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9第八章
    李谨言的嫁妆单子,在李家又掀起了一场波澜。

    李大老爷和大夫人心里暗骂:这小兔崽子也未免太贪心了!

    染坊和布庄给了也就给了,银楼茶庄也说得过去,老太太赵氏手底下的那家典当行,更是抱金蛋的母鸡!这些尚且不足,又将五百亩田加到了七百亩!这简直就是在挖李大老爷和大夫人的肉!

    任由李大老爷和大夫人百般纠缠,甚至连威胁的话都说出来了,二夫人就是咬死不松口。李老太爷有心说两句,老太太就在一旁敲边鼓,三夫人更是明火执仗的站在了二夫人一边。一时间,李老太爷和老太太居住的正房里,几乎是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仆人丫头们都私下里议论,这整个一三英战吕布,热闹着呢!

    李谨言是个“听话”的,二夫人和三夫人让他不要插手这件事,他就当真不管,整天要么呆在书房里,要么就披上斗篷在李府的花园里走上几步,锻炼一□体。李三少之前就疏于调养,寒冬腊月的又被推进了冰窟窿,多亏刘大夫医术高超,才没落下病根。李谨言走了一段路,就不得不停下来歇歇,暗地里恼火,这身体也未免太弱了,不说别的,万一将来遇到什么事,跑路都成问题。

    现在可是民国,虽说南北已经议和,可耐不住下边大大小小的军阀们各抱私心,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你方唱罢我登场,虽说还没发生通电满天飞的奇景,到底不太平。

    楼大帅坐镇的北六省还是好的,一旦出了北六省,不说别的地方,中原四省不久前就打了一仗,经过司马大总统调停几方才罢手。和南边交界的江浙一带也不太平,自古以来的鱼米之乡,更是清廷最早通商的几个口岸所在地,其繁华自然不是稍显落后的北方能比的。

    楼大帅的把兄弟,司马大总统早就对这些地盘觊觎已久,他和南方空有个虚名的郑大总统不一样,手底下实打实的握着一支兵强马壮的军队。他发话,北方这些大小官员和军阀还是不敢不听的,如果没有他的指使,山东的韩大帅也不敢朝手握南六省的宋大帅放狠话,韩庵山以一省之地,挑战手握六省的宋舟,有人说韩庵山是想钱想疯了,北方政府里的人却知道,这是司马大总统想对南方动手了。

    至于和平协议,在这些无时无刻不盯着南方膏腴之地的北方军阀眼里,和张废纸没什么区别。

    李谨言这段时间最大的兴趣就是读报纸,他想要尽快了解这个世代,了解自己所处的地方,明确自己接下来该走的每一步路,他已经有了计划,但是计划能否成功,每一个细节,都不能马虎。

    除了这些,李谨言还发现一件事,今年是民国三年,却是1911年!不知道是哪只蝴蝶扇动了翅膀,宣统皇帝直接给扇没了。光绪和慈禧死后不久,没等清廷将小皇帝扶上位,历史上本该失败的安庆革命,由于得到了新军和有识之士的响应,却阴差阳错的成功了。只不过,领导革命的人不是徐锡麟,而是现在的南方大总统郑怀恩。

    于是,历史上的武昌起义没有了,辛亥革命也没了,代替而来的,是由郑大总统领导的安庆起义和戊申革命。

    革命之后,国内的形势倒是和历史上辛亥革命之后的发展没太大区别,一样的权臣上位,军阀割据,南北对峙。外国势力趁机介入,偌大个国家,几近四分五裂。北方的司马大总统看清楚了南方政府的懦弱无能,当即揭竿而起,割据自立,借着手中的军队,打下了现在这片江山。

    这位大总统貌似十分厌恶日本人,和英法也不怎么对付,倒是和德美走得很近。这让李谨言一度认为这位司马大总统也是个穿的,可没有当面见过这位大总统,李谨言也不敢断言。

    李谨言觉得,不管司马君是个穿越党还是比较有个性的土著,这样一个枭雄样的人物,如果真能统一了国家,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从怀里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该回去了,否则枝儿该念叨了。

    刚转身,就见到大房的李锦琴正站在抄手回廊边看着自己,脸上似笑非笑,说不出的古怪。

    李谨言对这姑娘的观感并不好。能撺掇着亲兄弟把堂兄弟推进冰窟窿里,这姑娘的心该有多狠?

