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市長夫人 > 正文 情不知所起 第十二章:慕少的赠礼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苏念卿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清雅的身影,两道身影重叠,她猛然回神,转头看向对面脸色淡漠的男人,“斯寒,刚刚那个慕少是慕家的人吗?”

    恰好这个时候侍者端着冷盘上来,见对面的男人只是淡淡的嗯了声,苏念卿转头看着侍者,“这是慕家哪个少爷?”

    据她所知,慕家家族根系庞大,单是慕家少爷就有不少,这个慕少会是机场帮了她的那个人大代表慕亦尘吗?

    “慕家只有一个慕少,苏小姐,您不知道吗?”摆好盘子,侍者笑着看向她,见她摇摇头,又继续解释:“刚刚进去的那位,是慕老爷子的幺孙,慕亦尘慕少,排名第七,其他几位少爷稍微年长,我们都以慕先生称呼,小一辈的少爷,圈子里的人都以大少二少称呼,慕少,是属于慕亦尘的专属称呼TXT下载。”

    “原来是这样。”她果然是没看错!

    听完侍者的解释,她算是稍微了解到了其中的关系,点点头道谢后转头看向对面事不关己己不关心的男人,“斯寒,你跟慕亦尘认识是吗?”

    “嗯。”对面的男人端起杯子,淡淡的应了声,也不过多解释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见他不愿多说的模样,她咬咬唇,转头看向已经上好菜了的侍者,原本还想开口多问几个问题的,瞥到对面的男人不太好看的脸色,动了动唇最终还是乖乖把心思收回来,体贴的替他布菜。

    表达谢意随时都可以,难得的是他们一起出来吃顿饭,工作之外的约会,她不想因为这事给搅和了。

    吃饭的时候两人话也不多,苏念卿正犹豫着是否要把结婚的事跟他说一声的时候,酒店的服务员推着车子过来,毕恭毕敬的把架子上的一瓶葡萄酒递了过来,苏念卿愣了下,搁下叉子抬眸看向一旁金发的外国人,瞥到他胸口的牌子,原来是美酒河的品酒师。

    眨了眨眼,她笑得有些尴尬,“我们好像没有点红酒。”

    “楚先生,苏小姐,这是慕少的心意。”品酒师用不太纯正的中文回答了她的疑问。

    “可我们今天的菜式,并不适合搭配红酒。”瞥了眼酒桶里已经醒好了的红酒,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瓶子上的标签正好对着她,也落入她的视线之中,1969年份的葡萄酒,价格不菲。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问,品酒师细心的跟她道来,“这是RobertMondiWineryNapaValleyFumeBlanc的葡萄酒,在酿造的时候是在桶中进行部分发酵,加入了赛美蓉葡萄,酿造出来的酒很适合搭配两位今天的餐点,您不用担心会混淆了口味而失去葡萄酒和菜系原有的味道。”

    苏念卿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轻笑了声,“慕少这心意,是冲着你来的吧?楚先生,赏脸不?”

    她跟慕亦尘好像还没有熟悉到可以送这么名贵的酒的程度,只不过看楚斯寒这脸色,似乎并不太满意。

    挑挑眉,楚斯寒眸光清冷的看了她一眼,“既然是他的心意,那就留着吧!”

    “好,听你的!”得到他的许可,她柔柔一笑,转头看向一旁的侍者,“麻烦拿纸笔给我!”

    侍者下去后,她转头看向一旁帮他们倒酒的品酒师,享受着酒店尊贵客人的待遇,惬意的眯起眼,用纯正的英语问道:“能请问一下,慕少今天点的菜式是什么吗?”

    品酒师拧眉想了想,回了一句官方回答:“今天慕少点的菜式都是清淡的菜品。”

    他这一说,倒是提醒了苏念卿,现在才刚过完春节没多久,想必大家都被大鱼大肉给吓怕了,清淡菜品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刚刚那一大群人过来这里,该是用餐而非应酬。

    接过侍者递来的便签本和笔,她利落的在纸上写了几句道谢的话和聊表歉意后递给品酒师,“麻烦把我存在美酒河的那瓶79年LaCremaSonomaCoastChardonnay的葡萄酒给慕少送过去,顺便把这个交给他!谢谢!”

    品酒师接过便签,琥珀色的眸底掠过一抹惊异,而后很快回神,点点头领着侍者离开。

    转头的时候,恰好对上楚斯寒那深邃的眸光,看着她的眼神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深沉。

    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微微红着脸,娇羞的低下头,紧张的扯了个话题,“别看我,菜都凉了!”

    把酒杯推到他面前,她这才跟他解释送酒的原因:“爷爷入院的时候哥哥给我打电话让我回来,那个时候恰逢两会订不到票,是慕少帮了我,我只是想表达一下谢意,没别的意思。”

    简单的解释了下自己这么做的原因,她只是怕他误会才会这么急着辩白,得到的回应却只是淡淡的一个“嗯”字,淡漠的脸上无波无澜,似乎并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见他没多问,她也松了口气,调整心情享受这顿美味的午餐。

    ——《市长夫人》——

    侍者上了菜后,品酒师也从美酒河挑了酒敲门进来,看着他握着酒瓶进来,慕亦尘俊雅的脸上有片刻的错愕,刚想开口,一旁的发小江世尧调侃着替他开了口,北京腔的嗓音难掩那公子哥儿的痞气:“哟,这不慕少刚刚送出去的酒吗?怎么,没人要?”

    品酒师显然是没怎么听懂他话里的意思,走到慕亦尘身旁,把酒恭敬的递了过去,“慕少,这是苏小姐送的酒,还有这是她给您的。”说着,抽出刚刚那张便签递了过去。

    品酒师这话一出,周遭一众看好戏的人都带着好奇的目光看向主座上的男子,每个人眼里都带着浓浓的兴致。

    便签上只有一行字:“谢谢您机场的帮助,给您开会添了麻烦,很抱歉!”

    看着便签条上娟秀的字体,清彦的俊脸上暗眸微微眯起,眉角似是噙着浅淡的笑意。

    ------题外话------

    么~谢谢亲们支持,晚晚给力更新,宝贝们也给力收藏留言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