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权力巅峰 > 正文 第6章 强势镇长初露锋芒
    当天夜里,暴雨并没有像天气预报的那样停止,而是依然淅淅沥沥的下着,而到了第二天上午,更是出现了一个时间长达1个小时的短时间暴雨,整个关山镇早已经成为一片洪泽,但是由于柳擎宇和秦睿婕联手提前做好了准备。虽然很多老百姓的农田甚至房屋全都被淹没,但是整个关山镇没有一人因为洪水而死亡,所有人全都撤离到了天王岭或者其他安全地带。一直到了第二天下午,雨水才完全停止,天气转晴。

    两天后,洪水退去。但是天王岭上,依然人头攒动,很多老百姓依然滞留在这里,因为他们的家已经被洪水给冲毁了,他们已经无家可归了。

    而此刻,柳擎宇和秦睿婕更是忙得焦头烂额,因为这一次洪水实在是太猛烈了,以至于大水过后,很多老百姓囤积在家中的粮食等物品几乎全都被冲走,而天王岭这边秦睿婕虽然准备了一些物资,但是毕竟一个小镇子民政部门准备的物资是有限的,这些物资根本不足支撑全镇数万百姓的生存所需。好在关山镇的移动通信基站没有出什么问题,依然坚挺的屹立着,让两个人可以通过手机硬着头皮向县里、向四周的乡镇协调救灾物资,然而,两个人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得到的消息却让两人十分失望,这一次整个景林县受的不止关山镇一家,甚至有好多乡镇由于撤退不及时还淹死了不少人,更别提物资支援关山镇了。

    就在两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去县里开了一天一夜会议的镇委书记石振强和副镇长胡光远、王学文回来了。回来之后,石振强立刻让镇委办主任王东洋通知柳擎宇和秦睿婕立刻参加镇党委会议。

    镇党委会议在镇委办公大楼三楼会议室召开。在这次洪灾中,由于镇委大楼新建不到3年,全部采用钢混结构,所以除了一楼过水之外,整个建筑并没有出什么问题,洪水退去,依然可以继续使用。

    镇委会议室内,9名关山镇党委委员全部到齐。

    柳擎宇的目光从在座其他8人的脸上一一扫过。镇委书记石振强此刻坐在主持席上,脸色十分阴沉。镇委副书记秦睿婕坐在自己对面,低头摆弄着自己美丽的指甲,党委委员、常务副镇长胡光远、党委委员、副镇长王学文、组织委员石景州、宣传委员姜春燕、武装部长尹春华、纪委书记孟欢则神态各异的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整个会议室内显得十分沉闷。

    石振强轻轻咳嗽一声,沉声说道:“各位,今天是柳镇长上任之后我们召开的第一次党委会,也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党委会。虽然我这个书记不愿意批评别人,但是这一次,我必须得好好的批评一下柳擎宇同志,在这一次的抗洪救灾的过程中,你做得实在是太差劲了,做得非常不到位,你看看,我们关山镇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你这个镇长是怎么当的,要知道你把这次工作做成这个样子,当初我真应该把胡光远同志留下,让他来负责主持这次抗洪救灾工作啊!柳擎宇同志,你还是太年轻,太没有工作经验了,你虽然有着一颗红心,但是你的工作方法非常不对头,导致你的工作效率非常低,全镇的损失非常惨重,柳擎宇同志啊!不是我说你啊!你刚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不懂的地方就要积极的向胡光远、王学文这样的老同志多多请教、学习嘛,你说现在整个关山镇的工作被你做成了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向县委县政府交代啊!柳擎宇同志,你太让我和大家失望了。”

    石振强刚刚说完,胡光远便立刻接口说道:“是啊!柳擎宇同志,你这一次工作组织的实在是太欠缺水平,欠缺效率了,你看人家县城城关镇那边,各种工作全都有条不紊的展开,县委县政府领导都给予了高度表扬啊!柳擎宇同志,我建议你好好的去看一看,学一学,不能闭门造车啊!”