    不耐烦应付她,李谨言转身就要走,却被李锦琴从身后叫住了:“三弟。”

    李谨言听到这声招呼,脚下一滑,险些跌倒在地。脸上惊愕的神色藏也藏不住,当他不知道这姑娘私下里都叫自己小兔崽子吗?这么客气的叫自己一声三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李谨言直觉这件事不对,三十六计,走为上。就当没听见她在身后又叫了两声,李谨言直接一溜烟的跑回了东屋。

    枝儿正拿着鸡毛掸子扫着屋檐,见李谨言掀开帘子,脸色发红的靠在门框上喘气,吓了一跳:“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快别提了。”李谨言摆摆手,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几口灌下去,总算觉得好点了。今天这事太奇怪了,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想起李锦琴之前的种种作为,李三少不免恶毒的想着,李大老爷和大夫人把姑娘教成了这样,将来会去祸害谁家?

    枝儿刚想说话,门外就传来了争吵的声音和小丫头的哭声。枝儿皱了皱眉毛,掀开帘子,就见大小姐李锦琴叫着:“给我教训她!不长眼睛的东西,还真以为飞上高枝了!有了依仗,就敢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了?!”

    枝儿皱了皱眉,上前把小丫头拉到了身后,小丫头的脸上一个通红的巴掌印,已经肿了。

    “大小姐,三少爷病刚好,禁不得吵闹,您……”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李锦琴抬手就给枝儿一巴掌。

    枝儿捂着脸,眼圈发红,她是李谨言的大丫头,没道理被李锦琴张口就骂,抬手就打,李家没这规矩!

    李锦琴见枝儿没有跪地求饶,干脆又举起了手,不想手腕却被抓住了,抬起头,李谨言正脸色阴沉的看着她。

    看着李谨言仿佛黑得不见底的双眼,李锦琴突然感到有些害怕,却还硬撑着脖子:“李谨言,你给我放手!”

    李谨言怒极反笑:“刚刚不还叫我三弟吗?怎么这就改口了?”

    李锦琴抬起了另一只手,直接朝李谨言的脸上挥了下去,李谨言头向后一躲,李锦琴的巴掌便落空了,不甘心的咬着牙:“你这小兔……啊!”

    话没说完,只觉得被李谨言握着的手腕,锥心刺骨的疼。李锦琴的眼圈瞬间红了,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李谨言依旧在笑,只是笑意未达眼底,李锦琴开始发抖,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疼得。

    跟着李锦琴的大丫头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道:“三少爷,你放开大小姐。”

    大房的人这两年骄横惯了,伺候李锦琴的丫头婆子,以往更是对李锦琴找三少爷的麻烦司空见惯。可今天的三少爷很不一样,仿佛变了个人似的。直觉的,不能惹。

    李谨言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看被枝儿抱在怀里,还有些抽噎的小丫头,小丫头和枝儿脸上的巴掌印让李谨言觉得刺眼:“刚刚,是谁动手打了她?”

    丫头被李谨言这么一问,明显的身体一僵,李谨言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是你?”他对这个丫头有印象,枝儿告诉过他,当时李谨言被推进冰窟窿,就是这个丫头带着几个人拦着,不许过去救人,直到二夫人赶来,才不得不退开。

    丫头不敢说话,只觉得背后有一股凉气往上蹿。李谨言一把丢开李锦琴的手,直接一脚踹在了丫头的身上,只听得砰一声,丫头被李谨言踹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半晌站不起来。

    李锦琴连同她身边的人都被吓住了,就连三房的丫头也被吓了一跳,三少爷,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了?

    李谨言却不管那么多,转头看向脸色苍白的李锦琴,说道:“怎么样,好玩吗?”

    李锦琴望着李谨言,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这还是那个性子木头一样的李谨言吗?

