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市長夫人 > 正文 情不知所起 第三十八章:心动
    多了两个身份特殊的客人在,一顿饭下来,吃得倒也随意,单纯的吃饭而非应酬,直接省了酒桌上的礼数,气氛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尴尬全文阅读。

    除了宋振远有点拘礼之外,其他三人都吃得尽兴,苏念卿安静的坐着,品尝面前的美食的同时,不时望向对面举止优雅的男人,依旧是一派的从容不迫,跟舅舅谈论起政府新出台的政策,也是闲适淡然,并没有因为自己身居高位而端起高高在上的架子。

    她的身边除了舅舅没别人,又是在风头浪尖上,也不好多说话,低着头默默地吃着东西,填饱了肚子要吵架也有力气不是?

    估计是真给了慕大市长面子,宋振远也没在饭局上为难苏念卿,依旧跟以往那样叮嘱她吃多点,不时还拿公筷给她夹她喜欢吃的菜。

    抬头的时候,不经意间撞上对面的眸光,视线交集了几秒又不动声色的移开,略显几分尴尬,慕亦尘倒不在意,眸光柔和的笑笑,一副淡雅坦然的模样。

    其实,她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毕竟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利用了他,如果不是请他吃饭,恐怕这会儿舅舅肯定跟自己算老帐了!换句话说,她该谢谢他才是!

    宋振远点的菜,多半是替他们几个点的,点的多了,大家都吃饱了桌子还剩了不少,买单的时候苏念卿一边从钱包里拿钱付账,一边吩咐服务员把剩菜打包,这让宋振远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当着慕亦尘的面他又不好说她,只能用严厉的眼神瞪着苏念卿,转头的时候恰好瞥到舅舅那警告的眼神,她耸耸肩倒是一脸坦然:“别这么看着我,我不喜欢浪费食物。不管是应酬也好吃饭也好,我总要带点东西回去。爷爷教育过我勤俭不浪费,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说这话的时候,她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对上那双略带赞赏的黑眸,会心的微微一笑,像是找到了知音一般,心情也为之愉悦起来。

    各自开了车过来,苏念卿劝了舅舅先回去,自己回市区拿车,宋振远看了他们一眼,也没坚持,自己先回A市去了。

    “苏小姐,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送走了宋振远,慕亦尘转过身,淡淡开口,清潋的眸光中带着一丝笑意。

    挑挑眉,她半笑着装傻:“还请慕市长指教!”

    轻扬唇角,他单手插兜,慵懒优雅的吐了句话:“躲得了初一,躲得过十五吗?”

    “我其实也没想躲,只是想好好吃顿饭,不希望舅舅因为我的事坏了胃口。再加上我本来就是要请你吃饭的,只是凑巧了而已。”舅舅就算要算账,也不会拿她怎么样,毕竟他对自己,还是很宠爱的。

    “你不回A市吗?”随意的扯开话题,她抬眸看他,想起他来E市的目的还未达成,不禁扬起了唇。

    “林省长那边还需要去一趟,你呢?想去哪里?我送你!”

    她想了想,也不矫情,直爽的说:“我想去街心公园,不知道你顺不顺路?不顺路的话我让我的司机过来就行了!”

    他转头看着徐衡,似乎对E市也不怎么熟悉,问:“两个地方顺路吗?”

    徐衡点点头,笑着说:“街心公园就在省政府办公楼的附近,大概四五百米吧!我们先送你到街心公园,不耽误时间的,上车吧!”

    ——《市长夫人》——

    下了车,苏念卿道过谢后,这才从阶梯上踏入公园里,正值午后,公园里的人也不多,她站在花丛旁喵喵喵的喊了几声,很快不少流浪猫流浪狗从花丛中蹿了出来,带着警惕的眼光看着她。

    蹲下身,她打开打包的盒子,把食物倒在一旁专门为流浪狗流浪猫设置的食槽里,也不怕脏的蹲在地上跟一群小家伙玩闹着。

    偶尔有路人走过,见着个衣着光鲜的女子蹲在草丛边上跟一群流浪猫嬉戏,也只是停了停匆忙的脚步,讶异之后轻笑一声转身离开。

    不远处停着的车子其实并没有开走,落下车窗,慕亦尘抬眸朝公园里那一丛墨绿中的红影望去,安静的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淡淡的看着。

    午后的阳光有一点炽烈,从水泥森林的空隙中照了进来,坐在车子里,阳光有一半分割进了车子,他甚至还能看见半空中细小的浮灰,带着淡淡的金色,在明暗的光线中飞舞,安静的午后,耳旁回荡着轻微的猫叫声,还有……女子清灵的笑声。

    隔着不过百米的距离,他的视线有些模糊,甚至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但他能感觉到,那样惬意而自由的快乐,她甚至顾不上那些流浪猫流浪狗身上的污秽,就这样打闹成一团,像回到了孩提时代一般,享受着她一个人的童话世界。

    这样的一个女子,跟他在机场大厅看到的那个女子截然不同,没有隐忍的悲伤,也没有卑微的谨慎,更没有苦涩的无奈,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快乐,就好像,这样的她,才是原本最真的自我。

    怔忪间,他闪了闪眼睫,如同被瞬间触动了身体里某个长久遗忘的角落,心中陡然一恸,他突然觉得,自己平静了多年的心,又恢复了跳动,有种一梦多年醒来大彻大悟的豁然。

    他知道,这个女人是爱楚斯寒的,有多爱他不知道,但他看到过她在他面前的卑微和顺从,心头犹如被细蚁轻轻地啃噬,有些好奇,但其实更多的还是某种难以言状的感觉,或者可以称之为……妒忌。

    究竟要有多么深刻的感情,才能让她这样骄傲的人对一个男人爱得那样卑微,几乎是卑微到了尘埃,她却还能拥有着这份属于她自己的纯真。

    物欲横流的社会,他离开了繁华的北京,离开了慕家光环缠绕的权欲世界,只身来到A市,那群公子哥儿的上流社会的圈子,什么样的女人他没见过,为名为利的从来不缺,而能像她这样挣扎在权势中,却还能留着一份自我的女子,实在太少。

    ------题外话------

    么么~晚晚人在香港,明天或者后天回来,到时候加更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