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谨言 > 正文 2第一章
    民国三年, 冬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夜,天刚蒙蒙亮,李家大宅便忙了起来。

    大管家李东双手拢在棉衣袖子里,踩着积雪,朝大宅的东屋走去。雪被踩得咯吱作响,沿途清扫的仆人不时低头哈腰,问一声管家好。李东打了个哈欠,摆摆手,叫住了前面一个穿着桃红色棉袄,提着铜壶的丫头。

    “枝儿,慢点。”

    “大管家。”叫枝儿的丫头转过身,鹅蛋脸,大眼睛,两颊散落了几点雀斑。嘴唇有些厚,嘴角却微微的上翘,天生一副笑模样。

    “哎,三少爷醒了?”

    “还没,不过昨儿刘大夫给开了方子,又冒了一身的汗,烧得没那么厉害了。”

    “那就好。”李东打了个喷嚏,鼻头有些发红,愈发衬得脸色晦暗发黄,“你先去吧,仔细伺候着,三少爷现在可金贵着呢。”

    李东怪模怪样的笑了两声,转身一摇三晃的走了。

    等到李东走远,枝儿朝着地面啐了一口,骂了一声:“狗尾巴翘得比天高,也不怕露腚!什么东西!”

    旁边的小丫头连忙拉了她一下,“姐姐,可不能。”

    枝儿一拧眉,看看周围探头探脑的仆人,到底把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小丫头又拉了枝儿一下,“姐姐,赶紧走吧。”

    “走,都记着,别随便嚼舌头,三少爷脾气虽然好,二夫人可不是好相与的!”

    众人缩了缩脖子,不敢出声。

    枝儿轻哼了一声,和小丫头提着水壶回了东屋。

    李谨言躺在雕花大床上,望着头顶的青色床帐,眼睛直愣愣的发呆。

    他还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只记得,前一刻,他还在电脑前面加班做报表,刚想起身去冲个咖啡,眼前却突然一黑,等到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雕花四柱床,墙上挂着西式自鸣钟,多宝阁上摆着只在古董鉴定节目上看到过的瓷器和玛瑙盘子,墙角还立着一个半人高的大花瓶。

    李谨言诧异半晌,头一阵阵的发晕,想撑着坐起身,却不慎挥手打落了床边的一个瓷碗。听到声响,一个穿着桃红色棉袄,梳着一条大辫子的少女从门外走了进来,见李谨言半靠在床边,看着跌碎在地上的瓷碗发呆,立刻惊喜的叫道:“少爷,你醒了?”

    少爷?

    李谨言呆滞的眼珠子终于开始转动,视线落在少女的脸上,抬手指着自己:“少爷?”

    “少爷,你怎么了?”少女担忧的看着李谨言,又看看地上跌碎的瓷碗,不由得皱眉,回身走到门边,掀开帘子,说道:“草儿,再去熬一碗药来,另外叫人去告诉二夫人一声,就说三少爷醒了。”

    “哎!”

    房门外的丫头脆生生的应了一句,又有一个小丫头进来把跌碎在地上的瓷片捡了起来。整个过程,李谨言都是傻愣愣的看着,一言不发,满眼的不可思议。

    如果这不是做梦,那他百分之百是穿了。

    可是,他是怎么穿的?为什么穿的?他没对哪路神仙许愿,更没遇到地震海啸泥石流,飞机失事什么的,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穿了?

    “少爷,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少女走到床边,扶着李谨言躺下,“你再躺一会吧,刘大夫的药方子果真是好的,二夫人都担心了一夜了。”

    少女的馨香一阵阵的涌进鼻端,李谨言的脸有些发红。他发誓,他绝对不是个色狼,可看着少女从领口露出的白皙颈项,和发育良好的胸脯,还是一阵心猿意马。忍不住想抽自己一个耳光,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些!

    少女给李谨言拉上被子,见李谨言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奇怪的问道:“少爷,怎么了?”