    胡光远说完,整个会议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很显然,此刻所有的党委委员们全都看出来了,石振强的意图非常明显,这是想要抓柳擎宇当替罪羊,为这一次关山镇所受的的灾情负责啊!这一招绝对够阴险、够无耻,但是却又不得不说,这一招也是对他最为有利、对大家也十分有利的事情,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灾情,肯定是有人要负责人的,揪出柳擎宇来负责,总比自己去负责的好,所有现场很多委员们全都沉默不语。关键时刻,自保为上。此刻,众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柳擎宇的脸上。

    秦睿婕听完石振强的话之后,脸色显得十分难看,对于石振强的心理她把握的非常清楚,但是她知道石振强在镇里的势力十分强大,说一不二。虽然对柳擎宇一心为民的品德十分敬佩,但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她暂时还不想和柳擎宇绑在一起,所以只能心中充满愤怒的保持着沉默。

    在众人的注视下,柳擎宇缓缓抬起头来,双眼中闪光一闪,突然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用手点指着镇委书记石振强的鼻子尖冷冷的说道:“石振强同志,我不得不说,你真的是够无耻,够阴险,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不管你有多无耻,多阴险,但是你最好不要对我柳擎宇使用,否则的话,我会让你悔不当初!你刚才口口声声说我柳擎宇组织抗洪抢险工作没有效率,那么我想问一问石振强同志,你可知道我柳擎宇都做了哪些工作?你可知道现在我们关山镇的灾情如何?我们关山镇的损失如何?我们关山镇死伤了多少人?我们关山镇现在还欠缺多少物资吗?尊敬的石书记,石振强同志!你知道吗?你敢给我一个肯定的回答吗?”

    听完柳擎宇的这番话,石振强只能阴沉着脸保持着沉默,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突然发飙了,竟然还用手点指着自己,最关键的是,柳擎宇所说的事情他根本一无所知,他现在答不上来,但是他却不能被柳擎宇的气势给震慑住,否则的话这对自己的威望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所以他离开站起身来,拨开柳擎宇的手怒声说道:“柳擎宇,你这是做什么?拍桌子拍得响就证明你工作做的好啊?如果这样可以的话还要我们党委会做什么?你给我坐下!有话好好说。”

    柳擎宇缓缓收回右手,却依然站着冷冷的望着石振强说道:“石书记,不要玩这种转移话题的把戏,没有用的,现在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知道我们关山镇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吗?”

    在石振强看来,一个成熟的官员在自己发怒之后,应该立刻收敛一下自己的怒气,平心静气的继续开会讨论,但是他却看错了柳擎宇,柳擎宇可是当兵的出身,做事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他的这番批评之语对柳擎宇没有任何用处,柳擎宇依然对他紧追不放。这种情况之下,石振强也看出来了,自己不回答柳擎宇的问题,恐怕柳擎宇不会罢休,不过柳擎宇的问题也难不住他,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刚刚从县里开会回来,你还没有向我汇报工作呢?我自然不知道镇里的情况如何。”

    石振强一个太极推手打出来,柳擎宇第一波质问宣告失效。说完之后,石振强的嘴角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不屑冷笑,心中暗道:“柳擎宇,你一个小毛孩子,跟老子比,还嫩得狠呢!官场可不是你有道理就能混得开的。”

    然而,石振强却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柳擎宇又是一招出手了。

    柳擎宇听石振强说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石书记,如果你非要这样说的话,我也勉强认可你这个理由,不过我想问一问你,三天之前,在这场大雨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有没有亲自给你打电话,向你汇报说我们关山镇这边要下大暴雨,提醒你召开防汛专题会议来讨论此事,有没有!你回答我!如果当初你要是按照我的提议召开会议,全体镇党委齐动员,我们关山镇的防汛工作又怎么会如此被动?眼看着景林水库就要开闸放水了,而您石书记却带着几个党委委员说是去县里开会,开的什么会?会议重要吗?是老百姓重要、抗洪救灾重要还是开你所谓的那个什么会议重要?不要跟我说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石振强同志,我认为你们根本就是怂了,怕了,你们是担心自己被洪水给冲了,而且我已经得到准确消息,你们的家人早已经转移走了,石振强同志,我想问问你们,像你们这样拈轻怕重的干部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柳擎宇!说句不好听的话,石振强同志,你们根本就不像个爷们。你可知道,在这三天多的时间里,水库大坝上一直都是我来负责的,而天王岭方面的帐篷搭建和很多百姓撤离工作都是秦睿婕同志负责的,石振强同志,各位委员们,大家好好看一看吧!秦睿婕同志是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女同志啊!她一个人毫无怨言的担负起这么沉重的工作,她容易吗?但是她没有一句怨言!而在座的很多同志们啊!身为一个大老爷们,你们难道不感觉到羞愧吗?你们对得起爷们两个字吗!你们还是个男人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