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山村小医师 > 第033章落红不是无情物
    男人不是也会叫.床的吗?他们动不动就会“嘶”一声。

    错了!

    而且是大错特错,当他想要配合你的时候,想要告诉你做得非常好的时候,想要让你明白和你在一起他很舒服的时候,他才会发出那些声音出来。如果你都不配合,他为什么要配合你?像白小蝶这样犹如尸体的样子,陈松林是不可能发出任何舒爽的声音的。

    “婶子”

    心中呐喊一声,宝枪犹如火山爆发,倾泻而出。

    陈松林看都不看床上的白小蝶,背过身子捡起地板上的衣服开始穿起来。他们之间有着的只是一份交易,白小蝶支付钞票,陈松林奉上基因。

    白小蝶在他完事后,立即抓过被子盖到自己身上,她的身体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同时,她也背对着陈松林,侧躺在那。在她的脸下,床单湿了一大片。她的左手紧紧地抓着枕头,美眸中迸射出一丝寒光,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但是,她就是这么一个女人,选择的路,就算是倒下去了,她爬也会爬到终点。

    陈松林坐在床边,抽出几张纸去擦拭自己的兄弟。

    “嗯?”陈松林看看纸巾,又侧过脸看了看白小蝶。此时,白小蝶紧裹着被子,只能看到她秀丽的黑发。

    陈松林再抽一张纸,再次擦拭一次。

    陈松林呆了:“……”

    “这个女人……”

    陈松林心中掀起滔天巨浪,纸巾上不光有白色液体,还有一丝血红之色染遍了纸巾。他伸出右手想要去掀开被子看,然而白小蝶立即将手拍了下来,挡住了被子:“你可以回去了,下次是什么时候,我会通知你。”

    她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平淡,比起以往,似乎还带着几分冷漠。

    陈松林深呼吸,心情难以平静下来。看看手里的纸巾,他顿时苦涩一笑,他怎么也想不到刚刚被自己睡过的女人,这个已经嫁给徐云发许多年的女人……

    她,居然是个处!

    徐云发没有xing能力?

    如果是,那他和吕秀琴在一起又图个什么?所以,这种猜测有点不太可能。陈松林又想到了刚刚看到白小蝶后背上的血痕,很显然那是被人打的。

    陈松林又一次在这个房间里点燃了一根烟,他坐在那抽着,很多事情都让他匪夷所思。但他知道不管他怎么去问白小蝶,白小蝶也不可能说给他听的。

    第一,以白小蝶背后的家族力量,她怎么可能会嫁给徐云发这样一号人?对于一些家族财团来说,一个小小的镇长又算得了什么呢?

    第二,白小蝶生得美丽无双,她又怎么看得上比她大二十岁的老男人呢?

    第三,白小蝶嫁给徐云发这么多年,她到现在居然还是处子之身。徐云发是怎么想的?白小蝶又是怎么想的?

    陈松林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白小蝶找到自己借精,其实根本不是徐云发不能生育,而是她想要报复徐云发,她就是想要给徐云发戴上一顶绿帽子。事情往往都是这样,你越朝复杂的方面想,其实就越跑题,简单一点,或许就正中靶心了。

    落红不是无情物!

    陈松林掐灭香烟,穿上衬衫,轻轻离开了卧室。当他提着药箱离开这个家的时候,他站在门口久久不能离去。

    里面传来白小蝶的哭泣声,声音虽然传到这里非常微弱,但以陈松林的听觉,却能够清楚的听到。那哭声中带着愤恨,带着让人听到都能够心碎的声音。

    倚靠在防盗门上,陈松林将药箱放到地上,点燃根烟,大口的抽着。

    双眼突然一缩,眼瞳中射着冰冷的寒芒,陈松林扔掉烟头,用脚尖狠狠的碾灭。当他走下楼梯的时候,他的心里也下定了决心。

    “白姐,我现在能给你的不多,如果可以,你等我!”

    陈松林给白小蝶发了这条消息。

    二十多年来,像白小蝶这样的女人,陈松林还是第一次碰到。他最禁受不住的就是女人的眼泪,当女人掉下眼泪,什么事情都会被她的眼泪吹散。

    “难道凭我陈松林的能力,还闯不出一片天吗?”

    陈松林站在大楼前面,仰望着那蔚蓝的天空,任凭烈日当头,任凭火辣辣的风吹动着他的脸庞。白小蝶没有给他任何回复,陈松林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来到玉秀镇的长街上,陈松林提着药箱来到了一家电器销售商城。这里卖的冰箱、电视等电器,大多数都是他从没听过的牌子,杂牌军却还和那些名牌价格差不多。

    “这款多少钱?”

    “上面不是有标价吗?”营业员说了声,又继续和其他营业员聊天。

    陈松林习以为常,这里的服务态度就是这样。

    “苹果四,拿这个。”陈松林本来想要给陈雨买个步步高vivo牌子的,考虑了一下,他还是决定买最好的给自己小妹。

    “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陈松林到收银台支付后就离开了商城。

    “卡里还有五万,加上她的五万,十万!”陈松林呼出口气。

    十万块钱能够干什么?如果想要承包河西村两面的山头,这点钱根本不够。

    “张芳芳!”陈松林的脸色顿时冷了下去。

    他有必要再去找一下张芳芳,以前上高中的时候,他到底捞到多少钱,就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银行卡一直都交给张芳芳保管。如果张芳芳就用了一点,陈松林不会追究什么,那些钱全都是他用命去拼来的,如果张芳芳将那笔钱全部占为己用了……MD,怎么能放过她?

    “喂。”陈松林接通电话。

    “松林哥,我倩倩,你,你在哪呢?”

    陈松林刚刚经历了和白小蝶的事情,一时间心情还没有缓过来,他声音很冷:“在外面,有什么事?没事我挂了。”

    “松林哥,你说要帮我用药的。”

    “没空!”

    陈松林呼口气,直接挂断了电话。现在时间下午一点多,正是天气最为炎热的时候,该死的天气,不知道多少天没下过雨了。

    “喂,婶子,张芳芳家电话是多少?”

    “怎么了?”王淑兰疑惑道。

    “没事,你告诉我就好了。”

    王淑兰笑道:“你回来找她不就行了?她天天在家,又没有到处跑。天气这么热,事情办完的话,就早点回来。今天刚刚听说隔壁村子有人给晒晕过去了,送到医院现在还没回来呢!”

    听到婶子的话,陈松林的心情顿时好了一些,笑了笑,他回道:“嗯,我马上就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