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山村小医师 > 第014章土方子治疗烫伤
    陈松林将吃剩的西瓜送到了冰箱里,回来之后,他躺在席子上,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出婶子的美妙身姿。侧过身子,他稍微抬眼朝床上看,就能够看到婶子那滚圆的臀部。粉色丝质睡衣还被内裤夹着,雪白的肉一览无遗。

    胯下的怒起犹如一根坚硬的钢棒一样,就算是他是一个修炼者,当他闭上眼睛,想要平息心中惊天涛之时,脑子里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那些不堪的画面。

    躺在床上,侧着身子的王淑兰此时此刻也没能睡着,她睁着眼发着呆,眼睛无神,胸口的汹涌一直不断上下起伏着,她的心情也在这一刻难以平复。

    “呼!”

    陈松林关掉电视,轻轻呼出口气。

    电视机一关,房间里顿时一片黑暗,窗帘又是被拉上的,刚刚进入黑暗之中还无法看清楚身边的一些事物。稍微过点时间,眼睛里的画面就能逐渐显露一点了。

    陈松林也被对着床,悄悄将手探入了自己的大裤衩里面,一上一下地做着运动。

    “奶奶的,难道是因为我修炼的原因?”陈松林心里郁闷。

    别人看A.片到了高峰的时候,其实也就那么几十秒的时间而已,就能够完成舒爽的一个过程。但是,他到现在却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了,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婶子赤裸着身子站在他的面前,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却俯下身子帮着他做。

    可是……

    就算陈松林脑子里想得再如何淫.秽,却都无法得偿所愿。

    “唉!”

    陈松林心中一叹,翻过身在黑暗中观察了一下,陈雨的呼吸声稍微大一点,而婶子王淑兰的呼吸却稍显平缓。

    “苹果,我要苹果!”

    “什么?”陈松林心里一惊,急忙低下头。

    过了会儿,他才知道原来陈雨是在说梦话。这个小妮子想要一个智能手机,那是想疯了。

    当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陈松林眼睛里发出一阵光芒,陈雨睡地靠着床边,而婶子在里面一点。陈雨一个翻身,身体侧过来正好对着陈松林。右肩的肩膀滑落,雪白的半边胸顿时露了出来。陈松林盯着那雪白的半团肉,忍不住的又开始了猥亵的动作。

    他将枕头垫在自己的后背下面,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抚摸自己的下面,双眼紧紧盯着陈雨的胸前。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日!”

    陈松林心里暗骂一声。

    到达顶峰之时,他这才想起自己根本什么都没准备,最起码也要在席子上垫个报纸之类的东西,这样才方便“火山喷射”。没办法,他只能将全部的一切都射在自己的左手上面。站起身,他装作去小便,打开房门去洗手间里洗了一下。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用清水洗了把脸,用力拍拍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妈的,我怎么能这样?一个是我的婶子,一个是我的妹妹!操蛋!”

    转而,陈松林长长呼出口气,想到堂妹小雨一直想要个智能手机,他作为修炼者,一直都将钱看得不太重要,但是现在一看,如果想要自己家人生活过得好,就必须搞点钱。

    翌日。

    清晨时分,村里的一些妇女到田里除草了,还有不少人倒是非常清闲。山村不比乡村,山村里一共就那么一点点的地,一年到头也没有什么可劳作的事情。

    陈松林家的地,他们家和叔叔家的加在一起才两亩地而已,但这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有很多家庭的地还不到两亩。

    “松林,洗好了?洗好了就吃饭吧!”

    王淑兰早起烧了点稀饭,桌子上摆着两块大饼和一盘炒萝卜干。

    “那丫头呢?”王淑兰问道。

    陈松林坐下来拿起碗就喝了一口,温热,正好适口,“呵呵,让她再多睡会吧,没事的。”

    “呜哇哇”

    房外突然响起惨烈的孩童哭嚷声。

    “怎么了,怎么了?”刘婶抗着锄头急匆匆的从家门口路过,飞速朝家中赶去。

    陈松林拿着饼,边啃着边凑到门外看。

    “快快快,快送到医院去!”刘婶真想一巴掌扇死自己闺女。

    对于隔壁的人家,陈松林还是比较了解的。刘婶夫妻一共生了四个闺女,就因为一直都想要个儿子,一直努力生,但始终都没能如愿。而她这个大闺女张芳芳,嫁给一个男人,却没想到那个男人的父母不是东西,将张芳芳男人的钱全部弄去,还和他闹矛盾断绝了关系。

    张芳芳没办法,只能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到自己娘家生活。而她男人则在县城里打工赚钱。村子里的八婆们都说张芳芳的男人是人家捡来的,要是亲生的,哪个父母能这样无情的对自己孩子?

    陈松林半倚在墙上,摇摇头,说道:“送去医院的话,孩子恐怕都……”

    “你说什么?”刘婶急了。

    张芳芳一直哭着,抱着孩子,一双手只能一只抱在孩子腿上,一只抱在孩子脖颈间。陈松林清晰的瞧见孩子屁股上显出两道深深的红印,很明显,这是被烫伤的。

    王淑兰急忙上前道:“被烫伤了?他婶子你别急,要是现在就赶去医院的话,那么远的路,只怕孩子会出问题啊!”

    “还不去村南找人要点狗油啊!狗油治烫伤是最好的了!”右隔壁的人家冒出头来,大声喊道。

    只要村子里出点事儿,三姑六婆的,这些留守妇女全部都冒出来了,也不管自己家有事没事,先去看热闹再说。

    “对对对,狗油!”刘婶双眼发光,“我也听说狗油治烫伤那是最好的了。”

    听到“狗油”二字,陈松林的脸顿时冷了下去。以前他不知道狗的珍贵,自从他养过一只狗,却被人偷走后,他整颗心在一年之中都无法忘掉昔日和自家宝贝狗玩耍的画面。而这狗油又是什么?

    狗油就是将狗体内的脂肪放入锅中,像熬猪油一样熬成油脂,冷却后放冰箱冷冻储藏,可常年备用。平时人体小面积、轻微的烧烫伤,只要用点狗油朝烫伤的地方涂抹一点,它能够让烫伤的地方不留疤,但必须在烧烫伤早期就涂抹。

    不过,杀狗、害狗的事情,只要陈松林一听到,心里就极度反感、厌恶。而且,这些只是村子里流传下来的土法子,到底效果怎么样,他也不太清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