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山村小医师 > 第048章白痴,你媳妇被人...
    “唔”

    王晴的声音不停从鼻腔中哼出来。

    “媳妇,感觉怎么样?”

    王晴抬眼看了下陈松林,松开嘴,忙道:“好,身体感觉好多了,老公,你继续,不,不要停,不要停。”

    “好,好。”大牛埋下头又继续起来,舌头早就发软了,但为了能够治好自己老婆的病,他只能拼命的去舔。

    陈松林轻抚着王晴的脸蛋,密语传音到王晴的耳中,笑问道:“是我的大,还是你老公的大?”

    “你,你的。”王晴大嘴一张,又含住了陈松林的巨物。

    陈松林眯着眼,看着。他的眼神中对王晴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这个女人绝对是和孙丽差不多的,单从她的口.活就能够看出来。

    她的嘴不停前后动着,而且舌头还在里面对陈松林的金枪不停的卷着。再者,就是她的手,抓着根部一直前后运动。一般性的女人根本不知道这些,而且,再看看那憨厚的大牛,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去教王晴这些手法和口.活?

    给别人操也是操,自己操也是操!

    “兄弟,我,我嘴累了。”大牛郁闷道。

    陈松林道:“累了就用嘴唇,嘴唇和舌头都差不多,都是非常柔软的地方,对你老婆的病有帮助。”

    “骚蹄子,你该如何感谢我?”陈松林贼笑道。

    王晴:“操,操我。”

    “媳妇,说什么胡话呢?现在不是在家里!”大牛以为是在喊他。

    陈松林稍微弯下腰,去捏王晴的大奶子,隔着胸罩捏感觉不太好,不过却显得格外的有劲。

    “妈的!”

    陈松林心中暗骂,现在这个场面如此刺激,但是他却怎么都射不出来。这是他最为郁闷的事情。男人不像女人,女人在过程中和结尾都非常舒服,但是男人呢?刚刚迈上xing生活的人或许还感觉过程很刺激,但是一旦经常做,也只有在最后那一刻才能体会到舒爽的感觉。

    而且,很多女人在过程中都很不配合,只知道躺在那里享受。运动得一身是汗,只为最后那一刻的爽快,陈松林很不乐意。

    “唔唔唔!”王晴极力的去推陈松林的身体。

    陈松林根本不顾她的感受,双手按着她的头,身体猛的朝前,深喉了进去。

    出来,深喉,出来,再深喉。

    王晴抬眼看着陈松林,眼神中尽是求救的模样。

    “咳咳!”

    当陈松林的金枪离开,王晴急忙用手捂着嘴咳嗽了几声。

    大牛急忙问道:“媳妇,你怎么了?兄弟,你嫂子没事吧?我是不是过猛了?”

    陈松林轻笑道:“牛哥,你继续,没事儿,再让嫂子舒服一下,她今天的治疗就结束了。”

    “媳妇,你感觉怎么样?”大牛问道。

    王晴朝陈松林摇了摇头,用气声说:“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唔”王晴瞪大了眼睛。陈松林直接又插入了。

    陈松林看了下王晴双腿中间埋头苦干的大牛,再一次的深.喉进去,精华顿时如火山喷发般,一次又一次的喷射进王晴的喉腔里。

    “咕噜,咕噜!”

    陈松林根本不给王晴呼吸的机会,使得她全部吞了下去。

    “咳咳!”王晴将头伸到床边上,大声咳嗽起来。

    大牛怒气腾腾地骂道:“你TM别乱动行不行?还想不想治好病了?”

    陈松林摇头一笑,也没有让王晴将自己的宝贝舔干净,直接塞进裤子里去,轻轻吸口气,非常的舒坦。

    “你个没用的东西!”王晴站起身来,一巴掌甩在了大牛的脸上。

    “我……我怎么了?”大牛纳闷在那,“兄弟,我能摘下眼罩了吗?”

    陈松林淡淡说:“嗯,摘下来吧,今天可以了。”

    王晴瞪了眼大牛,又看了下陈松林,直接骂大牛:“你老婆都让人欺负死了,你还跟个笨猪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陈松林撇撇嘴,笑道:“嫂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里除了大牛哥,可就剩下我了,难道是我欺负你了?”

    “是啊,你说什么呢?”大牛道。

    “你”王晴怒指着大牛,气不打一处来。

    陈松林冷笑着脸,密语传音给王晴:“现在我没张嘴,但我说话你却可以听到。骚蹄子,你背着大牛和什么男人有勾搭?你要是想让你成为第二个孙丽的话,我今天就成全你。看看外面的人是信我这个治好你病的医生,还是会信你。”

    王晴惊讶的盯着陈松林,再看看大牛,大牛真的好想什么都没听到。这是怎么回事?

    陈松林又道:“呵,刚刚你不是还很享受的吗?中途都高.潮了一次,怎么?爽过了,立马翻脸不认人了?你是觉得我是好欺负的主?”

    “没,没有!”王晴急忙摇摇头。

    “没什么?”大牛凑过去,问道。

    王晴深吸口气,将大牛推到门口那,当她走过陈松林身边的时候,却快速伸出手从陈松林裤裆里摸了一把,回眸一笑,她说道:“大兄弟的医术真是厉害,明天嫂子再来找你哈!”

    “好的。”陈松林笑了笑。

    大门一开,门外的人纷纷涌入进来。房间里的地上到处都是血,看得那些人心惊肉跳的。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询问着王晴病情的事情。当然,他们没有将治疗的方式方法说出去,以陈松林独门气功秘密为由搪塞了过去。

    “松林,厉害!”

    “是啊,我们村里出了像松林这样的厉害医生,以后我们家孩子要是有点感冒发烧什么的,都可以来找松林了,呵呵。”

    陈松林笑容可掬:“随时欢迎嫂子和婶子们过来。”

    王淑兰悄悄朝陈松林竖起大拇指,脸上尽是骄傲之色。老陈家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了,众星揽月的,就连以前天天背后议论陈家不是的臭女人,现在都一个劲的夸陈家人的好。他们也都怕陈松林以后不给她们看病。

    翻山越岭的去镇里看个病,容易吗?自己村里有个好医生,那可比什么都要好啊!

    “牛哥,牛嫂,慢走啊,不送了啊!”陈松林大笑道。

    “唉,谢谢了!”大牛回过头笑道。

    “谢你个头啊,白痴!”王晴拍了下大牛的后脑勺。

    陈松林顿时笑了起来,还谢谢?这句谢谢还真是够受用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