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权力巅峰 > 正文 第50章 出招老辣
    这时,夏正德冷冷的看了牛建国一眼说道:“怎么?牛书记,我刚才又说要让柳擎宇参与到我们常委会的讨论中来吗?没有吧!我只是让他讲述一下他在关山镇与韩国庆之间的种种事情而已,如果你非得要上纲上线的话,那我看柳擎宇所提到的回避原则真的应该拿出来讨论讨论了。”

    夏正德在说这话的同时,充满欣赏的看了柳擎宇一眼,他不得不佩服柳擎宇这脑瓜转得真叫快,就连自己都没有想到可以利用回避原则这一条来针对牛建国,而柳擎宇这个年轻的镇长却想到了,真是不简单啊。

    此刻,薛文龙一听夏正德语气,立刻意识到形势有些不妙。虽然他在常委会上的实力绝对超过夏正德,但是对方可是一把手,如果他真的提出回避原则,把牛建国给推出这一次常委会的讨论的话,自己损失了一名得力干将,常委会结果如何还真难以预料。想到此处,他连忙出来打圆场说道:“好了,老牛,这件事情就不必那么认真了,既然夏书记说让柳擎宇发言,那就让他发言好了。”

    牛建国哼了一声,也意识到柳擎宇刚才那个回避原则的确够狠的,为了能够确保薛文龙对常委会的掌控,他只能暂时先忍一下了。

    夏正德其实也不愿意牛建国在这个时候退出,因为这一次他可是有着厉害的后手的,牛建国越不退出,对自己后手发挥作用越是有利,所以看牛建国不敢在唧唧歪歪的了,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看向柳擎宇说道:“好了,柳擎宇同志,你可以发言了。”

    柳擎宇根本没有一般年轻人面对那么多大领导之时应该表露出来的那种紧张和怯懦的神态,即便是面对满屋子的县委常委,柳擎宇依然侃侃而谈,十分简单但是却又有所侧重的把自己和韩国庆之间的事情全都讲述了一遍,尤其是他重点强调了赵二丫以一种疯疯癫癫的状态在镇政府大院外徘徊的辛酸场景,重点讲述了赵二丫看到韩国庆之时那种恨之入骨的表现,重点讲述了贾新宇提供的那个证明视频。等讲完之后,柳擎宇沉声说道:“各位领导,我认为有关那个视频中的韩国庆是否真的是韩国庆,这一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当然了,有关部门和有关领导的确可以提出质疑,但是不能因此就做出结论说此人不是韩国庆,我们可以请相关的专家来进行比对嘛。而且说句实在的,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看得出来摔死孩子的人是韩国庆,但是我们有关部门竟然做出无罪释放韩国庆的判决的确让我很意外。好了,我的话就到这里,仅供领导们参考,绝对不敢参与到各位领导的讨论之中去。”

    说完,柳擎宇直接坐了下去,不再说话了。

    然而,柳擎宇最后那几句话却让在场众人心中全都是一颤。

    其实在座众人全都是明白人,谁不清楚韩国庆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清楚归清楚,该装傻的时候就得装傻,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直接表达出自己的态度,尤其是直接说韩国庆就是凶手,毕竟韩国庆是牛建国是亲戚,而牛建国又是纪委书记,谁还能保证自己或者自己的下属、亲自不犯在牛建国的手中呢?尤其是韩国庆是薛文龙的铁杆嫡系,而薛文龙又在景林县一家独大,没有人敢于承担薛文龙的怒火。

    这时,夏正德脸色阴沉着说道:“各位,我相信从柳擎宇同志的描述中大家应该有所感触,我今天把话直接摆在桌面上说了,这件事情我们景林县县委县政府必须要重视起来,绝对不能有同志在玩什么潜规则了,更不能再依仗着自己势力大就想要玩瞒天过海,欺骗老百姓,否则的话,我这个县委书记第一个不答应。我现在以景林县县委书记的名义,正式提议,由我们景林县组成韩国庆问题专案小组,重新对这个案件进行彻底的审查,同时立刻将韩国庆控制起来,我们必须要确保这个案件公开、公正、透明,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暗箱操作,大家还有什么异议吗?”

    强势!非常强势!从夏正德到景林县以后,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势过。

    夏正德这种强势的态度让薛文龙看得直皱眉头。他相信夏正德应该非常清楚,韩国庆是自己的铁杆嫡系,自己肯定要保他的,但是夏正德却偏偏要提议对韩国庆进行重新立案调查,难道他这是想要掌控景林县常委会大局的节奏吗?难道他真的想要和自己全面敌对吗?

