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8第七章
    楼夫人和楼少帅造访李家之后,李家二房的地位在李府内隐隐有了不同。虽然之前都传言三少被大老爷许给了楼家当男妻,可自己送进去,和人家主动上门相看,还当场给了见面礼,是完全不同的。

    有那嘴碎的,三五个凑在一起,都说李大老爷这回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栽了。

    “嘿,你们是没看见,三少爷,举枪对着大老爷,大老爷和大夫人硬是没敢吭一声!”

    “可不是,别看二老爷没了,大老爷打的好算盘,把三少爷送进大帅府,二房可不就没了男丁?还不是任他揉搓。谁想到三少爷能得了楼夫人和楼少帅的青眼?”

    “就是,这下子,可有得瞧了,没见大管家这两天尾巴也不翘了。”

    “当初攀上大房,把李成大管家挤下来的时候,多威风!如今不也鹌鹑似的,缩脖子做人了?”

    “要我说啊,这李家,往后还得靠三少啊,就连大少,也不成……”

    “就是!”

    仆人们越说越起劲,完全忘了压低声音,谁都没看见,李家的大小姐李锦琴就站在假山后边,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一张娟秀的小脸气得发白,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怒气。

    “大小姐,咱们还是快走吧。”

    伺候大小姐的丫头知道这位主儿性子可不好,都给大夫人和大老爷惯坏了,否则也不能撺掇着四少爷一起,寒冬腊月的把三少爷给推进了冰窟窿里,险些没淹死在里面。后来被罚跪了祠堂,心里更是积了火,对三少爷和二房更是恨进了骨子里。如今听到这些话,万一闹起来,说不准再惹怒了老太太,又要挨罚。大夫人好说歹说才借着谨行少爷生病,将姐弟俩一起放出来,若是又给关进去,大夫人准会发落了自己这些跟前伺候的。

    想到大夫人的手段,丫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忙给一起来接大小姐出祠堂的老嬷嬷使了个眼色。老嬷嬷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劝说,好歹她还是大小姐的奶娘,大小姐总还会听她说几句话。

    “大小姐,老太爷和老太太还等着你去磕头呢,可不能在这里耽搁了,这些不知好歹的,总有机会收拾他们。”

    李锦琴咬着嘴唇,一双凤眼中满是寒光。她自认是李家的长房长女,除了大哥李谨丞,李家谁也越不过她去。李谨言,那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死了爹的小兔崽子,只是在湖里泡了一回,不是没死吗?凭什么就要罚她和谨行跪祠堂?连娘求情了都没用!

    老太太还说要抽她和谨行鞭子?就像娘说的,个老不死的,就是看爹不是她亲生的,总是找大房的不自在!

    李锦琴一行人走出了假山,一个仆人看到了,唬得脸都白了,其他人见他不对劲,也往后一看,登时吓得手脚都僵硬了。

    大小姐可不是个善茬,不是说她要跪三天祠堂吗?怎么现在就出来了?

    李锦琴冷冷的扫过眼前几个人,眼神厉得像刀子。如果不是谨行在祠堂里晕过去了,他们恐怕还真要跪满三天,这些人,现在她还不能处置,等着,早晚有一天……

    李锦琴哼一声,带着老嬷嬷和丫头走了。仆人们这才松了口气,互相看看,忙低头干活,再不敢碎嘴了。

    李锦琴和李谨行第二天就从祠堂出来的事情,李谨言一早就知道了。三夫人一大早就来找二夫人说话,满脸的不忿:“要我说,就是老太爷偏心!是,谨行八岁,受不了祠堂里的凉气,晕倒接出来就算了,怎么连锦琴也出来了?看着吧,咱们这位大小姐,可不是个消停的,早晚还要出事。”

    添喜正给二夫人擦药膏,听了三夫人这话,接嘴道:“三夫人说得对!我们夫人和少爷就是太好性了,给人欺负。”

    “瞧瞧,连个丫头都知道。老太爷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大房,也不知道李庆昌给老太爷吃了什么迷药!”

    “迷药?”二夫人举着小镜子看了看,示意添喜可以了,冷笑一声:“有个李谨丞,咱们就得靠边站,我家的谨言,你家的谨铭,捏在一起,都比不上一个李谨丞。在老太爷心里,他那大孙子,是文曲星下凡,天生就不一般呐。闹着要去读军校,老太爷不是都允了?换成谨言和谨铭看看?不说打断腿,训斥一顿,可跑不了。”

    三夫人被二夫人的话逗笑了,“你这嘴也是不饶人的,可别人怎么都说你比我好性?”

