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13第十二章
    1911年,对南北政府来说,都不是个省心的年份。

    北方的司马大总统忙着安抚手下因蒙古独立闹情绪的老兄弟,觉都睡不安稳,南方的郑大总统刚到手的借款就被追讨军饷的军阀们搜刮一空,整日里长吁短叹。

    山东的韩庵山依旧和南六省的宋舟死皮赖脸的掰扯不清,让人奇怪的是,手握六省的宋大帅,竟然没趁机给韩庵山一个教训。

    当年司马君扯旗自立为大总统时,郑怀恩曾经组织过军队北上,当时宋舟的势力还只有苏浙两省,打着郑大总统的旗号,拿着郑大总统的军饷,北上讨伐逆军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却干起了抢地盘的勾当。不到几个月时间,地盘直接就扩大到了南六省。

    占据了南方最繁华的几个省份,兵强马壮,底气十足的宋大帅再不愿意听调遣了,其他的南方大小军阀,也看出了郑大总统的外强中干,顶着 “安庆首义”和大总统的名号,其实就是个空壳子,纷纷趁机耍起了心思。郑怀恩没办法,也只得表面上强作镇定,暗地里气得吐血。

    好在司马君当时也没能力一口把南方给吃下去,双方只得休兵,签了份“和平协议”。英法德美公使做了见证人,俄日也趁机掺了一脚。明明是南北双方的事情,这些洋鬼子却打着调停的名义,从中攫取了不少的好处。谈判结束后,楼大帅在司马大总统的办公室里直接掀了桌子,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这群洋鬼子,都他妈的不是好东西!早晚老子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虽然协议签了,可到底有多少效力,双方都心知肚明。

    这次韩庵山的挑衅,明显得到了北方政府的授意。郑怀恩急得头上冒火,派出的专员频繁造访大帅府,宋大帅却依旧是八风吹不动,任你说破了嘴皮子,他照样整天呆在大帅府和姨太太听戏哼曲,只在私下里和幕僚商议:“韩庵山那孙子,也是演戏给司马君看呐,估计司马君想要对南方动手了,却不乐意动自己的军队,打着抢地盘,也消耗别人的主意。韩庵山和咱们耗上了,一时半会是不会离开鲁地的。甘陕的马庆祥倒是想动,可他手底下那群兵,说白了,就是一群马匪,要是真放出来,可真就是个祸害了。”

    宋大帅手握南六省,和北边临近的几个省份都交过手,最棘手的,就是甘陕的马庆祥。他手底下的兵不是马匪就是胡子,打仗不讲规矩,专门祸害自己人,见着外国人就怂了。

    “看着吧,非到万不得已,司马君是不会放马庆祥那帮子出来的,被蝗虫给祸害过的田,可是连个麦粒都捡不着!”

    宋舟哼了一声,一双狭长的眸子精光四射,见儿子宋武一直坐在旁边不出声,问了一句:“阿武,你觉得怎么样?是继续这么耗着,还是先动手,趁机捞上一笔?”

    不只是北方盯着南方,南方这些军阀,也看着北方的地盘眼热。尤其是临近南六省的湖北,现在正被北方的宋琦宁占着。说起来,宋琦宁和宋舟还算得上是本家,出了五服的亲戚。宋舟不是没想过拉拢他,奈何宋琦宁是个直肠子,楼大帅救过他的命,他就只认楼盛丰。楼大帅不和司马君扯破脸,他就死守着湖北,谁也说不动。投靠南方?宋舟派去游说他的人,脑袋都被砍得排成一溜了。

    “父亲,现在不是动手的好时机,最好再等等。”宋武长得和宋舟有五六分相似,一张书生面孔,眸子狭长,嘴唇很薄,做起事来心狠手辣。去年从日本读完军校归国,就进入了宋大帅的军队中做事,很快升到了师长,和宋舟手底下的一干老兄弟平起平坐。

    “哦?怎么说?”