    李谨言脸上的笑很温和,却让她感到害怕,异常的害怕,就像是大哥李谨丞发怒时一样,不,比那更……李锦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追究。”李谨言走到李锦琴面前站定,一字一句的说道:“但是,不要再有下一次,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懂吗?”

    李锦琴的脸几乎白得透明了。

    李锦琴来找李谨言的麻烦,却反被教训一顿,身旁的丫头都险些被三少爷一脚踹死的事情,当天就传遍了李府。李锦琴在大夫人的怀里哭得嗓子都哑了,叫嚷着让大夫人给她出气,大夫人之前刚被二夫人和三夫人联手挤兑过,正满肚子火没处发,这下更是旧恨添上新仇,恨不能马上就去撕碎了二房那两个短命鬼,却被李大老爷拦住了。

    “你想做什么?不许去!”

    “老爷?”

    大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大老爷:“咱们家锦琴都被欺负成这样了,难道就这么放过那小兔崽子!”

    “总之,现在不许去!”

    李庆昌拦住了大夫人,又对李锦琴说道:“从明天开始,锦琴就呆在西屋,不许再去找二房的麻烦。听清楚了吗?”

    李锦琴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大哥和父亲,就算李大老爷变相禁了她的足,李锦琴也不敢再出声了,只是在心里又给李谨言记上一笔。

    大夫人见女儿受了委屈,大老爷还不允许追究,忍不住也掉下了眼泪,“老爷,这是怎么说的?本就是锦琴受了委屈。”

    李庆昌瞪了大夫人一眼,“你以为那小兔崽子现在和以前一样,任你揉捏吗?你忘记楼少帅之前给了他什么?!”

    “老爷是说?”

    “我这两天听到消息,楼夫人已经和楼大帅商量着准备聘礼,也找人测算日子了,年底谨丞又要归家,这段时间,不能出任何差错!那小兔崽子,现在可比以往金贵。我算是看明白了,他以往的性子,那都是装的!分明就是个狼崽子!谨丞要想有个好前程,现在就不能太得罪他。”

    “那,那嫁妆……”

    “就按照二房提出来的准备!”

    “可也未免太多了!”

    “照我的话去做!”李大老爷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茶杯都被震得跳了起来,倾倒,滚烫的茶水沿着桌沿滴落,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不管二房提出什么要求,都答应!”

    大夫人不情不愿的答应了,李锦琴也被李大老爷的疾言厉色吓得不敢出声。李庆昌满意了,起身说道:“我去秀华屋里。”

    第二天,李大老爷是直接在姨太太的屋里用了早餐,起身去上班,大夫人的脸,一整天都是黑的。

    大房态度的突然转变让二夫人和李谨言都有些奇怪,之前李锦琴还被李谨言给教训了,怎么大房没来找二房的麻烦,反倒在嫁妆的事情上松口了?

    三夫人直接劝二夫人:“甭管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给了你,就尽管收着,东西到手才是实惠!”

    二夫人听了,也觉得有道理。

    李谨言仔细想想,也想不明白李庆昌到底是因为什么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干脆也不想了,等染坊和布庄的契纸一到手,他的计划,就可以着手实施了。

    所谓乱世,什么最赚钱?军火,粮食,药品!

    不说现在国内军阀混战,三年后萨拉热窝的枪声一响,欧洲立刻就要开锅,不趁机狠狠捞一笔,他就白穿这一回!

    军火和粮食他是沾不到的,只有药品!虽然青霉素阿司匹林这类“高端”药物他不知道,可磺胺,百浪多息,李三少却是门清。

    捏着手里的染坊契纸,李三少的眼睛都冒出了金光。

    不过,就算他知道磺胺怎么提炼,这生意光靠他自己也是做不成的。幸好,他大伯给他定了这么一门亲事……

    拉开抽屉,看着放在抽屉里的勃朗宁自动手枪,李谨言笑了。

    正在军营中示范跨越障碍的楼少帅,突然脚下一滑,从器械上摔了下来。看着四仰八叉,面朝大地摔得结实的少帅,训练场上一片寂静无声。

    作者有话要说:改了几个BUG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