    二夫人放下镜子,叹了口气,“谨言他爹在时,我比你还会说。庆隆常年在外做生意,为李家奔走,大房整天想揪庆隆的错处,我又是好强的性子,整天和咱们那个好大嫂打机锋,结果把谨言养成了之前的性子,你不知道我多后悔。后来庆隆走了,李庆昌又不办人事,谨言被害得躺在床上,我当时就想着,如果谨言真的熬不过去,我当真就抬着他,拿根绳子吊死在西屋!”

    三夫人忙呸了一声,劝道:“嫂子,谨言现在不是好了吗?什么死啊死的,可不能再提了。”

    “是啊,”二夫人拉着三夫人的手,拍了拍:“多亏你帮我们母子俩说句公道话,这家里,也就你和老太太还是个明白人了。”

    “要我说,我那侄子才是明白人。”三夫人笑道:“到底是二哥的儿子!几句就把咱们那好大哥好大嫂堵得脸发白。还有,拿着少帅给的枪指着李庆昌的脑袋放狠话,丫头回来说给我听,我还不相信呢……”

    三夫人正说得热闹,门上挂的棉布帘子被掀开了,一身青色长衫的李谨言走了进来,笑着道:“娘,伤好点了没?三婶,你来了?”

    “哎。”三夫人答应了一声,看到李谨言手里的单子,问道:“这是什么?”

    李谨言摸摸鼻子,走过来,将手里的单子往二夫人和三夫人的面前一递,“我的嫁妆单子。”

    “嫁妆单子?”三夫人没憋住,乐了,“我以为你是故意气人,还真正儿八经的写下来了?快给婶子看看。”

    三夫人向来是这样的性子,也不顾及二夫人就在一旁,抢过李谨言手里的单子就翻开,好在二夫人也不忌讳这些,拉着李谨言在床边坐下,“这两天睡得好不好?没再受凉吧?我柜子里还有条貂皮褥子,等着叫枝儿给你拿回去铺上。”

    “没,娘你自己留着吧,我身体好着呢。”

    “听话,要是不听话,娘就叫枝儿再给你熬苦药。”

    李谨言到底被二夫人抓住了软肋,只能乖乖叫丫头去把枝儿叫来,把二夫人说的貂皮褥子给抱回去。

    二夫人看完了嫁妆单子,啧啧两声:“侄子,你可真敢要啊。”

    李谨言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我也没多要,当时老太爷也是同意的了。”

    三夫人直接将手里的单子递给二夫人:“嫂子,你看看吧,我敢打包票,咱们大哥大嫂看见了,非得吐口血不可。”

    二夫人看过了李谨言列的单子,也有点懵,“言儿,你这是不是,多了点?”

    “不多。”李谨言笑眯眯的指着单子上列出的店铺和田产说道:“染坊和布庄是之前说好的,还有两个银楼,一个茶庄,一个典当行,多加的一座银楼和一个典当行是老太太的嫁妆,谁也说不出什么。五百亩田增加到七百亩,也没让李家伤筋动骨,毕竟,楼家给我的见面礼不一般,咱们李家也不能小气不是?”

    李谨言笑呵呵的说着,二夫人拍了李谨言的脑袋一下:“促狭!”却也没再说李谨言要得多。她是对李老太爷和李家大房彻底心凉了,儿子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出气,不管今后的日子怎么样,能割掉老太爷和李庆昌一块肉,让他们疼上几天,二夫人也是乐意的。

    让他们孤儿寡母的日子不好过,逼着她儿子去嫁给一个男人,那谁都别想好过!

    三夫人见二夫人的态度,就知道二房这对母子已经达成了共识。虽说李庆云不管事,三夫人对李家有多少家底还是知道的,她的兄弟能和宋大帅做了连襟,如今又升了旅长,除了自身的才干,银子也是没少花的。如今二房借着楼家,把李家的家底挖去了一大块,不管她和二夫人的关系如何,三夫人心下到底是有些不痛快。

    李谨言把这些带走了,剩下的家产,大房肯定是要占大头的,三房分的,估计三分之一都不到。庆云又是个大手大脚的性子……可李谨言要家产要得名正言顺,归根结底,二房是被大房给坑了,李谨言进了大帅府,李庆隆就相当于绝后了,哪怕老太爷再不愿意,有老太太在中间,到最后也不得不松口。

    三夫人心思转了几圈,又想着,她好歹有兄弟撑腰,李家也不敢真的亏待三房。不值得为这些就坏了和二房的情谊。

    想明白这些,三夫人到底把刚升起的不满和妒意压了下去,说道:“谨言,这事你不好自己去和长辈掰扯,就交给你娘和你三婶吧,放心,只要这单子里列出来的,准一样不少的给你要来!”