    “我得到情报,北方的司马大总统,和北六省的楼盛丰,似乎有了龃龉,最近正因为外蒙古独立的事情闹口角。”宋武缓缓说道:“要是不能把楼盛丰安抚下来,司马大总统是不会轻易对南方动手的,万一他南下,‘后院’起火了,北方可就要乱成一团了。”

    听完宋武的话,宋舟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又摇头,说道:“楼盛丰那人我知道,一日没和司马君彻底撕破脸,就一日不会轻举妄动。等着他们闹起来,还早着呢。”

    “未必。”宋武的嘴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细线,脸庞上,只有一双狭长的眸子亮得慑人:“司马大总统向楼盛丰的大帅府插了几次钉子,楼盛丰就算能忍,也快忍到头了。”

    宋舟眉头一皱,“你听谁说的?”

    “川口。”

    “那个日本人商人?”

    “父亲,我……”

    宋舟猛的一拍桌子,指着宋武骂道:“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少和那群日本人接触!那群小东洋是什么东西?!你两个叔叔甲午年就死在了日本人的手里!你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当初就不该送你去日本读军校!”

    宋大帅一发火,屋子里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宋武也低下头不说话了,宋舟的连襟孙清泉,是屋子里唯一还能说得上话的人,只得硬着头皮劝上两句:“大帅,阿武还年轻,慢慢教。”

    宋大帅哼了一声,总算是把火气压了下去,屋子里的人全都松了口气。宋武抬头看了孙清泉一眼,孙清泉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向宋大帅赔个错。

    到底宋武是自己的儿子,宋舟也不会在下属面前对他不依不饶,这件事,暂时是揭过去了。

    南北方的暗潮汹涌,丝毫影响不到李谨言。

    自从楼少帅送过聘礼之后,李谨言就开始忙着“备嫁”了。

    “这些都给你一起带走。”二夫人把楼逍送来的聘礼都整理出来,重新装了箱子,和之前给李谨言准备的嫁妆放到了一起,“除了李家给的,我手里还有三百亩地,一个钱庄,是我的陪嫁,都给你一起带过去。首饰之类的你用不上,衣料,家里的布庄和染坊都在你手里,你自己看着办。”

    二夫人一项项的交代着,每交代完一项,就让李谨言记下来,这份单子和带去楼家的单子是分开的,“你父亲虽然没了,可他给咱娘俩还留下了不少东西,这些都不写在嫁妆单子里,你自己收着。”

    二夫人打开了身边的箱子,里面是用红纸封的银元,整整齐齐的堆满了三个箱子,目测不下十万之数。

    李谨言忙道:“娘,这些钱还是你留着吧。”

    二夫人摇摇头,“我一个寡妇,要这些钱做什么?李家不少我吃,也不少我穿,你好了,娘才会好。”

    “娘……”

    “听话,楼家不是普通人家,将来……”二夫人话到这里,说不下去了。就算楼少帅看重李谨言,李谨言到底不能为楼家生下一儿半女,无论楼少帅将来是要纳妾还是要另娶,李谨言的地位都会变得很尴尬。二夫人相信楼家这样的人家,哪怕为了名声,也会善待李谨言,可她还是不放心。

    想到造成这一切的李庆昌,赵凤芸依旧恨得牙痒。如果不是他,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去给人家当男妻?庆隆又怎么会绝后?谨言将来的处境怎么会怎么难?!

    李庆昌!

    二夫人咬紧了嘴唇,你早晚要遭报应!

    李谨言见二夫人的神色有些不对,刚想说话,门外就传来丫头的声音:“大小姐,二夫人和三少爷在里面说话呢,您容我通报一声,再进去。”

    听到是李锦琴,二夫人和李谨言都是眉头一皱。

    楼少帅来下聘那天,李锦琴跑到前院去的事情,府里都传遍了,老太太气得直骂,这样的姑娘,这样的教养,一旦事情传出去,李家的女孩子,都不要见人了!

    二房只有李谨言一个,可三房还有两个姑娘,一个是三夫人亲生的李锦书,另一个是姨太太生的李锦画,眼看李锦书就要说亲了,要是李锦琴的事情传出去,她还怎么说好人家?

    三夫人气得眼前发黑,直接打上了大房,三老爷李庆云也跟去了,险些和大老爷李庆昌打起来。

    老太爷直接动了家法。大夫人仍在叫嚷,说李庆云向大哥动手是不敬兄长,李老太爷不该对李庆昌动家法。可谁不知道事情的起因是李家的大小姐?见大夫人这个样子,老太太甩手给了大夫人一个嘴巴,也不说李锦琴,只骂大夫人不会教养儿女,“好好的姑娘,被你教成什么样子了!”