    “我……”

    李谨言刚要开口,门口的帘子又被掀开了,一个面容秀美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刚看到少女还不觉得,在看清妇人身上明显带着清朝风格的衣裙之后,李谨言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可千万别是他想的那样,他可不想拖条猪尾巴!

    万幸的是,没出现他担心的情况,不是月亮头,李谨言放心了。

    妇人见李谨言见到自己之后,倏地瞪大双眼,两只手立刻在脑袋上摸来摸去,抓着头顶的头发,摆出一脸欣慰的样子,当即被吓到了,忙几步走过去,将李谨言抱进怀里,哭道:“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啊!”

    李谨言只觉得自己被埋进了一团柔软里,脑袋轰的一声,脸色爆红,鼻子里一阵发痒,头更晕了。

    不过,意识到妇人刚刚叫了他什么,李谨言的理智总算回笼,儿子?自己穿成了她的儿子?

    “夫人,少爷刚醒,刘大夫说了,醒来就没大碍了。”

    穿着桃红棉袄的少女端着刚熬好的药走到床边,“少爷把药喝了,就能大好了。”

    二夫人放开李谨言,擦了擦眼泪,“枝儿,好孩子,可辛苦你了。”

    “伺候少爷,不辛苦。”枝儿笑了笑,舀起一勺药,吹了吹,送到李谨言的嘴边:“少爷,喝药吧。”

    看着眼前乌黑的药汁子,李谨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么一大碗,都要他喝下去?光闻味道,就知道有多苦!

    枝儿见李谨言不肯张嘴,还往后缩了一下,说道:“少爷,怎么了?”

    “能不能……打个商量?”李谨言瞪着冒着热气的药汁,险些没瞪成斗鸡眼,“我都醒了,这药,免了吧?”

    “少爷,良药苦口,不喝药,病可没法好。”

    李谨言还是摇头,丝毫没意识到枝儿正在用劝小孩的方式劝他喝药。

    见李谨言不肯喝药,枝儿愁眉苦脸的看向二夫人,“夫人,这可怎么办?”

    李谨言也看向坐在床边的二夫人,想着看这位夫人的样子,肯定是个心软的,却不想,刚刚还一副我见犹怜,娇弱样子的二夫人,突然柳眉倒竖,撸起了袖子,一手抓住李谨言的后颈,一手干脆利落的掰开了李谨言的下巴,冲着枝儿说道:“给我灌。”

    枝儿笑眯眯的看着李谨言,舀起了一勺药,送进了李谨言的嘴里,霎时,苦涩的味道溢满了口腔,李谨言险些掉下两颗男儿泪,谁说男人就不怕苦的?!

    “还是夫人有办法,三少爷从小就不乐意吃药,每次都要有夫人在才行。”

    二夫人点点头,示意枝儿干脆举起药碗直接灌,“这样快一点,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李谨言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终于在整碗药都被灌下肚之后,白眼一翻,成功的晕了过去。

    别人穿越都是美人环绕,莺声燕语,他穿越却被美人灌了一碗苦药!

    特马地,这什么世道……

    二夫人和枝儿见李谨言晕过去,被吓了一跳,忙叫人又去请了刘大夫。刘大夫号过脉,只说没有大碍,再吃上三副药,就能好了。

    “可言儿晕过去了,真无碍吗?”

    刘大夫摇摇头,“无碍。”

    二夫人这才松了口气。

    送走刘大夫,二夫人坐到床边,看着脸色还有些苍白的李谨言,拧紧了手中的帕子。二老爷一去,他们孤儿寡母的,也没个依靠,谁都能来踩上一脚。不然,也不会摊上这么一件糟心事。想起大伯为了自己的仕途,竟然打上了李谨言的主意,大伯家的一对儿女又害得李谨言大病一场,二夫人的凤眸里闪过了一抹寒光,还真当她赵凤芸是好欺负的不成?

    因为一句批语,就要把她的儿子送去给楼家当男妻,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大不了拼了她这条命,让整个关北城的人都看看,李家的大老爷,是怎么对他兄弟的遗孀和侄子的!

    作者有话要说:远方开新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