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山村小医师 > 第029章美女总经理
    服务员没有敲门,直接推开带着陈松林走进包厢。单是这一点,就足以看见农村酒楼和城里大酒店的区别了。服务的态度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白总,您的朋友到了。”服务员微笑着将房门关上。

    陈松林环视一周,在他看到白小蝶的时候,却也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骚蹄子孙丽的儿子孙二狗,还有所长李刚之子李政。在白小蝶身边的那个妇人,恐怕就是李政的老娘吕秀琴了。浓妆艳抹的,一张脸上要是用刮刀去刮的话,恐怕最少也得有一麻袋面粉。

    “是你!”

    看到陈松林,李政顿时怒气腾腾地站了起来。

    “小毛,你们认识?”吕秀琴问道。

    白小蝶淡淡然的样子,依旧是那般的古井不波。能够和自己老公的情妇坐在一起吃饭,这个白小蝶到底是怎么想的?

    “白姐。”

    白小蝶朝下按按手,示意道:“坐吧。”

    “陈松林,你也敢来?”孙二狗叫嚣道。

    吕秀琴端详着陈松林,嗤笑道:“儿子,你昨天说被人打了,该不会就是他吧?”

    李政顿时叫嚷道:“就是这个狗日的。”

    听到这话,陈松林的脸色顿时冷了下去。而白小蝶却坐视不管,在那轻轻品茶,根本不理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政乃是派出所长李刚的儿子,如果在这里动手打伤了他,一定会被抓进局子里晾几天。白小蝶美目流转,时刻关注着陈松林。她就想看看陈松林这个人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他是冲动型的,还是能够自制型的。

    如果陈松林是比较冲动的人,白小蝶会考虑要不要借他的身体来生孩子。这种事是非常私密性质的,只要透露出去半点风声,她白小蝶在玉秀镇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这个该死的,什么破酒店,那些上厕所的男的怎么都不关门?”

    一个女人气呼呼的走了进来,她大喇喇的在陈松林和孙二狗中间坐下来。刚刚坐下,她眼角的余光就瞄到了陈松林。

    陈松林也有点惊讶,他万万没想到孙丽居然也在这里。

    孙丽看了眼陈松林,若无其事地说着自己的事情,就当作和陈松林不认识。这时,吕秀琴冷笑道:“孙丽,你们是同村的吧?”

    孙丽看了眼陈松林,然后笑道:“原来你们找来的名医就是他啊!”

    吕秀琴耻笑道:“小蝶啊,我说你怎么就找这种货色给自己看病的呢?我给你介绍的那些老中医可都是干了几十年的,哪个不比他强?而且,这个小子混蛋的很,昨天还把我们家小毛给打了。”

    白小蝶淡淡道:“有这事?”

    见白小蝶看自己,陈松林撇撇嘴,冷笑道:“有些人就知道狗血喷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是说昨天的事?呵呵,昨天我确实打了一条狗,那狗见到女人就去掀人裙子,朝人家女孩子身上钻。白总,你说这样一条色狗,我该不该出手?”

    白小蝶微微点头,说道:“还有这种事?”

    吕秀琴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孙丽在桌布里面拍了拍陈松林的大腿,示意他讲得好。

    白小蝶看向李政,问道:“我听老徐说小毛在学校里品学兼优,我想小毛要是碰到这种事,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吧?”

    李政刚刚要起来骂街,却被吕秀琴拽了下去。吕秀琴是见过风浪的女人,她自然听得出来白小蝶话里有话。

    这时,孙二狗笑了起来,道:“白阿姨,你不知道,我可是和这个陈松林一个村子的,小时候他就打这个打那个的,他在我们村里啊,呵呵,可没人对他有什么好印象。”

    “啪!”

    孙丽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她冷冷瞪着孙二狗,训斥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就给我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孙二狗皱眉道:“我说的全是事实,你让陈松林他说,他敢不承认?”

    白小蝶也很想看看陈松林的表现。

    陈松林淡淡然地一笑,说道:“一个男人的成长势必要经历一番风雨,从一个孩子成长到一个男人,势必要经历那些事。但能否接受自己的过往,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那个男人是否已经成熟。二狗,你说的没错,当年的我确实混蛋,像现在那些什么狗屁龙虎帮,要是放在当年我的面前,呵呵。时代在变,我们总不能看着时代在变,我们却不变吧?”

    吕秀琴插科打诨,言语中带着几分讥嘲:“我听说陈医生是在名牌医学院里上学的,你们不懂,这个医学院啊,一般都是读五年制的,从那里毕业的人基本上都二十五六岁了。看你这么年轻,难道是被学校劝退了?”

    最后一句才是关键。

    陈松林撇嘴一笑,道:“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吧?各家自扫门前雪的道理,想必所长夫人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我今天出门把我们家狗拴好了,就怕我不在它到处咬人,您家的狗拴好了没?”

    吕秀琴:“你……”

    陈松林继续说道:“呵呵,有些东西不是靠时间去堆的,如果时间长就可以磨练出一个人的话,人这一生恐怕也学不到几样东西了。医学院里的那点知识,还需要五年吗?不过,依我看李大公子这面相,恐怕最少也需要十年。”陈松林啧啧了嘴。

    李政顿时拍案而起:“放你妈的屁!”

    陈松林脸色冰冷,却并没有发作,拿起筷子去拣了两根青菜放到嘴里,边吃着边说:“李大公子怎么这么容易动怒?出口成脏?呵呵,还不如我这个乡下人。”

    “给我坐下!”吕秀琴冷斥道。

    李政用手指指了指陈松林,示意说:你TM给我等着,老子迟早给你好看!

    “就你TM骂人不带脏字?”孙二狗怒道。

    好一条忠心耿耿的狗!

    陈松林没有理会他,点燃一根烟,左手捏着,右手却探入到桌布下面摸起了孙丽的大腿。孙丽身子一颤,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拿起筷子去拣菜吃。

    “继续骂,骂一次老子就多操.你妈一次。”陈松林心中冷笑。

    孙丽穿着连衣裙,这正好方便陈松林办事。他慢慢撩起孙丽的裙摆,有着上面桌布的遮掩和几个人围着圆桌坐得稍远的关系,却没有人发觉到他正在做着这样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