    三夫人也冷笑一声:“还是官家小姐呢,官家小姐教出的姑娘,就是这个样子?倚门卖笑的,还知道羞字该怎么写呢。”

    大夫人被老太太一巴掌打得没了章法,再不敢护着李庆昌,更不敢说李锦琴没错了。老太太发话要把李锦琴关进祠堂,不满一个月,不许她出来。李锦琴寻死觅活,大夫人和大老爷一起求了老太爷,老太爷没办法,去找了老太太说项,老太太看着李老太爷,冷笑连连,干脆道:“罢,我也不管了,只是,锦琴以后万一出了事情,都别来找我。”

    “一个姑娘,能出什么事情?再说,你可是她的祖母,怎么能不管她?”

    老太太兀自冷笑,“老太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夫妻这么多年,我赵梓和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会不知道。我今天话放在这里,你要是还认夫妻情分,就按照我说的,把锦琴关进祠堂,直到谨言进了楼家,都别放她出来,等到年后,立刻找个严厉的教养先生,来好好教教她。就像你说的,庆昌不是我亲生的,我也养了那么多年,锦琴好歹叫我一声祖母,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给李家招祸!”

    “梓和,你不要不讲道理!”

    “我不讲道理?”老太太气急反笑:“好,李蕴,你好!”

    “梓和……”

    “我不想再和你多费唇舌了,从今天开始,只当我没有这个孙女!”

    最终,李锦琴还是被从祠堂放了出来,可从那之后,她却开始三天两头的往二房跑,明里暗里的打探楼逍,撵也撵不走。二房的下人看大小姐的眼神都开始不对,跟着李锦琴的丫头,都被大小姐的行事弄得臊红了脸皮。

    李谨言开始还只当是个乐子看,可谁也耐不住李锦琴这么折腾,好在几天后,他就要“出门子”了,李谨言恍然间明白,所谓“恨嫁”,不是没有缘故的。

    李锦琴还在外边吵闹,二夫人的眉头越皱越紧。李谨言也被李锦琴烦透了,有些人,是不能给面子的,否则,百分百蹬鼻子上脸。

    掀开帘子,李谨言直接对门口的丫头说道:“添喜,守院门的婆子都该给辞了,之前我的吩咐都忘了不成?怎么什么人都往院子里放?”

    李谨言话刚落,身后又传来了三夫人的声音:“要我说,侄子你就是太好性了,这些腌臜东西,就该拿棍子打出去!没脸没皮的玩意,还给她留什么体面。”

    “三婶。”

    李谨言朝三夫人笑了笑,三夫人怀里的西洋哈巴自进了这个院子,就老实得不行,叫都不叫一声,没办法,谁叫这里养着一头老虎,就算在笼子里,也是老虎。

    李锦琴哪怕脸皮再厚,被三夫人这么说,也没法继续纠缠下去,恨恨的一跺脚,转身走了。

    三夫人朝着李锦琴的背影冷哼了一声,她现在是恨透了大房,尤其是这个李锦琴,若是她的锦书真被带累了,看她会放过谁!

    李锦琴从二房灰头土脸的回了西屋,关上房门,发了一通脾气,连贴身的大丫头都被扇了巴掌。丫头捂着脸,红着眼圈,还得好声好气的劝着李锦琴。

    大夫人走进来,见到一室的狼藉,忙把哭得眼圈发红的女儿搂到怀里,“这是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

    “娘……”李锦琴搂住大夫人,“娘,你去和爹说,别让那小兔崽子嫁给楼少帅!”

    大夫人没说话,李锦琴急了:“娘,你不疼我了!”

    大夫人眼神一厉,让房间里的丫头全都出去,等到只剩下母女两人,一指头就戳在了李锦琴的头顶:“你个没良心,说这话,是戳娘的心窝子啊!“

    “娘……”

    “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二房那小兔崽子是一定要进楼家的,你的事情,你爹也早安排好了,收收心思,楼家不是你该想的。”

    李锦琴还想争辩,大夫人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要是不听话,我就让你爹来和你说!”

    李锦琴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