    刚刚三夫人的脸色变化,并没躲过二夫人和李谨言的眼睛,二夫人有些担心,好在三夫人自己想开了。李谨言却觉得没什么,人都是有私心的。李家还没分家,他要得多了,其他两房自然就分得少了。可他还真没把这些铺子田产看在眼里。他最想要的,其实是李家的染坊,其余都是顺带打掩护的。老太太给的银楼和典当行则是意外之喜。他不是不懂感恩的人,他事先已经想好了,一旦他想的事情成了,就分给三房一成股份,至于三叔李庆云,李谨言也有安排,别看李庆云光懂得吃喝玩乐,可真能把这些都钻精了,也不是件容易事。

    谁说吃喝玩乐就不能做生意了?娱乐业,可是相当赚钱的。

    李谨言知道,别看李庆云一直没露面,可如果没有他默许,就算三夫人再泼辣,也不敢和老太爷呛声。如是李庆云真是个纨绔,万事撒手不管,三夫人压根就不会帮他和二夫人说话,就算顾念着妯娌间的情分,话也不会说得这么爽利,就差没指着大房的鼻子骂了,要知道,李庆昌算计二房,可从来没敢真惹上三房。

    李谨言眯了眯眼,他就要做给别人看,他得让人知道,谁对他李谨言好,对他娘好,他就能让谁荣华富贵,一步登天!谁要是对不起他们,早晚都得像孙猴子一样,被压在五行山下,别想翻身!

    “三婶,你对我娘和我好,谨言都记着,您放心,将来,凡是谨言能做到的,绝对不会含糊。”

    三夫人略显惊讶的看了李谨言一眼,又看看二夫人,李谨言是什么身份?未来的少帅夫人!能得他一句话,可比别人说上十句百句都值钱!

    三夫人满脸笑容的说道:“成。三婶可记着了。到时找上门,侄子可别忘记今天的话。”

    二夫人拉住了三夫人的手,“你放心,他要是敢,我就打断他的腿!”

    “到时,我给嫂子递棍子!”

    李谨言被二夫人和三夫人你一言我一语挤兑得后背发凉,这哪里是两位富家夫人,压根就是两女土匪啊。

    李谨言苦着脸,说道:“娘,三婶,我病还没好利索呢,咱能先不提打折腿和棍子吗?”

    二夫人和三夫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乐了。

    李锦琴给老太爷和老太太磕过头之后,带着一肚子的怒气回了西屋。李谨行正被大夫人按着躺在床上,哪里还有之前在祠堂生病虚弱的样子?大老爷不在屋里,李锦琴当即就扑到了大夫人的怀里,泪珠扑簌簌的往下掉:“娘,你可要给我和谨行做主啊!李谨言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就关了我和谨行的祠堂?我去给老太爷和老太太磕头,老太太还数落我,那个老不死的……唔!”

    大夫人见李锦琴越说越不像,忙捂住了她的嘴,朝着身旁的丫头使了个眼色,屋子里的丫头都退了出去,只剩下他们娘三。

    李谨行也从床上蹦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姐,别生气,等着我给你出气!揍死那小兔羔子!”

    李锦琴扑哧一声乐了,大夫人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啊,有些话是能随便说的吗?你骂二房那个短命鬼没什么,可别牵扯老太爷老太太,这些话传出去,我可保不住你。”

    李锦琴撇了撇嘴,大夫人又去按李谨行:“好歹说是生病才出来的,你安生在床上躺两天,娘让厨下给你做糖糕吃。”

    李谨行滚在大夫人的怀里,“娘可得说话算话。“

    “娘什么时候骗过你?”

    李谨行老实了,李锦琴还是不乐意,咬着嘴唇:“娘,我和谨行这次的罪就白受了?”

    大夫人摸了摸李锦琴的头,脸上的笑有些发冷:“娘不会让你白受了这场委屈,不过现在还不能处置了那小兔崽子,等着你爹坐稳了财政部长的位置,到时候,你……”

    大夫人凑近了李锦琴的耳边,压低了声音,李锦琴听着听着,终于笑了,搂住了大夫人的胳膊:“娘,还是娘对我最好了。”

    大夫人点着李锦琴的额头,“你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