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山村小医师 > 第037章哥,你喜欢我妈
    “奇怪,下面怎么这么痒?”

    陈松林皱着眉,朝过道走的过程中,却还笑声嘀咕了几句。而他的话,却故意让王淑兰听到。王淑兰尴尬不已,脸上火辣辣的,晾起的毛毯明明都整理好了,她却还在那不停的整理着。

    陈雨看到陈松林过来,嘟着嘴,郁闷道:“哥,你看看,你看看,怎么都关机了?”

    陈松林翻翻白眼,将盒子里的充电器取出来,笑道:“这个智能手机耗电非常快,你要是玩游戏的话,一个小时都撑不过去。可不像你以前的手机,待机都能待到十几天。先充24小时的电再玩,记住了,千万不要边充电边玩,不安全不说还容易伤到手机。”

    陈雨重重点头,开心地笑道:“嗯,它是我的心肝宝贝,我才不会让它伤到呢!刚刚胖丫她们要跟我借着玩,我碰都没给她们碰,嘿嘿!有本事,让她们大哥给她们买去啊!”

    瞧陈雨那得意、开心的样子,陈松林摸着她的头,也会心的笑了起来。这时,鬼头鬼脑的陈雨突然瞅了瞅院子里的王淑兰,用手捅了下陈松林,然后小声问道:“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妈?”

    “啥?”陈松林的嘴巴都歪了。

    陈雨奸诈的笑道:“嘿嘿,刚刚我妈问我你什么时候到家里睡觉的,我可是说你一点就回来休息的哦!”

    靠,有吗?

    陈松林仔细的打量着陈雨这个臭丫头,顿时间,他明白了,丫的,这个小妮子再套我的话呢!差一点就中了她的套了。精灵古怪的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鬼点子倒是不少。

    陈雨也盯着陈松林的眼睛看,她撇撇嘴,好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嘿嘿,我不会告诉我妈的。你可不知道刚刚我回来,我妈醒了,看到你在旁边睡着,她都傻了!老妈今天可就穿着内裤睡的哦。”

    陈松林揪起她的小耳朵,笑道:“你个小丫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雨嘟着嘴:“噢噢,哥,你就不能轻点儿,我可要喊了哦!”

    见陈松林松下来了,陈雨立即凑到他耳边吐气如兰:“嘿嘿,我出去才半个小时哦,哥你睡着的可真够快的。不过嘛,看在哥送我手机的份上,我就不拆穿哥了。”

    “过来!”

    陈雨刚刚想要去充电,却被陈松林拉了回去。

    陈松林瞪着她,瞅了瞅外面的婶子,小声问道:“你个死丫头,早知道不给你买手机了,送你好手机,你居然还编排你哥是吧?”

    “哥”陈雨撒娇地坐到陈松林的大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肩,将脸贴到陈松林的脸上,她没想到陈松林的身上居然一点都不烫人,反而还异常的凉爽,“女人都是最怕寂寞的,尤其是我妈,她一个人这么多年……唉,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妈那么漂亮……对不对?”

    “什么对不对?”陈松林彻底傻眼了。

    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她怎么就懂得那么多的呢?

    丫丫个呸的,网络啊,电视剧啊,你们太坑爹了!教坏了多少孩子!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她都会用了!

    “要是哥不是我哥的话,嘿嘿,我也做你的女人。”陈雨娇笑道。

    陈雨不停晃着腿,屁股在陈松林的大腿上不停的前后摇着,NND,你当是做秋千呢?但陈松林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无法对付的事情,太聪明的孩子,还真是让人伤脑筋!

    “小雨!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坐你哥腿上?还不下来?你哥都忙活一天了,不累啊?”王淑兰收拾心情,走了过来,看到陈雨那个样子,正好找个托辞训斥她几句。

    “嘿嘿,哥,你看我妈吃醋了。”陈雨继续晃荡。

    “臭丫头,叫你乱嚼舌根,找打呢!”

    王淑兰刚刚伸出手来,陈雨做个鬼脸,急忙闪跑了。

    陈松林尴尬一笑,心中却有点小开心,他没想到小雨居然也会支持自己收了婶子。确实,他刚刚也感受到了,婶子这么多年不他嫁,就是为了他和小雨,确实非常寂寞。

    “婶子,晚上吃什么啊?”陈松林尴尬的问道。

    王淑兰也有点尴尬,背过身子去拿篓子:“我去园子里给你摘点新鲜的菜,晚上烧个你爱吃的鱼,再炒个辣点的。”

    陈松林道:“呵呵,婶子你别乱忙活了,晚上吃点稀粥就好了。”

    “没事,没事,稀饭又不当饱。”王淑兰顶着大太阳,去了前面的菜园子里面。

    “陈松林,陈松林,你给死出来”

    王淑兰看见气冲冲的刘婶,急忙赶回到家门口,问道:“他婶子,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瞧你火烧火燎的。”

    刘婶狠狠的将王淑兰拽了过去,骂咧道:“你还好意思问?你怎么不去问你家那个混账?”

    王淑兰细眉紧蹙着,却没有发怒,站稳身子,她立即又问道:“呵呵,我们松林到底怎么了?你先别气,和我说说,要是松林真做了什么坏事,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过道里的陈松林,翘着二郎腿,抽着烟。根本不将刘婶的骂咧放在心上,就算把事挑明了又怎样?欠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更何况那些钱还都是他陈松林的。

    刘婶急乎乎的直嚷嚷:“那个小兔崽子,下午不知道怎么回事,把我们家芳芳弄得到现在还在那里哭着,你说我该不该找他算账?”

    “松林!”王淑兰朝过道里望,“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能欺负芳芳呢?”

    陈松林沉默不语。

    刘婶见陈松林在家,她立即甩开了王淑兰的手,冲到了他们家门口,指着陈松林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骂:“你个没教养的东西,我们家芳芳怎么得罪到你了?你要将她弄成那样?说,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坏事?”

    “滚你妈的!”陈松林双目如刀,冷冷盯着刘婶。

    刘婶怔住了。王淑兰也看着陈松林呆滞在那,她还从来没亲眼见过陈松林这么去骂一位长辈。农村不必城里,在农村辈分被人看得尤为重要,作为小辈,是不能去骂去训斥长辈的。

    “松林!”王淑兰缓过神来,立即训斥他,“你说什么胡话呢?和刘婶能这样说话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