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山村小医师 > 第035章贴身靠着婶子睡
    “你根本不知道!”

    张芳芳突然叫得非常大声,她近乎疯狂的咆哮起来。陈松林默默看着她,却没有说什么。看见刘婶从堂屋里走出来,陈松林立即走开了。身后,张芳芳蹲在那里掩面大声哭泣着。

    这一刻,陈松林终于知道了一切。

    “呵,厉害!厉害啊!”陈松林仰起头看着碧蓝的天空,让那灼热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血狼,黑虎,你们真是能耐!我陈松林的东西,你们也敢动!”

    轰咚一声,陈松林的拳头重重地轰在了红砖墙上。

    “松林”张芳芳在后面大声喊着,“不要去找他们,你弄不过他们的!”

    刘婶急忙奔到门口,询问张芳芳:“死丫头,鬼哭狼嚎什么呢?你怎么了?”

    “你和松林怎么了?”刘婶朝右边瞥了眼,很是纳闷。

    张芳芳哽咽道:“没,没什么!妈,你别管我。”

    跟了陈松林几年,张芳芳太了解他的为人了。他不光是自尊心比其他人强而已,他这个人的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尤其是以前的产业都是他辛苦经营起来的,那段时间的苦,张芳芳现在想都不敢想。但是,从前是从前了,现在的玉秀也早已不是以前。

    陈松林朝村子里漫无目的的走着,他知道了一切,张芳芳之所以有能力将家里置办成现在这样,那些钱全部都是她低价将饭馆和KTV卖给血狼他们得来的。对于这个,陈松林不会去追究,他本来就没想要和张芳芳讨要这些。

    但是!

    血狼和黑虎两人违背兄弟“忠义”二字,这却触碰到了陈松林的逆鳞。所谓兄弟妻不可欺,脑海中浮现张芳芳刚刚的苦涩,陈松林能够感受得到当他几年前离开玉秀后,张芳芳身上发生的一切。她是如何被血狼、黑虎二人欺凌的。

    “呵,兄弟就是TM用来背叛的?”陈松林自嘲的笑了笑,“我说TM血狼那个蠢货都能开上大奔了呢,原来……TMD,一切都是老子的!”

    陈松林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小雨,给我开门。”

    小雨透过门缝看见了陈松林,顿时笑道:“哥,你傻啊?妈知道你下午要回来,门没关啊!”

    陈松林将手伸进小孔里,打开了门栓,不爽的心情在刚刚的散步中烟消云散。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不过,陈松林却不急在这么一时半刻。

    惬意一笑,陈松林将药箱放到桌子上,然后拿出手机盒子,乐道:“看哥给你买了什么?”

    陈雨张大嘴巴,怔怔的看着:“手,手机。”

    陈松林撇撇嘴,摸着小丫头的头,笑道:“是智能手机,你不要一直都想要的么?哥在街上看到就给你买了个,喜欢吧?”

    “吧唧!”

    陈雨翘起脚尖,香甜的在陈松林的脸上亲了下,“谢谢哥,我喜欢死了!”

    陈松林看着小雨将手机盒抱在怀里美美的样子,会心的笑了起来,能够看到家人的笑容,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之一。

    “婶子呢?”陈松林问道。

    陈雨在桌子上打开手机盒取出手机把玩着,其他什么心思都没了,她指了指里面堂屋,说:“老妈中午差点中暑,现在还在里面睡着呢。”

    “中暑?”陈松林一怔。

    “呼呼!”

    靠,这速度!

    陈松林只听见陈雨边飞奔边狂呼的声音:“哈哈哈,我有智能手机了,我哥买的!”

    小丫头一定是去找她的小伙伴们炫耀去了,都忘记提醒她要先充电了。陈松林笑着摇摇头,关上大铁门,然后去堂屋探望婶子。

    蹑手蹑脚地走进堂屋,婶子还侧卧在床上休息着。

    “这……”

    陈松林呆呆的看着床上的王淑兰,她的身上就穿了一件皱褶的吊带衫,下面是红色的内裤。除此之外,王淑兰的身上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可言。

    王淑兰在电话里得知陈松林要晚上才回来,所以也没有太注意这些,而且,就算松林回来了,他也会打电话通知一下,到了那时再穿衣服也不是不行。她却没想到陈松林和白小蝶之间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这么快就回来了。

    陈松林坐到床边,想要用自己的真气去帮助王淑兰减轻中暑的痛苦。刚刚坐下,侧过脸一瞧,他的眼睛顿时被王淑兰胸前的雪白勾住了。

    吊带衫因为穿了时间太久,虽然没坏,但非常破旧。几乎已经无法遮挡住身体。

    “呼呼!”陈松林大口呼着气。

    鬼使神差的,他居然伸出手去摸了摸婶子凸起的葡萄。不碰还好,这一碰陈松林的宝枪顿时胀了起来。

    王淑兰睡得很沉,柳眉紧蹙着,似乎很痛苦。

    丝丝缕缕的真气遍布陈松林的手心,他从王淑兰滚圆的翘臀上朝大腿上摸,然后再抚上她的玉背。真气治疗,立即起效。王淑兰很舒服的娇吟了一声。

    这一声落入陈松林的耳朵里,更让血气方刚的他受不了了。尤其是他中午刚过和白小蝶上过床,却没有寻到哪怕一丝的刺激感。而现在,这份刺激却是无法比拟的。

    “好软!”陈松林深吸口气,却不敢大口的呼出去。他轻轻地捏起了王淑兰的胸,女人这里还真是奇妙。站着摸的感觉、侧卧着摸的感觉,和平躺着摸的感觉,那都是不一样的。

    情不自禁的,陈松林也侧躺到了床上,身体紧贴着婶子王淑兰。因为王淑兰的睡姿是“弓”字状,陈松林正好可以将双腿朝前伸,下面紧贴上王淑兰的翘臀。

    屁股上下轻轻耸动,摩擦着。陈松林能够感觉到这一刻超绝的刺激感。

    “唔”

    王淑兰突然娇吟一声,下面湿漉漉的。

    “爱国,艹我。”王淑兰的声音细如蚊蝇。她守寡了数十年,内心之中对“爱”的渴望,普通女人又怎么知道?

    陈松林轻轻呼出口气,他知道婶子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而且,她居然将自己当成二叔了!

    “爱国……”王淑兰叫唤着陈爱国的名字,左手反到身后,去找陈松林的金枪。

    “嘶”

    陈松林倒吸口凉气,心中的舒爽简直无法道明。王淑兰找到之后,顿时隔着陈松林的裤子开始上下抚摸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