    想到这里,薛文龙脸色阴沉着抬起头来冷冷的说道:“我反对。既然在之前我们相关部门已经对韩国庆的案子做出过鉴定和判决,那么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再次对这起案件进行重新调查,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公安、检察、法院干线的同志们嘛,他们的工作可从来没有出现过错误。如果我们要重新调查这个案件的话,会让很多同志们寒心的。”

    夏正德直接立刻反驳道:“让有些不负责任的干部寒心,总比让老百姓寒心的好,老百姓是我们执政的基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们必须要考虑这起案件在老百姓中的影响啊!薛县长,我相信你刚才也听柳擎宇同志讲了,在韩国庆这件案子上,关山镇的老百姓意见非常之大啊!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景林县,大法院,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薛县长,你知道让老百姓说出这样的话,这说明老百姓对我们景林县法院到底有多失望吗?”

    薛文龙愣了一下,立刻眼珠一转沉声说道:“如果仅凭眼前的这些证据,就调查韩国庆这样一个重量级的派出所所长,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啊。”

    这是薛文龙再使用拖字诀了,如果夏正德提供不出更好的证据,他就准备通过表决的方式来阻止夏正德的提议。

    然而,夏正德对此早有部署,怎么可能让薛文龙得逞了,他直接拿出了柳擎宇带给自己的那些有关韩国庆违法违纪的材料复印件递给旁边的薛文龙说道:“薛县长,你看看这些材料吧!这是关山镇纪委那边收藏的一些材料,有了这些,难道还不足以对韩国庆立案吗?”

    薛文龙看完这些材料之后,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夏正德准备得如此充足,不过他也不白给,他眼珠一转,随即把这些材料递给了纪委书记牛建国说道:“牛书记,这些材料是你们纪委系统整理的材料,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牛建国拿过材料只是扫了几眼,便淡淡的说道:“夏书记,这些材料我也收到过,而且就这些材料也专门从纪委派出调查组调查过这些材料的真实性,根据调查小组的结论,这些材料全都是子虚乌有。虽然韩国庆的确有些地方做得不妥,但是在性质上并没有到达违法违纪的高度。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提供纪委方面的调查结论。”

    牛建国对此也早有准备。

    柳擎宇自始至终一直冷眼旁观,他发现夏正德出手十分老辣,并没有一下子把他所有的底牌全都拿出来,而是逐步升级,不过薛文龙那边也很厉害,竟然把夏正德的这些招数一一破解,毫无破绽,看来,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还真是不少啊。不过他现在最好奇的是,接下来,夏正德将会如何应对眼前这种困局呢。

    听到牛建国的话之后,夏正德依然满脸淡定之色,根本没有任何沮丧败退之意,而且脸色沉着的说道:“好,那就请牛书记把你们纪委方面有关这些材料的调查结论材料都拿过来吧!让在座常委们全都验证一下,记住,要拿原件。”

    夏正德说完,牛建国和薛文龙全都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夏正德竟然真的叫板起来了,要知道,一般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较真的,毕竟身为纪委书记牛建国根本不可能撒谎的。但是,夏正德却偏偏较真了。薛文龙总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妥,但是却又说不出来,而牛建国一气之下直接给纪委那边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把材料给拿过来。

    这时,夏正德对政法委书记金宇鹏说道:“金书记,我看为了确保我们在座常委能够把这件事情闹个清楚,麻烦你也给公安、检察、法院方面打个招呼,让他们把有关韩国庆的所有材料都送过来吧!记住,要原件,我们大家必须要把这件事情闹清楚,否则我们没有办法向老百姓交代!”说道这里,夏正德又转头看向薛文龙说道:“薛县长,有关是否要对韩国庆立案调查之事,我们是不是等看完这些材料之后,在举手表决?”

    薛文龙最不怕的就是举手表决,听夏正德这样说,毫不犹豫的说道:“好的,没问题。那我们就先看看这些材料。”

    此刻,看到夏正德和薛文龙达成了一致意见,柳擎宇心中就是一动,他有一种预感,夏正德绝对不会看不出薛文龙在常委会上的实力的,但是,他却偏偏要这样说,这说明夏正德心中有数啊!那么也就是可以推断,夏正德现在应该是给薛文龙设计了一个陷阱,等着他往里面跳呢?那么这个陷阱到底是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