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市長夫人 > 正文 情不知所起 第二章:惊鸿一瞥(2)
    苏念卿感激的看着向自己伸出援手的年轻男子,哽咽着鞠躬道谢,感激之情不以言表。

    徐衡被她谢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用谢我,为人民服务而已!”

    她低头看了眼,瞥到他手里拿着的红色“人大代表证”,微微愣了下,“你是人大代表?”

    顺着她的目光,徐衡低头看了看手里刚刚塞过来的代表证,浅浅一笑,“不是,我只是个秘书,把票让给你的是我们代表。”说话间,他指向那道拉着商务行李箱往外走的颀长身影,嗓音中带着一丝难掩的自豪:“那就是我们代表。”

    徐衡并没有明说到底哪个才是帮助她的人大代表,她只是顺着他指向的方向望去,机场大厅往来旅客很多,其中还有不少西装笔挺,胸前挂着红色证件的人大代表,而她却在茫茫人海中,一眼看到了那道修长优雅的背影——

    不确定是否就是他,她不禁多看了几眼,慵懒的浅灰色休闲服穿在他身上,一手随性的插在裤袋里,低调而淡然。

    行走在一群西装笔挺的男人群中,颀长清雅的身影尤为灼目,即便只是一身普通的休闲服,也难掩那与生俱来的出尘清宁的气质。

    看着他的背影,她隐隐觉得这个“人大代表”似乎比自己想象的年轻,这般年轻就被选举出来当人大代表,想来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但更多的,她还是由衷的感谢这个男人给予的帮助,让她第一次对所谓的“人民政府”增强了好感。

    游走在商场中,形形色色的人她见过不少,不论是官场应酬还是商场的周旋,她花了五年的时间做到游刃有余,磨平了自己的棱角,让自己变得圆滑而世故,个中酸甜,也只有自己知晓。

    一向对官场上的人没什么好感,这一次,她却被“人大代表”四个字给征服了。

    徐衡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她转头尴尬的朝他笑了笑,“你们代表好像很年轻?”

    “是啊!”来到服务台,徐衡也没过多跟她解释,让她在一旁等着,自己去联系航空公司把机票退票,并顺便拨了个电话给航空公司的负责人。

    没一会儿,机场经理领着几个负责人匆匆从楼上下来,步履匆忙的朝服务台走来,苏念卿看着黑压压的一群商务精英,微微愣了下,下意识的看向徐衡。

    显然徐衡也注意到了他们,脸色淡定的收起手里的手机,面带笑容朝那群人走去,谦和有礼的跟他们握手问好。

    苏念卿微微眯眼,一眼就看到他们胸前挂着的工作牌上,很明显印着整个机场最常见的航空公司的LOGO,就算再怎么不懂人情世故,她也不会看不出来那群人是什么身份。

    隔得有点远,再加上机场大厅人多嘈杂,她听不到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只看到那领头的看似经理的人言语间对徐衡毕恭毕敬的,场面就跟上级领导下来视察一般,任何细节都不敢怠慢。

    对于经理的致歉和恭维,徐衡倒是一脸淡定,似乎是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稍微跟经理解释了一番后,经理带着错愕的表情朝苏念卿望了过来——

    基于礼貌,苏念卿朝他点头一笑,而后低头去看登机时间,虽然镇定,细微的动作还是泄露了她的紧张。

    机场经理转头跟身后的人吩咐了几句,跟徐衡一起朝苏念卿走来,跟她要了身份证吩咐下去后,又说了一通场面话,既解释了机票紧张的原因,又表达了航空公司对她特殊情况的通融。

    虽然都是场面话,走走过场,她还是表现得很感激,一个劲的道谢。

    领导出面,下面的人办事效率自然就快,没一会儿工作人员就把办理好的机票和身份证登机牌送了过来,距离登机时间不多,她道了谢后急急忙忙的告辞往登机口走去。

    临走,她再三谢过徐衡的帮助,问他留个联系号码,方便日后把机票钱给他汇过来,却被徐衡以一句:“为人民服务”为由拒绝了。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抑或是他背后的那个“人大代表”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让机场的工作人员通融一次,唯一能做的就是感谢和感激。

    刚走没几步,她又急急忙忙的从包包里拿出个香囊,跑回去塞给徐衡,没等徐衡回神,她丢下句“替我谢谢你们代表!”后涌入人群。

    看着手里精致的刺绣香囊,徐衡眯眼一笑,转身跟机场经理说了几句客套话后,便告辞离去,经理等一行人一直毕恭毕敬的送到机场门口。

    ——分割线——

    上了车,徐衡微微松了口气,坐定后,这才转头看向后座上翻阅报纸的身影,动了动唇:“已经办妥了。”

    后座上的人随手把报纸翻过一页,微凉的鼻息间似乎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应答,温文尔雅的气质让副驾驶座上的徐衡都不敢把话说得太重。

    “距离明天开会不到二十五个小时,现在估计是订不到票了,您看是不是通知航空公司……”

    “不用搞特殊,订一张下午飞天津的机票,到了那边再转高铁就行了。”略显微凉的嗓音轻柔中又带着一股不容侵犯的官家权威,看似漫不经心却又能让人感到尊贵和严肃。

    愈是这样沉稳淡定的男人,愈能给人一股安心的感觉,即便“两会”召开在即,他也还是能这般云淡风轻的把机票让给别人,自己委身辗转去坐高铁,对他,徐衡不是不敬佩的。

    徐衡应了声,又道:“这个是刚刚那位小姐送的,说是让我替她谢谢您!”说着,他把手里的锦囊递了过去,宽大的报纸阻挡了他的视线,一时间看不清楚后座上的人的脸色。

    毕竟,不收受人民群众的贿赂,一直都是他们工作的信条。

    只不过这个谢礼有点特殊,属于民众的心意范畴,应该跟收受贿赂扯不上多少关系。

    等了好一会儿,后座上的男人缓缓挪低了报纸,抬眸看了眼他递过来的绿色香囊,幽深清澈的眸底掠过一抹浅淡的惊讶,狭长的眼角微微上扬在一个完美的弧度,似是沁着笑。

    安静的车厢里,隐隐弥漫着一股从香囊中透出的淡淡药香,其中还夹杂着他熟悉的薄荷香气。

    接过香囊,他闻了闻香囊的味道,缓缓把精致的小玩意儿收入干燥的掌心,合上报纸转头看向窗外,淡淡开口:“回去吧!”

    ------题外话------

    第一章晚晚修改了下,亲们可以回去重新看一下,男主出场啦,亲们还喜欢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