅一把扯开了身上的军装,露出了胸膛上狰狞的一道道疤痕:“老子当年出生入死的时候,你们还在娘们肚皮上拱窝呢!和老子掰扯,你们不够格!”

    “你……”几个出声的官员都被楼大帅一席话气得脸色发白,他们的确满腹经纶,但和在军队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军痞子打嘴架,当真只有挨骂的份。

    司马大总统见闹得不成样子,只得开口道:“盛丰,今天是逍儿的好日子,别闹了。让你的人把公使阁下放了,咱们坐下好好谈谈。”

    “原来,大哥你还知道今天是我儿子的好日子?”楼大帅憋了一肚子的怒气,不是一天两天了,借着酒劲,干脆在今天全都发了出来,“这些狗屁倒灶的屁事,就提都不该提!”

    楼大帅不依不饶,司马大总统脾气也上来了,“盛丰,这是不得已!”

    “不得已个屁!当年的六十四屯,还有海兰泡的事情,你都忘了?!几万人呐,都让这些老毛子给害了!你还要和他们谈什么满洲里!什么合约?!我还叫你一声大哥,大哥,这事你要是真做了,那你就是千古的罪人!还有你们!”楼大帅的目光如利剑般扫过北方政府的一众官员,最终落在了俄国公使廓索维兹的脸上,“还有你!回去告诉你那个沙皇,想要满洲里,除非在我楼盛丰的身上踩过去!有能耐,把北六省的爷们都杀光了,否则,就算一块土疙瘩,我也不给你!”

    “楼大帅,你只是地方官员,这件事,你无权插嘴。最终的决定权,在总统阁下的手中。”廓索维兹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语气十分僵硬:“另外,你们竟然如此蛮横的对待一个外交人员,我会将此视为对大俄罗斯帝国的挑衅!”

    “去你-妈-的!”钱师长直接一脚踹在了廓索维兹的肚子上,要不是身旁的人拉住他,他就要扑上去给这人一顿胖揍:“妈了个巴子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撒野,老子废了你!”

    楼逍和季副官赶到时,恰好看到了这一幕,钱师长身旁的人没注意到,他却看到,廓索维兹的手已经探进了怀里,眼神一冷,上前几步,抄起一个兵哥手中的枪,对天放了一枪!

    顿时,大厅里变得鸦雀无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女人的尖叫。楼少帅听而不闻,大步走到钱师长一群人身旁,枪口抵在了廓索维兹的头上,季副官忙紧跟上前,一把拉住了廓索维兹的右手,他手中赫然握着一把左轮手枪。

    看到这一幕,钱师长和他身边的人眼中顿时闪过了一抹杀意,廓索维兹高声叫嚷:“我要抗--议!你们不能这样对一个外交人员!”

    “外交人员?”楼逍的声音很冷,冷得仿佛能刺穿人的骨头,“手持武器的外交人员?”

    楼夫人眼见楼大帅闹得不成样子,没想到儿子一来,更是火上添油,眼前直发黑,展夫人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跟着着急。这时,一只温热的手拖住了楼夫人的胳膊,“娘,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声音还带着少年的青涩,却意外的让人安心。

    “谨言?”

    “娘,没事的。”李谨言笑得温和,“少帅能处理好。”

    他也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但现在他只能这么说。至少,不能让楼夫人乱了心神。他不认为楼大帅真会把事情做绝了,能手握北六省,让手下的官员心服口服,甚至连司马大总统也不敢轻易动他的楼盛丰,绝不会是头脑一发热就万事不管的莽夫,否则,他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而楼逍……李谨言缓缓眯起了眼睛,楼大帅的儿子,他会是冲动起来不顾后果的人吗?显然不可能。

    就如李谨言说的,无论是楼大帅还是楼逍,都没想着将事情做绝,事情还不到那个地步,提前和司马大总统扯破脸,对楼家绝没有好处。

    至于那个老毛子……楼逍收起了枪,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对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英国公使朱尔典说道:“爵士,廓索维兹阁下喝醉了。”

    朱尔典背着手,看着楼逍,突然笑了,“的确,俄国人总是这样,一旦喝酒,他们就会失去理智。”

    朱尔典并不看好司马君,他一直想要拉拢楼盛丰,希望这个实力强横的军阀,能够成为英国在北方的代言人。并且对楼大帅之前放出的机械订单十分感兴趣。为了利益,帮个小忙,朱尔典并不介意。而且,俄国人就是一头喂不饱的北极熊,尼古拉二世越来越傲慢,国王陛下对此也颇有微词,应该适时给他们一点警告了。

    朱尔典一开口,法国公使潘荪纳也随声符合,德意志和高卢雄鸡向来不对付,但对北极熊也没什么好感,自然乐于看到廓索维兹吃瘪。意大利和北美合众国公使,很好的秉持了打酱油的风格。日本的本多熊太郎倒是一脸愤慨的叫嚷了几句,楼少帅再度把他当做空气一般无视了。

    廓索维兹不甘心,奈何形势比人强,在朱尔典的逼视下,只能闭上了嘴。大不列颠仍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和朱尔典爵士闹出了不愉快,并不明智。

    钱师长等人依旧愤愤不平,但随着酒劲过去,脑子逐渐清醒,也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如果楼逍没有出面,真让廓索维兹有机会开枪,那吃亏,恐怕也是白吃。

    想到这里,这些兵痞子都不出声了。

    楼逍暂时解决了廓索维兹,他也知道,和这些老毛子还有得掰扯,但至少今天不会再闹起来。楼大帅那厢正抓着司马大总统痛哭,话却说得清楚,等到想说的都说完了,楼大帅突然眼一闭,直挺挺的倒下了。

    众人吓了一跳,再一看:“大帅醉过去了。”

    司马大总统气得脸发白,楼盛丰,好你个楼盛丰!众目睽睽之下,他能和一个醉鬼计较吗?不能!

    这口气,他只能咽下去。

    况且,满洲里的事情,只要楼大帅不松口,事情就没完,司马大总统也是头疼。

    宴席到了最后,不欢而散。

    各国公使直接开车离开,司马大总统却留了下来。原本他是没这个打算的,可之前和楼大帅闹成那样,如果他抬腿就走,不出一天,就能传出他和楼大帅扯破脸的话来,他正准备拿下南方那块地盘,为了这,连外蒙古都放手了,还答应和老毛子谈满洲里的事情,如果突然传出这样的话,他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楼夫人吩咐下人送楼大帅去休息,自己带着李谨言,送客人们离开,展夫人是最后走的,她原本想和楼夫人说一下丈夫的事情,可眼下的确不是个好时机。

    楼夫人拍了拍展夫人的手:“你的事,我记着的。若是不急着回去,就和妹夫在关北城住上几天。”

    展夫人听明白了楼夫人的暗示,点点头,满意的挽着丈夫离开了。

    李谨言忙着指挥众人收拾大厅,经过了刚刚那场混乱,更加坚定了李三少紧抱楼家大腿的决心。这父子两个,个顶个不是省油的灯,这等大腿,一定要抱得牢牢的!

    不过,刚刚楼大帅是说满洲里?

    李谨言皱起了眉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